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五百四十二节 酷吏(2)
    “将此人头颅吊起来,挂到旗杆上,悬首示众,好叫天下人知晓,残民之官、害民之官,是个什么下场!”王温舒对着左右下令。 新·匕匕·奇·中·文·网·首·发

    左右随从,却还一副懵懵懂懂,不知所以的模样。

    他们都被吓坏了!

    河南郡,塞于天下之要,兼有水陆之利,自古就是中国膏腴,富庶甲于天下。

    多年以来,汉室朝廷对于河南郡,主要就是以安抚和拉拢为主。

    哪知道,先是来了个郅都,杀了个血流成河。

    如今又来了一个天使,看模样,也是要大开杀戒。

    这河南郡何其无辜啊!

    王温舒看着那些已经有些呆滞模样的河南郡官员,鼻子里哼了一声。

    那些人如遭雷击连忙手忙脚乱的开始忙活起来。

    王温舒却是提着还在滴血的剑尖,一步步走下道路,走下田埂,来到那已经被吓得跪在地上,连动都不敢动的任戊面前,毫无人性的看了对方一眼,道:“仗势欺人,为虎作伥,某也留你不得!”

    说着,就是一剑,刺穿了对方的胸膛,然后一脚将之踹到田间的泥土中。

    田间的百姓,却是都被吓坏了。

    一个个把头低在泥土里,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王温舒见了,也是叹息了一声。

    这些百姓,被任家折磨的太久了,折磨的太深了。

    就像溪中的鹅卵石,已经没有了所有的棱角和尖刺。

    若在关中,这样的情况,是几乎不可能发生的!

    关中的农民,也不可能被人如此折磨,视若猪狗一样的驱使。

    即使家奴也不行!

    表面上,王温舒一副悲天悯人的模样,用着十分沉痛的语调道:“天子去岁的甲子诏谕,本官日夜研读,屡屡从中领会圣意。本官愚钝,虽领悟之圣意,不过陛下万分之一,但却也知道……”

    王温舒提起那任戊的尸首。大声的道:“天下子民,皆陛下子民!天下黎庶,皆陛下手足!尔等残民暴绅,安敢欺陛下手足乎?”

    “朝鲜卫氏,杀汉臣民一十有七。陛下发天兵,予大罚齑之!尔等比朝鲜卫逆还厉害啊……”

    河南郡的随行官员们,纷纷底下自己的头颅,表示自己‘惭愧至极’。

    没有办法,这天使抬出了去年的甲子诏谕。

    这甲子诏谕的内容,经过这大半年的发酵,尤其是有着卫氏朝鲜覆灭作为理论基础,如今已经成为了每一个官员必修的一道诏书。

    你可以不懂礼乐,也可以不懂法律,甚至还可以不通专业。人浮于事。

    但这甲子诏谕你要是不能背的滚瓜烂熟。

    那你就是有罪。

    可以回家种地了!

    颁布半年以来,整个汉室的官僚系统,通过层层施压,一级监督一级的方式,以前所未有的高效,将天子的甲子诏谕精神强行灌输进了每一个官员的大脑里。

    在如今这局面下,当今天子的甲子诏谕,与太宗孝文皇帝的那几道著名诏书,构成了汉室政权的思想理论基础。

    见着河南郡官员的模样,王温舒心里略有欣喜。

    此次。他奉命来河南郡解决任氏的问题。

    他当然要办的漂漂亮亮的,将这案子办成铁案。

    只是来到河南郡,求见了郡守郅都后,王温舒发现。这事情,并没有一开始想象的那么轻松。

    任氏称霸宣曲县六七十年,根深蒂固。

    宣曲县的整个官僚系统和整个的社会阶层,几乎全被任家掌握。

    而且,任氏并不是普通的商贾豪强。

    在实际上,任家除了起家的时候。是靠着倒卖秦国官仓的储备粮发达的之外,自其始祖开始,任氏就是以土地为根本。

    任氏不断的兼并土地,蓄奴,同时不断的与贵族、官员交好。

    在河南郡编织起了一张巨大的保护伞。

    这张保护伞之下,即使是郅都,几次想对任家下手,都是投鼠忌器。

    郅都不是害怕,而是顾忌。

    顾忌谁?

    当朝宰相,长平侯周亚夫!

    任氏是河南一霸,其先祖在秦末时担任秦督道仓官。

    掌握了秦国在河南郡的庞大储备粮仓。

    又有着不俗的实力,天下各方都要交好他。

    在这过程中,据说,任家与故绛武候周勃扯上了关系。

    这也就罢了,周勃都已经死了,就算关系再深,跟周亚夫这庶子其实关系也不大,最多是个人情在。

    但是,另外一个人,就不能不顾及了。

    鸣雌亭候,许负。

    这是一个女人。

    一个七十多岁的,充满了传奇色彩的女人!

    从她出生开始,她的身上就笼罩了神性的光环。

    她出生的那天,刚好是秦始皇二十六年秋,该年,秦灭燕、代、齐,天下归秦,秦始皇大喜,下诏征集天下祥瑞,以作为其统一大业的吉利。

    许负,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出现的。

    其父许望,当时是秦河内郡温城县令,据说许负出生时,手握一块玉佩,玉佩上隐隐有文王八卦之图案。

    更关键的是,出生百日,即能言语。

    真正是天生神人!

