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五百七十八节 梦兆(1)国庆快乐
    春天在不知不觉中,走到了尽头。∮∮,

    长安的天气开始变得炎热起来了。

    关中的几个县,甚至出现了干旱。

    内史衙门紧急抽调了数十万石粮食,前往赈灾。

    然而,刘彻却知道,这场灾难只是一道开胃菜。

    一场更大规模的天灾,已然是迫在眉睫!

    “下月月初,那场史无前例的台风就要来袭了……”刘彻托着腮帮子,沉思起来。

    刘彻记得很清楚,在前世,今年的四月初,一场汉室历史上史无前例的特大台风,将从浙江登陆,一路横扫如卷席,摧城破寨,移山倒海。

    甚至,就是坚固的江都国都城,广陵城都在这场巨大的自然灾难面前,崩塌了!(注1)

    仅仅在汉境,这场台风就让十一个县城彻底变为废墟,数十万百姓,流离失所,死亡、失踪人口多达数千。

    灾后又爆发疫病,数以万计的人民丧命。

    这还只是汉室统治境内的损失。

    另一个重灾区,汉室的藩属国,东海(东瓯),在这场天灾面前,整个国家的政权与统治都受到了致命打击。

    在三年前,吴楚之乱爆发时,刘濞曾经裹挟东瓯、闽越、南越的军队。

    当时,仅仅是东瓯国,就自愿或者被迫的派出了四千多人的仆从军,跟随刘濞北上。

    但,二十年后的建元六年,当东瓯国举国内附,民众全部迁徙至庐江郡安置的时候。汉室官方,统计所有东瓯国民众。总共只有四万余人……(史记。东越列传,所载数据)

    从四千军队。到总人口四万余。

    东瓯国极有可能在这场灾难中,遭受无法想象的损失。

    这也可以想象。

    连坚固的广陵城城墙,都在这场台风中崩塌了。

    处于台风登陆地的东瓯,要承受多大的打击,不言而喻。

    而且,与汉室不同。

    东瓯国的医疗水平和防疫水平,约等于无。

    这就意味着,灾后疫病爆发时,笃信巫医、巫术的东瓯人。将直接暴露在病菌面前。

    假如,没有外来力量插手的话,东瓯人大概也就只有等到所有的病人全部死绝,才能杜绝疫病的流行。

    在西元前的世界,一场天灾,外加一场疫病,直接灭绝一个种族,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中世纪欧陆的黑死病,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刘彻甚至毫不怀疑。某些东瓯人聚集的城市和村庄,就是全城的人都死光了,外界也没有发现——这是极有可能发生的事情。

    现在,距离那场史无前例的特大风暴登陆。已经走到了倒计时。

    要不要预警?

    要不要立刻以皇帝的身份,发布诏命,紧急疏散江都居民?

    答案当然是肯定的。

    在一个月前。刘彻就已经开始为此准备了。

    他向蜀郡派去了使者,打着督查官仓储备的名义。巡视整个蜀郡。

    大量的粮食,已经被第一时间。调集起来,甚至就放在蜀郡的码头上,等待装船——当然,名义上是调往关中,但实际上,一个命令,这些船舶就可以沿江而下,直抵广陵。

    而在雒阳,刘彻也授意郅都发布了公文,鼓励和动员大户人家,参与‘慈善事业’。

    为此,刘彻甚至授权郅都,可以对慈善事业免税,乃至于给予退税。

    甚至于,在去年,刘彻就已经在为今天的灾难做准备了。

    那个脱胎于思孟学派的‘重民派’就是刘彻当初埋下的一颗棋子。

    本意是打算在灾难来临时,鼓动和动员豪商们捐款,甚至进行道德绑架之用。

    只是没想到,在郅都的压迫和其他种种原因的影响下,这个重民派竟然能成为河南郡的显学。

    但这所有的准备,都只是灾后的预案。

    想要将损失降到最低。

    还需要刘彻来重操老本行。

    “哎……”伸了个懒腰,调整了一下情绪后,刘彻也在心里叹道:“只能如此了!”

