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五百四十六节 血流成河(2)
    淯水北岸,南阳郡上上下下的士绅官员,依旧懵然无知。-

    随着新郡守的队伍,越来越近。

    乐师们开始奏起乐曲,丝竹管乐齐鸣。

    以郡丞杨学之、主薄暴韫为首,数十人簇拥着上前,来到郡守的车队前,纷纷作揖拜道:“南阳郡下官郡丞学之(郡主薄韫)恭迎明府……”

    约莫等了片刻,杨学之稍稍抬头,就只见车队前的骑兵,依然是纹丝不动,手持着各种郡守仪仗的差役,也是依然故我。

    事情,有些不同寻常了。

    杨学之心中想着。

    难道这新郡守,先行一步,去了宛城了?

    有这个可能!

    但可能‘性’不大,毕竟,要是那么干了,新郡守就等于在全郡上下的大大小小的官员面前开了嘲讽,而且,会让上面看了也有腹诽。

    不遵守游戏的规则的人,注定会被游戏规则淘汰。

    “大概是这位新明府打算在我等面前耍耍威风罢?”杨学之心里琢磨着。

    但没办法,人家是天子心腹,来南阳郡是来镀金来的。

    这是大爷,得罪不起!

    杨学之只好低头再拜道:“南阳郡郡丞,下官杨学之,率领全郡上下,恭迎明府……”

    终于,耳畔传来了金铁之声。

    那是骑兵们在让开道路,身上穿着的甲胄与兵器摩擦的声音,骑兵们开始分开到两侧。

    “让诸位同僚久候,是汤的不是!”一位穿着常服,佩着青授,揣着银印的年轻男子,笑眯眯的朝着众人拱手拜道:“往后,还需众贤驽力辅佐,协助本官,将这南阳大治,上报君父。下慰父老!”

    不用猜测,此人就是那位天子潜邸时的三巨头之一,号称法家后起第一人,晁错的接班人。未来的准三公,铁上钉钉的九卿,鸿固原的张汤了。

    除了他,谁还够资格穿上那代表两千石的青授,揣着那只有两千石才能怀揣的银印呢?

    秦以来。官员在外就必须穿绶怀印,以示自己身份,同时也是一种责任。

    就连那最低级的亭长,也有‘五两之纶,半通之铜’。象征着其属于统治阶级的一员。

    而两百石以上,称为‘有秩’(有编制)的官员,就‘皆为通官印’。

    所以,你要是穿越到秦汉时期,想要知道,对方是当官的还是个老百姓。就看他的绶带与印章的颜‘色’就可以了。

    通常有绶带,怀里还揣个官印的,就必然是官员。

    而金-紫-青-黑-黄,则构成了官员绶带的五个等级。

    “不敢,不敢……”杨学之带着群官道:“吾等必恭从明府之意!”

    汉室郡守,权责之大,也是远超人们想象的。

    全郡上下的大部分官吏与事务,几乎尽‘操’于郡守之手。

    除了县令、县尉由朝廷委派的那部分外,其他的人,郡守是想捏个圆的。就捏个圆的,就捏个长方形,就捏个长方形。

    当然,这也要看郡守自己本身的能耐了。

    能耐不够。被人架空,也是常事。

    譬如,宁成,史书上的评语就是:为吏,必陵其长吏,为人上。‘操’下,如束湿薪。

    宁成也因这个‘性’格,在历史上官运亨通——连郡守都能凌迫、威‘逼’、架空,这人能耐可见一斑,自然要重用喽!

    但正所谓,善泳者溺于水。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这样强势的下属,总有一天会遇到能治死他的上级。

    过去六十年里,郡守与其下属的主薄、郡丞之间的争斗,不断的延续。

    有人赢,必然有人输得当‘裤’子。

    张汤看着杨学之等人,脸上依旧是带着微笑。

    “谁是主薄暴公?”张汤轻轻问道。

    “下官暴韫拜见明府……”一个穿着锦衣的中年官员出列拜道。

    张汤呵呵一笑,拍拍手,道:“暴公大名,本官未过睢阳,就知道啦!”

    暴韫不明所以,低着头,‘露’出巴结的笑容,道:“粗鄙野人,微名能入明府之耳,真是不胜惶恐!”

    但不知为何,暴韫看着张汤的模样,感觉就跟在荒野上遇到了虎豹一般,心里面七上八下,根本无法安心。

    却听张汤道:“惶恐?本官确实很惶恐啊!”