    就连秦始皇也被惊动,下诏赐许家黄金百镒。

    许望因此给其女儿取名为莫负,莫负君王莫负国。

    然而,十余年后,秦末天下大乱,许莫负摇身一变,变成了许负。

    而许氏,也凭借着许负的名头,成为了温城县的霸主。

    这样的情况,在秦末很常见。

    当秦崩溃时,各地官员和将军,都选择拥兵自守,关起门来称王称霸。

    而这些人的下场,自然都好不到那里去。

    也就只有吴苪、赵佗等寥寥数人,以枭雄之姿,能得善终。

    许家不是枭雄,也没有一个枭雄一样得人物。

    秦二世三年秋,刘邦与项羽开始了‘看看谁先进入关中’的竞赛。

    而许氏所在温城县。刚刚好就在汉军的进军路线上。

    领着周勃、萧何、曹参这样的bug阵容的刘邦,一路上,虽偶有所挫,譬如在雒阳东吃了秦军的大亏。但总体上,进展顺利,至少比项羽快多了。

    至于许家,除了纳城投降外,还有什么选择?

    当然。因为许家投降的快,所以汉初分封的时候,还是捞了点好处的。

    高皇帝亲封许负为鸣雌亭候。

    太宗孝文皇帝在位时,也曾封许负的丈夫斐钺为商洛候。

    都是仅次于列侯之下的关内侯。

    在这汉家,也属于顶级的地方豪强了。

    坊间传闻,许负曾有恩故太皇太后薄氏,故此,太宗恩封其丈夫。

    坊间还有传闻,许负曾有恩当朝宰相周亚夫,据说。当年周亚夫穷困潦倒的时候,是许负拉了他一把。

    坊间更有传闻,当初,今上潜邸之时,许负曾为袁盎所邀,至长安,见今上,大惊,曰:此子乃有人主之气。

    种种传说,种种流言。种种事情,交杂在一起,让许负隐隐成为了汉室天下神棍界的第一人。

    无数公卿贵族,都以能被许负相面批语为荣。为此不惜重金。

    若非民间还有一位神龙见首不见尾,行踪缥缈,更加神秘莫测的司马季主,这许负就可以成为算命界的女王了。

    而这宣曲任氏,有个女儿,嫁给了许负与斐钺的次子斐文。

    除此之外。斐钺的长子之女,嫁给了河内豪族郭氏,郭氏有个女儿,就是现在任家的主母。

    这些关系错综复杂,交织在一起,构成了一张巨大的网络。

    即使郅都,也不敢下手。

    因为,万一传闻要是真的,那就要得罪丞相,得罪太仆,甚至于得罪天子了。

    在没有天子的命令的情况下,郅都担不起这个责任。

    但王温舒就不同了。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

    别人是担心,动了任家,惹出了许负,许负又牵连出袁盎、周亚夫这样的巨头,而且,许负身上的神秘光环,也是她的护身符。

    毕竟,国人迷信,对于神神叨叨的事情,哪怕是自己不信,也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万一要是真的,岂非获罪于天,无可祷也?

    但王温舒怕蛋!

    他当游侠的时候,挖过人家祖坟,在荒野里用锤头杀过人,更将其尸首丢在林子里给野狗咬。

    假如真有鬼神,他王某人早就死了!

    至于周亚夫、袁盎?

    旁人畏惧,出身绣衣卫的王温舒却是一点畏惧也没有。

    作为天子鹰犬,王温舒眼睛里除了天子外,余者皆不放在眼里。

    更别说,要是真能牵扯进袁盎、周亚夫,不说把这两个巨头拉下马来,单单就是借着这个事情,掀起舆论风暴,对王温舒来说,都是大有裨益。

    到时候,天子眼中,自己是孤臣、忠臣。

    舆论眼里,他是不畏强暴,不惧强权,为民做主,伸张正义的君子。

    只要想想这样的未来,王温舒心里,就舒坦无比!

    所以,他今天的行为就很好理解了。

    一切都是为了向上爬,一切都是为了升官发财。

    而想要向上爬,想要升官发财,就必须要做出成绩,让大家都注意到自己。

    还有什么比坚定不移的执行陛下的甲子诏谕,铲除贪官污吏,不畏强权,甘冒奇险,更能抓眼球的?

    至于死的那个官员?

    谁会关心一个死人的想法?

    就算要怪罪,恐怕也没人能指责一位忠于天子,坚决执行天子意志的忠臣!

    只是……

    王温舒的目光投向远处的南方。

    “比起我来,张汤的起点,就真是高了不知道多少了!”

