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五百七十九节 梦兆(2)
    宣室殿中。

    太史令司马谈低着头,静静的听着上方天子的描述。

    “朕今日午休,恍惚入梦,梦一白头翁,对朕言:看这里!”

    白头翁?

    在汉室历史上,唯一一个活到六十岁的皇帝,就是开国之主太祖高皇帝刘邦。

    无论是现在,过去,还是未来,汉室历史上,遇一白头翁说xxxx,或者梦见一个白头翁对自己说xxxxxx,基本上,这个白头翁,可以直接替换成高皇帝刘邦。

    就连后来,王莽篡汉,也玩了这么一个戏码——他梦到一个白头翁,将汉室权柄授予他。

    因而,白头翁这三个字从天子嘴里吐出来后,所有人都将精神集中,竖起耳朵,聚精会神的静静听着,不敢错过接下来的任何一个字。

    这样神神怪怪的行为,或许在后世,属于神经病的专属游戏。

    但在如今,却是跟万有引力一样不可动摇的真理。

    崇拜祖先的中国人,有着一千万个理由相信,祖先一定会在冥冥之中庇佑自己的子孙。

    刘彻却是静静的平直描述,道:“朕在梦中顺着白头翁的指点看过去,看到了风暴,前所未有的恐怖大风暴,从海上而来,席卷一切,摧枯拉朽一样的将民房卷上半空,将大树连根拔起,就是城墙,也被吹塌,最后,朕看到了江都王在倒塌的城墙上哭泣,士民黎庶,惶惶不安……”

    刘彻描述的梦境。让所有听到的人,只感觉背脊发凉。毛骨悚然。

    毫无疑问,只是预警。

    这是高皇帝的预警!

    这是有先例的。三年前,吴楚叛乱前夕,今上不也曾经梦到了彗星出西方,天火播雒阳?

    因此,立刻就有一位被邀请来到未央宫的解梦专家,站起来出列拜道:“陛下,臣以为,这梦,当时高皇帝托梦无疑。此乃神明预警,请陛下早作准备!”

    在这个事情上面,解梦专家们承担的风险,是几乎无限接近于零的。

    换句话说,随便他们怎么评论,哪怕最后证明,这一切都是假的,甚至是瞎扯的。

    皇室也很难责罚他们。

    这就好比,后世的那些经济学家。各国政府都养了一大堆。

    这些家伙脑洞大开的比比皆是,甚至不乏有将各自国家带到坑里面的存在。

    然而,他们有人因此获罪或者被审判吗?

    道理是相通的。

    砖家们的言论,其实。就是在表达统治阶级或者说统治集团中的部分或者大部分人的意思。

    这个世界的统治阶级,很少有笨蛋。

    且统治者,本身就是一个庞大的集团。

    方方面面。相关的人员、智囊团和幕僚,这些人的存在。足够将被忽悠的人劝回来。

    换句话说,人们眼中那些被忽悠了的国家政权。其实,根本不曾被忽悠过。

    他们被忽悠了,只是因为,统治集团本身就希望如此。

    现在的情况,也是一样。

    假如刘彻和东宫不相信这个专家所说的话,那么,他就算把唾沫说干了,也是没用。

    一个合格的皇帝,首先,就是一个冷静和自我的人。

    像秦始皇那样,决定的事情,就算撞破了城墙,也不会回头。

    刘彻听完此人的话,没用着急的立刻宣布结果——那样做的话,吃相太难看,而且,容易让聪明人看出猫腻。

    政治上的事情,无论如何,既然开始,那么演戏就要演全套。

    像司马氏那样,迫不及待的展露自己的野心和目的,最终的结果,只能是告诉天下人:司马氏之心,路人皆知。

    虽然最终然并卵,但,这个事情足以警示以后所有有志于大位或者屁股坐在大位上的人:亲,不能太着急了啊!

    刘彻将视线投向其他人,问道:“诸位以为呢?”

    另一位受邀而来的‘专家’立刻就站出来道:“回禀陛下,臣以为,陛下之梦,也当是神明警示之兆……”

    其他‘专家’也纷纷附和。

    倒不是他们不想玩花样,提出些不同意见。

    实在是三年前刘彻玩的那些招数,让他们失去了异议的空间。

    ‘专家’们虽然说话可以不负责任。

    但是,对他们这些人来说,名声,等于一切。

    没有人愿意赌上自己的一切来刷一次最终绝对失败的声望。

    因此,在这个问题上,原本矛盾重重,意识形态迥异的各位‘专家’都空前的一致。

    就连太史令司马谈也道:“老臣夜观天象,见七星颈,光明大放,或主国有急事……”

    刘彻不由得多看了司马谈一眼。

    星象问题是由不得作假的。

    因为,观星,在汉室,不是一个两个人在观。

    星空这么大,想要在晚上注意到每一颗星辰的变化,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所以,汉室养了数十名观星士,天天晚上盯着星空。

    每次观星后,所记录的文字,都要存档。

    司马谈既然这样说,那么,此事就肯定曾经发生过。

    这七星颈,刘彻也略知一二,指的是中国所称的朱鸟七宿的第四颗星,位于南方的星空上,因为其所在位置,恰似朱鸟之颈,因此常被星象学家称为‘七星颈’,又称为员官星,所谓员官,喉也!

