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五百七十一节 汉匈摩擦
    刘彻站在兰台的御花园中,静静的看着,生长在其中的那几株瑰丽艳美的域外奇花。

    不远处的花园入口,挂着一面木牌,木牌上用着鲜红的小纂,警示所有过往人等:非诏入内者死!

    这个花园,及其附属的建筑,是未央宫最机密的禁地。

    很少有人知道,这个花园里种植的花草,到底是些什么。

    即使知道的人,也是弄不明白,天子为何如此郑重其事,大张旗鼓的将这个种植来自西域的奇花异草的花园,当成堪比被供奉在太宗庙里的那座汉鼎一样保护。

    只有,刘彻才知道,在这个占地面积撑死也不过四百多平米的花园里,种植着恐怖的地狱之花。

    凝视着盛开的花朵,刘彻呵呵的笑了一声。

    这次预警的成果很不错。

    大江南北,大河两岸,宗室贵族,士民黎庶,在刘彻的神预兆面前,除了五体投地,纳头就拜外,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

    汉室的皇权,从未如此的强盛和强大过哪怕是开国之主,刘邦,当年也未必能比现在的刘彻更威风。

    当皇权与神权合一,且被天下人认可后。

    皇帝就真正的成为了天下地下,唯我独尊的独夫。

    现在,刘彻可以自由的想做他想要做的任何事情。

    哪怕,他说,要制造歼星舰,天下士民,各阶级的民众,恐怕也会跟随他去制造。

    在掌握了神权的皇帝面前。

    什么列侯外戚,官僚贵族,统统是战五渣!

    汉室,真正进入了‘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的时代。

    就连东宫。也彻底失去了制约刘彻的力量两宫制之下,东宫或许还可以保持超然的地位,但,想跟过去一样,不爽了就把刘彻叫过来一顿狂喷。那就不可能了。

    有着天命加持的天子。百无禁忌。

    朝野上下,在广陵城的神迹面前,统统跪了。

    毫不客气的说一句话:现在,哪怕就是所有的贵族官僚联合起来,想要架空刘彻,但,只要刘彻能走出未央宫。走到长安城头。那所有一切反对和制约,都将是浮云。

    正如天朝太祖某次发飙时一样:解放军不要我,我就去找红军。

    刘彻现在已经具备了把桌子掀掉,再开一局游戏的力量。

    但正是这样,刘彻才要更加的冷静和谨慎。

    他深知,他现在掌握的力量太强了,太恐怖了。

    简直就是一个破坏游戏平衡的存在。

    正如他眼前的这些瑰丽的地狱之花一样。

    这力量用好了,能让汉室的发展和社会进程的发展速度。加快数倍甚至数十倍,百年之内。跑步进入工业社会,不是梦。

    但稍有偏差,却会是万劫不复。

    刘彻有些担心,他会沉迷于那种掌握一切,创造一切,毁灭一切的虚幻之中,而忘却了自己的目标和使命。

    但皇帝,说白了,就是孤家寡人一个。

    刘彻没有任何可以倾诉的对象。

    很多事情,长久憋在心里,也不是个办法。

    所以,刘彻最近常常来这里,一个人静静的看着这花园中的花草发呆,兼或自言自语。

    但今天,刘彻来此,不是为放松的。

    而是为了储存在此的一批棉花种子解禁。

    去年,通过跟伊稚斜还有大禄等人的走私交易。

    汉室总计获得了超过一千石的各类植物种子。

    其中的百分之九十,对于汉室农业基本没有用,或者仅仅只是一个补充手段。

    譬如芝麻、黄瓜什么的。

    但,剩下的百分之十,却是影响力巨大,甚至可以改变历史的核弹植物。

    棉花就是其一。

    在得到了棉花种子后,刘彻就让少府的农稷官们组织起来,在上林苑开辟了一块百亩左右的试验田,作为棉花的试验基地,探索种植棉花的技术。

    经过一年,已经积累了不少经验了。

    所以,刘彻这次,打算在上郡开辟一个棉花种植园,为未来的大规模棉花种植打好基础。

    这事情,只要做成了。

    那么,就等于给汉军也开挂了。

    甚至,棉布也可以成为一种武器肯定会有匈奴人或者其他什么游牧民族,愿意为了一件棉布外套,而给汉军卖命的。

    只是,这条道路,注定充满了荆棘。

    想将棉花,变成棉布。

    中间需要攻克棉花的种植和选育技术,棉花的纺织技术。

    不花个几年时间去摸索,想也别想。

    另外,棉布这玩意要是问世,整个社会经济都要动荡。

    原因很简单,布帛在此时,属于辅币,甚至布帛本身,就是硬通货。

    可以想象,棉布这种坚固耐用,经济实惠的新型布料要是涌入市场,整个社会,要经受怎样的动荡!

