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五百六十二节 教育列侯
    于是大家伙把视线集中在了少府令岑迈身上。

    虽然,大家都知道,这位少府令,现在把自己的全部身心与所有精力都放在了‘凌烟阁’的筹备事宜中。

    整个少府的日常工作,交给了下面的少府监。

    但少府监显然不够格参与这样重要的会议。

    于是,大家就只能让这位在实际上已经去职,就等着交割政务给新少府的岑迈出来负责了。

    岑迈,却是不急不慢的站出来,接受命令。

    “臣迈奉诏,不敢有违!”岑迈叩首接命,让无数人惊掉了下巴。

    在汉室,接受了命令,就必须完成。

    完不成,就等着掉脑袋吧!

    岑迈敢接诏书,这就说明,少府的库存里,起码有个百万石盐,几百万斤铁的储备。

    没有这个底气,少府绝不敢接受这样的命令。

    倒是丞相周亚夫与太仆袁盎还有大将军窦婴等人,都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周亚夫是想到了去年他在上林苑见到的那些高炉。

    那些一日炼铁上千斤的怪兽,要是全力运作,不计成本和损耗,区区百万斤铁,不是难题。

    更何况,现在,张汤已经在南阳郡扎根下来。

    那么,那个天子所说的年产生铁数百万斤的炼铁基地,也应该开始建设了。

    因此,少府现在已经不需要特别储备生铁来应付突发事件了。

    要知道,在去年,少府的开支,已经达到了史无前例的两万万钱,几乎与去年汉室军费相差无几。

    这样的一个庞然大物,有个百八十万斤生铁储备,是很正常的事情。

    更何况,还有蜀郡的两位外戚,程郑氏和卓氏的全力配合和帮忙。

    只是,盐的问题。让周亚夫百思不得其解。

    五十万石盐,恐怕,整个少府去年,全年在各地盐池的产出。也不过如此了。

    而少府产出的盐,是要供应两宫,军队和各官署的。

    向来不外卖。

    周亚夫很好奇,少府到底要用什么办法,玩什么法术。变出五十万石盐来。

    因此,周亚夫不免好奇的问道:“敢问陛下,盐铁,从何而来?”

    其他人也纷纷伸长了脖子,等待回答。

    自从盐铁官营在关中实施以来,大量的平价盐铁,开始充斥市场。

    大农令下的盐铁衙门,在长安九市之中的五个,开设了盐铁售卖基地,每隔三天一次。无限制的敞开向市场供应。

    一石盐的价格在五百到七百钱左右,一斤铁的价格,在十钱左右。

    这大大低于市场价。

    盐铁衙门成立数月,弊端大家暂时没看到。

    好处,却是人人都尝到了。

    每逢盐铁售卖之日,长安的列侯勋臣,各个衙门的巨头,以及关中的各大豪族,都派了自己的家人,奴仆。运着一车车的铜钱,甚至直接拿着黄金,在各个售卖点蹲点。

    盐铁衙门供应的平价盐铁,就这样。被各个家族、势力和利益集团,用着这样光明正大的手段,一口气全吃了下去。

    普通百姓想要买到平价盐铁,几乎是做梦!

    这些人买了盐铁后,通常加价三到五成,转手就能卖给百姓。

    一个个都是赚的盘满钵满。

    甚至有些聪明人。发现随着时间的推移,长安城的盐铁不好卖了。

    他们就运去关中其他县,加价一倍,照样赚的满嘴流油。

    最近这段时间,做这个倒卖生意,赚的最多的列侯,甚至赚取了超过了他的封国租税的财富。

    真是让人羡煞!

    于是,盐铁官营政策,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拥护。

    在列侯和官僚们看来。

    这盐铁官营,简直就成了天子给大家派发福利的政策。

    自己只要趟在家里,派个奴仆,带着钱,蹲点,就能获取前所未有的利益。

    这比冒着犯法的风险,去盘剥、欺压农民,贪污受贿,来钱更快,甚至比长安城里的子钱买卖的来钱速度还要快。

    毕竟,子钱买卖,还存在本钱无法收回的风险。

    但这个买卖,却是只要用着自己的名头和社会地位,就可以平白获得好处。

    甚至有些没节操的家伙,买了盐,回家自己掺土、掺泥,然后照样能卖出去!

    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家都知道了这么个发财的路子。

    于是,发财的途径,就变窄了。

    特别是,当窦氏和陈家、薄家也下场的时候,大量不够分量的人,被驱逐出了这个市场.

