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五百三十八节 无题
    细柳营的内部,是一个极为宽广的深谷。

    不,准确的说,应当是在无数万年以前,由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雕凿而出的峡谷。

    在深谷的另一端,渭河潺潺流过。

    两千多年后的一九九四年,天朝曾经发掘了另外一个与细柳仓齐名的汉初仓储基地‘澄邑仓’的遗址。

    当时发掘出来的‘澄邑仓’遗址,吓坏了无数考古学家。

    仅仅是遗址部分,东西长约一千米,南北长约一千五百米。从中发掘出了无数精美的文物以及大量的汉代民用品,更发现了不止一个手工业作坊遗址,特别是在‘澄邑仓’北部,发现了一个完整的汉代淘窑。

    此遗址被列为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而澄邑仓在渭南的蒲城,远离长安,其规模就如同一个城市一样了。

    近在长安的细柳仓,就简直是一个完全军事化的要塞城市了。

    走进细柳仓的内部,映入刘彻眼帘的,首先就是那整齐排列的军营。

    汉军在细柳仓中驻扎了包括细柳营这支野战军在内的将近一万军人,另外还有大约千名少府各司曹的主管官员、技术官员以及上万工人居住于此。

    整齐、干净的营房,密密麻麻,向着深谷深处延伸。

    只是粗略的估计了一下,刘彻发现,这细柳仓至少延绵两三公里。

    不过,这不奇怪。

    后世三国时期,曹魏士人如淳引用‘长安图’描述细柳仓的遗址说:细柳仓在渭北,近石缴。

    三辅黄图描述说:在长安西,渭水北,石缴西,有细柳仓。

    这些可能还不够形象。

    那么。考古发现,足以证明细柳仓曾经的宏大。

    西元一九**年,陕西省考古队在咸阳区西部的两寺渡村发现了细柳仓遗址,超过八千平米!

    但这还仅仅只是细柳仓的仓储部分遗址。

    细柳营的军营驻地,早已湮灭于历史长河之中。

    如今。刘彻站在这细柳营的军营内部。环视整个大营,颇有种发现历史的感觉。

    刘彻走近军营,伸手在营墙上摸了摸。

    汉代的军营常驻地,基本都是以砖石砌成。

    细柳营也不例外。

    “一个营房,住几位士卒?”刘彻没有进入军营内部查看,而是问着随同视察的都尉卫驰。

    “回禀陛下,赖陛下仁德。关爱士卒。如今一间军营,住士卒十人……”卫驰立刻就笑着回答,对于当今天子,将军们可都是爱死了。

    登基以来,就没短过半个钱的拨款。

    特别是对于士卒的关照,可谓是体贴至极!

    即位后立即就恩旨给士卒每日的伙食增加了一两米!

    这可是一两米啊!

    每人一个月下来就是两斤多,一年下来就是半石多!

    汉室军队何止百万,相当于给军队增加了差不多千万钱的军费!

    真正是大手笔!

    而对于细柳营这样的王牌。那就更是无微不至了。

    前不久,还有天使押送着整整数百石的豆油前来细柳营。给士卒们加餐。

    据说以后,每月都会有百石以上的豆油补给。

    细柳营跟大多数的汉室野战军一样,都是由军官们从自己的乡族子弟里挑选出来,手把手的教出来的。

    同袍之情,自然很深厚。

    当然,更主要的是,此时的军官们还没点亮:吃空额,喝兵血这个科技树。

    大家推崇的是:岂曰无衣,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哪怕是郡兵之中,手足同袍之情,也是非常深厚。

    古有吴起,为士卒吸脓,近有周亚夫,拿着自己的俸禄和封国的租税,负担伤残士卒的生活开销。

    在这样的情况下,士卒们与军官们,虽然在地位上有着巨大的鸿沟,然而在人格上,并无什么差别。

    每一个将军都知道,善待士卒,就是善待自己的前程。

    想要士卒们卖命效死,就要尽量对他们好。

    所以,汉军中,有本事的人,常常崛起非常迅速。

    继承了秦代军法制度的汉军,更不会发生,立下的功劳会被人黑了的肮脏事情。

    军队里有着专门的军法官和记录士卒功勋的军官以及部门。

    谁要是敢黑了手下的战功,就是那个手下不说话,军法官也敢把事情往上面捅。

    一般来说,尚武之风极烈和自尊心极强的汉代官僚,也不会干出这样人神共愤的龌龊之事。

    正是这样的社会风气之下,所以,汉军每逢出征,所过沿路郡县,无数的英雄好汉,常常自带干粮,自备甲胄前去投军。

    军队却还要挑三拣四,不合格的人,直接予以拒绝。

    宋明之时的人,不知道读史之时,会不会感到愧疚?

