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五百三十节 帝国主义(1)
    翌日清晨,刘彻刚起床,就得到了内史衙门的奏报:许观受刑不过,死了。⊥,

    刘彻点了点头,这样的结果,很不错。

    汉室的刑罚之严酷,能与秦代媲美。

    特别是缇萦救父之后,受刑不过而死的犯人人数,每年都在递增。

    嗯,缇萦救父之后,朝廷废除了肉刑,但取而代之的是鞭笞。

    所谓肉刑,那是割去你身体的某个零件,譬如著名的宫刑什么的。

    这样的刑罚,会让你残疾,但不会要了你的命。

    但鞭笞……

    目前官府用刑的起步价就是五十……

    更麻烦的是,在中国历史上,直至隋文帝颁布《开皇律》,明确规定,鞭笞五十以上,就属于刑讯逼供。

    换句话说,在杨坚以前,地方衙门想怎么鞭打犯人就怎么鞭打犯人。

    打死了人,一句‘嫌犯受刑不过’就算了结了。

    刘彻倒是有心想学一下杨坚,只是,目前情况还不允许。

    因为,国家是统治阶级的工具,而法律与刑罚则是国家的工具。

    想要改变律法,限制刑罚,几乎等于给国家升级、打补丁。

    后世的电脑操作系统打补丁前,软件公司还要开会研究,针对情况作出改变。

    何况这么大一个国家,这么复杂的一个律法系统?

    要是没操作好,律法系统出现bug,岂不是要死机了?

    电脑死机。可以重启,大不了重装系统。但国家的律法系统要是死机……

    像这种专业的事情,刘彻已经把这个课题丢给了‘特进元老’们去商量。这也算是这些元老政治家们发挥余热的机会了。

    许观死于‘受刑不过’,在这个时代太正常不过了。

    没有人会去追究,更不会有人探寻其中的奥秘。

    不过,与许观死讯一同来到刘彻案前的,还有许观的口供以及内史衙门的调查结论。

    刘彻看过之后,直接将这些档案与结论,扔到火盘里烧掉。

    火焰烧毁了最后与此有关的一切证据。

    但刘彻的心,却有些不怎么好受。

    这些被焚毁的口供与证据,证明了刘彻的猜测。

    这个许观。能混进汉室的官僚系统,确实是先帝放行的……

    至于方法……

    先帝生平,最是好色。

    对付色鬼,当然是美人最适合了。

    这个许观,不过是先送了百金给馆陶,然后就在馆陶的引荐下,向当时还是太子的先帝,进献了美人。

    拿人钱财,与人消灾。睡人妹子,就要帮人解决问题。

    更何况,这个人所求的不过是一个名誉性质的少府认证的‘名士’。

    这样的事情,在汉室是层出不穷。见怪不怪的事情。

    就是现在,官僚系统不也有个赀官的途径吗?

    花钱买官与送美人买官,在本质上是一样的。

    只是。这个许观却因此钻了这个漏洞,成功的混进了少府——监国太子放话了。谁敢唧唧歪歪,不要命了去查那人的背景?

    恐怕当时的少府、内史和大鸿胪。都是走过场。

    甚至,后来在选聘闽越王世子的老师的时候,少府跟大鸿胪的官僚们,可能只是看了下档案里给这位许观签名的北宫伯子与周仁的印章,立刻就放行了。

    只是……

    刘彻摇了摇头,恐怕所有人都没想到。

    这个许观的来历……他是闽越人啊!刘彻在心中叹息着。

    不过,稍微想想,刘彻也释怀了。

    许观从头到尾谋求的都是闽越王世子的老师这个职务。

    而对官僚们来说,闽越,那是什么?

    恐怕很多人连闽越国到底在那里,都搞不清楚。

    大家的视线与注意力都集中在南越、匈奴身上。

    不会有人闲的蛋疼的去管犄角疙瘩里的闽越国,也不会关心这个‘撮尔小国’的谋划。

    恐怕,少府和内史衙门,即使在过往的巡查里发现了这个许观的不对头和异样,也不会放在心上。

    闽越人爱怎样怎样,朝廷才懒得去搭理呢!

    更何况此人还跟太子、天子、先帝隐隐约约有关系。

    犯的着为了一个无关紧要的小国质子的问题去麻烦未央宫,让太子、天子操心吗?

