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五百六十六节 风暴(2)
    夏天在不经意间到来了。

    东南地区的气温开始上升,连续四天,齐地都是艳阳高照。

    火辣辣的太阳高悬空中,除了忧心庄稼的农民,没有人出门。

    士绅官员贵族们,都坐在家里凉爽的竹屋中,喝着茶汤,享受着婢女的按摩和音乐。

    当然,这其中,自然少不了要讨论发生在南方的事情。

    “陛下这次太草率了啊……”许多心向朝廷的官员,心惊胆战的说着。

    齐鲁吴楚,这一带,本来就很不安分。

    在汉室建立之初,齐鲁吴楚地区,甚至可以用敌国之土来形容。

    齐国是田横的大本营,田横虽死,但思念田横的齐地贵族和士绅,却也有不少。

    所以,高皇帝才要以诸侯王之礼,厚葬田横,然后,分封长子刘肥,坐镇临淄,监控齐地。

    至于鲁,那不用多说了。

    项羽的大本营,就是现在,鲁地的地主士绅之中,怕是依然有不少人是遵奉项羽为故主的。

    而吴楚……

    高皇帝本人都是死在讨伐英布的归途上的……

    甚至于,刘濞之所以能成为吴王,也纯粹是因为,汉室需要一位成年的皇~ 族镇守吴地,而在诸多皇族成员里,只有刘濞符合要求——不然,以刘濞他老爹刘仲临阵逃脱的前科,怎么轮也轮不到这个高皇帝的侄子来做这个吴王。

    齐鲁吴楚,就是个火药桶!

    汉室成立以来,这个地区就发生了两次暴力对抗中央的事情。

    第一次是齐哀王刘襄跟琅琊王刘泽首倡反吕。

    第二次是刘濞起兵造反。

    这两次事件。都深刻的证明了,齐鲁吴楚地区。是多么的不安分。

    况且,三年前。刘濞起兵,这齐鲁诸王,可基本上都跟刘濞有过眉来眼去的故事。

    很多事情,甚至就是公开进行的。

    这些事情,朝廷虽然没追究,但也没说不追究。

    无论是齐王、济南王还是胶东王,心里面都是打着鼓。

    “若预言不成,恐怕齐鲁立刻就要动荡啊……”有识之士无不忧心忡忡的想着:“甚至吴楚,恐怕也会有反复……”

    朝廷现在能压制这些人。是因为民心在汉。

    但,现在天子却兵行险着。

    一旦失败,等于葬送了汉室在齐鲁吴楚地区几十年的宣传造势成果。

    失去了神圣光环后的长安,怎么可能还能命令得动这跟长安离了几千里的齐鲁吴楚之地?

    但,现在,大家也就只有祈祷天子这次能重现三年前的神迹了。

    有担忧的,自然有看笑话的。

    “善!善!善!”刀间看着刚刚快马从广陵城传来的消息,全身都松了一口气。

    自从天子以有梦兆下令疏散广陵城以西的十几县居民后,有关强制迁徙他的流程。就停滞了下来。

    当然了,齐国官僚表面上的说辞是要全力配合,集中人力物力,援助江都难民。

    但实际上。齐王打的什么算盘,根本瞒不过人。

    这几天,来自济南、胶东、胶西和淄川的信使。一波接一波。

    悼惠王的子孙们聚在一起,谁都知道。他们在算计着什么。

    别说是刀间了,就是临淄城里的三岁孩子。都知道,王宫里的大王,在等广陵那边的消息。

    而对刀间来说,广陵城平安无事,就是最好的消息。

    “今天已经是初四了……”刀间放下帛书,盘算着时间。

    长安的天子给出的预兆是四月初,这个初字,虽然没有指名时间,但却也限定了,这场风暴最迟不能晚于四月十五。

    过了十五号,就证明,长安天子在胡说八道!

    甚至,根本不用等到十五号!

    十号之前,风暴没有来袭,长安天子的信誉就要破产。

    这大江南北,天下郡国,就全部都会知道:长安城里坐在天子大位上的皇帝,根本不是真命天子!

    真正的天子,尚在蛰伏之中。

    到时候,先帝十子,太宗苗裔,高祖子孙,天下英雄,恐怕都要按捺不住对皇位的憧憬了。

    刀间根本不关心谁会获胜。

    他只需要,长安城里现在坐着的那个皇帝下台。

    那么,依传统,下台的天子,必然是错误的,他的全部政策都要推翻重来,甚至打倒在地,踩上一万脚!

    那他刀间,就可以继续逍遥快活的在这繁华临淄城里作威作福。

    甚至……

    日子过的比以前更潇洒!

    没有了长安的压力,地方上不就是他们这样‘德高望重’‘身负民望’的乡贤说了算吗?

    至于天下百姓,会因此死多少,多少地方要被打成废墟,多少城市,要从此废弃,多少白骨,密布荒野。

    这些事情,与他刀间何干?

    刀间甚至,对此还颇为期待——只有战争、混乱和失序,才是他这样的人的天堂。

    整个关东,类似刀间这样的想法的人,数不胜数。

    他们都有着一个共同的特征——对长安刘氏,几十年来如一日的不断割韭菜和不近人情的陵邑迁徙制度,无比痛恨,并且对汉律无比厌恶。

    对他们来说,继承自秦代的汉律,简直每一个字,都是有罪的,流着‘良民忠臣’的血与泪。

    反应过来的汉室朝臣,大惊失色。

    甚至可以说是心惊胆战。

    原本,许多人都没太搞明白,这迁徙江都民众的事情,怎么会牵扯到了全天下的安定团结之上。

    那时候,大部分人的心思,都在怎么借着此事谋求利益上,利令智昏,当然就不会考虑这么多了。

    而当他们反应过来后。

    整个统治集团的第一反应就是——迁徙和安置难民,必须全力以赴,做到最好,所有的细节,都要做好!

    甚至就连未央宫里的那个分封的传闻,大家也都没心思管了。

    与天下局势动荡相比,分封的土地,就显得无足轻重了。

    更何况,大家都知道,自己跟天子,是一条绳子的两只蚂蚱。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不用去看别人,就看当初诸侯大臣共诛吕氏后,那些与吕氏走的近的人,都是些什么下场吧?

    即使是侥幸活过了那场大清洗的人,事后,也被迅速秋后算账了。

    辟阳幽候,就是一个血淋淋的例子——堂堂列侯,曾经担任过两千石九卿的重臣,在自己家的屋檐下,被淮南王一锤杀死,事后,朝廷连惩罚刘长的行动也没有一个,只是假惺惺的责罚了几句。

    要是现在的天子倒台,大家会是个什么下场?

    不问自知!(未完待续……)

    ps:嗯,今天有点抱歉,本来写了八千的,但是,后面六千没写好,被我干掉了~~~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