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五百七十节 人心(2)
    齐都临淄。

    当代齐王刘将闾,看着摆在他前面的那几封来自广陵城的公文,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去告诉内史,立刻押解刀氏全族入京……”刘将闾对着身边的宦官吩咐。

    老实说,若有可能,他是绝对不愿意,让刀间去长安的。

    刀间在齐国,每年为他的齐王王宫孝敬黄金数千金,铜钱数以百万,布帛无数。

    钱财什么的,倒是次要的。

    要紧的是,这刀间是他刘将闾的黑手套。

    很多刘将闾不方便干,或者说不能干的事情,刀间都能很漂亮的解决。

    刀间走了以后,再培养一个这样听话懂事,同时还有能力的黑手套,恐怕很难!

    但没有办法。

    长安那边打垮了刘濞,清算了刘戊和刘遂、刘安的势力后。

    长安天子的力量,就已经倍于天下诸侯王力量的总和了。

    这次广陵事件后,长安天子更是将对天下所有势力,形成一种全方位的碾压。

    假如说,在今年以前,诸侯王们还能在天子面前蹦跶蹦跶,倚老卖老的话。

    那今天之后,大家就都得全心全意忠于圣天子了。

    不然……

    获罪于天,无可祷也!

    根本用不着长安天子下令,国内的贵族大臣,就能把‘贼子’给绑了起来。

    所以,这刀间,真是非送去长安不可了!

    于是,刀间的命运,立刻迎来了一个巨大转折。

    齐国上上下下的官僚们的工作效率,陡然间提升了十倍不止。

    不到一天时间,就走完了程序,由临淄令签发的迁徙公文,直接送到了刀间面前,甚至连迁徙时间,也严格限定在了元德二年夏五月之前。

    根本不给刀间任何运作和活动的空间。

    拿着官府的命令。刀间也是长叹一声。

    他哪里不知道,这些家伙催的如此急,分明,都是想吃肉。

    刀家一离齐境。这些家伙立刻就会扑上来,用‘合理’的价格,将刀间这十几年来辛苦攒下的家业和田产,一口不剩的全吞了。

    刀间知道,这是必然的结局。

    但他能怎样?

    当他得知广陵城如期迎来飓风。广陵以西十余城被毁的消息时,刀间就清除,这是注定的命运。

    所以,他显得很淡然。

    “有朝一日,某一定会回来的……”刀间对着前来送递公文的官差如是说道:“到时候,吃了某家的,都要给某家吐出来!”

    被强迁关中的豪强大户,一百家里,也未必有一家能继续风光。

    因此,那官差只是笑笑。没有回应。

    在他们看来,刀间从此就要泯然路人了,心里有火,是肯定的。

    似这样当面发泄,比藏在心里,暗自算计的结果好多了。

    只是,他们那里知道,刀间早就为自己准备好了东山再起的手段。

    混‘有活力的社会组织’,能混到刀间这样的高度的人,那里会把所有的一切希望都寄托在长安天子马失前蹄的谋划上。

    凡事不多作几手准备。不多留几条退路,不多想几个对策,他刀某人焉能在临淄城的各种势力竞争和倾轧中,逍遥快活到今天?

    刀间。在得到了广陵的情报后,他当机立断,立刻就派出了亲信心腹,带着黄金千金,前往长安活动了。

    “大丈夫,建功立业。当在马上!”送走官差,刀间对自己的儿子刀戎说道。

    “大人,我们是迁去关中,怎么在马上建功立业?”其子不解的问道。

    刀间哈哈大笑,道:“前些时日,为父命你看天子去岁以来的诏书,你都看过了吗?”

    “回大人,小子已然看过了……”刀戎低头道。

    “既然你看过了,那你为何还不明白为父的意思?”刀间抚着胡须,看着自己的儿子,语重心长的教导道:“天子去岁曾经下诏,宣告天下,今岁将迁天下无地百姓,充实辽东、朝鲜、新化等地,且将以军垦模式推行……”

    刀戎点点头,这个诏书他当然看过,核心内容就是朝廷决定,在辽东的无人地区和新化朝鲜等新得的土地上,采取军管军屯的模式开荒。

    军垦团,以汉军的编制和组织进行管理,统一指挥,统一开垦,统一劳动。

    民众迁往当地后,头五年,免除一切徭役赋税,并配给种子、耕牛、屋舍,如同过去朝廷授田一样的规格。

    唯一的不同点是,所有的民众,都必须在军垦模式下,耕种三到五年,才能得到一份永久属于自己的土地。

    此诏传出来后,天下百姓激动无比,不知道有多少佃户和贫民,都在等着今年官府的抽调呢!