    刘彻听着卫驰的话,思虑了一下,问道:“可是一营一什?什长与士卒同住?”

    卫驰点点头,道:“回禀陛下,正是如此!”

    什长与士卒同住一营,这是从虎贲卫和羽林卫中传出来的‘先进经验’。

    经过虎贲卫与羽林卫实践后,各个山头,都觉得这个办法很不错,很赞。

    什长与士卒同营,朝夕相处,培养出兄弟之情,队率又对什长施以恩义,屯长与队率约为兄弟,司马与屯长同出一族。

    这样层层相连,哪怕是万人之军,将军指挥起来,也是如臂指挥,非常好用。

    当然,像虎贲卫与羽林卫那样,还要给士卒们普及文化,甚至授以兵书,这样的事情,目前在其他山头,还是阻力重重。

    也就只有南北两军,在空降了一批羽林卫和虎贲卫出身的军官后,才得以在小范围内实施。

    此时。绝大多数军官,都是出身将门世家。

    祖父是军官,父亲是军官,他也是军官。

    这些人可不想培养出一批竞争者来。

    平时施以恩义,解衣衣之。推食食之。只是想要士卒为自己效死,在战场上为自己拼命罢了。

    将士卒们变成与自己一样的将官,那就是另外一回事情了。

    刘彻对于这样的情况,也并没有太多好办法,只能耐心等待,等待旧有势力崩溃的哪一天。

    至于现在?

    并无任何办法!

    要知道,即使两千年后的世界。也是如此。

    无论是‘人类希望国’。还是‘资本主义最后的堡垒’这两大巨头,你可有见过从一个小兵干到上将的例子?

    一万人中,能有一人最后爬到团长这个位子,都是邀天之幸。

    多数人,连个士官长都是要过五关斩六将。

    而有个好爹的就不一样了……

    一门三上将,父子七将军。

    这不是童话,是现实。

    相对来说,现行的汉室军队。平民子弟的升迁之路,可能更多一些。

    只要你武艺超群。一个能打三个甚至更多。

    保证你升官如尿崩。

    典型的例子就是灌夫的老爹张孟。

    从一个家奴到两千石郡尉,只用了七年。

    靠的就是勇猛无比,在战场上跟开了无双一样。

    还有小猪朝时,霍去病的小弟赵破奴,从一个逃人,到列侯,也只是数年而已。

    所以,刘彻也没跟个中二一样的想要对现有利益阶级和将门集团下手。

    只要他们听话,能打,能打赢,就万事大吉了。

    “善!”刘彻对着卫驰笑道:“同袍手足如一人,试看天下谁能敌?我汉家立军之本,首在爱卒,其次用命,再次训练!”

    “将军请带朕去看看细柳营操演……”刘彻微笑着道:“朕曾经对义纵和剧孟都说过,平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训练是军队之本,朕皇祖高皇帝曾诏曰:士不教不得征,正是这个道理!”