    基本上,现在不是朝臣,连进去分杯羹的机会也没有。

    甚至就是列侯,也挤不进这条食物链了。

    汉室列侯,现在还有名有姓有封国食邑的,差不多有百五十人。

    而在长安常住的,几乎占到了列侯总数量的一半。

    自然,在长安,列侯这个名词,是会贬值的。

    但在另外一个方面,列侯阶级,却拥有着一般人很难想象的大量财富。

    中国的地主和贵族,向来,都很喜欢积蓄。

    像明朝,大量的白银,就被地主老财们藏在自己的地窖里等着发霉。

    而汉代的列侯阶级,则储存了海量的黄金。

    这些黄金,绝大多数情况下,最终会随着这些列侯,深埋地下。

    另外,作为列侯,他们还占有了大量的土地。

    尤其是在各自的封国,土皇帝一样,有着超然地位的列侯家族,几乎就是当地的霸主。

    他们的粮仓里,同样储存了大量的谷物。

    通常情况下,这些家伙是宁肯自己家的仓库发霉,也不愿意将粮食拿出来赈济灾民的。

    而关中实施了粮食保护价后,这些列侯们,就再也没有从自己的封国里运粮来长安了。

    关中的粮价已经无利可图,精明的列侯们当然会选择将自己的粮食存在封国的仓库里,甚至,有些更聪明的家伙,选择将自己封国的奴婢和家臣家眷。也带到长安来吃便宜的粮食。

    可这样子做,就产生了一个问题——列侯们肯定不愿意自己的粮食被贱卖,而运粮到关中,又无利可图。那么,这些粮食,就只能在家里发霉。

    粮食不像黄金,随便丢个地方藏起来就好。

    粮食会腐烂,会发霉。会变质,长期储存,更要成本。

    而假如卖不出去,就只能白白丢掉,甚至还要搭上不菲的管理成本。

    在以前,列侯们也没办法,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封国的仓库里,大量的粮食发霉变质。

    别说是他们了,朝廷的官仓里,这样的情况。最近这些年,也不断发生——甚至连串钱的绳子都腐朽了。

    这样的情况不断持续,很多列侯,心里面其实都是焦急的。

    每天看着自己的粮食不断腐烂,这样的心情,就跟后世资本家,把牛奶和咖啡倒到大海里是一样的。

    他们亟需给自己的财产找到一个保值的途径。

    还有什么比这次天子开出来的条件和政策更保值、增值的方法?

    对掌握了大量特权和财产以及土地的列侯来说,将粮食从封国,运去彭城,根本不是问题。

    他们有着大量廉价的劳动力——就算是食邑几百户的列侯。家里面也养着几十上百的奴仆。

    这些人平日里,闲着也是闲着,倒不如去运粮,还能增加收入。

    而将那些在仓库里等着发霉的粮食。运到彭城,转手就拿到堪比黄金一样的硬通货的盐铁。

    别说是一百石粮食换十石盐,两百斤铁了。

    就是两百石换这样数量的盐铁,他们也有的赚!

    至于朝廷会不会赖账不给?

    列侯们就更不担心了。

    三年前,吴楚之乱,长安的子钱商人无盐氏贷款五千金给窦婴和周亚夫当军费。吴楚之乱平定后。无盐氏连本带利,赚回了十倍的收益。

    连子钱商人的债,朝廷都不赖。

    就更不会赖他们这些国之功臣,休戚与共的列侯的帐了。

    他们唯一担心的只是:盐铁的数量,到底够不够?

    要知道,随便一个列侯,都可能拿出上万石的粮食出来。

    万一要是粮食运了去,结果回头少府说:哎呀,君侯可能要等上半年一年,等俺把盐铁生产出来。

    那就惨了!

    谁不知道,少府最擅长的就是拖?

    拖你个三五年,甚至七八年也是可能的。

    毕竟,单个的列侯,也无法去跟九卿之一的少府打官司——也打不赢。

    假如要是少府真的能一次性拿出这么多盐铁来……

    许多列侯,甚至大臣,都在心里计算起了自家的粮食储备。

    跟着天子政策走,有肉吃。

    这是最近一年来,长安贵族大臣们总结出来的心得之一。

    譬如去年,天子将小麦纳入粮食保护价政策,提前收到消息的列侯贵族们,在关中甚至关东,大量收购廉价的小麦,转手卖到少府,多的赚了五成,少的也赚了两三成。

    然后,天子又推广水车。

    大家咬咬牙,出了钱,在自己的庄园里架起了水车。

    结果,下面的人欣喜的禀报,许多本来已经要休耕甚至已经因为地力已尽,沦为下田的土地,都成为了上田,庄稼长的特别好。

    而通过水车架设,从内史那里得到的‘退税额度’,又免费的购买到了许多便捷先进的农具。

    这些农具好用的很,大大提高了农庄的生产效率。

    譬如以前,要耕一百亩地,需要四个男人,足足三四天的功夫。

    现在,两头牛一具犁,一天就能耕两百多亩!