    指望官僚系统能‘勇敢’的承担自己的责任‘尽职尽责’,这本身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刘彻叹了口气。

    不过,此事的暴露,让刘彻知道,闽越国的问题,已经到了必须解决的时候了。

    他们敢让自己的人潜伏到长安,并耗费天大的代价,甘冒奇险,只为了不让自己的继承人被汉室洗脑。

    这说明,这个汉室自己亲手扶持起来的政权,已经做好了必要的时候,噬主的准备。

    闽越人的胆子与胃口,正在一天天膨胀。

    若刘彻没记错的话。

    在前世,三越中第一个挑衅长安的就是闽越,第一个企图将统一三越这个理论实践的人,也是闽越。

    建元三年,闽越发兵东进,攻击东瓯国。

    东瓯人抵抗不住,立刻发大招,大叫一声:汉朝爸爸救我。

    小猪心腹庄助领会稽郡兵,前往相救。

    面对汉朝大军,闽越人明智的选择撤退。但是,东瓯人却被闽越人杀怕了,请求内附,举国迁于淮泗。

    闽越全并东瓯之地,由此走上了扩张之路。

    仅仅三年后,建元六年,闽越国将目光投向了他们统一路上最后的一个障碍——南越国。

    彼时,南越王赵佗已死,即位的是铁杆的亲汉派兼崇汉派。同时还是刘彻的小弟——赵胡。

    说起赵胡,这货回国两年多。就给刘彻写了十几封表忠心的奏疏。

    看的出来,这个家伙已经被汉室的儒家从头到脚都洗了一遍。

    这样的人当南越王。闽越人的企图,自然是毫无疑问的被挫败了。

    因为,闽越刚刚发兵攻击南越,赵胡立刻就下令军队收缩不许抵抗,等待长安天子裁决。

    小猪见到如此乖巧的藩王,自然龙颜大悦。

    以大农韩安国为左将军,以大行王恢为右将军,统兵救南越。

    汉军未至,闽越人自己就缩卵了。内讧了。

    作为负责人,当时的闽越王郢,为其弟弟余善所杀。

    想着这些前世的事情,刘彻就猛然发现,那个被自己弟弟‘大义灭亲’干掉的那个闽越王郢,与现在在长安的这位世子郢,好像是一个人……

    前世,刘彻还是很奇怪的。

    汉室建立后,吸取了战国时期。列国质子回国即位后,立刻翻脸,对其待过的列国大打出手的教训。

    典型的例子就是晋文公、秦昭襄王以及秦始皇。

    于是,大力研究洗脑之策。而且大获成功。

    外藩质子,只要来到长安,那么回国后。铁定就会变成亲汉派,而且是那种顽固不化的亲汉派。就跟后世留学欧米日的公知们一样,任何事情。都是汉朝最好,本国垃圾。

    甚至于,发展到最后,都主动请求内附。

    譬如南越国王室与东瓯国王室,都是王室先叛变了,要内附。

    但偏偏闽越这里就变调了。

    先后的几代国王,都是励精图治,一心想要一统百越,甚至进取中国的野心家。

    别说内附了,其国中的上层贵族里,亲汉派的力量甚至微乎其微。

    譬如,前世,郢死后,小猪所立的闽越王丑(繇王),有着大义名分在身,又有汉军撑腰,可还是被其叔叔余善边缘化,最后闽越国的事务,尽操于余善之手。

    前世,刘彻不明所以,如今,他算是明白了。

    感情,汉室的洗脑教育,从来没有发挥过作用。

    闽越人一直是自己在教育自己的继承人。

    这样的质子,在长安待的越久,必然心越大。

    就像春秋战国时,那些列国质子一样,回国以后,立刻就是要励精图治,发愤进取。

    因为,若不这样干,那么,其国家社稷基业,就必然要灭亡。

    就好比后世天朝的八十年代,有些人出国,见到欧米的发达工业设施与现代化军队,回国就努力推动国家的现代化与科技发展。

    但还有些人出国,见到国外的花花世界和强大国力,立刻就崩溃了,臣服了,从此就欧米视为主子,言必称欧米如何如何,将本国的一切都视为糟糠。

    说到底,这是看问题的角度不同。

    刘彻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难怪公知没养成,却养出了一位‘爱国者’……”刘彻冷笑一声。

