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五百四十九节 比烂
    经过一番艰苦卓绝的思想工作,王温舒抬起头看着窦融的小脸,拱手道:“以本使浅见,将军还是速速发兵,立刻缉捕相关涉案人等吧……”

    窦融闻言,哈哈大笑,非常满意的道:“诺,末将谨听令!”

    这个结果,对窦融来说,真是太妙了。

    这意味着,接下来,他哪怕把天给捅了个窟窿出来,责任也是一点没有。

    他只是奉命行事而已。

    至于过程中发生的某些不愉快的粗暴事件,那是下面的丘八胡作非为。

    但你要是想要军队交人?

    那又不可能了。

    武人粗鲁,手脚笨重了些,做错事情,自有军法处置,哪里轮得到地方官和廷尉来唧唧歪歪?

    汉家底定以来,只曾闻说,大将犯错,交付廷议的,从未有闻,罪责及于行伍。

    你们要治罪,就治我窦融御下不严之罪吧。

    这个时候,东宫的太皇太后就会适时站出来。

    “这是哀家管教不严,有劳诸位爱卿操心了,这个孽障,哀家回去以后一定会好好管教的……”

    于是,所有事情,全部结束。

    朝臣们当然不可能为了一个乡下的土财主,去跟东宫刚正面,这又不是什么大是大非的事情。

    到时候,唯一的责任人,就只有眼前这位天使了。

    窦融不禁在心中为这个年轻的小家伙默哀了片刻。

    却不料。王温舒忽然道:“将军,本使也要一并前往!”

    他斩钉截铁,不容置疑的道:“这是陛下交托的差事。本使不敢有丝毫懈怠!”

    好吧,面对搬出了天子的王温舒,窦融也没有办法了。

    在其他问题上,窦融能撒泼打滚耍无赖,借着外戚的虎皮,也没人敢把他怎么样。

    但天生神圣的天子,却是不能冒犯的。

    窦融可是记得很清楚。前任的河南郡郡守,他那位亲爱的堂弟是怎么死的。

    因此。窦融在迟疑了片刻后,点头道:“天使要去,末将自然遵命……”

    窦融大概也明白了,这次任家这块肉。估计这位天使也是咬一口。

    “那你吃吧……”窦融心中盘算着:“只是小心别被噎死!”

    况且,任家这块肥肉,也不是窦融一个人就吞得了的。

    起码,馆陶太长公主、他的胞兄、叔父大人以及朝中几位重臣,都要打点到位。

    这个时候,门外忽然传来脚步声。

    “将军,河南郡郡守郅公来了,就在城门口……”一个喘着粗气的声音道。

    “啊……”窦融大惊失色。

    王温舒也是目瞪口呆。

    这只苍鹰,怎么来了?

    而且时间掐的如此准!

    但两人都只能是相对苦笑一声。

    郅都的到来。意味着,无论是窦融还是王温舒,两个人都失去了对局面的掌握能力。

    作为河南郡郡守。郅都本身就是窦融的直属上司。

    在河南郡的地盘上,就没有这头苍鹰管不了的事情!

    更麻烦的是,郅都早不来,晚不来,偏偏掐着点赶来,这背后要没有问题。鬼才信!

    但郅都来都来了,窦融与王温舒就只能硬着头皮立刻出去迎接。

    ………………………………

    长安。

    刘彻拿着张汤上奏的奏疏以及河南郡那边发来的奏疏。看了看,然后丢在了案几上。

    “能吏与酷吏果然还是有差距的!”刘彻感慨了两声,张汤与王温舒两人,就是再典型不过的实证对比了。

    同样是杀人,清场。

    张汤是为了将来,为了地方社会的发展,而且有着清晰的思路与完善的善后措施。

    但王温舒却是简单粗暴,甚至带着许多的个人私利。

    这就是为什么,张汤有三公九卿的潜力,而王温舒却撑死了,只能是把锋利的双刃剑。

    甚至,用了王温舒这一次后,刘彻已经不太想再用他第二次了。

    原因很简单。

    此人私心太重,甚至可以说是利欲熏心。

    刘彻派去暗中监督和记录王温舒言行的密使发回来的王温舒一路上的言行与决断,都充分说明了王温舒这个人社会痞气太重。

    虽然做事很机敏,脑子也很好,胆子也很大。

    但一面临利益与财富,简直就是一头无脑的野兽。

    但没有办法。

    在这个西元前的封建社会,显然是没办法玩‘为人民服务’。

    绝大多数的士子,也就是知识分子,除了墨家外,基本上都有着一个理念。

    这个理念就是——学的文武艺,货与帝王家。

    既然是货与,那就是交易了。

    我给你刘家卖命,你刘家不给点什么意思意思一下?

    这个意思是地位,也是财富,更是特权。

    当然,皇帝你要是硬来,大家干不过你这个拿着枪杆子的强势君王,也不敢挑衅你的威权。

    但是……

    你不给我意思意思,那我可以选择无所作为。

    磨洋工嘛,谁不会?

