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五百七十四节 来自罗马
    库里提乌斯先生感觉自己遭受了极大的屈辱。

    他,伟大的罗马共和国外交官,高贵的罗马贵族,共和国元老院元老世家鲁福斯家族的第三子,现在居然被人当成奴隶,关进笼子里,肆意凌辱和殴打。

    更关键的是,这些野蛮的蛮子,还不许他洗澡和吃饭!

    这让一向有洁癖和自诩为美食家的库里提乌斯,简直无法忍受!

    库里提乌斯是在三年前,奉了罗马执政官的命令,从小亚细亚的罗马殖民地出发,前往东方,寻找那些失落在东方的塞琉古王朝的残余政权,跟他们取得联系,并且探知世界。

    自马其顿的亚历山大东征后,希腊世界,就一直断断续续的跟他们散落在全世界的亲戚们有着联系。

    通过两次布匿战争和马其顿战争以及叙利亚战争后,罗马共和国击败了所有竞争者,接过希腊的旗帜,成为了独霸地中海的巨无霸。

    罗马人从希腊和马其顿的城邦中,找到了东方的消息和线索。

    出于对那些来自东方的名贵香料以及丝绸的渴望。

    三十年前,叙利亚战争刚刚结束,罗马的贵族就开始积极联络东方。

    库里提乌斯是历年来不断东行的罗马使团中》 的一员,也是走的最远的一个,同时,他大概也是最倒霉的一个。

    三年前,他从叙利亚启程时,还是一位衣着光鲜亮丽,无数贵妇和贵族追捧的一个鲜肉。

    他同时跟三个贵妇以及四个贵族男子保持暧昧。并周旋其中。

    如今……

    看了看身上破破烂烂已经完全看不清样子的衣服和沾满了污泥和粪便的身躯。

    库里提乌斯,就只想去死。

    他闭上眼睛。开始回忆起这噩梦的起源。

    还记得,在一年前。他踏足塞琉古王国最后的领土:巴克特里亚王国的土地时,他浑身都是兴奋。

    因为,在路上,他已经知道,巴克特里亚王国在数十年前,曾经统治包括印度在内的广大地区,是东方的真正霸主。

    他满心以为,只要能抵达巴克特里亚王国,见到国王。并且提出请求,对方就一定会帮他找到那个香料与丝绸的故乡,传说中的‘丝国’。

    只是,他没有想到,当他在巴克特里亚的首都见到其国王时。

    他发现,这个古老的王国已经虚弱的不像话了。

    从东方来的游牧民族,摧毁了他们的一切自信和信心。

    整个王国,只能在东方蛮子的铁蹄瑟瑟发抖,完全忘记了祖先的荣誉。

    他们的军队。更是怯懦不堪。

    完全没有战斗力。

    整个巴克特里亚王国,在事实上已经臣服于那些自称‘月氏人’的游牧蛮子面前。

    至于丝国的消息?

    巴克特里亚人一无所知,倒是通过一个偶然的机会,库里提乌斯从‘月氏人’那里得知。

    丝国。还在更东方。

    但路上有着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恶魔民族‘乌孙’和‘匈奴’阻拦,所有一切‘丝国’的商品和消息,都要通过那两个恶魔的手。才能来到西方。

    库里提乌斯对此嗤之以鼻。

    什么恶魔?

    伟大的罗马贵族,不惧任何挑战者。

    汉尼拔和他的迦太基军队。都倒在了罗马人的脚下。

    这世界上,就没有罗马人害怕的东西。

    尤其是。如今的罗马共和国,正是全盛时期。

    身为这个政权的统治阶级的一员,库里提乌斯不认为,这个世界还有什么人敢对伟大的罗马公民、元老院元老的第三子,他,库里提乌斯下手。

    带着这样的自信,库里提乌斯雇佣了十几位向导,带着自己的使团,继续上路。

    他们穿越了塞人聚集的地区,顺利向东方前进。

    途中,库里提乌斯甚至还遇到了几个很明显的希腊化的城邦王国,在那里停留了几天,取得了更多对东方的了解。

    最终,库里提乌斯,抵达了巴克特里亚人在几十年前放弃的一个殖民地——这里已经独立,并且选出他们的王。

    他们自称大宛。

    这些大宛人对库里提乌斯倒是非常热情,不仅仅帮助他和他的使团继续前进,而且还提供了向导。

    但噩梦在他们穿越大宛国境后发生了。

    一支野蛮的蛮子骑兵,攻击了库里提乌斯的使团,并消灭了使团的全部护卫武装力量,然后,就把库里提乌斯和剩下的其他人,当成奴隶给抓了起来。

    这些天来,无论库里提乌斯怎样抗议,怎么愤怒。

    那些蛮子对他的回应除了鞭子和折磨外,没有其他任何回应——哪怕随行的向导,同样被俘虏的一位大宛人,用当地语言向这些蛮子的贵族和将领解释,也无济于事。

    甚至,库里提乌斯还听到了这些蛮子将领在听说他是来自遥远的西方,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罗马后,发出的轻蔑笑声!