    尤其是那些以桑麻业作为支柱的地区,更将受到致命打击。

    无数的农民会因此破产,甚至陷入绝境。

    这就跟后世的地球,你要是某天,人类忽然掌握了核聚变,首先迎来的很可能不是全人类跑步进入星际时代,而是,人类经济的大崩盘,石油和附属在石油经济上的一切,都将崩溃,数以千万计的失业人口,会把所有领导人的脑细胞耗死。

    有些时候,先进的,并不一定能带来好处,反而会带来危险!

    刘彻也是如此。

    他小心翼翼的推动着工业的发展,而不是撸起袖子,大干猛干。

    但,经过这一次的成功装神弄鬼后,刘彻终于可以把步子迈大一点了。

    选择上郡作为棉花的种植推广试点,是刘彻经过了长达半年的调研后,决定的事情。

    因为,此时的上郡,是棉花天然的种植基地。

    上郡很穷。土地贫瘠,山林密布,水资源匮乏,人烟稀少,连匈奴人都不太愿意走上郡这条道路入侵汉室。因为得不偿失。

    这样的穷地方。是最适合作为经济作物种植的地方。

    将棉花的种植基地放在上郡,也能避免产生类似明王朝中后期,江浙一带,改种桑树,发展丝织业,出口创汇,结果。江浙从一个产粮区。变成了一个粮食严重依赖外来供应的地区,这样的问题。

    刘彻根本无法想象,要是在关中发展棉花种植业,那会产生多大的负面影响。

    只要想想,关中粮食缺口,每年从百万石上升到五百万,甚至千万石。

    任何有理智的人,都会不寒而栗。

    看着王道从足足有三层保护的地窖里。取出深埋在其中的几袋棉花种子。

    刘彻就不由得有些想着:“也不知道匈奴人现在到那里了?”

    刘彻最后一次得到有关匈奴人内部的确切情报,还是在去年的十二月。当时,在长城脚下与汉朝偷偷摸摸交易的伊稚斜,传递了一个消息过来:匈奴西进,督西域十余国兵,兵临大宛。

    意思谁都能看出来。

    这伊稚斜,是指望刘彻发现了匈奴主力西进后,汉军北上,击垮布置在长城附近的匈奴部族。

    伊稚斜当然不是什么国际友人,亲汉亲到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的精分。

    他的目的很简单。

    就是要给军臣拖后腿,甚至让军臣的西进计划失败,甚至遭受惨败。

    军臣不败,伊稚斜那里来的机会?

    至于会不会因此导致匈奴衰落,失去草原和东亚的霸主地位?

    这与伊稚斜何干?

    就算要考虑这个问题,恐怕也得他坐上匈奴大单于的宝座之后。

    但刘彻又不傻。

    现在出塞就去跟匈奴人刚正面,或许初期能胜利。

    但随后,回过神来的匈奴,可就不好对付了。

    匈奴的强大,是毋庸置疑的。

    与其他在历史上与汉人争锋的游牧民族相比,匈奴人还有西域这个血袋可以补血,在消耗方面,有着无可比拟的优势。

    汉室一波推出去,要是没推掉匈奴人关键的几个资源点,打断它的脊梁骨。

    缓过神来的匈奴人,可有的是气力跟汉朝对耗。

    换句话说,只要汉军一天不能打通西域的通道,切断匈奴人对西域诸国的控制。

    有西域诸国补血的匈奴人,局面再恶劣,大不了跟历史上一样,缩进漠北不出来,汉军也只能徒呼奈何。

    所以,匈奴人只要不挑衅,不主动入侵,刘彻傻了,才会撕毁和平条约,主动开战。

    但,对于匈奴人的动向,刘彻还是很关心的。

    自从去年,刘彻故意让人将那张地图传到匈奴,同时顺藤摸瓜,干掉了匈奴人布置在汉室境内的许多眼线和情报人员后,刘彻就对匈奴人的西进进展,即关心又担心。

    不关心不担心是不成的!