    整个中国的漫长历史上,刘彻只见过两家能在一定程度上,摆脱这个怪圈的王朝。

    其中一个是已经灭亡的秦帝国。

    秦帝国能办到这个,是因为他花了七代人,用了将近两百年时间,培养和教育出来了具有大秦特色的官僚系统和耕战体系。

    但,秦帝国二世而亡,除了上层腐化堕落,争权夺利,空耗国力外,跟地方上的六国残余力量有意无意的推波助澜。甚至火上浇油是分不开的。

    只要看看秦末战乱,那些各方势力的头目都是些什么人就知道了。

    基本上大半都是旧贵族甚至就是旧王族!

    项羽的祖上是楚国大将项燕。

    田横就干脆就是齐国王室的直系后人。

    类似这样的例子,真是数不胜数!

    而另外一个。则是天朝太祖治下的红朝。

    然而,以天朝太祖之能力,尚且人亡政息,江山变色,那些被打倒,被驱逐的旧势力旧贵族,换了马甲。又杀了回来。

    刘彻没有那个情怀,也没有那个能力。玩一个注定要费劲全部全力,还不知道能不能有结果,然后自己一死,立刻就会死灰复燃的变革。

    “好在……”刘彻长叹一声:“这个世界终究比拼的不是制度。不是文化,而是科学技术和资源的有效利用!”

    “准确的说,就是比烂……”刘彻摸了摸鼻子。

    “至少在人类进行信息化革命前,是这样的……”顿了顿,刘彻用着这样一种肯定的语气给自己打气。

    在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也没错啦。

    两国交战,或者两个文明碰撞,决定胜负的关键,往往不是。一方比一方的制度更完善,更先进,更多时候。纯粹是一方没有另外一方烂。

    在这个比烂的世界,获胜的前提条件,常常都是——我没有他烂。

    譬如满清入关。

    满清很烂,大家都知道。

    但是明末的中国社会情况却是,无论是崇祯治下的明王朝还是李自成的大顺,或者南明小朝廷。在许多地方都比满清更烂。

    所以,在宏观方面。刘彻只需要保证,汉室这个政权,比所有已知文明政权,更不烂就好了。

    这个倒是穿越者可以很轻松做到,并且不需要耗费太多精力的事情。

    所以,虽然很不爽王温舒这个家伙。

    但刘彻还是不得不站出来,给他擦屁股。

    “摆驾长乐宫,朕该给两位太后请安了……”刘彻吩咐着。

    张汤在南阳郡那边,不管玩出多大的事情,朝野都不会有意见,除非张汤把天捅破了,造成了民变。

    毕竟,张汤代表的是刘彻这个天子的意志。

    在这个天子等于天生神圣,受命于天的时代,没有任何一个政治人物或者势力,敢挑战天子的威权。

    但王温舒那边就不一样了。

    一个持节的使者罢了,虽然也是代表天子的意志。

    但与张汤比起来,那就完全是两个层面的事情。

    更何况,河南郡的事情很复杂。

    先前,郅都已经在河南杀了一波人了,已经引起了不少人的不满。

    尤其是元老勋臣们,对于自己的门客、故旧被杀,都有着很大的意见。

    但郅都是郡守,代表的是朝廷的脸面,而且,东宫方面对于郅都这位在先帝驾崩时,忠心耿耿守护两宫,维持秩序的大臣很有好感。

    这些家伙也无处下嘴。

    现在好了,王温舒跑去宣曲县,抓了任氏。

    一下子就捅了马蜂窝了。

    勋臣元老们开始疯狂的反攻倒算。

    任氏的事情和罪责,他们一个字也不提,直接跑去东宫哭诉。

    什么任家世代忠厚,持善治家,做了多少多少好事,连太宗皇帝都曾经褒扬,称赞。

    这些人的脑子也不算坏。

    不敢说刘彻这个皇帝的坏话。

    但王温舒却被树成了靶子疯狂攻击。

    杀阳武县县尉,杀任氏家奴,甚至扣押宣曲县令,这些都是最好不过的罪证。

    东宫两位太后,一个眼睛瞎了,一个从小到大,都宅在未央宫,连外面的世界是个什么模样,恐怕都不知道。

    一看这么多元老勋臣,士大夫,德高望重的老人,都来哭诉了。

    哪里还坐得住。

    心里面怕是都在琢磨皇帝年轻,为奸臣所惑这样的事情。

    刘彻可不敢让这样的印象坐实。

    东宫那边,还是要说服的。

    而王温舒,不管心里怎么不爽这个干砸了事情的家伙(在统治者眼中,吩咐你去办事,你最后事情虽然办好了,但也捅出了篓子,这就是干砸了!),但再怎样,王温舒也是刘彻放出去的。

    要是保不下来,以后,谁他妈还愿意给刘彻这个皇帝效死?

    要惩处,也只能等事情过后,再秋后算账。(未完待续)

    ps:抱歉,这两天精神不大对头~思路不对,写什么都没味道~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