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五百六十八节 灾难
    元德二年,四月初八,江都国射阳县,晴转多云,有东南风。

    主父偃与周仁站在射阳县的城墙上,眺望着远处的大海。

    射阳是古城,也是中国传统的煮盐基地。

    吴逆刘濞之时,这里更是与吴逆的铜山一样重要的煮盐之地。

    最巅峰时,有十几万人在此伐薪煮海,取盐。

    一年产盐量,高达百万石以上!

    &nb* ;  刘濞就是靠着会稽的铜山与射阳的煮盐,富甲天下,以一国之力,养了十五万正规军。

    刘濞覆灭后,按照当时还是太子的今上的命令,南下的汉军将领俪寄和韩颓当对射阳进行了很好的保护。

    到此地被移交给朝廷时,射阳县基本保持了原有的煮盐工场和基础设施。

    主父偃与周远受命前来江都国后,带着墨家的墨者和少府的官员,走访了大半个江都国。

    最终,将晒盐基地,选址在此。

    因为这里的环境、气候都是最适合晒盐的地方。

    几乎没有之一!

    在过去的将近一年时间里,主父偃与周远,在这里白手起家,从无到有,建立起一个规模达到了一万亩,合计一百顷的晒盐基地。

    这个基地,在夏天,日照时长时,一月能产粗盐十五万石。

    再加上原有的煮盐工场,在这射阳县,去岁平均每月产盐几近二十万石。

    这些盐,成为了周远与主父偃最好的功绩。

    甚至,有传言。天子将从他们两个中选择一个,作为未来的少府令培养。

    这样的消息。让周远与主父偃,全身兴奋。摩拳擦掌,准备在今年干一票大的。

    主父偃甚至做出了在今年,将盐田面积,扩大五倍,甚至十倍的计划。

    可惜……

    主父偃在心中叹了口气。

    计划还没开始,就夭折了。

    天子一声令下,大半个江都国的人口,都开始向内陆迁徙。

    尤其是射阳县。

    整个射阳的人民,现在。几乎都走光了。

    就剩下主父偃和周远,带着几十个官僚,坐镇在县城中。

    他们不是不能撤离,而是不愿意撤离。

    射阳县的盐田、仓库和码头,都沉淀着两人的血汗,承载着他们的希望与未来,已经有了深厚的感情,周远甚至发誓,要与盐田共存亡。田在人在,田亡人亡。

    主父偃虽然不像周远这样的感性,却也不愿意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心血毁灭。

    当然了,更重要的是——主父偃觉得。要是他走了,而周远留了下来,这事后。他主父偃在旁人眼中,岂非就是个胆小鬼?

    这对形象太不利了!

    特别是。主父偃知道,周远的老爹是谁。

    故郎中令周仁啊。先天上,周远就比他主父偃更有底气和潜力。

    旁的不说,作为先帝亲信心腹,周仁跟东宫那边说上几句话,就能在关键时刻,一锤定音。

    不过,这几天,留守在这射阳城里的众人,心情就像过山车。

    一开始,随着民众撤离,只剩下主父偃和周远以及各自的追随者,宁死也不愿意离开。

    大家心里面,其实都是空荡荡的,怕的厉害。

    天子预警,说有史无前例的大风暴将要来袭。

    射阳县就在海边,毫无疑问,风暴若来的话,首先袭击的,就应该是射阳。

    大家,都是人,是人,就会害怕。

    特别是,人少的时候,那就更加害怕了。

    即使是先前信誓旦旦的周远,主父偃也看的明白,对方在数日前,就有些悔意了。

    只是,海口已经夸下,牛皮吹了起来,这时候再认怂,就要被人看笑话。

    且,此时整个广陵以西基本都空了。

    就是想走,也来不及了。

    万一走到半路,遇上风暴,那岂非更惨?

    所以,大家觉得,还是留在安全的城市里比较好。

    这些天,大家也都没闲着,在县衙里,挖了几个坚固的地窖,储备了足够的水和食物,等着天子预警的大风暴来袭。

    可惜,左等右等,被说风暴了,四月以后,连雨都没有下一滴。

    太阳当空悬挂,气温也开始闷热起来。

    主父偃与周仁以及属下的官员们的心态,也开始向着一个奇怪的地方转变,特别是七号以后,大家的心情,都从紧张,转变成了一种类似尴尬的心理。

    皇帝当着全天下信誓旦旦说的话,最终被证明是假的的话。

    最丢脸的当然是皇帝自己了。

    但官僚权贵,也好不到那里去。

    官员贵族和皇帝,其实就是一条绳子上的两个蚂蚱。

    尤其是官员们,经此一事,许多人都清楚的知道和理解了,什么叫主辱臣死,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现实就是最好的课堂,让大家都看清楚了,一旦皇权动摇,地位和身份来源于皇权认可的官僚权贵,也就必然会跟着动摇。

