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五百三十七节 洗脑(2)
    撵车越过一座架在一条小河上的桥梁后,就抵达了细柳仓前的营盘外。

    当初,太宗孝皇帝劳军至此,为军门都尉所止。

    所谓‘军中唯闻将军令,不知天子诏’。

    至今,细柳营军寨之前,仍然有着‘太宗法驾驻留之所’的遗址。

    这是细柳营的军魂和立军之本。

    只是刘彻看着那遗址,却是皱了皱眉头,心里头有些不痛快。

    “解放军不跟我走,我就去找红军……”天朝太祖曾经说过的话,在刘彻心中回荡着。

    军队到底是跟谁走,这样的事情,在任何时候,都是无比敏感,不可挑衅的关键所在。

    但,刘彻很快就露出笑容,缓缓走下撵车。

    兵为将有,是中国王朝的顽疾。

    就连秦帝国,都没办法根除这个麻烦。

    不然,汉室至今不过六十年,也不会生大小叛乱数百起,异姓、同姓诸侯王不断反叛的事情了。

    军队听党指挥,跟党走?

    在这西元前就是一个笑话!

    相对来说,细柳营和周亚夫,都还算听话,属于忠臣忠军,是铁杆的汉室嫡系。

    “这军校与参谋本部,要加紧建立了……”刘彻心里想着。

    若在以前,其实纵使建立了军校,组建了参谋本部,其实用处也不大。

    一支军队,在冷兵器时代,想要有战斗力。

    先的第一要素就是,军队的上上下下,大小军官,全部都要是将主的自己人。

    要是绝对信的过的亲信心腹手足,能在战斗时把后背放心交给对方的生死兄弟。

    军队里要是充斥着三教九流,各种派系相互内斗、纠缠不休。

    旁的不说。这支军队只要上了战场,那必定被敌人击败!

    反正,翻开史书,刘彻就没见过那位将军能一边顶着敌人的火力,一边被自己人各种拖后腿还能取胜的。

    即使是到了二十一世纪。全世界都在喊着民煮自由。但在军队里,却依然是绝对的**铁腕,军法如山,不容置疑和议论。

    所以,在以前即使建立了军校,组建起了参谋本部。

    但最终依然可能是换汤不换药。

    顶多就是皇帝对军队的控制力,稍微加强了一些。军官们的忠君意识稍微强化了一些。

    除此之外。然并卵。

    各支部队,依然会带着各自将主的浓厚个人色彩。

    像历史上的李广军队与程不识军队一样,两支不同的作战部队的作战风格与作战战术,简直就是两个国家的军队一般。

    但现在就不同了。

    现在刘彻看到了,未来的汉室军队,将完成中**事历史上的一次重要变革。

    汉室将走向以骑兵为主战力量,步兵和弓弩兵作为辅助力量的时代。

    在这样的历史大势下,旧有的军队秩序和旧有的军队山头。将会彻底掀翻。

    跟不上时代的,连打酱油的能力都会被剥夺。

    正如前世。当卫青霍去病崛起。

    曾经威名赫赫,名震天下的名将、铁军,纷纷消失。

    就像现在的李广还是新生代的后起之秀,到了卫霍闪耀的时代,李广连做一个预备队、辎重队的领都有些勉强。

    这是时代展的必然。

    跟不上时代展潮流的,肯定会被淘汰。

    这就给了刘彻可乘之机。

    顺应时代展的潮流和历史大势,广泛的选择和提拔一大批出自寒门的杰出将才,借助他们的力量,将军队大权集于己身。

    彻底的抛开那已经占据汉室政治舞台六十年的列侯元老勋臣的钳制。

    就像历史上小猪干的那样。

    哪怕一次性罢黩一百零五位列侯。

    列侯们也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唯一的问题是,旧的山头倒下了,新的山头肯定会树起来。

    刘彻唯一的能做的,大概也是自己活着的时候,能看住他们,监管他们。

    至于死后的事情?

    谁能控制得了?

    天朝太祖,五百年一出的雄主,尚且人亡政息,江山变色。

    这个世界没有人能控制得了未来,所能努力的,只有当下而已。

    这样想着,刘彻就不由得叹息了一声。

    迈着步子,刘彻抬头望向细柳营中那高高飘扬的战旗。

    一头张牙舞爪的滚滚,在旗帜上若隐若现。

    是的,你没看错,是滚滚!

