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五百五十节 有钱就是罪
    刘彻的御驾抵达长乐宫后,首先去给窦氏请安。

    照例问安后,窦太后就主动提起了宣曲县的事情。

    “皇帝,哀家听说,你派了使者去河南郡巡查?”窦太后显然给刘彻留了面子,非常委婉,没有直奔主题,但意思嘛……不是聋子,都知道是个什么意思了。

    以两宫制为基础的汉室政权,基本上,吕后以后,东宫干预朝政的方法,都是通过对皇帝施加影响和压力来达到目的。

    东宫对某个政策不爽了。

    通常不会直接跟朝臣表达意见,而是把皇帝叫过去,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训斥。

    再由皇帝去骂具体的执行大臣。

    总的来说,这个游戏规则,目前运转情况良好。

    刘彻听着,自然明白该说什么。

    他微微恭身道:“回禀皇祖母,确有这么个事情……”

    组织了一下语言后,刘彻解释道:“是这么回事,去岁,河南郡郡守郅都上报朝廷,处决人犯三百七十二人,缉捕七百余人,另外完为城旦者二百余人,朕担心,郅卿执法太严,催逼太甚,有所疏漏,或有疑案,故此遣使者王温舒持节巡视河南各县,各乡,若有疑案,命其查找资料、案由,然后回京后交付廷尉、御史大夫及少府共议;若有冤案,倘若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即可便宜行事;倘遇地方豪强不法,残民、虐民,或图谋不轨,即以节发荥阳兵……”

    听着刘彻这么一说,窦太后脸色和缓了起来,不再板着一张脸了。

    刘彻的说法,跟这些日子以来,那些天天进宫跟她哭诉、告状的老臣们的说法完全不同。

    但一个是孙子,一个是外臣,选择相信谁。不言而喻。

    更何况,刘彻的说法合情合理,有理有力有节。

    郅都杀人确实杀的有些多,派个使者前往河南郡巡视和检查。理所应当。

    巡视地方,当然不能只找地方的错漏,重要的工作还是拾遗补缺,以天使持节,帮助地方郡守。处理一些郡守不好处理或者不敢处理的人或者事。

    譬如当年,留候张良的儿子张不疑,伙同自己的门大夫,谋杀了楚国内史。

    楚元王根本不敢处置,只能上书朝廷,请求廷尉、内史、御史大夫共审。

    这样思虑着,窦太后就回过味来了。

    窦太后可不是什么锦衣玉食,不知人间疾苦,何不食肉糜的人物。

    她可是在吕后身边伺候过,跟着太宗皇帝。一路从代国,入主长安,经历了无数风风雨雨,见过了数不清的明枪暗箭的女强人。

    很多事情,根本不必跟她说透,只要点一下关键,人家立刻就知道原因出在哪里了。

    “是河南郡请求的天使巡视?”窦太后心中疑惑着。

    假如是这样,一切都能解释的清楚了。

    河南郡郡守郅都,遇到了他很难解决,或者说不好解决的事情。

    于是上书天子。请求天使巡视。

    简单的来说,就是郅都觉得,以自己的能耐,搞不定某人了。而某人又是非除不可,至少,不除掉他,就没办法正常施政。

    只能请求朝廷出面,用天使来查处此人。

    这很好理解,河南、河东、河西、河内这些地方上。遍布着汉家列侯家族。

    这四个郡,也是经常请求天使巡视的四郡。

    在窦太后看来,这事情很显然就是河南郡搞不定任家了,就想了这么一个办法,让天使去搞定。

    而且,必然还有了确凿的证据。

    只是,那些老臣们说的话,似乎也好像也很有道理。

    任家是太宗皇帝表彰过的,天下地主的楷模,就这么拿下,置太宗皇帝于何处?

    在窦太后看来,任家这样的地主,无非就是多占点土地,多蓄点奴婢嘛,没什么大不了的。

    又不是跟吴楚或者其他居心叵测的家伙一样,私蓄甲兵,图谋不轨。

    于是,窦太后道:“是这样啊,那皇帝跟哀家说说,这使者去了河南郡后,可有所获?”

