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五百三十九节 曲线兴国
    想着虎贲卫与羽林卫,卫驰就感觉自己的牙有些疼。∏∈∏∈,

    这两个天子亲军,成立以来,简直就成了汉室其他军头的噩梦。

    装备、待遇什么的也就算了。

    毕竟天子亲军嘛,行头什么的肯定要光鲜亮丽一些啦。

    不然出门丢了脸,那可是整个汉军的耻辱!

    但问题的关键就在于——这两货恬不知耻的上跳下窜,抢班夺权了。

    一帮不过从军两三年,甚至才服役一年的队率、司马,堂而皇之的空降到了南军与北军,按着各自级别,坐镇着武库、宫门和城门等关键位置。

    一帮寒门子弟,甚至,家臣后人,摇身一变,佩着朝廷印绶,沐猴而冠,言称本将,口说卑职,让许多人暗地里都恨得牙咬咬。

    譬如卫驰,他是乐平简候卫无择的庶子。

    其父无择公,是追随高皇帝从山东杀到长安的老卒,一路积公累至卫尉,虽然没赶上高皇帝分封天下,没上那个汉初功臣名单,但在孝惠皇帝四年追溯功臣战功时,还是成功的因为在灭赵战争中的战功,被封为乐平候。

    而他老爹,有个死对头,名叫张旭。

    当初,卫无择与张旭同在汉军大将皇?麾下用事,两人同样都是郎官,而且还是老乡,都是沛县人。

    那感情,自然好的就差穿一条裤子了。

    但这个世界上哪里有什么不变的兄弟手足之情?

    当年,陈余与张耳,号称是刎颈之交。生死相托,陈余甚至一度视张耳为父为兄。

    但那又怎样?

    临到头。两人都是恨不得让对方赶快去死。

    为了让张耳赶快去死,陈余先是帮汉。建立汉-赵-齐反楚同盟。

    等到发现张耳居然就躲在刘邦那里,并没有死的时候。

    陈余立刻就发动大军,反戈一击。

    几乎差点就扰乱了整个战局,即使如此,汉军也是损失惨重。

    卫驰的父亲与张旭的交情最终的结局,也如张耳陈余一样,最终反目成仇。

    具体是因为什么原因,卫驰不大清楚。

    但自打他有记忆以来,张旭这个名字。就是老头子的忌讳。

    甚至老家的乐平侯候府中,一个姓张的下人也没有,名字带旭字或者与之谐音、通假的字,也不能出现。

    卫驰甚至记得,就是老头子咽气哪一天,就是看着满屋子孙,要着众人全部跪在其膝前发誓‘永不与张旭子孙交好’。

    本来,这个事情没什么。

    张旭虽然与自家老头子同是跟着高皇帝从沛县走过来的老兄弟。

    但老张家运气不好。

    第一次高皇帝分封功臣时,因为张旭跟韩信走的比较近。被无视了。

    第二次吕后在孝惠四年追封功臣时,又因为得罪了沛候,结果别说功劳了,连原来的官职都被一撸到底。发配去了上郡守长城。

    那时候守长城可不是现在,全国上下,就算勒紧了裤腰带。也要优先供给长城驻军,哪怕关东都打烂了。长城军团也没有一个卒子南下。

    当时的北方边郡城池,残破无比。各种野心家到处都是,而老刘家又穷的国库都能跑耗子了。

    一天三餐,别说吃饱,能有点糠就不错了。

    还要时时刻刻担心,什么陈烯余孽、卢逆余党以及匈奴人跑过来‘取君项上人头一用’。

    虽然,太宗即位后,国力大大增强,长城那边,也是渐渐好转。

    据说那张旭在上郡,还混的风生水起,一度出任过郡司马,相当于郡尉的副手。

    但上郡那种穷乡僻壤,连匈奴人去了一次后,都再也不走那里了。

    据说那一次,匈奴人出动三万大军,但在上郡,不是被汉军赶出去的,而是被饿出去的!

    连汉律里都明文规定:入顷刍穢,顷入刍三石;上郡地恶,顷入二石;穢皆二石。

    连皇帝都知道上郡穷的连草都长的比别的地方少。

    现在,匈奴人也知道了……

    “汉朝居然有地方比草原还穷……”

    卫驰本以为,张家跑到上郡那个穷山沟里,这辈子,他卫驰恐怕永远没机会去跟‘张旭子孙交好’了。

    可那成想,这世界变化实在太快了。

    张旭的儿子,从上郡杀回来了!