    上古先秦,及至于汉,军旗图腾物的选择,都很有限。基本上脱不出虎豹熊龙的范畴。

    刘彻不太明白,周亚夫为何选来选去,选了一只滚滚当细柳营的图腾军旗。

    但在此时,滚滚在人们的意识可不是后世能萌死人的国宝。

    它有个外号叫食铁兽。

    在汉人的意识中,这货是吃铁而不是竹子的。

    刘彻不明白,为什么汉人会有这种认知?

    难道是因为滚滚的毛色?或者憨态可掬的模样?

    反正,前世,刘彻曾听说,小猪那个家伙在上林苑里面抓了好几只圈养了起来,天天喂它们吃铁屑。

    结果不言而喻……(注)。

    好吧,反正,在此时的人们印象里,滚滚这种熊的远亲,是猛兽,拿来当军旗,也不无不可。

    但刘彻只要想到,细柳营是举着滚滚冲锋陷阵的,就有些忍俊不禁了。

    “看来,我大国宝的凶猛一面,即使是在这西元前,也是人所共知的!”

    …………………………

    “末将细柳营都尉卫驰拜见吾皇,陛下千秋万岁!”一个铁塔般的都尉,穿着一身锁子甲,带着十余位将佐,走出营门,正面走到刘彻的撵车前,以右手击胸。行军礼道。

    这种军礼在经过虎贲卫和羽林卫的传播后,目前在汉军的野战诸军中非常流行。

    汉人是极为自尊自爱的一个民族。

    尤其是此时,‘跪’这种屈辱性的礼节,通常情况下,就只有地位悬殊非常大的时候。才会使用。

    绝大多数时候。汉人只跪天地君亲。

    其他人就是丞相,也不会跪。

    至于朝臣们?

    他们见刘彻,用的是拜礼!

    什么叫拜礼?

    臣拜君,君拜臣,在春秋战国时期,是有来有回的。

    现在虽然多数情况都是臣拜君,但君拜臣这样的事情。也不是没生过。

    特别是当皇帝要任命九卿、将军、郡守之时。都是要郑而重之,选择吉日,沐浴斋戒,然后将事情拜托给臣子。

    至于跪?

    很少有汉人会对他人下跪。

    哪怕你是县令、郡守、甚至丞相。

    深深稽,或者揖礼而拜,就已经很尊重你拉。

    当然了,面对皇帝时,就不同了。

    天地君亲师嘛。跪跪也无妨。

    但这种情况在军队,就又不同了。

    丘八大爷们。脾气大的很,尤其是越能打的军队,常常越傲气。

    当年,太宗皇帝劳军细柳营,这群细柳营的骄兵悍将,就没有一个下跪的。

    周亚夫更振振有词说:甲胄之士不拜,请以军礼相见。

    好吧,刘彻也接受了这个设定。

    最初在羽林卫和虎贲卫推行锤胸军礼,就是为了避免今天的尴尬。

    反正跪不跪的无所谓。

    忠心不是跪出来的,而是培养起来的。

    刘彻面朝着诸将官,右手在胸前一礼,道:“免礼!”

    身旁的王道连忙出列,朗声唱诺:“皇帝向细柳诸将致意!”

    诸将佐立刻就是一凛,为的都尉卫驰低头道:“陛下厚爱,末将等惶恐至极……”

    “恭请陛下入营!”卫驰站到道路一侧。

    很快就有着两队重骑兵,从营内驶出,分列营门两侧。

    刘彻看了,也忍不住点点头,赞道:“将军们带的兵不错!”

    这些士卒,骑着战马,列在两侧,一动不动,要知道,他们可是穿着全身的重甲,整个人都套在一个铁壳子里,更夸张的是,他们手上举着的骑枪,起码重达五十斤。

    能保持一个动作不变,立在道路两侧,这样的骑卒,没有严格的训练和铁一样的纪律,是很难办到的。

    尤其是封建时代,能做到这一点的更是少之又少。

    历史上,戚继光雨中阅兵,三军列队,一动不动,震惊天下,四海威伏,成为明军最后的绝唱。

    现在看来,今日的细柳营的纪律,已经不亚于戚家军了。

    刘彻在众将以及随行大臣簇拥下,步行通过重骑兵们组成的铁塔林,走向细柳仓的内部。(注)