    他们好像在说:罗马?那是神马?最强大?笑死你大爷了!

    随后,库里提乌斯的命运经历了无数转折。

    最开始,库里提乌斯被告知:伟大的,天所任命的大匈奴撑犁孤涂陛下祭天需要祭品,他这样的白人奴隶是取悦天神的最佳贡品。

    于是,库里提乌斯被人架着丢进一条河里,洗干净了身体后,被装上一辆囚车,向东方行驶。

    在通向东方的道路上,库里提乌斯在绝望中,等待自己的死亡。

    最初,他以为,这个东方的蛮子王国,大概也就跟叙利亚差不多。

    但很快。他知道自己错了。

    半个月后,当囚车穿过无数城邦和王国。踏过无数的草地与河流。然而,野蛮人的首都。依然遥不可及。

    这一天,囚车跟往常一样,抵达了一个野蛮人的部落。

    隐隐约约,库里提乌斯听到了一阵阵的磕头声。

    他勉强睁开眼睛,就只看到了一位鼻子上拴着一个恐怖的铜环,头发披散的蛮子贵族,正对着跪在他脚下的骑兵发话,这半个月地狱般的旅途,库里提乌斯无所事事。就开始学起了这些自称匈奴人的蛮子的语言。

    虽然对方的语速非常快,但库里提乌斯还是听到了两个关键的词汇:奴隶、移交。

    这让他浑身颤抖了起来:难道,我今天就要死了吗?

    然而,片刻后,库里提乌斯从囚车中,看到了那个刚刚训话的匈奴贵族,站在了自己的面前,很轻蔑的看了自己一眼,然后哇啦哇啦的说了一堆库里提乌斯半懂不懂的话。

    好在。这次,终于有人肯翻译了。

    在这位贵族旁边,一个明显是希腊人种的奴隶,低着头。对自己用大宛的语言翻译道:“奴隶,你的运气不错,本来。你该作为祭品,奉献给天神。但是,现在。伟大的撑犁孤涂决定将你们作为礼物,送给汉朝的皇帝,感谢撑犁孤涂的仁慈吧,奴隶!”

    库里提乌斯很难形容此刻自己的心情。

    非常复杂。

    即羞愧又兴奋,即兴奋又恐惧。

    撑犁孤涂,库里提乌斯知道,这是这个自称匈奴的野蛮民族的王。

    这个王,有着辽阔的疆域,强大的军队和无数的人民以及奴隶。

    这是一个不逊色于罗马,甚至比罗马还强大的野蛮帝国。

    库里提乌斯一直以为,这个野蛮人的首领,大概就是世界的东方边境最后也是最强大的王了。

    整个东方都在他的支配下,甚至,传说中的丝国,也可能只是他手下的一个附庸——路上,库里提乌斯见过了许多城邦与王国,在匈奴人的铁蹄下瑟瑟发抖。

    但在今天,一个全新的名词跳进他的耳朵里——汉朝?

    这个发言很奇怪,特别是以大宛的语言发言后,更加奇怪。

    有种说不出来的味道。

    皇帝?

    类似于亚历山大大帝的一种头衔吗?

    而在这些疑惑背后,一个事实让库里提乌斯整个人的灵魂都为之颤抖:汉朝皇帝?汉朝?宙斯啊,难道这个世界的东方,还有一个不逊色于匈奴这个帝国的强权吗?

    在这刹那,库里提乌斯有种直觉:那个所谓的汉朝,应该是香料与丝绸的故乡,东方世界最后的疆域了。

    那应该是一个怎样的帝国呢?

    库里提乌斯有些憧憬了起来。

    在他想来,那个能产出丝绸这样华美的布料,产出香料这样神奇的作物的国家。

    应该是一个文明之国吧?

    不知道,这个国家,有没有亚里士多德这样的哲人?

    有没有几何原本这样的数学巨著?

    有没有荷马史诗这样的不朽篇章?

    有没有柏拉图这样的思想家?

    有没有华美不朽的诗歌?

    有没有悠久不朽的历史和璀璨如星河一样的文化?

    最重要的是:这个国家,是否尊重像他这样的,高贵的罗马贵族。

    一个月后。

    当库里提乌斯的双眼看到了那蜿蜒向前,伫立在群山之中的伟大的人类的奇迹工程:长城的时候。

    他的整个心神,都被似乎无穷无尽,直到世界尽头的堡垒而折服——这简直不是人类所能创造的奇迹,只要奥斯匹林山的众神,才有可能有这样的力量。

    “看什么看?”随行的匈奴士兵,一鞭子抽了下来:“老实点,别乱看,一会进了汉人的城市,都给我规矩点,别给我丢人!”