    上个月,卫驰回家,结果他的兄长,也就是本代的乐平侯卫胜,将一张鎏金拜帖放在了他的面前。

    拜帖之上,用着小纂,工工整整的写着:故人之子张须之,敬问乐平候安。

    内容是:昔者君侯之父,与吾父,同在高皇帝麾下效死,誓曰:生死不相厄,富贵不相弃,岂料,世事弄人,致有当年之变。闻说君侯府邸藏有淮阴兵书三卷,吾父至死,念念不忘。

    须之虽则不才,然人子之道,不可违逆也。

    愿以百金,求君侯所藏淮阴兵书一观,以全先父之遗愿。

    屯门都尉张须之,顿首再拜。

    妈蛋,这是赤果果的打脸好吗?

    但他兄长却是被吓坏了。

    那位张须之,在拜帖最后,署名还加盖了屯门都尉的印信。

    其意如何,真是不问自知。

    若非卫家还有他这样一个细柳营都尉,丞相长平侯的心腹,恐怕,当时就要服软了。

    没办法,所谓破家县令,灭门令尹。

    这屯门都尉,虽然秩比不过千石,但却大权在握,总督长安城门安禁之责。

    旁的不说,要是人家盯着卫家,仔细盘查一切与卫家有关的人或者事,这卫家上下就要鸡犬不宁!

    况且,人家说的文质彬彬。有利有礼有节。

    更是打着完成先父遗愿,只求一观卫家兵书。

    这要拒绝了。对方打击报复,旁人也会觉得该。

    好在。这卫家还有着卫驰这样的一个庶子,自小就与绛候家的庶子为友,一路追随,不离不弃,终于官至细柳营都尉,总督细柳营上下军务。

    那位张须之可能没有调查清楚,就兴冲冲的来下拜帖了。

    事情最后的结局,当然是卫驰修书一封给了郎中令义纵。

    嗯,那位张须之。是跟随义纵远征朝鲜的羽林卫司马,据说与义纵关系不错,在义纵出任为郎中令后,自然跟着将主,去担任了屯门都尉。

    而卫驰与义纵,却有半师之谊,当初,义纵跟在将主周亚夫身边用事,卫驰觉得那个年轻人不错。特意有所照顾。

    卫驰书信送出去后半日,那位张须之就递来一封拜帖。

    言语依然客客气气的,只说先前莽撞,却一点道歉的意思与决不再求那淮阴兵书的想法都没有。

    卫驰见了。自然知道,这事情,根本不算完。

    卫张两家的恩怨。只是暂时罢手。

    张旭的子孙,等了四十年。不怕再多等这十年八年。

    据说那位张须之,今年才二十有六。正是风华正茂的年纪,又有天子外戚心腹郎中令、奉车都尉、羽林卫都尉义纵的欣赏,前途光明。

    人家等得起。

    卫家还算是好的!

