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五百五十五节 墨家复兴
    所谓大功、小功,这是刘彻设计出来的一个标准。

    大抵类似于一种指标性的规定。

    譬如,在经济犯罪方面,五十万钱以上,是大功,以下是小功。

    且可以累加。

    换句话说,你要是能一次性帮刘彻搞来五千万的财富,那么,这个关内侯,你马上就能抱回家。

    五千万钱,给一个关内侯,总的来说,是刘彻赚到了。

    五千万钱,足够武装一支三千人的骑兵了。

    给一个关内侯,值!

    在对外情报方面,发展一个线人,不拘是什么身份的,就算一个小功,发展一位敌国的官员,能管百人以上的,就算大功,同样可累加。

    换句话说,你要是策反了匈奴一整个部落,给你个关内侯理所应当。

    运气不好的,只要肯吃苦,舍得下本钱,用个十几年时间,在敌国建立起一个百人左右的情报网络,并维持下来,也能把关内侯抱回家。

    而国内的官员,撂倒一个廧夫,就算小功,有秩以上属于大功。

    同样可以累加。

    干掉一个九卿,就差不多能直接把关内侯抱回家了。

    整个指标系统,简洁明了。

    许多人看完,都是难掩心中的激动。

    关内侯啊,就这样白纸黑字的写在册子上,只需要够努力,就一定能抱回家——没有人觉得。自己一辈子也凑不够那一百大功或者三百大功、小功。

    这天下的官僚、地主、商人还有四夷敌国,都是吾辈建功立业之所。

    然而,他们却不知道。此时,刘彻心中已经打定主意,要在未来逐步淘汰现有的大部分绣衣卫高层。

    因为,情报工作需要专业,而这些人,很不专业!

    当然,这个评价。刘彻不会告诉他们。

    相反,刘彻现在还需要这些人为他卖命。维系绣衣卫的体制和框架组织。

    “看来,要成立一个专门培养情报工作人员和特务的学校了……”刘彻心里盘算着。

    特务与间谍,不能不读书,更不能不接受严格的训练。

    但现在时机还不成熟。朝臣、东宫还有社会不会理解,为什么天子鹰犬也要上学读书。

    更重要的是,这个事情,现在还不急!

    刘彻真正急的是另外一件事情。

    “这第三件事情……”刘彻表情严肃的看向绣衣卫众人:“朕接到地方奏报和御史报告,在华阴、槐里、武城、铄阳等地,墨社的规模,开始不断扩大,发展越来越快,诸卿回去后。想尽一切办法,在各地墨社中安插眼线,墨社中众人的言论、举动还有思想。朕全部都要知道,越详细越好!”

    墨家,这个在刘彻前身本已经奄奄一息,几乎就要断绝传承的学派。

    在刘彻即位后,住进了墨苑,享受起了后世科学家的待遇。

    不止有了国家对其思想与言论的合法承认。更有了明面上的官身。

    这就直接导致了,一个刘彻始料未及的事情:墨家在关中广大的农村。贫困的乡下,如同野草一样,迅速的蔓延开来。

    去年这个时候,关中第一个墨社在上林苑的思贤苑建立起来。

    几十个墨者,隔三差五,就往农民家里跑。

    帮着干农活,指导农业生产,扶危救困,施医给药。

    最开始,刘彻也没当回事,只当做是一种类似小资的天真浪漫。

    但刘彻想错了。

    他忘记了,墨家,从来都不是一个松散的组织,更不是一个自上而下的思想派系。

    墨家,有组织,并且是极为强大、紧密、团结的组织。

    他们有自己的思想纲领,行动计划,甚至内部法律。

    战国时期的墨家,鼎盛之时,遍及各国,为了自己的道理和坚持的道路,他们可以‘赴汤蹈刃,死不旋踵。’

    更恐怖的是,这是一个习惯了自下而上,推行自己理念与道路的组织!

    换句话说,墨家的着眼点,从来不在上层。

    而是下层,最低层,最穷苦,最艰难的百姓。

    偏偏刘彻放松了汉室一直以来栓在墨家脖子上的绳索。

    准许墨者们,去乡下去农村,践行自己的理念,甚至,还任命了两位工作表现比较好的墨者为县令、县尉。

    这无疑于,将一个火星,扔到油锅里,立刻就引起了剧烈的化学反应!