    所谓彼之英雄,我之仇寇。

    屁股不同,对人的评价当然也不同。

    但是,不要紧。

    以前世的记忆来看,这个许观的教育很失败。

    他光塞给了郢要自立自强的想法,却没有教他应该怎么自立自强。

    最终让闽越国在作死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如今,许观教育郢的时间,满打满算也就最多五年。

    一切都还没有定型,还来得及洗脑。

    只是常规的洗脑方式是不能用了,不能跟对南越和东瓯、濊人一样,用儒家来洗脑。

    只能用一些特殊的办法。

    摧毁他的世界观和价值观。

    刘彻于是问道:“那位闽越王世子,今年多大了?”

    “回禀陛下,闽越王世子,今年八岁被送来长安,今年应该是十三岁左右……”王道答道。

    刘彻点点头,汉室对外藩世子的控制力还是很严格的。

    以南越王为例。

    自赵胡开始,南越王的历代国王,都是在差不多四五岁的时候,被送来长安,然后经过严格的教育和洗脑,等到其父亲不行了,才会礼送回国。

    这些质子在长安,享受的是国宾的待遇。

    住最好的房子,睡最好的美人。

    同时,皇帝或者太子,会亲自带着他们在身边,日夜教导和施恩。

    像是后来决定内附的南越国末代国王赵兴的父亲赵婴齐,小猪一度让其负责宿卫工作,担任天子的宿卫武官。

    在制度和惯性的力量下,配合洗脑教育,赵婴齐养成了一切服从长安的习惯,听到天子诏三个字,立刻就会条件反射的下跪,赵婴齐取的王后,甚至就是长安给他安排的汉女。

    要不是赵婴齐这个人比较残暴,爱杀人,害怕内附后,杀人犯法被廷尉追究,恐怕,内附的决定还轮不到他儿子做。

    等到赵兴即位后,整个南越国的汉化和内附,都是不可避免了。

    虽然丞相吕嘉为首的一批本地贵族顽固的抗拒历史潮流。

    但其国中包括王室在内的许多贵族,却都已经做好了‘箪食浆壶以迎王师’的心理准备。

    等到吕嘉叛乱,汉军讨伐的时候,大军还没过豫章,南越国的边境大将就‘拨乱反正’‘归义朝廷’了。

    当然,这些是南越质子才能享受的待遇。

    闽越和东瓯,汉室就没那么重视了。

    像是质子郢,要不是刘彻忽然脑洞大开,想到要见见他,恐怕整个朝廷都将这个人忘记了。

    毕竟,固有的认知使得很多人都认为,三越中只要南越臣服,区区闽越、东瓯这样的高皇帝与吕后所立的藩国,还不是一纸诏书就能使其不战而屈?

    刘长派遣一位将军,就灭亡南海国的事情,更加剧了人们的这个观念。

    不过好在,一切都还来得及。

    刘彻问道:“朕不是命大鸿胪将那闽越王世子带来见朕吗?如今人在那里?”

    王道答道:“回禀陛下,大鸿胪那边还没消息,要不,奴婢去催一催?”

    刘彻想了想,摇摇头道:“算了,朕再等等吧……”

    刘彻负者手,转过身子去,吩咐道:“传令内史,朕今日将与闽越王世子视察思贤苑,同时还将前往细柳,检阅细柳营,最后去巡视轨道马车!”

    那位闽越王世子郢,已经在许观手下,接受了五年的教育。

    虽然才十三岁,三观也还没完全建立起来。

    但想要消除,却还是要费一些功夫的。

    甚至,若这位世子聪明一些,狡猾一些,演技好一点,汉室后续的洗脑,可能会造成反效果。

    毕竟,这个年纪的少年,已经进入了青春期,开始觉醒反叛心理了。

    假如想将他变成一个亲汉派,那么,刘彻就需要彻底摧毁他的所有认知,彻底打垮他的所有侥幸心理。

    让他哪怕回国后,都永远记住汉室的强大,上国的威严。

    还有什么比展示肌肉更能屈服他人的?

    两国交锋,未战先怯的一方,肯定是赢不了的。

    特别是在封建时代,只要屈服和震慑住了敌国高层,使之怯懦与畏惧,那么,真是如同秦国一般,可以予取予求了。(未完待续。。)u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