    装神弄鬼这种事情,在当了皇帝后,刘彻已经是决心,尽量不做了。

    统治者装神弄鬼。

    必然会让社会上的封建迷信思想和理念抬头。

    看看历史上,西汉以后,谶纬思想的肆虐吧。

    谶纬潮流,甚至深刻的影响了整个中国的古典时代,最终诞生了推背图这样的终究武器。

    但,在这样一个时代,装神弄鬼,却是一个统治者必备的技能。

    不过,话又说回来,人类这个物种,哪怕是到了科学昌明的时代,对神秘主义的向往和宗教的依托,依然存在,连爱因斯坦、牛顿这样的大能最终都要归于宗教。

    就连米帝大统领,致辞时也要说一句:上帝保佑阿米里加。

    更何况,中国的皇帝,本身就是政教合一的存在。

    所以,刘彻也就没有任何心理压力了。

    “来人!”刘彻拍拍手掌,装作一副刚刚睡醒的模样。

    侍卫在帘外的几位侍从官立刻趋步进来,拜道:“臣等在,陛下有何吩咐?”

    “立刻传召丞相、御史大夫与九卿、列侯入宫!”刘彻表情严肃的道:“另外,太史令司马谈,也一并请来,还有,长安城中善解梦之人,也给朕找来!”

    一听天子的话,侍从官们立刻就反应了过来。

    一人弱弱的问道:“陛下可是有所梦兆?”

    梦兆,这个东西,在中国古代的政治史上,可谓是有着重要的地位。

    后世人尽皆知的三国演义中,就不乏类似后主梦见山崩,然后果然折损大将一类的桥段。

    而在事实上。古典中国时代,梦兆这个东西。颇为流行。

    文王梦飞熊而得姜太公这样的故事,在此时。不是封建迷信,而是实实在在的象征着天命,象征君权天授的政治正确。

    古典时代的中国人相信,天子受命于天,凡天地鬼神,有什么想对天子说的,就会托梦,甚至于以天象来警示。

    而每每皇帝梦到了某些奇奇怪怪的事情,就会请朝臣、专家(通常是职业的解梦人甚至是掌管着监测天象的太史令)共同讨论和谈论梦兆的意义。

    而类似这样的事情。在古代中国,是极为严肃和极为重要的政治事件。

    比较典型的,类似于东汉明帝夜梦金人,于是佛教传入中国,白马寺建立。

    没有这个契机,我堂堂天朝,岂会准许夷狄之教传入?

    统治者第一时间,就会把这个不知好歹,竟然胆敢污染华夏贵胄精神世界的舶来外教给镇压了。

    因此。刘彻点点头,道:“正是如此,快去传令吧,此事极为重要。务必将所有朝臣全部通知到,另外,东宫那边。太皇太后与太后也一并请来,共同商议罢!”

    “诺!”这下子。侍从官们立刻就打起了精神,表情变得无比严肃。

    天子梦兆。从来都由不得半分马虎。

    要知道,这可是事关社稷根本,江山稳固和天下安宁的头等大事!

    ……………………………………………………

    一个时辰后,被紧急从各自官邸、家宅甚至是上林苑中传唤来的大小朝臣。

    包括丞相、御史大夫、大将军在内的三公九卿以及重要的在京列侯,就纷纷抵达未央宫。

    人人脸色沉重,表情肃穆。

    历来,发生了类似的天子有梦兆,而且还郑重的召集群臣,这样的事情,其问题的严重性,就直接上升到了关乎国家存亡,社稷延续的关键。

    更何况,三年前,还是储君的今上,就曾准确预言了吴楚叛乱和彗星来袭,雷击雒阳东宫大殿这样的事情。

    没有人敢轻视,更别说忽视时隔三年后的又一次天子梦兆了。

    “也不知陛下,这次梦见了什么?”丞相周亚夫忧心忡忡的对着跟在他身后的太仆袁盎道:“但愿,不是什么坏消息!”

    三年前,今上准确预见了彗星的来袭和雷击雒阳东宫,随后吴楚叛乱,战火延绵三月,波及三分之一的汉室疆域。

    三年后,类似的梦兆再次来袭。

    这次天子会梦见什么?

    即使是向来秉持‘敬鬼神而远之’理念的袁盎,也是表情严肃,颇为担忧的叹气道:“恐怕,梦无好梦!”

    很简单的逻辑,若是好事,那里需要召集群臣,如此郑重?