    许多贵族大臣,因此受益无穷。

    这次,若是真有那五十万石盐,一百万斤铁。

    大家伙觉得,就不用麻烦天下的商贾和地主了。

    自己内部就能解决!

    区区五百万石粮食而已!

    闭着眼睛都能凑齐啊!

    刘彻轻轻敲击着手指,微笑着回答周亚夫的问题:“少府去年,在江都国开了盐田一百顷,如今,仅仅在广陵城里,就已经有着不下一百万石的盐储备……”

    这话一出,无数人都是被震的七荤八素。

    盐田?

    盐还能种?不是煮或者卤制的吗?

    大家纷纷感觉脑子有些不够用了。

    但刘彻不想讲太细了。

    暂时来说,国家需要垄断晒盐技术和高炉炼铁技术,以敛聚财富。

    只有等到下一个稳定的财源出现,才会放开此类技术的限制。

    当然了,仅仅只是放开而已。

    国家对盐铁的管控和强力控制还是需要的。

    盐,关乎国计民生,铁是战略基石。

    这两者,不管在什么时代,都还是以国家为主体来控制和推动比较好。

    让民间去自由发展和管理,那注定了只会变成一个悲剧!

    少府令岑迈也微笑着道:“今年以来,敖仓中的盐储备,也已经接近了八十万石!”

    这就是一百八十万石的总储备了!

    无数的大臣贵族的呼吸都变得急促了起来。

    既然连盐都可以像变魔术一样变出这么多,那区区百万斤铁,更是不在话下了。

    现在,大家的想法,从少府有没有这么多盐铁,变出了,少府能不能多给点盐铁啊?

    天下盐铁的缺口何其大!

    这五十万石盐和一百万斤铁,别说整个天下了,就是关中,都能消化掉!

    将家里没地方去的粮食,变出马上就能换成钱的盐铁。

    对贵族列侯和大臣来说,这简直是一个无法拒绝的诱惑!

    刘彻看着这些眼巴巴的望着自己,一脸讨好模样的大臣贵族们,在心里面也是笑了起来。

    列侯们的财富和人力物力,在实际上,也是汉室国力的一部分。

    只是在和平时期,这些力量,都白白的浪费掉了。

    更麻烦的是,这些家伙,没有什么投资概念,他们就像一个守财奴一样,守着自己的财富和资源发霉,最后一起带着这些东西,去地下腐烂。

    这样的情况,在封建社会非常常见。

    譬如明朝时期,大量的美洲白银涌入中国,但明政府却偏偏闹起了银荒,这真是哭笑不得。

    汉室也一样,整个上层拥有大量的黄金。

    这些黄金要是利用好了,足够推行金本位。

    但偏偏,从皇帝到下面的贵族,大家更爱把黄金带到地下。

    也就后来王莽玩了一次不成功的黄金-铜钱兑换机制。

    这次,刘彻打算,好好给这些家伙上一课。

    让他们知道,财富只有流通起来,才有力量。

    不能流通的财富,充其量,就是一堆无用的金属。

    同时,也让法家知道,盯着土地,已经不在能富国强兵了。

    新的时代,力量的源泉,来自于工业和人力的结合,是铁与血的组合。(未完待续。)

    PS:王莽新朝改革,有一个历史性的决定,就是规定黄金与铜钱的兑换率,黄金一斤值钱一万。

    但,这然并卵。

    基本没有起任何作用。

    因为上层的贵族,才不需要铜钱呢。他们自己就能铸钱!

    更麻烦的是,经过王莽这么一闹,到了东汉,广大的贵族和精英阶级们觉得,钱这个东西,真是万恶之源!

    于是大家一拍屁股,决定从今天起,咱们都不用钱了!

    于是,东汉政府在前中期,废除了钱币……

    改用了布匹、粮食作为一般等价物。

    于是,东汉政府的权力和力量,大大削弱。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