    这个事实,不止是主父偃和周远看清楚了。

    整个吴楚齐鲁,甚至天下的官僚们,都是心知肚明了。

    正因为这样,现在,全天下的官员和贵族,大半都在祈祷,那个预言中的风暴快快到来。

    那风暴要是不来……

    大家都不知道,这个事情该怎么收场了。

    尽管,有些人已经开始准备收拾残局了。

    忽悠和愚弄百姓,是官僚集团的拿手好戏。

    但问题是,这次的事情,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摆在了天下人的眼前。

    岂是能轻易唬弄过去的?

    大家又不会法术,没可能将天下人的记忆都删除掉。

    “哎!”遥望着远处依然一片平静的大海,主父偃叹了口气。满满的都是忧虑。

    比起其他人,主父偃更希望那风暴马上来临。

    因为他很清楚。要是今上倒台,那他这样的今上亲信。肯定没什么好果子吃!

    当初,诸侯大臣共诛吕氏,未央宫和长乐宫里的尸体,三天三夜都没清理完。

    天下所有与吕氏有关的大臣和贵族,更是被残酷的清洗了一次。

    譬如说,这射阳县从前是射阳候的封地。

    射阳候那里去了?

    主父偃,当然不会希望那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

    深深吸了一口气,主父偃闭上了眼睛。

    忽然。主父偃听到一声惊诧声,他睁开眼睛,顺着声音看过去。

    他瞬间就惊呆了。

    只见在另一侧的海域上,刚刚还一片平静的海面,陡然间仿佛世界末日一般,整个世界都陷入了灰暗之中。

    厚厚的云层,一下子就从天上压了下来。

    云层之中,雷鸣电闪,不时发生了严重的雷暴。

    一个庞大的。超出了主父偃所想象之外的超级漩涡云团,裹着海水、雷暴与狂风,在海面上迅速移动。

    而且,目标直指射阳!

    轰!

    太阳在这超级灾难面前。吓得没有了踪影。

    射阳的天空,也进入了黑暗。

    风力开始大起来。

    天空中,也开始下起了大雨。

    “主父兄。快跑!”周远猛的喊了一嗓子。

    风暴,大家在射阳县待了差不多大半年。也见过好几次了。

    但如此大的风暴,如此恐怖的风暴。速度如此快的风暴,他们从未见过。

    这一刻,主父偃才知道,人在天地之间是多么的渺小。

    来不及感慨,主父偃跟上周远的脚步,飞快的跑下城墙,跑向县衙,那已经挖好的避难所。

    这一刻,主父偃无比庆幸,自己生在一个有着天地神明庇佑的天子的统治下。

    若非有圣天子,吾等,恐怕全都要死无葬生之地了!

    那超级漩涡云团的移动速度,非常快,堪堪在主父偃等人跑进县衙的时候,就已经从射阳县以西的海面登陆。

    这个无比恐怖的云团,中心风力高达十四级以上,它卷起的海浪,起码有十几米,它就像一头降临人间的怪兽,轻而易举的就将沿途的一切人类建筑和树木、土石,卷上了半空。

    而它的移动速度,相当于一头全速奔跑捕猎的豹子。

    眨眼的功夫,它就摧毁了沿海的一切,然后向内陆延伸。

    而且它的范围非常大,一登陆,就将大半个射阳县都扯进其怀抱中。

    射阳县县城,在它的面前,就跟堆砌在沙丘上的城堡没有差别,轻轻一撕,整个城市就被摧毁了,所有房屋的屋顶,刹那间就飞上半空,砖瓦飞的到处都是。

    它继续向南,沿着笔直的路径前进。

    毫无意外的,它无视了人类划定的疆域,径直闯进了东海国的领地中。

    东海国的居民,在这天中午,遭遇了他们一生中前所未见的梦魇。

    这无比恐怖,前所未见的超级飓风,威力之强,让人咋舌。

    登陆一个时辰后,它的中心风力依然没有减弱的迹象。

    它就如同一台恐怖收割机。

    将沿途的一切摧毁,拔起,然后推动。

    桥梁被吹塌,房屋被吹走,牲畜与人类,一同被卷上了半空,无数的石子、泥水与砖瓦、树枝,在半空飞舞。

    在雷暴与闪电的嘶鸣中,恐惧无比的东海人,纷纷跪在地上,磕头叩首,祈求巫神的原谅。

    但,这没有任何用处。

    无情的飓风,撕碎了他们全部的幻想。

    “长安天子早有警告了……”无数的越人,哭着喊着,到处乱跑,许多的酋长,心里无比悔恨。

    这灾难,他们提前半个月就被告知了啊,长安天子还派来了使者,表达了愿意帮忙和援助的意思。

    可恨自己,愚昧无知。竟无视了圣天子的警告,这是罪有应得啊!