    卫驰听说,襄平侯家最近被人在长安反复打脸,脸都抽肿了。

    当初,初代襄平侯纪成战死沙场,遗腹子纪通被高皇帝交托给龙候陈署抚养。

    纪氏与陈氏从此世代交好,屡屡联姻。

    但问题出在了上一代的龙候身上。

    太宗皇帝后元元年,龙候陈坚有罪,夺候,废为庶民。

    随后陈坚自杀。

    当时,陈坚有个儿子,名曰陈远。

    自小与襄平侯纪通的一个女儿定亲。

    陈坚失国后,纪通就翻脸不认人了,非但不再承认这门婚事,还将上门求助的陈远乱棒赶出家门。

    这事情做的,连长安城的列侯们都对那位纪通没有什么好印象。

    此等忘恩负义,嫌贫爱富,见风使舵的小人,还明明白白的摆出来给大家看的小人,大家自然是敬而远之。

    不过,敬而远之归敬而远之,没有那个傻瓜会去帮一个被天子夺候的罪人之后说话,最多就是感慨两句:可怜龙敬候(陈署)二十载恩养。

    或者当着纪通那个老头的面,感慨两句什么农夫与蛇,气一气对方。

    但并没有什么卵用。

    只要天子不关注,那纪通酒照喝,舞照看,女人接着玩,根本不在乎。

    然而,现在,报应来了。

    那个被乱棒赶出襄平侯府的小子杀回来了。

    人家穿着整齐的甲胄,带着耀武扬威的兵卒,就站在襄平侯府外的大街上。

    一遍、两遍、三遍、四遍、五遍的跟着左右街坊、过路旅人、官吏,讲着当年之事。

    襄平侯颜面扫地,瞬间在长安城臭了大街。

    那位已经嫁做他人妇的襄平侯女,更是连夜乘车,返回襄平县。

    这事情闹得沸沸扬扬,满城皆知。

    而那位陈远,如今官居羽林卫左虞司马。

    官很小,最多秩比八百石。

    但他却管着羽林卫整整一个营,四百人的力量。

    整个羽林卫,哪怕是今年扩充后,也最多三千人。

    其地位可想而知!

    更关键的是,这事情,要是没有羽林卫都尉,郎中令,奉车都尉、东成候义纵在背后支持或者默许,那陈坚敢吗?

    答案不言自喻。

    羽林卫的骄兵悍将,在长安城搞风搞雨。

    虎贲卫也不落人后,各种找人打脸,各种找着过去的仇家耀武扬威,宣泄不满。

    但所有的行动,都保持着最基本的克制。

    即使是那位陈远,也是文质彬彬,颇有些,温良谦恭的意思。

    但背后透露出来的信息,却是让人胆寒!

    这虎贲卫和羽林卫,这是加紧立威。加紧抢班夺权,甚至是要取而代之。

    但凡有些敏感。不是草包的列侯,都闻出了味道了。

    这些人的行动。与其说是光明正大的宣泄自己过去的仇怨,倒不如说是当今天子决意要用一些新人来取代一些老朽、堕落、不堪用的老旧列侯。

    更关键的是——抢军费啊!

    卫驰已经得到了将主周亚夫透过来的风声。

    今年汉室的军费,将要‘合理分配’,还要提前做好‘预算’。

    各个山头,能拿到多少军费,可不跟过去一样,可以狮子大开口,军费用光了,就去找丞相、找天子。撒泼打滚耍无赖,总之就是要钱,没钱军队就要饿肚子。

    现在,却是各个山头,要自己跟中央报告自己今年计划要多少军费,中央审核后,划定军费额度。

    更可怕的是,以后,军队换装。也要拿钱去跟少府买,这笔开销,也要计算在军费预算之内。

    换句话说,从今以后啊。各个山头,是穷是富,是吃肉还是喝西北风。就全看抢不抢得到军费,能抢到多少了。

    那怎么抢军费?

    当然是谁战功多。嗓门大,靠山硬。谁的军费就更多了!

    细柳营不用担心军费的问题,作为汉室精锐中的精锐,王牌中的王牌,细柳营成立以来,都是享受着最高等级的待遇。

    而且有丞相在,也不用怕军费预算不够。

    但问题的关键是——那些现在养在上林苑里的,天子从西域以重金购买而来的优良战马。

    还有少府里目前据说正在加紧研制的几种连天子都日夜关注的最新兵器。

    这些东西,所有的人都眼巴巴的盯着,口水直流呢!

    尤其是那些从西域的乌孙以及匈奴走私来的战马,目前据说已经配种成功,下一代的马驹长势良好,几乎每一匹都有着千里马的潜质。

    唯一的问题是,数量有限。

    而且,大多数还要继续作为种马,进行优化选种。

    这样一来,能剩下来的,提供给军队的战马的数量,就可想而知了。

    羽林卫、虎贲卫,闹出来的事情,就显而易见了,醉翁之意不在酒。

    细柳营当然不会让羽林卫与虎贲卫的阴谋得逞!

    在卫驰看来,虎贲卫和羽林卫,还是乖乖的当天子的门脸和亲卫,在长安享福的好。

    这立功受赏,开疆拓土,帅师伐国,擒王斩将的事情,还是交给例如细柳营这样的专业军人比较好。

    “今日正好让陛下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军人,什么才是无敌之师!”卫驰挺着胸膛,在心中想着。他走向前台,掷出手中的将令,对着演武场中的士卒命令道:“全军听令:演武开始!”

    瞬间,整个军队,就仿佛一头睡醒的雄狮,猛然睁开了眼睛。

    将旗挥动,鼓声阵阵。

    哗啦!

    长矛如林,利刃如雪,阳光下,瞬间出现一只钢铁刺猬。

    梭!

