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五百六十九节 人心(1)
    江都王刘阏站在被飓风吹塌得城墙前,呆呆的看着这一切。

    狂猛的飓风,将长达十二丈的城墙,彻底摧毁,只留下了一片瓦砾。

    城市西部的一部分居民区,也惨遭摧残,数百间房屋倒塌。

    要知道,这广陵城,可是从前刘濞的老巢啊!

    其坚固程度,号称不下长安——甚至,就连最初参与建设的工匠里,也有部分是从少府抽调来的长安工匠。

    几十年来,刘濞一直将广陵作为自己的大本营建设。

    而这样一座坚城,却在大自然的愤怒中,跟纸糊的一样脆弱。

    跟刘阏一样目瞪口呆,甚至心惊胆战的站在瓦砾前的官员百姓们,这时候,除了诚惶诚恐的跪在地上,面朝长安,三呼万岁外,已经没有了其他念头。

    许多人都知道,要是没有天子示警,这一次,江都百姓士绅,恐怕不知道要死多少。

    连广陵城这样的天下坚城,在那恐怕的飓风面前,都跟纸糊的一样,可想而知,其他县城,此刻会是个什么模样了!

    “陛下神圣,祖宗庇佑啊……”无数人跪在地上磕着头,为自己之前的腹诽、怀疑跟小算盘而恐惧。

    天子证明了他是受命于天,得到天地鬼神认可的天子。

    那么,吾等怀疑、腹诽乃至于暗中起了小心思的人,在神明天地面前,岂能隐藏?

    许多人甚至感觉到了,冥冥之中,苍穹之下,有着一双全知全能的举目正在巡视天地。

    汉人笃信,泰一神座下,有时主日主阴主阳主月主兵主等八神协助这位宇宙至尊掌管现在过去未来宇宙上下四方一切万物。

    而天子受命于天,在理论上拥有沟通一切鬼神的力量。

    而真正的天子,也一定能得到天地鬼神的帮助。

    面对这未知的力量,所有人除了诚惶诚恐的叩首谢罪外。没有第二条路。

    倒是底层的市民和军士,一个个都是惶恐之余,脸上带着幸福的神色。

    天子受命于天,天地庇佑。

    有着这样一位能沟通天地鬼神的天子。那我们还要怕什么?

    以后旱涝水蝗,种种灾难,神圣的天子都能做出预警。

    这样,大家伙还要担心什么呢?

    民心士气,迅速倒向长安。

    甚至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巅峰。

    …………………………………………

    飓风来袭的消息。沿着长江,向四面八方扩散。

    一天之后,在彭城避难的灾民,得到了这个从故乡传来的惊人信息——史无前例的飓风,袭击了广陵以西十二城,所过之处,几乎片瓦不存。

    无数人目瞪口呆。

    反应过来之后,大家的选择与广陵城里的人差不多。

    立刻就是跪下来,面朝长安方向叩首,口称:“陛下圣明。陛下神威!”

    这样的事情,除了神威外,没有其他解释。

    当然,因为缺乏亲眼所见的经历,还是有些人不太服气。

    特别是那些被强制迁徙至此的士绅们。

    风暴什么的,大家又不是没遇到过。

    吴地夏季本就多大风,有些时候,甚至还会发生,将一整个村庄都毁灭的飓风。

    但那又如何?

    这些士绅,早就有了应对大风的经验。

    每到夏天。他们就会离开世代居住的家园,前往城市。

    风暴再厉害,总不能摧毁一个城市吧?

    但随后,更多的详细情报和信息从广陵传来。

    射阳、高邮等七城在飓风中残破。广陵以西的数百个村庄,在风暴中被夷为平地。

    数十万亩粮田被毁。

    房屋倒塌和残破的数目,根本无法统计。

    另外,通向东海的驰道,有数十处为洪水摧毁,上百座桥梁倒塌。

    广陵城派去巡视地方的官员。报告的文书中只有:震怖、惊惧、失神、可怕等字眼。

    甚至,就连广陵城这样的天下坚城,也在飓风之中被吹塌了一段长达十二丈的城墙,房屋倒塌数百间。

    这时候,那些顽固的士绅地主官僚,这才浑身上下都出了一身冷汗。

    广陵城的城墙都倒塌了,何况其他小城。

    大家此时,真是万幸,天子独断,强制将大家带离了危险之地。

    不然,此刻,大家恐怕都已经是个死人了,家中妻小,更是断无幸免之理。

    所有人都知道了,为什么吴地几乎年年有风暴,何以这次连神明都要出现预警给天子。

    盖因为这次的风暴,太可怕太强大了。

    “真是圣天子啊……”一位高邮县的长者,抚着胡须对自己的子侄道:“若无圣天子,乾坤独断,我等此刻,恐怕都要葬身风暴之中,尸首为鱼虾所食了!”

    “从今以后,我高邮王氏,世代忠心王事,不可再有二心!南边的逆贼,再要联络,统统不许理会!”这长者严肃的下令。

    这位长者,是高邮县的大户,王氏的家主,高邮王氏,在故吴之地,很有声望,世代以诗书传家,子嗣繁多,虽然,做官的不多,但却也几乎霸占了整个高邮的官场。

    这样的大户,心眼多那是一定的,脚踏n条船,也是理所当然的。

    尤其是以前,他们还在刘濞那里得到过不少优待。

    但现在,情况不同了。

    天子证明了自己的神圣性和不可动摇的权威。

    就算是只猪,都知道,不该再与之对抗,或者施小手段了——天子既然能预见灾难,那他能不能预见背叛和贰臣呢?

    王氏虽然只是高邮县里的一霸,正常来说,天子是不会知道,在高邮这样的小地方的一个蝼蚁一样的家族。

    但问题是,天地鬼神这么多,至尊泰一神座下,就有五帝八主,漫天星宿,万一有个闲的蛋疼的家伙将高邮的一些事情在梦里告诉天子,怎么办?

    当然,更重要的是,百姓不是木头。

    统治者的决策和政策,是好是坏,是在意他们还是鼻孔高高朝天,他们都能清楚的感受到。

    这次天子,担着的风险和压力。

    不是傻子都能看出来。

    但他在看到了这些风险和压力后,依然义无反顾,为了自己的子民,甘愿冒险,强行推动,以天子的威权和社稷的信誉做担保,强制进行了这次史无前例的大撤离。

    这证明了什么?

    这证明了,这位天子言出必行,如他诏书中所说的一般。

    他是真正的将天下子民,视为自己的子女、骨肉和臂膀。

    君待臣以国士,臣以国士报之,君视臣为草芥,臣视君为仇寇。

    春秋战国,堪堪过去不过百年。

    如今天下士林舆论,依然有着战国遗风。

    一饭之恩,都可能让人以性命相报,何况这救命之恩?

    满屋子侄,纷纷躬身拜道:“诺!谨遵大人嘱咐!”

    类似这样的情况,在许多难民家庭中上演。

    吴王刘濞在时,用了三四十年时间经营起来的网络和民心,在今天彻底崩塌(历史上,南宋时,刘濞的拥戴者依然存在,甚至有人写诗怀念刘濞),几乎没有片羽留存。

    而消息进一步沿着长江扩散。(未完待续。)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