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五百七十五节 库里提乌斯东游记(1)
    汉国是一个骄傲伟大的国家。

    在几百年前,在希腊与雅典还在激战的时候。

    这个辽阔的伟大国度,就已经作为一个整体,统一在一起了。

    那个时候,汉国的统治者,就已经自称自己为天神之子。

    而祂的人民,也相信和认可自己的君主,是受到了天神眷顾和宠爱的神之子。

    这位天神之子,居住在汉国的首都长安城的皇宫里。

    他的宫殿,美轮美奂,如同奥斯匹林山上众神的殿堂。

    但是,令人惊讶的是,汉国的统治者,那位天神之子,是一位拒绝享受过多奢侈生活的君王。

    在他之前,他的父亲和祖父,也同样如此。

    这个统治家族,曾经连续三十年,命令官员,务必减轻其统治的平民和自由民的负担。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天神之子的祖父,甚至舍不得修一个亭子,据说,当时,那位贤明的君主,在听说了那个亭子需要消耗十户平民的总家产后,就断然拒绝了官员修建的建议。

    当我抵达汉国时,当时,新的君主,刚刚即位不到两年。

    那是一个具有神秘色彩的年轻君王。

    所有与我接触过的汉国官员和百姓都告诉我:天神之子,能与天神沟通,并且知晓天神的意思,屡次让汉国躲过了灾难。

    起初,我以为,汉国人跟我所说的,都是些谎话。

    但,当我抵达汉国的首都时。

    我亲眼看到了,汉国的政府官员,亲自带着一些粮食和布匹以及钱币——通常是铜币,发放给那些贫苦的平民以及自由民。

    我认识的几位汉国朋友告诉我:汉国的君王,那位天神之子认为,他是天神所任命的,来保护和帮助人民的君王(天生蒸民,为之置君以养治之!)

    据说。这是从汉国的第三位君王开始,就努力推动和普及的一个命令。

    我想,共和国的保民官们,应该认真学习一下。这遥远的东方古国,汉国人的经验。

    更好的为罗马服务。

    愿奥斯匹林众神保佑罗马!

    放下记录的鹅毛笔,库里提乌斯活动了一下身体。

    这是他在长安度过的第三个夜晚。

    当他被进入汉朝境内后,一个自称是少府机构的官员,就带走了包括他在内的其他奴隶。

    然后。库里提乌斯等人,被送到了一个称做晋阳的地方。

    在这里,库里提乌斯等人接受了一个短暂的语言和礼仪培训。

    然后,当晋阳的官员,得知库里提乌斯来自西方的罗马后,并且还是一位贵族,识字并且学习过很多知识后。

    于是,库里提乌斯被送来长安。

    送进了这汉朝的首都,一个名为大鸿胪的机构中,负责编写和介绍有关罗马的历史。

    两位年轻的官员。成为库里提乌斯的助手以及老师。

    负责帮助库里提乌斯学习汉朝的文字与语言,同时,帮助编写有关罗马的地理和历史介绍。

    当然,这些汉朝人对世界的了解,有限的很。

    他们一直到现在,都以为,罗马是他们所称的西域的一个小国。

    而且,还根据音译,将罗马翻译成了大秦。

    这大概是从拉丁语的发音在经过了大宛和匈奴的加工后,所演变出来的一个奇怪的称呼。

    但在这个名叫大鸿胪的对外交往的机构里。

    库里提乌斯还是过的很愉快的。

    这里的官员。彬彬有礼,虽然不是罗马和希腊的学者那样,但,至少他们都很尊重知识和文化。

    对库里提乌斯。也没有什么虐待和折磨。

    反而,提供给了他非常宽松的生活条件和待遇。

    甚至,还给库里提乌斯,免费提供了一件丝绸衣服。

    虽然汉朝人的衣服,非常宽大。

    但库里提乌斯还是非常满意的——要知道,在罗马。就是他的父亲,也且仅有一件丝绸衣服。

    元老院的三百位元老中,多数人拥有的丝绸服饰,都不超过一件。

    虽然,库里提乌斯依然被限制人身自由,不准自由活动。

    但库里提乌斯知道,改变他命运的转折点,即将来临。

    明天,大鸿胪的官员,将会去皇宫向他们的君主汇报工作。

    同时带去的,还有库里提乌斯和他的两个助手,这三天里简单翻译出来的百余字有关罗马的介绍。

    库里提乌斯相信,汉朝的皇帝,在看到了罗马的介绍后,应该会非常有兴趣——谁会跟自己的客户过不去呢?