    张汤从怀中‘抽’出一堆帛书,丢到暴韫的脸上,脸孔一下子就狰狞起来:“暴主薄,看看你干的好事,本官还未到睢阳,就有七位苦主来告你贪赃枉法,强取豪夺之事!”

    暴韫捡起那些帛书,根本不敢看,低着头,默不作声。

    坏事、丑事,暴韫干的,连他自己都记不清究竟干了多少了。

    但是,那些刁民居然敢去新郡守上任的路上喊冤告状,这确实出乎了暴韫的想象。

    暴韫明明记得很清楚,但凡那些不服的,扬言要报复的泥‘腿’子,他都全部收拾好了。

    不是判了徒刑,就是丢到了监狱里,甚至直接在堂上打死了。

    留下的都是老实巴‘交’,不敢反抗的忠厚之人。

    过去几十年,这些泥‘腿’子,从来都是逆来顺受的。

    “不要让我查出来是谁……”暴韫心里恶狠狠的想道:“要是我知道是谁干的,有你们这些刁民好看!”

    对付泥‘腿’子,暴韫最是拿手。

    很简单,就用一个徭役的武器,就能让对方全家‘欲’仙‘欲’死了。

    汉室规定,男子三年服一次徭役,今上加惠,改为了四年服役一次。

    但是官字两张嘴,这执行权,在基层官员身上。

    明明你去年已经服役,今年还是轮到你,你也无话可说。

    实在不行,就一家父子兄弟轮流上好了。

    这你总说不出话来吧?

    只能怪你们家运气太差,每次都‘抽’到你们!

    另外更改户籍本上的年龄也是一大杀手锏。

    汉室有养老政策,年纪六十以上,就不用服役,还可以免役子孙一人。

    另外,二十三以上,才需要服役。

    但是。这户籍薄上的年纪,多一岁,少一岁,对暴韫来说。简直不要容易了。

    甚至加减四五岁,也是常理。

    过去,暴韫就是靠着这些手段,不断的巧取豪夺,谋夺土地。

    生生的将暴家变成了这南阳郡的巨无霸。

    名下控制的土地。多达数千顷,遍及南阳三十六县,不知道多少自耕农,被他‘逼’成了自己的佃农甚至农奴,生生世世,子子孙孙,都要为暴家卖命。

    你要不将土地以‘合理’的价格卖给暴家,那家里的老人,哪怕六十好几,也要去服役。更没有那个免役的福利。

    家中的子侄,十七八岁,就上了始傅的名单。

    更糟糕的是,连续几年的服役,都是从你家出。

    到最后,一个好好的家,立刻就分崩离析。

    暴韫心中还在想着,怎么秋后算账。

    张汤却已经是迫不及待了。

    前辈们的故事告诉他,新官上任三把火,第一把火烧死一个辖区的大族豪强。绝对能为未来的施政打下良好基础。

    还有比暴家更好的立威对象吗?

    “你不说话,本官就当你默认了!”张汤冷笑着,杀气腾腾:“来人,传本官命令。缉捕暴氏全族!”

    “羽林卫甲都都尉吕申遵命!”骑兵群中,一个粗狂的声音立刻就回答。

    然后,几个士兵上前,抓住暴韫,将他的冠帽与绶带、官印取下。

    暴韫被吓坏了。

    杨学之也是目瞪口呆。

    他们从未见过,如此不按常理出牌的上官!

    郡守权柄是大。

    但主薄也是比两千石的大员。更是郡中杂官之首。

    就算要拿下这样一个巨头,通常来说,也是要报请廷尉和丞相批准,再经由御史审核,才能定罪。

    更何况,汉室有着将相不辱的传统。

    在朝廷,三公九卿,除叛国、大逆无道等不赦之罪外,就算再怎么样,也要给予他们一个体面的结局。

    而在郡中,主薄、郡丞,在郡守面前,虽是下属。

    但再怎么样,就算犯了天大的过错,也要给他们留些颜面。

    即使是真不喜欢对方,最多也是强令致仕而已。

    像现在这样,上来就拔掉一个主薄的冠帽,夺走他的绶带与官印,更‘交’由粗鲁的军士看押。

    而且,还是当着众目睽睽。

    这……

    官员的体统还要不要了?

    这一团和气的郡中气氛还要不要了?

    难道这新郡守,真要搞的全郡上下人心惶惶,人人思危不成?

    那对他有什么好处?

    无数的疑‘惑’,无数的不解,纷纷浮上暴韫与杨学之的心头。

    这不能怪他们!