    万一,要是匈奴人真的打通了前往印度的道路,并且开始向印度殖民。

    那就悲剧了!

    有着三哥无穷无尽的人力资源做依托,说不定,匈奴人真能攀升到游牧民族进化的。

    至于三哥能否抵挡住匈奴人?

    这个问题,刘彻从来都不怀疑。

    三哥的历史上,就没有一次抗击外来入侵成功的记录……

    就连西藏的佛爷们,也曾经从喜马拉雅山上走下去,开化和教育三哥群众,好好念经,天天向上。

    “希望大宛人能给力点吧……”刘彻心里念叨着:“别给你们的祖宗丢脸啊!”

    二三十年后,张骞出使西域,曾抵达大宛,亲眼目睹了大宛的繁华与鼎盛。

    张骞自述说:大宛在匈奴西南,在汉正西,去汉可万里……其属邑大小七十余城,众可数十万。

    张骞没有撒谎。

    后来贰师将军李广利就在大宛面前,碰了个头破血流,勉强才得了一场惨胜归国。

    这还是小猪动员了全国的力量,支援李广利的结果仅仅是预备役,小猪就动员了六万人,还有十万头牛,马三万匹,其他牲畜无数,另外,在酒泉、张掖,负责后勤保障和支援工作的汉军,多达十八万,为了给李广利输送军粮,发天下七科嫡,运粮补给,补给队伍车人相连,形成一条长龙,从敦煌直至酒泉、张掖。

    刘彻觉得,不管怎么说,大宛人也能在匈奴人面前撑个三五年吧?

    不然,亚历山大不从坟墓里爬出来找这些家伙算账才怪!

    另一方面,刘彻觉得,乌孙人肯定会发挥他们在历史上的万年搅屎棍的长处。

    要是不暗中给匈奴人下绊子,甚至拉后腿,那乌孙还叫乌孙吗?

    然而,就当刘彻期待着看一场好戏的时候。

    一个消息,从云中郡传来:匈奴骑兵袭击了一个在长城脚下的汉人村庄,杀死和掳走了大部分的村民。

    云中郡郡守魏尚急报长安。

    刘彻接到这个奏报后,立刻就感觉被人在脸上扇了两个火辣辣的耳光。

    “真是狗改不了吃屎!”刘彻暗骂几句。

    他很清楚,对于这个挑衅,汉军必须做出坚决彻底的回应。

    不然,今天匈奴骑兵能入侵、杀死和掳走汉人百姓。

    明天,匈奴人就敢破开长城,直接袭扰汉地的大城市了。

    对侵略者,不用讲什么道理,也不需要研究什么对策。

    人家既然把刀枪都拿到你家里来了,还杀了你家的家人。

    你难道还要先打个电话报警,然后坐下来跟人家讲道理?

    但凡智商正常的人,都会选择,先砍了再说!

    刘彻立刻回复云中郡郡守魏尚:明犯大汉者,虽远必诛!虏杀朕子民一人,汝取虏首级一级!

    简单的来说,就是要魏尚对等报复。

    你杀我一个百姓,我杀你一个牧民。

    不止如此,刘彻还下令,立刻取消与匈奴在长城脚下的所有互市行为,包括与伊稚斜等人走私贸易。

    摆出来的架势,是很明显的:匈奴若是不给朕一个交代,朕就给你匈奴一个交代!

    若在以前,刘彻这样的决定,无疑要遇到重重阻力。

    反战派和绥靖派的力量,在朝野都是相当强大的。

    连太宗孝文皇帝,都在这些人面前妥协过。

    但如今,却是没有人敢有任何异议。

    在被证实了,确实是有天命在身的天子面前。

    一切官僚权贵,统统都是渣渣。

    也就只有东宫两位太后,派人把刘彻叫过去,劝了些忍耐和息怒的话语。

    但最终,两位太后,都被刘彻说服了。

    刘彻说服她们的理由很简单:朕受命于天,天命朕保中国家邦,若受命不从,获罪于天,无可祷也!

    在这样强大的理由下,反战派和绥靖派,都只能哑口无言。

    谁也不敢承担让天子获罪于天的罪名。

    当然了,最终,刘彻还是保证,只要匈奴不扩大战争的规模,那刘彻也不会扩大战争。

    只要匈奴人能给刘彻一个交代,刘彻也愿意与匈奴重修旧好。

    至于魏尚那边的行动。

    刘彻用了一句话回答两位太后的质询: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未完待续。)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