    像齐国,现在就已经有许多失地农民,从乡下涌入了临淄城里,就等着天子的命令到来,他们就准备前往辽东屯垦了。

    毕竟,虽然故乡很好,远方的异乡太过遥远,而且听说环境恶劣,非常寒冷。

    但是,假如,留在故乡要挨饿,到去了远方,却能吃饱肚子,还能在未来获得属于自己,能传给后代的土地。

    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农民,都会选择离开故乡。

    所谓故土难离,对多少下层百姓来说,也就那样了。

    底层的民众,才没有那么多的情怀和小清新的心思呢。

    天大地大,没有吃饭大!

    只是,刀戎明白归明白,却不知道,这跟自己家以后有什么关系?

    刀间看着儿子疑惑的样子,不得不解释道:“吾儿,此去关中,若吾父子不想点办法,一辈子,都要给人驱使,永无出头之日!”

    这几乎是肯定的!

    关中那是什么地方?

    天底下最有权势,最有力量,最聪明,最厉害的精英聚集之地。

    他刀间在齐地能混的风声水起。到了关中,谁认识他啊?

    长安街头,随便一个纨绔子,就可能是某位贵人的子侄。某位大人物的家人。

    下面的地方,县乡各处,一个巍颤颤的老头,都有可能是曾经跟着高皇帝、太宗皇帝打过仗的老兵,根本惹不起。

    像刀氏这样的外来者。进了关中,根本就翻不起任何浪花来,眨眨眼就要被人连皮带骨头一口吞了。

    所以,去了关中,在刀间看来,是死路一条!

    就算侥幸活下来,那又怎样?

    关中的大户,哪一个背后没站几个大人物?

    像他刀间这样的人,在那些人眼里,充其量。也就是一条狗罢了。

    主人心情好了,赏几根骨头,主人心情不好,乱棒打死,也是常事。

    刀间,怎么会将自己的命运,寄托在别人手里?

    而且,刀间很清楚,他离开齐国后,那些官僚贵人。为了吃下他的产业和财产,肯定会有所手段。

    吃相难看的,可能会跟廷尉打小报告。

    刀间过去做过无数的犯法之事。

    这些事情,大的。足够让刀间跟所有涉案人员脑袋全部搬家,甚至三族都要完蛋。

    小的,也够刀间去廷尉大牢一生游了。

    因此,刀间很清楚,也看的很明白,他唯一的生机。在于成为一个榜样,一个标榜,一个朝廷的宣传材料。

    而怎么成为朝廷的宣传材料?

    当然是紧跟天子的步伐,做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自得知,自己要被迁徙后,刀间,就下了血本,派了数百手下,打探朝野情报。

    然后,刀间发现了一条生机:去岁天子表示要在辽东、朝鲜、新化实行军屯后,天下大户豪强,没有一个主动报名,愿意为天子去披荆斩棘,巩固国土的。

    踊跃的都是民间的贫民。

    毫无疑问,天子也是很苦恼的。

    朝廷的政策,需要士绅大户的支持和声援。

    不管是嘴炮还是实际行动,总得有人站出来摇旗呐喊。

    而这军屯,就更是如此了。

    离开士绅的声援和亲自行动,朝廷在这个方面的声势就要弱上许多,更会让百姓有所疑虑——不管百姓是不是真的疑虑,当官的肯定会这么去想。

    而这,在刀间看来,正是他的机会。

    虽然说,辽东、新化、朝鲜,这些地方究竟在哪里?