    一根根长矛飞向天际,然后笔直的下坠。

    演武场中安置的数百个木制假人,须臾之间,就成一堆碎屑。

    骆郢吓得闭上了眼睛,脸无血色。

    但,这只是一个开始。

    数百轻骑,从演武场两侧交替而过。

    弓张铉,马嘶鸣,在马蹄铁和马镫两大利器的联合作用下,骑兵已经能在机动中张弓。

    唆!唆!唆!

    一个个箭靶上,瞬时插满了箭矢。

    三十步之内,汉军骑兵几乎是百发百中。

    一个个箭靶被举到高台前。

    看着几乎全部中靶的箭靶,即使刘彻也是悚然。

    这就是细柳营,这就是汉室第一王牌!

    须知,练弓三年,练弩三月。

    射术是骑兵最重要的指标。

    匈奴人的神射手,号为‘射雕者’,据说能射下苍穹之中翱翔的雕、鹰。

    而这样的神射手,在整个匈奴,也是不多。

    至于在机动中准确射中目标,哪怕是一动不动的靶子。

    这在过去,只是个传说!

    马镫与马蹄铁的出现,是骑马发展史上的一个革命性变化。

    马蹄铁能让战马更快速的机动,更灵活的运动。

    而马镫则能解放骑士的双手。

    两者合一,意味着优秀的骑兵,可以把敌人风筝致死!

    而细柳营的骑兵,能做到在机动中射准目标,这背后付出的血汗,可想而知!

    “告诉少府,细柳营每日赐猪三头,每旬赐牛一头!”刘彻对着王道轻声吩咐:“另外,命令内史,每日送鲜鱼五十石来细柳营!”

    繁重的训练,营养就一定要跟上来。

    刘彻对军队,特别是能打的王牌,从来不会吝啬。

    因为这天下,这帝国,这伟业,需要他们流血牺牲。

    旁边的骆郢,此刻却已经是哆哆嗦嗦,冷汗直冒。

    细柳营,只有见过它的人,才知道,这是一头多么可怕的,为战争而生的怪兽。

    四海之内,**之中,军旗所过,谁可抵挡?谁能抵挡?

    哪怕骆郢再怎么无知,也清楚,在这支军队面前,闽越、南越、东瓯的所谓强军,真是如土鸡瓦狗一样!

    “得寸!亦王之寸!得尺!亦王之尺!”骆郢想起了过去老师为他所讲过的一个中国王朝的典故。

    这个伟大的王朝,一旦觉醒了名为贪婪的野望,寰宇之中,谁能抵挡?

    抵挡不了!

    无法抵抗!

    闽越小国寡民,当事大为主!

    骆郢想起了先王无诸的教训。

    是啊,中国如此强大,汉朝如此富庶,吾闽越小国,如蝼蚁一样的力量,在这巨人眼中,怕是不值一提吧。

    恭顺!恭顺!一定要恭顺!

    汉朝凡有所命,无所不应!

    汉朝凡有所需,无所不给!

    这才是保有闽越社稷,延续祖宗宗庙的宗庙的唯一途径和唯一办法。

    况且,以汉朝之强,中国之富,若得中国天子垂恩,指缝之中随便漏一点出来,他骆氏也是受用无穷。

    那闽越族人,或许还能摆脱世世代代穷尽一切而不得一餐温饱的厄运!

    “孤向汉朝恭顺,不应当是什么罪过,也不该是什么屈辱,孤这是为了闽越宗庙,为了骆氏社稷,为了禹皇,为了勾践大王!”骆郢在细柳营的威势面前,所有心理防线和最好的侥幸与执着,终于全面崩溃,事实证明,人,特别是少年人的心态,很容易从一个极端走向另外一个极端。

    骆郢也是如此。

    他在现实面前,迅速的理智的非常彻底抛弃了原先许观灌输给他的闽越**,统一三越,北伐中国,问鼎天下的志向。

    转向了全面跪舔和全面投降。

    “孤这是曲线兴国啊!”骆郢在心里为自己的软弱与妥协找了个高大上的名词:“有汉朝保护,闽越人一定能安居乐业,闽越宗庙,骆家江山,也能稳如泰山。”

    “小国事大,些许荣辱,又算的了什么呢?”(未完待续。。)

    ps:  求订阅g,最近订阅跳水啊~明明收藏多了两三千,何以订阅还少了呢?u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