    要知道,汉朝的丝绸和香料,在罗马,价比千金,而且,供不应求。

    唯一让库里提乌斯感到不爽的是:在汉朝,几乎所有人看他的眼神,都充满了轻蔑。

    就像,他在罗马的时候,看到的那些被俘虏的来自小亚细亚和西方的蛮子奴隶一样。

    汉朝人,将所有的非汉朝人,一律化为夷狄,视同两只脚走路的野兽,是需要文明的教育以及鞭策和改变,才能具备一个人的特征的野蛮人。

    哪怕是那个自称匈奴的强大帝国。

    在汉朝人这里,获得的待遇,也是如此。

    库里提乌斯,有些不太明白和好奇,汉朝人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心态?

    要知道,哪怕是罗马,已经打败了迦太基和希腊以及马其顿的罗马,也不敢有这样的心态。

    ……………………………………

    今日是常朝。

    刘彻端坐在御座之上,接受百官的叩首。

    自从四月初的那次风暴过后,刘彻的地位,在国内国外,彻底的巩固了下来。

    用一句话来形容,那就是,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

    先是,天下诸侯,全部纷纷上表。表示自己坚决拥护圣天子,坚决做大汉羽翼的决心。

    某些没节操的家伙,甚至不顾廉耻的拍起了让人浑身都起鸡皮疙瘩的马屁。

    盐铁官营政策被彻底执行。

    短短一个月之内,整个汉室的各个主要郡国和重要城市里。盐铁衙门都开始挂牌营业。

    以官价限额限量出售各种平价的盐与铁器。

    短短一个月内,少府内库就入账两万万钱。

    这些钱币,刘彻打算全部回炉重铸,改铸成五铢钱,以进一步加强国家对金融业的控制。

    而这一次。没有任何人任何势力,敢跳出来质疑刘彻的决定,更别说阻拦了。

    汉室政权,一手抓盐铁,一手握住钱袋子。

    这表明,国家的收入将得到极大的增强。

    财政收入=国家力量。

    而随着刘彻的权威空前强化,那些曾经难以推销出去的大面额的黄金赏赐诏书,纷纷被列侯和诸侯王们用黄金和其他贵重金属财产,换回家里面。

    大家都开始捧刘彻的臭脚。

    而仅此一项,少府回收黄金达到将近五千金。

    在可预见的未来。这个数字可能超过两万金。

    相当于近五吨黄金。

    这意味着,以英国实现金本位的经验来看,汉室完全可以发行,只在贵族和官员中流通的赏赐诏书二十万金以上,还不用担心会遭遇信誉危机以及挤兑。

    这真是让刘彻都有些咂舌。

    只是,以赏赐诏书的名义发行大面额的货币。

    就限定了其流通的领域和范围。

    这多少让刘彻有些遗憾。

    但饭要一口一口吃,金融业的事情,尤其如此。

    刘彻可不想最后搞出像白鹿币那样的失败品。

    信誉和信用,需要时间来建立,更需要实际的行动来维护。

    而在国外。尤其是三越地区,汉室获得了空前的支持。

    风暴过后,东瓯人固然哭着喊着求汉朝爸爸庇护。

    连东瓯王,都上表请求入觐天子。

    闽越国在扭扭捏捏的矜持了几天后。就撑不住了。

    国主的贺表和表忠心,愿意永远给汉朝爸爸当小棉袄的奏折现在就躺在刘彻的怀里。

    作为决心的象征,随同诏书一同抵达长安的,还有刘濞的一个儿子,据说是叫刘轩的全家老少。

    刘彻让人将他们全部圈禁了起来。

    至于南越,南越王赵佗在数日前。上表刘彻,请求让其世子赵胡,护送赵胡的嫡子,来到长安,接受天子的训诫和教育。

    这基本上是等于举手投降的意思。

    而后妃之中,也是捷报频传。

    夏胭脂、程郑婴以及另外一位妃子,都传来了怀孕的喜讯。

    这让刘彻的帝国的根基,更加坚实。

    当然,小麻烦也是有。

    特别是夏胭脂怀孕后,朝野之间,就开始有些不安分的家伙开始上跳下窜了。

    这些家伙,当然都是打着‘蚤建太子,以定国本’的名义,为皇长子张目。

    但其实,刘彻一眼就认出来了,其实,这些家伙根本就跟义婼跟义纵不是一路人。

    要是他们是一伙的,义婼跟义纵的智商,就可以直接宣告为零了。

    有这样的猪队友,义氏姐弟未来根本不可能有什么好下场!