    但。在面临死亡之前,人类。终于爆发出了属于智慧生物的人性光辉。

    当飓风来临时,观测到其轨迹的部族长老和成年人,纷纷跑回家,将自己部族里的未成年人,塞进水缸里,藏到坚固的地窖里,同时跪地恳请巫神的保佑。

    有妇女在灾难降临的那一刻,奋不顾身的将自己的孩子,保护在身下。

    有父亲。用自己的身体,将在他身边玩耍的两个孩子压在身下。

    当飓风过后,残存的人类,开始出来寻找幸存者时,他们总能发现,在许多的残肢断臂,甚至瓦砾堆下,一位父亲,一位母亲死死的保护着他们的孩子。

    但很不幸。他们的努力,多数没有效用。

    但也偶有幸运儿,在自己父母的牺牲下,保留了生命。

    所有人都为此兴奋、欢呼。

    但这些都是后话。

    在此时。三分之一个东海国,进入了地狱一样的可怕世界。

    空前的恐怖飓风,在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里。摧毁了他们过去六十年的大部分努力。

    无数的村庄和部落,被毁灭。

    数不清的农田。成为一片狼藉。

    飓风过后,倾盆而下的暴雨。更是令这一切雪上加霜。

    东海国,应该感谢他们的传统。

    笃信巫神的他们,在灾难前的半个月里,撤出了大量的人口,尤其是占据王国金字塔中上层的贵族和官员,以及大量的财富。

    他们还有希望,他们还不大可能因此灭族。

    尽管如此,当东瓯城的东海王君臣,得到了来自各地的报告时,脸都白了。

    飓风过境的地方,虽然大概只占东海国土的三分之一。

    但因为与汉接壤,且地势平坦,当地,向来就是东海国的膏腴之地,最重要的财赋来源和最密集的人口区域。

    哪怕是提前撤出了大量人口。

    但,经此一难,东海国的脊梁,已经被打断了。

    东海君臣,上上下下都很清楚。

    东海已经完了。

    仅凭东海国的力量和国力,已经不可能再恢复当地的生产和生活了。

    “向长安求援吧!”东海王骆申道:“准备一下,寡人要亲赴长安,朝天子!”

    这意味着,东海国选择,全面的,毫不保留的,干脆的彻底的,向长安臣服,并且成为类似诸侯国一样的,政治经济军事,全面受长安指导的附庸。

    但,没有办法。

    大家都知道,不这么做的话,那些愤怒的灾民,嗷嗷待哺的饥民,会将他们撕碎。

    更可怕的是,闽越人,肯定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

    投降汉天子,臣服汉天子,大家最多失去自主权,但荣华富贵,却还是能保证。

    若亡于闽越,那所有的一切,都将不复存在,甚至,自己这些人的脑袋,恐怕也掉。

    飓风,不因人类的意志而转变。

    它在摧毁了三分之一个东海国后,继续南下,越过边境,再次登录汉境,它从高邮开始一路横扫。

    不过,这一次,它发现了一个可怕的事实——人类开挂了。

    它所过之处,别说人了。

    就连一只牲畜也不存在。

    在半个月前,人类就将它过境处的所有一切,全部迁走了。

    它只能徒劳的,发泄一样的,将那些空荡荡的城市摧毁,将那些空无一物的房屋掀上天空。

    而,随着它向内陆深入,它的能量,开始耗尽。

    当它抵达广陵城时,它已经消耗了它的大半能量。

    最终,它只能选择,示威性的吹塌广陵城西部的一段城墙。

    然后,它就再也无能为力了。

    失去了能量的飓风,在广陵城上空,留下一个气旋后,消失无踪。

    但,飓风是消失了。

    它带来的海量雨水,却才刚刚开始显露威力。

    连绵不绝的暴雨,开始覆盖它所过境的所有地域。

    许多地方,甚至发生了洪灾。

    洪水和泥石流,对广大的灾区,造成了二次伤害。

    汉室境内还好,人民多数撤离了。

    但东海国疆域内的灾区,却是如同人间地狱一样。

    洪水,卷着各种生物的尸体和植物的枝叶,到处肆虐。

    一个更可怕的恶魔,开始觉醒。

    无数的致命病菌和疾病,在灾区蠢蠢欲动。

    更可怕的是,当幸存的人类在灾后逃离自己家园时,他们也将这些恶魔,带向了那些安全地区。

    对东海国居民来说,梦魇才刚刚开始。(未完待续……)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