    墨家,立刻就抓住了这次机会。

    他们卷土而来,他们重新出发,他们……立刻碾碎了他们所到之处的旧有势力。

    农村的土豪恶霸,在这些有知识有能力有理想有抱负,更重要的是有武力有背景有靠山的墨者面前,像纸一样脆。

    去年二月,第一个墨社在上林苑出现,三月,有墨者出现在华阴县,五月,到了武城,七月,关西出现了墨社,八月,萧关的守备将军报告,萧关外的农村,出现了墨社……

    一年时间,墨社就已经出现在了关中四十八县中的十二个县。

    而华阴、槐里、鸿固原和武城,几乎全县沦陷,所有的亭里,都有墨社的组织。

    地方官诚惶诚恐的向上面报告,他们所见的一切。

    农村的百姓,开始有了除官府外的组织。

    许多地方的百姓,一家有难,全村帮忙,一人得病,看望的人,从村头能排到村尾。

    有人去世,必全村发丧,老少皆哀。

    一到农闲之时,不用官府组织,自己开始修渠道,凿水井。

    官府刚刚来村里露布下张贴鼓励安装水车的公文。走到村口,就看到,已经有好几台水车轱辘轱辘的在村头的河岸边运转起来。还有更多的水车,正在等待安装。

    村里的卫生非常整洁,所有垃圾,全部被集中运到村外的空地掩埋。

    人们挖掘河里的淤泥,对农田堆肥。

    交税的时候,税吏到村里查验和校对亩产。

    农民早就准备好了秤杆在等着过称。

    有人想要多收或者使些手段盘剥,立刻就有赤脚的墨者。拿着户律找上门来讲道理了。

    官僚们对这一切无比恐惧,无比害怕。

    就连刘彻都吓坏了。

    他根本没想过。墨家的战斗力,能有这么强。

    刘彻总算明白了,为什么秦国人口不过几百万,却能动员起数十万的大军。甚至进行长平之战那样可怕的大规模的旷日持久的会战。

    墨家,并不仅仅只是一个浪漫主义思想派系。

    兼爱非攻,尚贤尚志、节用明鬼,也不是一些空洞的口号与贫乏的字句。

    他们的背后,有着一整套完整的理论思想基础和行动纲领。

    在墨翟时期,墨家的墨者们,就已经实践自己的理念。

    战国数百年,墨家一直在进步中实践、调整自己的理念和思想。

    时光流转,直至今日。

    在刘彻的扶持下。墨家再一次开始绽放那只属于它所有的独特的光辉。

    特别是白纸的出现,让墨家的许多理论与思想,不再受到限制。

    因为。廉价、便捷和易于书写保存的白纸,给了墨家的思想与理论,迅速扩散的支点。

    而印刷术的出现,使得他们能大规模的印刷他们的思想、典籍甚至是计划。

    在墨苑,他们是科学家,兢兢业业的推动技术发展。出了墨苑,这些家伙就摇身一变。成了社会活动家。

    在刘彻看来,这些家伙,简直跟苦行僧一样。

    所有墨者,不分职位高低贵贱,清一色的赤脚褐衣,平时,最多穿一双草鞋,过着极为清苦甚至可以说是自虐的生活。

    刘彻曾经以为,这样的墨家,注定了,不可能得到发展,更不可能形成什么势力。

    但,现在,刘彻知道,他大错特错了。

    墨家的眼光,从来就没放在上层的贵族和富裕的地主官僚那里。

    他们知道,自己的思想与理念,不可能得到上层的认可。

    从墨翟开始,墨家的发展方向,从来都是社会的最底层。

    那些一无所有,不得温饱的穷人。

    那些在刘彻眼中的缺点和不足,在社会最底层的穷人和百姓哪里,却成了无时无刻不在吸引着他们热情与斗志,鼓舞他们的明灯。

    墨者们,与百姓同甘苦,共患难,用事实,用一起劳动,用一起工作,说服了百姓。

    得到了墨者帮助和好处的百姓,自然而然,就会亲近、信赖和相信墨者。

    墨者们,不是高高在上的儒家老爷,也不是时刻板着一张脸的法家明府,更不是袖手旁观,感慨春秋风月的黄老派勋贵。

    他们跟百姓一起劳动,用实际行动,告诉百姓,这个事情,应该怎么做,才是最佳的选择。

    兴天下之利,除天下之害。

    这句话,在有了墨者们的努力后,就不再是一句空洞无神,没有营养的口号。

    而是一句实实在在,拥有了强大力量和影响力的思想旗帜。

    刘彻现在确信,只要统治者不迫害不打压不钳制,迟早有一天,墨者的思想,会碾碎儒家,打垮法家,击碎一切。

    只是,这个时间跨度,可能长达数百年。

    至少在,在短期内,墨家还无法在意识形态以及主流价值观方面,形成对其他各派的压倒性优势。

    反而,可能因为墨家的某些行为,导致主流社会反攻倒算。

    作为皇帝,刘彻对于墨家忽然爆发出来的能量,也是颇为震惊。

    震惊之后,是恐惧。

    墨家的行为,让刘彻毛骨悚然。

    一个强大的组织,一个坚定信念的团队,团结下层,用科学和道理以及行动武装自己,这是什么?

    “一个幽灵,盘踞在长安的上空?”

    若非他是穿越者,恐怕,早就按捺不住,取缔墨家,全面打压墨翟思想了。

    墨家应该感谢刘彻。

    因为刘彻是穿越者,所以,刘彻对墨家很包容。

    没有立刻遵从自己的屁股,而是给予了墨家更多的机会。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

    但墨家的行为,却要监视起来。

    要给他们划一条红线,不能让他们逾越。

    起码,刘彻活着的时候,不容许他们逾越。

    当然,墨家也不是后世欧罗巴的那个幽灵,更不是什么造反派。

    真要较真的话。

    墨家应该是一个追求体制内革新,同时追求不断进步,不断进化,不断探寻世界万物真理与规则的思想派系。

    比起理论和嘴炮,墨家更注重实践。

    所以,刘彻能容忍墨家继续发展壮大,前提是,不能踩红线。

    最起码,地方基层,在墨家手里,比在所谓的‘乡贤’手里要好。

    况且,现在的墨家,充其量,也就是一个少数派。

    还不需要动用国家的力量来制衡打压。

    真要等到墨家势力变大的那一天,儒家和法家还有黄老派,肯定会帮刘彻制衡和削弱墨家。

    所以,对墨家,刘彻只是监视,防止出现激进派和激进思想。

    同时控制和掌握墨家的行动,为己所用。

    至于其他的事情?

    让儒家去头疼吧!

    刘彻相信,当墨家重新兴盛后,儒家绝对会比他还急!(未完待续)

    ps:这两天,颈椎病加重了很多,肩胛骨两侧都疼的厉害,哎,真是悲剧~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