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五百五十二节 诱饵
    司马季主向来神龙见首不见尾,常常带着门下弟子与童子,周游天下。∈↗,

    刘彻即位曾经三番五次,派出使者前去寻找这个汉室神棍界的巨头。

    当然,只是做做样子的。

    司马季主是当世为数不多,真正不想当官的人。

    太宗在位时,曾经屡次征辟司马季主。

    但人家只想逍遥自在的过自己的生活,不愿意趟政治这趟浑水。

    所以,历次礼娉,都被拒绝。

    但样子还是要做。

    ‘礼贤下士’‘求贤若渴’这样的把戏,就是后世蒙元与满清都要冠冕堂皇的做做样子。

    所以刘彻登基后,照例就派出了使者,征辟那些天下知名的各派名士,自然,司马季主也在其中。

    价码嘛,也很高。

    全部是以千石甚至两千石的待遇礼娉。

    只是职位,全部都是博士……(这是刘彻发明的,跟以前比,博士官职变得有等级了,有八百石、千石、两千石等三个级别)

    跟后世的想象不同,汉室初期,征辟名士,一般都不会直接任命实权官职。

    当初,吕后延请天下闻名的大名士‘商山四皓’来给刘盈的太子大位保驾护航,给出的价码,也不过是所谓的建成候吕泽客卿,虽然财物待遇比拟王侯,但职位却是连编制也没给……

    征辟名士,真正给出编制和地位的,还是太宗。

    但那也只是博士而已。

    虽然职位待遇,都比较高。

    但实权却是一点也没有。

    皇帝高兴或者兴趣来了。就去公车署或者传召博士们随行,谈经论道。

    除此之外。博士官们想要插手朝政,影响政局。几乎是不可能的。

    翻开史书,小猪之前,真正能将名声转换成权力的,一个也没有。

    哪怕是教育出了晁错这样的法家能臣的法家巨头张恢,曾经门下有着两代楚王,四位九卿,两千石数以十计的浮丘公,也不曾因其名声,出任过什么官职。

    最多。就是统治者会非常尊重他们。

    但想要实权?

    免谈!

    这个政策,刘彻认为是很好的。

    务虚的,搞理论的,就去务虚,搞理论吧!

    跑出来当官那是害人害己。

    当然,你实在想做官,也不是不行。

    你要愿意从基层干起,刘彻举双手欢迎。

    只是,这是不可能的。

    事实证明。刘彻的改革非常成功。

    许多过去‘不愿意为五斗米折腰’的巨头,这次纷纷倒在了两千石博士的糖衣炮弹下,乖乖的跟着使者来到长安,出任了千石至两千石不等的博士官。

    虽然他们很快发现。除了级别变了外,一切然并卵,甚至连常朝。他们都不能参与,只能在朔望朝刷刷存在感。

    九卿各衙门和少府兰台尚书们的闭门会议。更是连结果与讨论的内容,都不给他们打声招呼。

    但。文人嘛,就是那样,面子上满足了就好。

    许多人对两千石这个头衔,甘之如饴。对自己的绶带与官印的颜色,更是欢喜得不得了。

    当然,本着资源利用最大化的原则,最近,刘彻开始在博士们中间动员起来,鼓动他们去即将成立的太学与大汉皇家学苑担任祭酒、主教,教育年轻学子。

    效果还不错。

    只是,世界上总有些异类或者说真正淡泊名利的高人。

    司马季主就是其中之一。

    尽管刘彻直接开出了两千石的黄帝内经与道德经博士的价码,但人家依然是不鸟。

    好吧,不鸟就不鸟吧。

    当时刘彻也没放在心上。

    但许负的事情被刘彻调查清楚后,刘彻就开始重视司马季主的作用了。

    因为刘彻发现,汉室的宗教界或者说神棍界,比他想象的更加混乱无序。

    虽然在前世,刘彻就听说过一个笑话。

    这个笑话是这样的。

    某次,皇帝(小猪)开了趴体,召集了当时长安城所有的神棍名人,问计这些神棍,某日纳妃可乎?

