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五百四十三节 酷吏(3)
    汉元德二年,春二月十三。︽,

    淯水北岸,人头攒动。

    来自南阳郡治下三十六县的地方官员、名流以及贵族代表,济济一堂,等待着新任郡守的到来。

    在上个月,故郡守被调职去会籍郡时,南阳上上下下,就已经知道,新郡守的来头了。

    当今天子的绝对心腹,潜邸三巨头之一,故廷尉刑曹令吏,故新丰令张汤!

    对待这样一个人,无论怎样重视,都不为过。

    何况,这张郡守,据说与当朝廷尉赵禹关系很好。

    换句话说,要是得罪了这位张郡守,恐怕人家都用不着费什么劲,直接投到廷尉大牢去。

    不用看别的。

    单单只看在欢迎新郡守到任的人群里,朝阳候华当与棘阳候杜但。甚至杜衍候王市臣这个看上去,好像随时都要断气的病秧子,都在家人的搀扶下,出现在了迎客亭中。

    就知道,这位新来的郡守,背后潜藏的权柄,多么的恐怖。

    恐怕,这南阳郡建郡以来,都无人能比拟这位张郡守所拥有的权柄。

    在这一片欢庆的气氛中。

    南阳郡主薄暴韫却是忧心忡忡。

    跟他一样皱着眉头的还有郡丞杨学之。

    根据线报,这位新郡守足足带了差不多千人的随行队伍,前来上任了。

    这是要干什么?

    真是让人心里发毛!

    “据说这位张明府,单单是书吏,就带来了数十……”暴韫苦着一张脸跟杨学之诉苦:“这摆明了。就是不信任吾等啊……”

    汉室有制度,中央并不管关东地方郡县治下的千石以下小吏。

    甚至。以约定俗成的惯例,这一郡上上下下的官员。除了两千石的郡尉外,余者郡守皆可自决之。

    换句话说,就算是已至一郡官员的主薄、郡丞,郡守也可以一言而定其去留。

    这新郡守,带着几十个书吏和十几位朝廷认可的四百石、六百石甚至八百石的官员一起来上任,这等于告诉南阳郡上上下下。

    新来的明府,信不过大家伙。

    暴韫为官将近十五年,他老爹过去也干了十几年的南阳主薄。

    从未见过行事如此嚣张,作风如此霸道的郡守。

    错非是这新郡守。靠山大的吓死人,而且,还带了几百天子亲兵,暴韫真想,买通几个亡命徒,找个机会弄死这新来的嚣张之人。

    比起暴韫,杨学之的性格就平稳多了。

    “暴世兄且莫心急……”杨学之虽然心中也是忧虑重重,但是,他的底气比暴韫来的更足一些:“世兄与吾家。历代积善,忠心耿耿,为天子牧治这南阳三十六县,可谓是呕心沥血。劈坚斩棘,更施恩无数,泽及万民。那张明府若真敢对吾等下手,自有舆论物议。”

    杨氏一族。世代治《论语》,可谓是这南阳地面上的儒家巨头。

    想动他。就得面对整个儒家的口诛笔伐。

    儒家虽然内斗很厉害,平时各派系都恨不得对方去死。

    但只要牵扯到了‘法家酷吏威迫纯善儒门子弟’这样大是大非的问题,必然是兄弟阅墙而外御其侮。

    关中,儒家根基浅,掀不起浪花。

    但在这广大的关东地区,儒家才是真正的老大,持话语权牛耳的巨头,这张明府若是不想挑起儒法之争,就不能动他。

    否则,儒家各派,一人一口吐沫,就能淹死这个法家新星。

    更让杨学之放心的是,他有个妹妹,嫁给了梁国郎中令公孙诡,公孙诡乃是梁王心腹,真要严格追究起来,地位未必不如这新郡守,最起码,杨学之觉得,看在他妹夫的面子上,这张明府,必不敢动他!

    “可是……”暴韫却还是有些担心,最近,他眼皮子老跳,半夜常常被噩梦惊醒,梦中不是梦见了那些曾为他杖杀、冤杀的冤鬼索命,就是梦见自己为乱刀分尸,家族上下,血流成河。

    “就算他张明府真的铁了心,要动我等……”杨学之咬着牙齿,恶狠狠的道:“他就不怕,官不聊生,物议沸腾吗?”

    暴韫听了,这才心里稍稍有了些安心。

    这确是事实。

    暴氏与杨氏扎根南阳四十余年,阖郡上下,不敢说全是自己人。

    但至少四成的大小官吏,都与暴杨两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换句话说,动了他们,这郡中上下人人自危,什么事情,什么政务都开展不了。

    过去,也曾有郡守,想对杨暴两家开刀。

    但,刚刚露出苗头,杨暴两家的主人就主动请辞。

    然后,整个郡守衙门和下面的县乡衙门立刻瘫痪一半。

    道路无人去管,水力没人调度,税赋、徭役也无法征发,甚至,就连郡守府想去外面购买日用品,都会遭到刁难和拒绝。

    不过一个月,那位郡守就不得不低下头来,请着杨暴两家回来主持大局。

    虽然,这是上一代人的事情。

    但至今,仍然是暴氏与杨氏津津乐道的美事。

    新来的郡守,再牛逼,靠山再大。

    没有暴家与杨家的配合,他能坐稳位置?能干出政绩?

    不过,新郡守来头确实很大,靠山硬扎。

    能让还是要让着,伺候好,伺候舒服了,等他老人家镀金完成,高升而去,翌日位列朝堂之中,或许还能记得今日的香火情。

    “我要不要晚上去给新明府请安,纳诚?”暴韫心里盘算着自己的小算盘。

    新郡守之来,南阳上下,都有着清醒的认识。

    这位背景大的吓死人,排场也大的让人咋舌的年轻明府,对南阳,即是危机,也是机遇。

    惹得他不快,那当然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但只要攀附上去了,那等于抱着一跟金大腿啊。

    飞黄腾达,就在今日!

    连下面的小吏都知道,只要抱上新明府的大腿,前途就不可限量。

    暴韫且会不知?

    只是不知道为何,暴韫的眼皮子总是跳,他的心里总是发毛。

    却找不到不安的源头。

    这让他寝食难安。

    不过,这不能怪他。

    自诸侯大臣共诛吕氏,酷吏这两个字就已经消失在人们的视线之中。

    虽则中间偶有一两个酷吏出现,但终究是孤例。

    主政的官员,主流还是‘清静无为’‘与民休息’的黄老派贵族。(未完待续。。)

    ps:  今天卡文了,好难受~~~~~u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