    刀间一时半会也没搞明白。

    当地情况如何,更是两眼一抹黑。

    但刀间相信,不管那些地方,环境恶劣到什么程度。

    总比留在关中,给人当狗一样使唤和肥猪一样看待强。

    再者,历来,一片全新的蛮荒之地,中国人过去后,用不了多久,就能将当地建设成为人间繁华之所。

    譬如春秋的楚,吴、越。

    且,当地秩序未立,势力一片空白。

    以刀氏的积累和财力,杀过去,刀间预计,有七成以上的把握,让刀氏在当地浴火重生。

    更别提,军垦模式下,刀氏铁定能获得一个职位——起码,也得是个营司马,甚至可能是校尉。

    这样,就有了军方的身份,能跟那些大人物拉上关系。

    当今天下,是武人的天下!

    大丈夫,欲要建功立业,旦在马上取!

    有了这军方的身份,若再抱上一个金大腿,刀间自信,凭借自己的手段,未来封侯拜将,也未可知!

    这些日子以来,刀间思虑了这么久,早将这些方方面面的问题,都考虑清楚了,也考虑明白了。

    现在,他确信,辽东、新化,就是他刀间的重生之地。

    所以,在得知了广陵的消息后,刀间第一时间就知道,自己的迁徙不可避免。

    于是,他当机立断,让自己最信得过的两位亲信心腹,带着他最后的黄金积蓄,前往长安活动。

    不为别的,只为了将自己那封亲笔所书的‘愿为天子开疆守土书’呈递御前。

    这封请愿书,可不是等闲之文字。

    乃是刀间花费了重金和大量人情,请了齐国文笔最好的两位才子润笔,又请了数十位文士参谋、研究、揣测后,根究天子即位以来诏书中所表露出来的喜好,数易其稿后,写出来的。

    那文字,连刀间自己看完,都被感动了。

    只觉得自己真是‘无比爱国’,忠心耿耿的大忠臣啊。

    对儿子,将自己脑子里所思所想和所虑的细节,全部说了一遍,最后,刀间总结道:“吾儿,你要记住,识时务者为俊杰也,所谓识时务?所识者,天下大势也!广陵之后,天下大势,尽操于今上之手,吾父子,若要成功,就要紧随天子的意思去做事!”

    顿了顿,刀间补充一句道:“且以为父观之,今上,乃是不拘一格降人才之英主也!”

    什么叫不拘一格降人才?

    简单的说,就是无视对方过去的身份地位和所有一切问题。

    只看这个人,是不是对自己有用,能不能帮自己完成大业。

    史书之上,远有齐恒公与管仲,近有高祖与陈平。

    管仲在为齐恒公效力前,与齐恒公是敌人,陈平就更不用说了,汉室出了名的盗嫂之人。

    但齐恒公为了霸业,将管仲之前得罪自己,差点害自己性命的那点不愉快抛之脑后。

    高祖为了大业,对陈平的那些劣迹和过往的那些‘小问题’一概无视。

    有这两个例子在,刀间非常确信,只要自己能表现出有用之处。

    别说以前他犯下的那些罪行了。

    就是再乘个2,估计今上也会一笑置之。

    雒阳师家,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师家干过的那些破事,刀间确信,河南郡的郅都都已经查清楚了。

    但,师家现在在关中,却混的不错。

    前不久,刀间与之通信,甚至发觉了师家好像有些乐不思蜀的味道。

    若今上,真是一位嫉恶如仇的天子,师家早被砍了脑袋,抄了家产了。

    但现在,师家却依然活的很好,甚至不止是很好。

    而是非常好了!

    传说,师家的女儿,甚至攀上了馆陶太长公主的关系,要嫁给堂邑候的嫡子为妾。

    刀戎听完,却是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刀间看了,也只能叹了一口气。

    他也清楚,这些事情,以刀戎的阅历,是很难一下子吃透的。

    但没关系,未来日子还长的很。

    刀间还有的是时间教育他。

    “辽东、新化……”刀间轻轻呢喃着这两个离自己数千里之远的异乡地名。

    刀间隐隐有感觉,或许,辽东、新化、朝鲜这样的待开发地区,才是他这样的人,建功立业之所。

    “今上,轻虚务实,仅靠文字,是打动不了,也抱不上他的大腿的……”刀间在心里琢磨:“趁着这些时间,吾得好好想一想,怎么列出计划与步骤,打动天子!”(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