    “陛下圣明!”将军们自然也不会吝啬马屁。

    ………………………………

    在群臣的簇拥下,刘彻乘着战车,来到了细柳营的演武场。

    这演武场,并不在营寨之内,而是在细柳仓的另外一侧,石缴前的‘短阴原’。

    在汉代,缴与激互通。

    所谓石缴,其实就是石激。

    什么叫石激?就是一种用于挑离冲击堤岸的河水,保护河堤安全的人工石礁。

    细柳仓所在渭河北岸,恰好位于沣水与渭河交汇之处,千百年的两大水系互博之力,使得河流不断的侵蚀岸边。

    人类出现后,自然不允许大自然这样肆无忌惮的侵蚀自己生存的土地。

    于是,劳动人民创造了石缴这样一种防护堤坝安全的措施。

    只不过,这细柳仓前的石缴,规模有些大而已。

    秦汉以来,这石缴甚至成为了长安一景。

    当初,刘邦就曾在这石缴附近勒兵检阅,然后进入咸阳城。

    可惜,项羽这货不要脸,直接推翻了先前约定的‘先入关中者王’。

    好在刘邦也是个开挂的……

    刘彻此刻就站在石缴前的演武场的高台上,望着林立于演武场中的军列。

    汉军与秦军一样,极为讲究纪律。

    上千名士卒,静静的站在演武场中,凝视着高台上的天子。

    但天子没有发话前,人人都是屏息凝神,没有半分骚动。

    耳畔只有河水不停的拍击堤坝前的石缴的声音。

    刘彻听着,非常满意,对王道吩咐:“传朕的命令,都尉卫驰,治军有方,着赐金十金,帛布一匹!”

    这只是一个象征性的赏赐。

    荣誉的意义大于物质的奖励。

    但卫驰却是非常感动,立刻恭身道:“陛下厚遇,末将无以为报,唯誓死效忠!”

    刘彻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若是可以的话,刘彻真想挖挖周亚夫的墙脚。

    可惜,这是不可能的。

    细柳营身上有着浓厚的不可祛除的周氏印记。

    不然,前世周亚夫死后,刘彻的老爹也不会通过各种手段,去解散和编遣细柳营了。

    换句话说,细柳营是忠于刘彻,忠于汉室。

    但是,他们更爱戴周亚夫。

    刘彻可以命令细柳营去为他攻城伐地,灭国擒王,但周亚夫却可以让这支军队,为他战到最后一刻。

    两者之间,有着本质的差别。

    别说是现在,就是党指挥枪的时代,某位将军或者领袖,都可以用自己独特的个人魅力,让军队跟着他走。

    刘彻也不需要去跟周亚夫抢细柳营士卒的爱戴,也抢不来!

    “开始吧!”刘彻对着卫驰下令:“让朕看看,细柳营与虎贲、羽林两卫,哪个更强一些?”

    卫驰闻言,立刻就脸色涨红起来。

    细柳营天下第一强军的地位,目前已经受到了虎贲与羽林这两个小兄弟的严重挑战。

    作为天子亲军,虎贲卫与羽林卫,有着最好的兵源,最好的待遇,最好的装备与最好的军官补充。

    传说,天子甚至直接从考举士子里选了近百人,丢到虎贲和羽林两位,参赞军事,筹划谋略。

    而细柳营则只得到不过十名士子。

    就这,还是将主周亚夫从其他将军那里虎口夺食抢来的。

    对文人,汉室军队,还是很尊重的。

    毕竟军中都是大老粗,忽然来一批饱读诗书的参谋,就算是看个稀奇,追个时髦,也是不错。

    何况,分配到军队的士子,大家最后都发现,都有着不错的能力。

    或是精于算术,明于文字之士,这样的人,能辅助军官,将军营内外的一切事务,都准备的好好的,更能提出许多很好的建议,规范和管理军伍。

    甚至还有一些特别高端的人才。

    此等士子,出生于将门世家,饱读兵书,对军队非常熟悉。

    虽然没什么实践经验,理论水平远高于实际能力。

    真要放在主官位置,那就是一个马服君。

    但作为副手,这些人的到来,却是极大的解决了许多将军的问题。

    训练士卒,可以让这些人做,规划方略,也可以让这些人做,军中大小杂伍,也能甩手。

    更关键的是,这些人是一个集体。

    他们常常会聚集在一起,讨论问题。

    一人计短,三人计常。

    三个马服君凑在一起商量问题,就算不如武安侯,也不比将主自己差多少了。

    拾遗补缺,查找疏漏,这些人更是非常在行。

    所以,今岁考举的事情,还没有影子的现在,汉军的各个山头就已经摩拳擦掌,准备在今年的考举抢人了。

    南军的卫尉放出话来,今年要抢一百个士子。

    北军也不甘示弱,叫出来三百士子的口号。

    卫驰觉得,细柳营也不能落后。

    南北两军的丘八,倒不是什么问题。

    细柳营的战功和战绩,完全碾压这帮渣渣。

    但问题的关键在于……还有虎贲与羽林两卫。(未完待续。)

    ps:ps:明天把这两天忘了注解的资料发一下~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