    实在是过去二三十年,这南阳郡上上下下,都被黄老派宠坏了。

    以至于他们都要忘记了。

    这刘氏政权,汉官威仪,从来就不是靠着施恩、靠着笼络来的。

    而是明晃晃的刀枪,流血的冠帽,杀伐果断的官员树立起来的。

    当吕后秉政之时,甚至,还有着依靠严刑酷法,而为列侯的酷吏!

    张汤却连辩解,甚至连审判的机会,也不给暴韫了。

    他冷冷的负手下令:“查:南阳郡郡主薄暴韫,作恶多端,屡犯国法,不当人臣,即可革去其所有爵位,打入死牢,听候处置,暴氏全家,所有财产、土地,全部没收,充入官府,暴家上下,所有涉案人等,一概缉捕,如有反抗,格杀勿论!”

    “诺!”立刻就有着军士领命。

    然后,又有着军官,拿着名册,走向不远处的人群。

    “暴胜、暴威、暴理、暴无害……”

    “张焉,王博,李涵,朱无病……”

    一个个暴家子弟,爪牙、姻亲,纷纷被点名,然后被士兵拖着拖出人群,按在道路两侧。

    不过一刻钟,淯水河岸之边,已是跪满了披头散发,狼狈无比的官员、士绅。

    足足有数十人之多。

    “明府,所有涉案人犯,已经全部缉拿!”宁成穿着甲胄,走到张汤面前一拜,道:“合计有四十七人,另外,在城中还有百余人等待缉捕!”

    “统统杀了吧……”张汤淡淡的吩咐着:“此辈害人无数,多活一天,都是对百姓对律法对天子的不敬,杀了他们,才能恢复汉法的威仪!”

    “昏官、酷吏,你不得好死!”暴韫听了,立刻就跳起来,骂道。

    两个看管他的士卒,立刻就他安德死死的。

    但这没有任何作用。

    张汤甚至连看都懒得看他了。

    作为七岁就能用汉法审老鼠的天才,张汤,对汉律的所有条款都谙熟于心。

    他很清楚,这是他的权责,他的权力。

    就算把官司打到皇帝面前,打到东宫,他也是稳‘操’胜券。

    “执行吧!”张汤命令着。

    “诺!”宁成拱手一拜,就要去执行。

    “且慢!”杨学之再也忍不住了,他抬头劝道:“明府息怒,就算这暴氏再怎么样,现在也是‘春’天了,杀人不详啊!”

    张汤听了,哈哈大笑:“不详?不杀他们,才是真正的不详!”

    张汤居高临下,看着杨学之,问道:“本官听说,杨郡丞,家学渊源,不知杨郡丞,可曾知五蠹?”

    “在本官看来……”张汤指着那些已经被押到了河边,按住了脑袋,就等着开斩的官僚,道:“此辈就是五蠹中五蠹,当速杀之!”

    “且,汉律从未规定,只能冬天杀人,而‘春’天不能杀人!”张汤的眼角看着杨学之,眼神中充满了玩味。

    若不是怕事情一次闹得太大,上面有人唧唧歪歪,张汤真想,连着杨家一块办了。

    “下官治的是《论语》……”杨学之看着张汤,忽然‘挺’直了腰杆。

    杨学之忽然意识到,这是最好的刷声望的机会,错过了就没有了。

    反倒是暴韫和他的家人的死活,不重要了。

    儒法矛盾,最近是越发‘激’烈了。

    若他能从道德制高点上驳倒了张汤,哪怕因此得罪了这位前途无量的新星,也是值得的。

    整个儒家,都会将他视为英雄。

    张汤听了,却是笑的更开心了。

    “《论语》啊……”张汤呵呵的笑道:“本官故在天子潜邸之时,曾于思贤苑奉命教导苑中子弟,奉天子之命,授童子以《仓颉》……”

    张汤对着长安方向拱手拜道:“陛下曾对本官言道:《仓颉》之后,当以《论语》授以童子……”

    杨学之的脸‘色’,一下子就变成猪肝‘色’了。

    张汤的意思,实在太明显不过了。

    你治论语是吧?

    很好!

    陛下说过呢,这论语很适合拿来教导小孩子。

    换句话说,它也就只适合教导小孩子……

    虽然未必是这个意思。

    但你能反驳,你敢反驳吗?

    张汤是天子亲信、心腹,他说的话,天子愿意背书。

    杨学之自己呢?

    因此,假如这是一个网游的话。

    张汤已经对杨学之造成了命中要害,暴击一百倍的打击。79...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