    这就又是一个说话的艺术了。

    现在皇帝已经是大权在握了,即使窦太后都必须承认,这个孙子上台不过一年多,就已经掌握了大局。

    朝野各方势力都是服服帖帖的,关中的民望也是达到了太宗皇帝后的顶点。

    对于这样的一个能干的孙子,窦太后是即高兴又担忧。

    高兴的是这刘氏江山稳固,这样,百年后与太宗九泉相见,也不至于无颜以对。

    但担忧的却是自己的地位和威权。

    老太太眼睛瞎了,对权力这东西,就更敏感了。

    大丈夫不可一日无权,女强人就更是如此了!

    所以,窦太后这么说,其实就是一个试探,看看皇帝孙子对自己这个瞎眼老太婆是个什么态度。

    另外呢,也是不想因此引起皇帝孙子的抵触心理。

    年轻人嘛,难免气盛,万一要是因为这外人的事情闹得祖孙不快,那就不合适了。

    刘彻微微一笑,跪坐到窦太后身边,道:“回禀皇祖母,孙儿刚刚得到河南郡八百里加急快报,天使王温舒与河南郡郡守郅都、荥阳令窦融,一并拿下了任氏全家上下……”

    听到荥阳令三个字,窦太后的脸上终于是喜笑颜开。

    窦融是她的侄子,窦婴的同产胞弟。

    虽然在长安城的时候,窦氏上下都觉得,其不如窦婴远矣,不过就是些有小聪明。

    但终究是姓窦嘛。

    皇帝既然让窦融插手进去,那就说明,皇帝对她对窦氏还是非常尊重,非常亲近的。

    这就够了!

    说句老实话,一个地方土财主的死活,与东宫又有什么干系,与她又有什么干系?

    要不是元老勋臣日日哭诉,又干系着太宗颜面,窦太后才懒得去管呢!

    有这个时间,还不如好好的宫里面听几回《道德经》,让人好好讲讲黄老无为,清净自然。

    这下子好了。

    既然有着窦融也参与进来,更是有着河南郡郡守郅都背书,那这任家犯得罪,肯定是证据确凿了。

    这样老臣们再来哭诉,她也有办法回绝了。

    汉法威严,岂应人情而变?

    当初,开国功臣,公认功劳排名第一的瓒候萧何,犯法,尚且要去一趟监狱,何况其他人?

    刘彻却是觉得不太保险,接着道:“皇祖母,此乃河南郡郡守郅都、荥阳令窦融,及王温舒的联合奏疏。孙儿,念给您听:累计收缴黄金,四千七百五十金,各色制钱,柒仟伍佰余万枚,清查田亩,三仟一佰余顷,牲畜数以千计,查实任氏命案数十起,伤人者无数,另外,其家族仓储之中,尚有海量财富以及各种粮食,尚未清点完毕……”

    窦太后一听,脸都绿了。

    妈蛋,黄金四千七百多金?

    一般的诸侯王的王宫所存的黄金储备,也不过如此了吧?

    且按照如今汉室侍死如奉生的传统,历代任氏先人下葬后,陪葬的财富又该是多少?

    更别说那些土地、铜钱以及牲畜等财富了!

    这么富裕的一个土豪,别说是有罪了。

    就算真是所谓的良善人家,积善之家,朝廷抄了他,也是应该!

    你一个地主商贾,没事攒这么多财富在雒阳附近,还千方百计,百般推脱,不肯来长安。

    你是想干嘛?

    而且还把名声刷的这么响亮!

    真是居心叵测,图谋不轨。

    岂不知,就连萧何都要自污名声,来表明自己绝无异心的态度。

    真是作死!

    “若是如此,让廷尉去审理此案吧……”窦太后淡淡的道。

    这等于是判处了任氏的死刑。

    在封建社会,有钱本身就已经是天大的罪过了!

    有钱又没抱紧皇帝的大腿,那就更是找死了!(未完待续。)

    PS:听说贼道三痴先生去世,真是百感交集。

    虽然我基本没跟三痴兄打过交道,但三痴兄的作品上品寒士却是我曾经很喜欢的一本书。

    哎,只能说,命运弄人。

    希望三痴兄的家人能节哀顺变吧。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