    匈奴人在其他人面前可以什么都不在乎,本性出演。

    但在汉朝面前,起码的普世价值和基本的道德规范都要遵守——外交无小事,万一丢了大匈奴的脸,回国肯定被修理。

    库里提乌斯的表现。让匈奴人觉得很丢脸:让他们觉得,自己就像个乡巴佬一样。

    库里提乌斯连忙低下头。用着这一个月学来的半生不熟的匈奴话,求饶道:“诺!”

    库里提乌斯。现在,只想马上到达那汉朝的首都,见到那位汉朝皇帝,向他道出自己的身份。

    库里提乌斯相信,汉朝皇帝,肯定会非常高兴和欢迎,他这样的一位尊贵的罗马贵族的到访,同时,那些汉朝的贵妇与英俊的男人。也会欢迎他这样的异域来客。

    因此,库里提乌斯明智的选择了明哲保身。

    那士卒抽了几鞭子,然后骂骂咧咧的离开。

    很快,使团就抵达了长城脚下的一个关卡。

    在使团成员亮出了身份和信物,并且递上国书后,使团众人被放行。

    但,作为礼物的库里提乌斯等人,却被拦了下来。

    一位骑着战马,一脸严肃的汉朝军官。带着数十名士兵,从匈奴使团手里,接过了库里提乌斯等人的押解任务——进入汉朝境内,奴隶这样的礼品。就会受到严格的控制和检查。

    “尔等已经是大汉天子的奴婢了!”那个军官骑在马上,用着非常高傲和冷酷的话语道:“这是尔等的福气!几辈子都修不来的!尔等夷狄,原本茹毛嗜血。率兽食人,不知礼仪。不知廉耻,不懂规矩。今有幸得蒙汉天子恩泽,当好好珍惜,誓死效忠大汉天子,明不明白?”

    一位站在这军官身边的人,用匈奴话,翻译着他的话语。

    库里提乌斯听着那军官的话语,看着他的神态和模样。

    恍惚中,他感觉有些熟悉。

    就好像……就好像……

    哦,就好像在罗马的角斗场中,他看到了那些被罗马俘虏的蛮族奴隶一样。

    你们这些卑贱的奴隶,愚昧的蛮子,用你们的血和生命来取悦高贵的罗马公民吧!

    生或死,你们无权决定。

    但是……

    等等!

    我可是高贵的罗马贵族,元老院元老的子嗣,身负罗马执政官使命的外交官!!!!

    你们这些丝国的人,不应当这样对待一位罗马贵族!

    但库里提乌斯还没来得及说出自己的来历。

    那位年轻的汉朝军官,就掩着鼻子,骑着马走了。

    几十位汉朝的士卒,立刻一拥而上,用着刀剑,押解着库里提乌斯等人,走向那关卡的通道。

    几个看上去是低级军官模样的男子,对着库里提乌斯等人大声呵斥,旁边的翻译,则高声用匈奴话训斥着:“被发左袵的夷狄们,都听好了:中国不是你们的草原,中国不是你们的土窝,在中国,礼仪最大,上下尊卑,不可逾越,你们既然已经被匈奴单于送给了我大汉天子,以后就是天子的家奴,为天子耕种土地,为天子开矿挖路,为天子打扫房屋,这是你们几辈子都修不来的福气,要好好珍惜,切不可冲撞贵人,坏了贵人的心情,不然,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一会,会有少府的官差来提走你们,你们都给吾记住了,这里是大汉,这里是中国!有礼仪之大故称夏,有服章之美谓之华的中国!少府的人,会教给你们中国的规矩,中国的礼仪,都要好好学,争取早日脱夷入夏!”(未完待续……)

    ps:这个时间点上,罗马已经取得了欧陆的霸权,正是第三次布匿战争之前的时间点。

    而罗马人来到东方,应该是有可能的。

    毕竟,罗马人记录了巴克特里亚王国的兴衰,尤其是巴克特里亚的衰落和毁灭。

    譬如庞培乌斯。特罗古斯的著作,没有到过东方的话,不可能记载的如此详细。

    直到西元前130年,西方才与东方的希腊化城邦王国断绝了联系。

    但,在西元前30年左右,罗马史学家库提乌斯,依然记载了中亚地区的希腊化城邦的存在。

    ps:最近无力管理书评区,也没有精力写太多。

    主要原因是,作者君的颈椎恶化了,腰椎好像也出了问题。

    坐久了就疼的厉害,全身贴满膏药,我已经有差不多十天没看过书评区了,抱歉~

    因为,我实在疼的厉害~

    大家有意见,就去群里吧~

    我有时候会上qq。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