    只有出现了恶兆,才需要召集群臣,郑重商议,部署对策。

    而在另外一侧,御史大夫晁错亦步亦趋的攀登着宣室殿的台阶。

    他的身后,几位年轻的法家官员,紧随其后。

    廷尉赵禹则提着绶带,与其并行。

    当前汉室政坛,法家正迎来,自秦之后,最为兴盛的一个时代。

    从执法者(廷尉)直至监督者(御史大夫),全部被法家掌握。

    除了没有立法权,法家已经将法律的解释权和执行权以及律法的维护权利,全部掌握在自己手里。

    而今上的许多主张和政策,譬如盐铁官营、压制地方豪强和清理地方官场,更为法家的兴盛添了一把火。

    现在的法家,可谓是烈火烹油,鼎盛至极。

    在这样的局面下,晁错作为法家的领袖,已然拥有了与其官职相匹配的庞大势力。

    “这次天子梦兆,或许可能成为吾等法家拂士,更进一步的契机!”晁错低声对赵禹说道。

    法家的政治家,从来都是将危机看成改革的契机。

    从子产开始,法家众人,就是不断借由一次次危机,累积自己的力量,促成一次次变革。

    因而,走钢丝,实际上就是法家的日常。

    钢丝走多了,自然难免断裂。

    晁错也知道,他在朝内朝外有多少敌人。

    一旦有一天,他脚下的钢丝断了,立刻就要粉身碎骨。

    但他不害怕。

    自商君以来,法家的弟子,就不怕死。

    他们只怕自己死后,后继无人,变革中断。

    是以,晁错很早就开始准备培养继承人了。

    赵禹,就是晁错选择的,他之后法家的扛旗人,最近年余以来,晁错几乎是将赵禹当成自己的儿子一样,将他所知所了解的一切,几乎倾囊而授。

    赵禹当然也看出了晁错的意思。

    他很感激,也很担忧。

    因为赵禹很清楚,晁错从未放弃过削藩的念头。

    哪怕今上不支持,这位御史大夫,也在顶着压力,做着削藩的相关工作。

    并且,不断的触及诸侯王们的痛脚。

    去年,晁错推动了取消诸侯王任命国中两千石以上官员的政策,并取得了成功。

    今年,他开始向着收回诸侯王铸币和开矿权力的方向努力。

    这一次,晁错遇到了强大的阻力。

    诸侯王们,可以不要两千石官员的任免权,因为他们知道,吴楚败后,长安势必不会容许他们继续拥有对国中军政大权的控制。

    但是,收回其铸币和开矿的权力,这却是要那些刘氏宗亲的老命。

    不止诸侯王们反弹得厉害,就是列侯阶级们也极力反对。

    铸币和开矿,同样是列侯们重要的经济来源。

    赵禹实在很担心,晁错会倒在来自各方反对围攻之中。

    也曾委婉的劝过几次。

    但晁错,已经是下定了决心。

    甚至用了屈原的‘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作为回答。

    这让赵禹,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但作为法家弟子,赵禹明白,晁错为何如此坚决。

    身为法家,铭刻在他们骨子里的,只有四个字‘富国强兵’。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们不惜一切,哪怕是自己的性命。

    赵禹知道,有朝一日,当他找到了自己‘富国强兵’的道路后,也会跟晁错一样,坚决彻底毫不犹豫的贯彻下去,直至生命的终点。

    这是所有法家门徒的使命,也是宿命。

    “晁公所言甚是……”想着这些事情,赵禹就点头道:“吾等法家拂士,向来就是在国家危难之际,社稷倾覆之时,挽狂澜于既倒,扶大厦于将倾之人!”

    从法家诞生的那一天开始,他们就是为了解决国家面临的各种问题挺身而出,为富国强兵,为推动社会变革而存在。

    此时,宣室殿的大门,缓缓打开。

    天子近侍,大宦官王道,站在殿门口,对着众臣道:“诸位明公,请在此稍候,陛下正在召见太史令与长安几位知名方士……”

    众人一听,脸色更加沉重了。

    到底是什么样的梦,竟让陛下需要单独先召见掌管着监测天象的太史令和几位长安的知名方士?

    恐怕,陛下所梦到的事情的严重性,已经超出预想。

    无数人内心开始焦急,惶恐和不安起来。(未完待续。。)

    ps:  大家国庆节快乐!u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