    “他现在应该已经到了宛城了吧……”

    …………………………………………

    如王温舒所想,张汤此刻,已经在宛城城外。

    作为新任郡守。

    张汤的上任队伍有些庞大。

    除了天子赐给他的四百名羽林卫将士外,张汤的姻亲田氏,还为张汤准备了三十多位在去年考举时被刷下来的士子,这些人虽然被刷下来了,但业务水平都还可以,做个书吏或者刀笔吏是绰绰有余了。

    除此之外。还有着十多位自愿跟随张汤前来南阳开疆拓土的法家士子。

    这些人将成为未来张汤在南阳郡大展拳脚的心腹。

    少府那边也派了一百余位技术工匠随行。

    这些人将负责在南阳郡建立起基础的水利灌溉设施和水车系统,同时为下一步的少府工坊迁移做准备。

    看着南阳郡的郡城,高大的城墙,张汤也是意气风发。

    二十余岁。就身居郡守,两千石封疆大吏。

    任谁都难保翘尾巴。

    但张汤在新丰县做过一年多县令,知道,作为亲民官,最重要的事情。有两个。

    第一个,找出治下的豪强大族。

    第二个,甄别出这些豪强大族,那些是可以合作的,那些是必须铲除的。

    能合作的,要拉拢,要给好处,让对方愿意为你卖命。

    不能合作的,直接全杀了,土地财富统统没收!

    这样。政令才能畅通无阻的抵达基层任何一个角落,让百姓都清楚,你这个当官的,要做到是什么事情,有什么计划,然后才能充分调动起所有的人力物力,全境上下,万众一心,朝着一个地方使劲。

    这套执政思路,也是法家在汉室实践了几十年后。总结出来的经验教训。

    用一个词来概括,就是铁腕。

    随手翻了翻一路上与宁成讨论的历年南阳郡地方上报朝廷的奏疏,张汤眼中闪过一丝杀意。

    宁成是南阳郡的本地人,同时还是张汤此行的副手。

    假如宁成所说没错的话。

    这南阳郡。若不行酷法重典,是很难做到跟他在新丰令任上时一样的情况了。

    甚至,就连天子交代下来的任务,都很难完成。

    而完不成天子的任务,张汤知道,这南阳郡郡守的位置。可能就是他仕途的巅峰了。

    “明府,南阳郡上下官吏,与地方名流,已在宛城外三十里,恭迎明府到任……”车外,传来了宁成的声音。

    “来的都有谁?”张汤淡淡的问着。

    “回禀明府,阖郡上下,名流、豪绅以及列侯、关内侯,皆在!”宁成说着就递来了几封拜帖。

    能给郡守递拜帖的,除了汉家功臣,列侯之后的,又能有谁?

    汉初,在南阳郡共有四位列侯封国。

    但是,与列侯阶级一样,五六十年下来,风吹雨打去,总有些列侯家族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失国或者绝嗣。

    南阳郡四位功臣列侯中,涅阳候就是这样的一个悲剧。

    但张汤并不关心这些人。

    列侯?

    在长安他见多了,连平阳侯曹氏,张汤也打过交道。

    只能说,祖宗英雄,子孙却不过如此而已。

    只是,表面上的文章还是要做一做的。

    张汤收起那些拜帖,然后问道:“宁都尉,以你之见,这暴氏与杨氏,谁更合适拿来祭旗开刀?”

    暴氏与杨氏,都是南阳豪强,两家在南阳郡根深蒂固,宛城之中的胥吏,大半都与这两家有着种种关系。

    想要当南阳郡的主人,这暴氏与杨氏就得拿一个出来祭旗,立威。

    不然,这郡中上下都不会知道,这南阳郡真正当家做主的人是谁。

    至于,这暴氏与杨氏,现在一没得罪张汤,二没表示任何意见。

    若是到任后,可能这两家还会鞍前马后的小心伺候。

    这就不在张汤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对法家来说,上任不杀人,不杀一只老虎来立威,这怎么行?

    而且,最好是杀一只大老虎,能让全郡上下都为之震撼,从此服服帖帖,不敢有异议的大老虎。

    况且,这暴氏与杨氏,无论是杀了哪一个,都是死有余辜。

    这两家手上沾着的罪恶与血污,足够他们死一百次,一千次了!

    “当然是暴氏了!”宁成斩钉截铁的答道:“暴氏主政南越三十余年,上上下下皆是暴氏羽翼,不铲除了暴氏,我等之令,恐怕连宛城都出不了!”

    胥吏出身,宁成比所有人都更了解,控制了南阳郡上上下下的衙役和底层官僚的暴氏有多可怕。

    相反,一直以来只是在中上层混的杨家反而有一定的拉拢空间。

    “善!”张汤点点头,不置可否的道:“就暴氏了,宁都尉你吩咐下去,让羽林卫准备好,听我号令,即动手!”

    对张汤来说,不管是暴氏还是杨氏,都是一样的,必须要铲除的。

    无非是那个先死,那个后死而已。

    不杀了这两个家族的主要成员,把他们的势力连根拔起,将来的政务,就要受人挟制。

    不杀了他们,拿他们的脑袋和罪行来立威,又如何让全郡上下信服?

    不杀了他们,将他们屁股下面的官位和权柄分给随同自己的亲信,去那里找那么多官职和差事来安插自己人?

    张汤的思维,简单而清晰,明确而坚定。(未完待续。)xh211

    p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