    刘彻觉得,义纵跟义婼,不可能这么蠢。

    那么,幕后的指使者,也就呼之欲出了。

    但刘彻懒得理会这样的杂音。

    不管怎么说,他现在都足够年轻,足够的健康,立太子这样的事情,四十岁后再说吧!

    但另一个事情,就不得不让刘彻伤神了。

    怎么处理匈奴的使团问题,成了朝议上争执不下的一个问题。

    本来,主和派在朝堂上是一直占据上风的。

    主战派只有一部分列侯和将军。

    这样的事情在过去,应该是毫无悬念的事情。

    但,广陵城的一场飓风,不止吹垮了广陵城的城墙,连朝堂上的主和派,也被吹的七零八落。

    许多的人,都膨胀了起来。

    尤其是军方和列侯阶级。

    这些家伙,都觉得:既然天子得到了天神的庇佑,那么我大汉,自当战无不胜攻无不克。

    区区匈奴,还不是抬手就能消灭的?——只要战争的时候,神明在梦里跟天子提醒几个注意的地方,开图的汉军,当然可以无压力吊打匈奴人。

    而汉军装备的换装速度,则加强了他们对胜利的信心。

    这年头,军头们和列侯们,其实都在渴望战争。

    甚至,就连以前那些主和派,现在也开始鼓吹强硬对待匈奴了。

    以前他们主和,那是因为没把握打赢匈奴。

    现在,他们主张强硬对待匈奴,则是因为他们觉得,自己稳操胜券了。

    既然胜券在握,那还等什么?

    列侯的爵位,规格和地位,在汉室,可都是只能通过军功来获取的!

    义纵和徐悍去年在朝鲜通过一场武装游行,所获取的地位和利益,可是让许多人都眼红无比。

    大家都想尝试尝试。

    好在,刘彻和丞相周亚夫以及东宫方面,都很清楚,现在还不是开战的时机。

    所以,在丞相和天子的支持下,主和派勉强还能跟主战派有来有回。

    但却在也不能像以前那样,无压力碾压主战派了。

    今天的朝会,也跟过去十几天的几次朝会差不多。

    主战派和主和派相互撕逼。

    刘彻都看的有些厌倦了。

    但却不得不继续保持沉默,不在这个问题上表态。

    而之所以做出这样的选择,是因为刘彻想要给匈奴的使团,施加更大的压力。

    最起码,那被袭击掳走的百姓,应该归还给汉室,袭击者应该受到一定的惩罚——最起码在表面上要这样做,要让刘彻能够对天下人做个交代。

    不然,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这句话岂不成了空话了?

    这个技巧,还是刘彻从米帝那里学来的。

    参议院和上议院喊打喊杀,再由政府出来唱红脸,轻轻松松就从天朝啊毛子那里拿走好处。

    事实证明,这个技巧很实用。

    过去数天,匈奴使团的立场是一退再退。

    几乎答应了刘彻的所有条件——除了交出罪魁祸首和肇事者外。

    正琢磨着,怎么才能从匈奴人那里敲来更多的东西的时候。

    刘彻看到,大鸿胪丞杨垣趁着两派休战的机会,动了动身子,出列奏道:“回禀陛下,臣垣,有事禀报!”

    刘彻看了看这半年来都几乎已经成为隐形人的大鸿胪丞,颇为好奇。

    要知道,自从公孙昆邪被刘彻放了一个无限期的病假后,这大鸿胪,基本上就成了一个隐形的机构。

    除了在有外藩或者诸侯王上表的时候能出来刷刷存在感外,几乎看不到他们的踪影。

    没办法,老大被天子放了个无限期病假,朝廷里没有了靠山,各种经费和权力,顿时就不断缩水,如今的大鸿胪,据说只能勉强维持衙门的正常运行了。

    这个事情,充分的教育了九卿各衙门:谁才是他们真正的上司。

    自作主张的家伙,只能是公孙昆邪第二。(未完待续。)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