    五行家说,可以。

    堪舆家认为,当日有些不妥,建议改日。

    建除家的人说,这一天不吉。

    丛辰家以为大凶。

    历家弱弱的说,这一天有些小凶。

    天人家认为颇为吉利。

    太一家则力撑此日上上大吉。(注)

    换句话说,面对同一个问题,神棍们能把脑子都打出来。

    即使是同样认为吉利与不吉的几个派系,相互之间也是完全迥异的态度和立场。

    刘彻即位后,绣衣卫调查发现,整个宗教界的混乱,比他想象的更加无序。

    且社会经济的进一步发展,不同派系之间的争论,甚至开始付诸武力。

    相互砸对方场子,这是非常常见的事情。

    各派之间为了抢夺客户与话语权,甚至常常上演暴力打砸乃至于**毁灭一类的戏码。

    这对刘彻来说,简直是不可接受的一个事情。

    他可是来自于两千年后,那个连活佛转世,都需要人民政府批准的时代。

    神棍们,接受政府管理,在指定的场所,从事指定的活动,在刘彻看来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虽然现在条件还做不到。

    但是,让神棍们这样毫无组织漫无目的的瞎闹,也不符合刘彻的利益。

    皇帝,本身就是政教合一,受命于天,管理一切牛鬼蛇神,仙魔人鬼的至尊。

    除了虚无缥缈的老天,其他一切存在,都要听命于皇权。

    所以,最近,刘彻加大了寻找司马季主和延请礼娉此人的力度。

    希望借助司马季主的名望和声望,来整合目前乌烟瘴气的神棍界。

    至少不能再出现,各个派系,自说自话,相互矛盾的尴尬局面。

    只是,想让司马季主乖乖听命,还是有些难度的。

    当年,贾谊被此人喷的一脸口水,更是‘忽而自失,芒乎无色,怅然噤口不能言’只能‘摄衣而起,再拜而辞’从此不敢再登其门。

    就可知,司马季主,没有一个足够让他心动的价码,他是不会愿意乖乖上钩的。

    而且,这个价码与官职高低、地位高低无关。

    司马季主自己也说了‘骐骥不与罢驴为驷,凤凰不与燕雀为群,贤者不与不肖者同列’所谓‘君子处卑隐以辟众,自匿以辟伦’。

    在他看来,他才不屑与一群蝇营苟且之辈同伍。

    就算给他个丞相干,也不乐意!

    好在,汉室还真有这么一个理想世界。

    直属皇室管理,直接听命于皇帝,不受外朝干扰,也不会与外朝的士大夫、官僚产生交集的太史令衙门。

    正巧,太史令衙门,目前是太史公司马迁的父亲掌管。

    无论学风还是气氛,都很符合司马季主的要求,全是淡泊名利,沉浸在历史与典籍的海洋中的同道中人。

    所以,刘彻拿出了太史令丞这个职位来诱惑司马季主。

    唯恐他拒绝,刘彻特意让使者带去了一句话:朕欲重修历法,明算天地星辰,比集论其行事,验于轨道以次之。编《历书》作《天官书》《封禅书》,以继往圣之绝学,开后世之新途,闻公当世日者,贤明播天下,朕谨具仪表,拜请公,佐证大事,翌日,流芳百世,遗泽万年,公等之任也!(注2)

    历书,重新计算年月日和四季变迁,这可不止是学术界和科学界的大事,更是宗教界和神棍界的大事,涉及道统与话语权,至于天官书,看名字就知道,关乎着重订仙神名位和星辰变化,至于封禅书,则是要追述和记录三代以来,历代天子泰山封禅以及‘天’对其封禅行为的回应与嘉奖,更是了不得的事情。

    有着这个价码,刘彻就不相信了,司马季主还能坐得住?

    任你再怎么淡泊名利,不屑为官,也得乖乖的来给朕的大业出力!(未完待续。。)

    ps:  注1:这个故事出自褚先生自述,也就是史记的续写者在其所续写的应该算是外番或者ps一类的文字中讲过的一个其亲眼所见的事情。

    确实比较搞笑,但却反应了,西汉前中期,神棍界的混乱和无序。

    这个故事的结局是各方争执不下,调解无效,官司直接打到了武帝面前,最后,武帝亲自下场,做出裁决:避诸死忌,以五行为主,终结了这次争论。

    但也造成了五行家的坐大。

    现在,我们几乎看不到当时其他几家跟五行家打擂台的神棍的理论了。

    但能跟五行论掰腕子,哪怕是强词夺理,我想,都有些干货的吧。

    注2:太史公在太史公自序中说其为何要写《天官书》给出的理由中有‘比集论其行事,验于轨道度以次’,可见在汉代,轨道这个东西,已经成为天文学上的常识。u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