    此星在中国星象学上,被认为主国家急事。

    至于这个急事是什么?

    那就见仁见智了。

    但现在,司马谈抛出来的这个七星颈的异常,却成为了压倒了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本来就被刘彻的这个梦弄得心神不宁的太皇太后窦氏和皇太后薄氏,都开始着急了起来:连天象都有显示。看来,这次皇帝的梦兆。真是祖宗显灵,警示了。

    “既然群贤意见一致。那这个事情,就必然是高皇帝托梦给皇帝,警示江都有风灾将来了,而且,以皇帝梦中所见,连广陵城都被吹塌了,此灾看来来势汹汹,皇帝立刻做决定吧!”窦太后马上就催促道。

    皇帝做梦,曾经清楚梦到过彗星来袭。天火轰击雒阳东宫。

    有着先例在前,加上专家们意见一致,又有天象背书,窦太后马上就全部相信了,而且笃定,这灾难是一定会来的。

    这就很好办了!

    薄太后也道:“哀家以为,母后(窦太后)所言极是,皇帝快快召见大臣,布置江都国居民的疏散和背灾事宜罢!”

    刘彻听了。心中大喜,嘴上却道:“儿臣谨遵母后,皇祖母谕旨!”

    在中国,只要最高层达成了一致。就很少有什么事情能难得倒了。

    秦始皇一边修建万里长城,一边全国广修驰道,顺便还建了阿房宫。

    他活着的时候。一个人就吊打了全世界。

    项羽、刘邦,都只能羡慕嫉妒恨的站在道路两侧围观秦始皇的巡幸队伍。

    六国贵族。各地官僚,也只能私底下玩些小动作。谁也不敢举旗。

    刘彻和他的汉帝国,虽然现在拍马也赶不上秦始皇和他的秦帝国。

    但是,以皇帝的身份,下诏疏散整个江都国的居民和百姓,安排好背灾、救灾工作,却还是很简单的。

    汉室,有这样的执行力。

    历史上,小猪治下的汉政权,曾经完成过三次敌国【属国】居民的整体迁徙、安置工作。

    其中闽越国,更是一个人口数十万的大国。

    刘彻立即就对左右吩咐:“传召大臣,前来议事!”

    “诺!”

    不久之后,数十位重臣,联袂来到宣室殿中,礼节性的对着坐在上首的刘彻和薄窦两位太后一拜,齐声道:“臣等拜见陛下,太皇太后,太后!”

    “免礼!”刘彻吩咐着:“赐座!”

    便有侍从官,立刻下去,各自延请朝臣和列侯们,各自按照职位高低和排序入座。

    “未知陛下唤臣等前来,有何吩咐?”入座后,丞相周亚夫,立即就开口问道。

    刘彻看了一眼自己身后帘子里的两位长辈,然后才道:“朕,今日午间做梦,梦见江都大灾,风暴摧毁广陵城城墙,灾民哀嚎遍野,士民黎庶,伤亡惨重,朕诏长安诸名家并太史令征询,皆曰:陛下所梦白头翁,乃高皇帝显圣,神明知灾,故有所警,且太史令奏报,前日观星,七星颈颇有异常,主国有急事!”

    群臣听了,都是心中凛然。

    今上前次做梦梦见的事情,后来可都应验了。

    在事实面前,即使是不信鬼神的大臣,心中也都立刻紧张起来。

    中国人向来是这样的。

    讲究的是实用主义。

    鬼神什么的,无论信与不信的人,只要鬼神能显露自己的威能,那他们都会相信,并且是笃信。

    反之,就呵呵了,哪怕是最虔诚的信徒,鬼神要是不能显露自己的威能,那,充其量也就是个上上香,有事没事拜一拜的程度。

    所以,中国宗教,玩出来的花样和把戏,比起西方的基友教,就多的多了。

    无它,客户群体,完全不同!

    刘彻站起来,看向群臣,道:“群臣皆贤达,明于古今之事,熟知历史过往,不知,可还有别的解释?”

    这句话是必须要问的,群臣的赞同,也必须要征得。

    不然的话,那,对朝臣们的自尊心打击太大了,而且,很容易给人形成一种皇帝不尊重大臣、贤臣的观念。

    大臣们听了,相互看了看。

    这个事情,大家都没有太好的主意。

    因为,类似这种神神叨叨的事情,没有人敢否认。

    鸟生玄汤,文王梦飞熊,类似这样的故事。是白纸黑字,写在青史之上的。

    但要是认可吧。

    那置大臣们于何地呢?