    这汉室如今最精锐的军队的营房,即将向刘彻展露真容。

    一直跟在刘彻身旁的骆郢,却是有些畏惧和害怕的低着头,不敢去看道路两侧的那些铁塔卫士。

    作为闽越国世子,骆郢幼年之时,也曾见过闽越军队列阵。

    当时,他的父亲曾骄傲的告诉,那是闽越国最强大的军队,曾经以一敌三,战胜过东海人,也曾抵御过南越人的进攻,是闽越的中流砥柱。

    骆郢至今依然记得,当时他的所见所闻。

    只是……

    与汉朝的军队比起来……

    骆郢看了看两侧的全身重甲的骑兵,再想想自己国中精锐身上穿的是布衣,最多是皮甲……

    两者的装备之间的差距,简直就是富翁与乞丐的区别。

    而在纪律方面,闽越的精锐,更是被眼前这支汉军甩了十万八千里,几乎可以绕长安一百圈了。

    闽越军队,列队时,除了不断的叽叽喳喳的议论声外,还有着相互推搡的嚷嚷声。

    当时,骆郢看着军列整齐,戈矛齐备,在心中也自以为这是天下有数的强军了。

    但此刻,一个个沉默无言,静立两侧的卫士,却用着事实告诉他。

    自家的所谓精锐,简直是土鸡瓦狗,蝼蚁一样的破烂。

    骆郢作为闽越世子,当然清楚,一支令行禁止,沉默无言的军队,意味着什么。

    七十年前,曾有过一支同样纪律严格的军队,从中国直扑闽越之地。

    那支军队的名字叫秦军。

    他们只有三万人,却在半年时间内,击破了闽越各部族的所有抵抗,直取东冶,在闽中设立郡县。

    当时,他的祖父无诸、东海国的开国之主摇,还有已经灭亡的南海王,统统都匍匐在秦军面前瑟瑟抖。

    什么越人的骄傲、禹皇的尊严,勾践大王的伟业,统统被抛到了爪哇国。

    甚至到了秦末,天下大乱。

    秦的鄱阳令吴苪,以一县之力,就压服了闽中越人,让所有越人听从其号令。

    这些事情,闽越国会瞒着他的人民,但不会瞒着贵族,更别说王族了。

    只是,在修辞方面会有所委婉。

    无非是先王忍辱负重巴拉巴拉什么的。

    但这都改变不了一个事实只要中国天子觉得,闽越是个麻烦了。

    那么,闽越的灭亡就在眼前!

    七十年前,中国的始皇帝麾下的铁骑,踏平了三越,摧枯拉朽一般的击破了所有抵抗和不服。

    越人流血数百里,但无济于事,只能选择做秦始皇的子民,为其帝国伟业添砖加瓦。

    今天,倘若中国天子命令他的无敌铁军,进入闽越平叛。

    闽越国能抵抗吗?

    骆郢在心里摇了摇头!

    中**队,近乎不可战胜!

    闽越的抵抗,除了白白牺牲外,几乎起不到任何作用!

    更麻烦的是……

    闽越境内,并非只有一他骆郢家是受到了汉朝册封的越王。

    东海国那个汉朝的走狗就不说了,就是闽越国之中,也有许多部族领,是有着汉朝天子册封的玺书。

    一旦汉军打过来,这些家伙肯定会抢着当带路党。

    “不!孤不能让这样的事情生……”骆郢在心里誓:“闽越先王的宗庙,闽越的社稷,不能在孤手里断绝,孤一定要想办法,阻止那样可怕的事情生!”

    那怎么做才可以保全闽越呢?

    骆郢的思维开始剧烈的活动起来。

    “先,要恭顺,要臣服,要与长安保持一致……”骆郢在心里想着。

    这倒不难。

    三越在理论上都是汉朝爸爸保护下的藩国。

    先王无诸在位时,曾经深得长安赞许。

    至今,闽越国中,汉化氛围非常浓厚,就是他骆郢的父王,也是以汉朝服临朝,上层贵族几乎都以学习汉化为荣。

    这样的决定,在闽越国内,并不会有人反对。

    “其次,要极力的怂恿南越人反汉,让汉朝皇帝厌恶南越人,这样,我闽越就有了为汉朝效力的机会……”骆郢眼珠子一转,就想到了这一条至关重要的关键。

    在野外遇到熊怎么办?跑的比你的同伴快就行了!

    骆郢虽然没有听说过这个故事,但也大概明白这么个道理。

    万一老虎要吃人了。

    那就先给他找个猎杀的目标!(未完待续。)

    ...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