    别看中国的士大夫、贵族们。平时对神明、祖宗一脸崇敬。

    但实际上,要是神明、祖宗们真的出现在他们面前。他们又会无所适从。

    春秋以后,神权和宗教,就开始远离中国政治的主舞台。

    世俗化和去鬼神化的趋势,非常明显。

    利用鬼神,来达到自己的政治诉求和目的是一回事情。

    但让这个已经死去并且腐朽了的怪物,重新回到政治中心,成为重要力量,那又是另外一回事情了。

    思虑了良久后,最终还是丞相周亚夫。带头道:“臣亚夫启奏陛下:神明即已警示,天象又有所显示,陛下当速做决断,臣亚夫愚暗,唯顿首顿首,谨遵圣意而已!”

    鬼神、宗教、神权,是绝对不能再回到政治舞台上,成为力量一角的。

    但,又不能否认和拒绝接受他们的存在。

    于是。把脑袋埋进沙子里当鸵鸟,就成为了群臣们的共识了。

    反正,俺们比较蠢,也没有办法沟通天地鬼神。这世界上唯一能与鬼神合法对话的人,也只有皇帝。

    既然如此,那就请陛下决断。

    陛下让俺们干什么。俺们就干什么好了。

    如此,既不会跟传统的认知冲突。又完美的解决了此事。

    当年,秦始皇想要长生不老。到处寻访长生不死药和仙人。

    当时,秦廷的大臣和贵族们,就是这样应对的。

    鬼神的存在,最好的办法,就是不承认,也不否认。

    周亚夫的话,立刻就点醒了众人。

    大家纷纷叩首拜道:“臣等愚暗,不达大义,不明所以,伏维陛下圣裁!”

    刘彻等的就是这句话。

    他也同样不想让宗教和鬼神,重新回到政治的舞台。

    要真有那个二货想要起哄,刘彻肯定会让他尝尝什么叫做天子的恶意。

    刘彻看向群臣,一挥袖子,道:“既然如此,丞相!”刘彻看向周亚夫,发布命令:“立刻行文江都王,着其在四月之前,马上疏散广陵以西,所有士民百姓,命令敖仓,抽调两百万石粟米,调往淮泗地区,庐江、城阳两国郡兵,立刻动员,命令楚国、会籍、豫章,做好接受灾民的准备!”

    “诺!”周亚夫立刻叩首领命。

    这样的事情,虽然看着有些滑稽,堂堂国家政策和大规模的民众疏散,居然是以天子梦兆作为依据。

    但,他只是个执行者,奉命行事就可以了。

    刘彻转头看向御史大夫晁错,接着命令:“御史大夫衙门,全力配合,各地御史,要全部出动,监督和巡视辖区内的官员,做好相关工作,若有懈怠者,朕授权御史大夫衙门,可便宜行事!”

    “诺!”晁错大喜,这可是法家难得的契机。

    借助此事,可以进一步扩大和增强法家的话语权和势力。

    “大农令直不疑!”刘彻继续命令:“朕前时曾命使者前往蜀郡视察,抽调蜀郡之粮,输往关中,卿立刻行文给蜀郡,命蜀郡所抽调的粮食,全部装船,沿江而下,运到彭城,等候调派!”

    一条条命令,就这样不断下达。

    大半个中国的政权和军事力量,随着刘彻的命令,开始动员。

    从蜀郡到雒阳,从齐鲁至江都,跨越淮河和长江。

    所有的行政机构和军事部门以及少府所属的各个机构,立刻像上了发条的机器一样,紧急进入了工作状态。

    换句话说,借着这次的机会,刘彻可以很清楚的看到,目前汉室在东南和西南方向的整个政权的能力和潜力,也能发现许多过去被隐藏在太平表面下的问题。

    虽然代价很大,付出的资源也非常多。

    一旦,此次预警被证明是虚惊一场,更会动摇刘彻君权的根基。

    但这一切都是值得的。

    有着三年前的成功经验,刘彻也多次确认了,此次风暴,在前世确实出现过。

    相信经此一事,刘彻皇位的神圣性和权威,将得到全天下的承认,从此以后,刘彻的命令和政策,推行起来,会更加顺利。

    不会有人胆敢在一位有着天地神明眷顾的神圣天子面前玩花招,甚至对抗。

    更重要的是,费了这么大手笔,刘彻想要的,显然不止是这些。

    他的胃口,比所有人想象的更大!

    “和平统一三越,在此一举!”刘彻提着自己宽大的绶带,在心中说道。

    错过这个契机,未来,将很难再有这样简单和轻松解决三越割据问题的时机了。(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