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五百二十九节 擦屁股
    事实证明,官僚集团,只要有领导强力施压,那么,其办事效率,将是世界上最高效的。+◆+◆,

    根本不用等到第二天。

    当天晚上的日暮之时,长陵人许观的全部资料,就已经摆上了刘彻的案头。

    内史、绣衣卫和少府,几乎把这个家伙祖宗十八代都给挖了出来。

    刘彻只是粗略的翻阅了一下这个家伙的资料,就下令:“传令给内史,立刻缉捕许观!”

    因为,内史衙门报告:长陵县,根本就没有一个叫许观的名人!

    “告诉尚书台,立刻封存兰台所有档案,马上派尚书去翻阅太宗孝文皇帝后元年后,所有有关举荐的奏疏与往来公文,找出所有与许观有关的文档!”

    “诺!”几个侍从立刻领命而去。

    “陛下是担心……”王道在旁边悄悄的问道。

    刘彻点点头,没有说话。

    内史下面的长陵县,压根没有一个叫许观的名人的档案。

    而石渠阁中却有一个叫许观的人的名字。

    而且这个人还经过了大鸿胪和少府的双重考验,成为了汉室监管和教育夷狄质子的人选。

    什么样的情况下,才有可能发生如此荒谬的事情。

    答案是什么,已经不言而喻了。

    汉室的户籍制度,抄袭的是秦朝。

    核心内容就是四个字——编户齐民。

    什么叫编户齐民?

    通俗的说,就是官府以家庭为单位,对治下民众进行登记。

    登记内容包括了户主、家庭成员的姓名、年纪、相貌、政治背景、资产(包括动产以及不动产)。(注1)

    以此为根据。对百姓征税、摊派徭役。

    当然,民间有黑户(即不在官府户籍薄中的人口)。还有商人(他们属于另外一个阶级,被登记在市籍上。受市籍官员管理)。

    但是,在许观这个人身上,不可能出现他自称是长陵人,却不在长陵户籍薄上的情况。

    原因很简单。

    汉室统治者对官员或者地方名流有着标准。

    想当官,或者想成为官员候选、三老什么的,有一条铁律,摆在所有人面前,即汉律规定,赀算十算以上的人或者这样家庭的成员。才有资格成为官员候选、三老备选。

    当然,你要是名气大到了惊动皇帝,天子特旨简拔,就不在此列。

    很显然,这个许观不是司马季主,更不是贾谊。

    他的名气近乎无人知道。

    那他就必须满足赀算十算,即家产达到或者超过十万钱的标准。

    不然,制度的力量,就会将他挡在官僚集团的门外。

    但他现在却不在长陵的户籍本上。这说明了什么?

    这说明此人的身份是伪造的!

    在汉室,什么样的人才需要伪造身份呢?

    刘彻就不由得想起了季布与季心兄弟的故事。

    因为这两兄弟一前一后都干过隐姓埋名,亡匿大户人家的事情。

    季布隐姓埋名,是因为他被刘邦通缉。季心隐姓埋名,是因为他杀人犯法。

    但与季布季心相比,这个许观干的更加彻底。

    他居然瞒过了整个汉室的官僚系统。堂而皇之的成为了这个集团的一员!

    秦始皇要泉下有知,恐怕已经在坟墓里打滚。商鞅要是知道了,估计要爬起来骂娘了!

    要知道。当年,季布尚且只能偷偷摸摸躲在朱家的庄园里,季心更惨,只能靠着藏在袁盎的马车的货箱里,逃离长安。

    什么时候,号称法网恢恢,疏而不漏的汉室户籍制度,变成了一个筛子!

    内史、少府、大鸿胪,弱智的能被人当猴子耍了?

    这所有的异常,向刘彻揭示一个连他都有些吃不准的可能。

    一个时辰后,派去兰台翻阅和检索档案的侍从们回来了。

    他们向刘彻报告了他们的结果。

    托秦帝国的福,汉室的档案制度非常完善。

    就以官员的宫籍制度为例,出入宫闱的官员,都有着竹符、铜符为信物,其上记录了该官员的姓名、职务、相貌,每次出入宫闱,都要备案记录。

    像许观这样的被少府和大鸿胪礼聘,还经过先帝首肯的人,岂能没留下什么档案和手尾?

    听完结果,刘彻挥了挥手,道:“今天你们没有去过兰台,告诉汲黯,销毁兰台档案!”

    “诺!”

    侍从们领命而去。

    刘彻却是闭上了眼睛,摇了摇头。

    他走出殿门,望向长安城的某个方向,心中真是不知道怎么形容那个滋味。

    “皇帝老爹啊,想不到,我也有给你擦屁股的时候……”刘彻在心中叹了口气。

    兰台档案显示的结果,已经很清楚了。

    这个叫许观的人,是由北宫伯子举荐,经由郎中令周仁批准,进入的少府名单,时间是在太宗孝文皇帝后元六年夏四月。

    周仁,是先帝的心腹。

    而北宫伯子就更了不得了!

    这位孝文皇帝时的大宦官,地位等同于现在刘彻身边的王道。

    更重要的是,北宫伯子,一直以来,都是先帝的支持者。

    而太宗孝文皇帝在次年夏七月就驾崩于未央宫,当时,实际上先帝已经代行了天子之权,号为监国。

    换句话说,此事是先帝批准的。

    没有先帝批准,北宫伯子不会傻到推荐一个黑户,周仁这个先帝的心腹,更不可能在文档上签名。

    刘彻不知道,也不清楚,也不想弄明白,为什么先帝会让一个黑户进入到少府,更成为了闽越国的质子的老师。

    虽然这个事情,实际上,刘彻已经大概猜到了原因。

    但,任何可能影响先帝名声的事情,刘彻都要抹杀在萌芽中。

    他甚至,现在已经就在自己脑子里,将那个猜测给抹杀掉了。

    因为,无论刘彻猜测的是否属实,无论先帝在这里面扮演的是什么角色,要是被人知道了,皇权的威严就要荡然无存!

    只是……

    “总得要找个背锅侠来承担此事的责任……”刘彻眼珠子一转:“嗯,最好是个死人,因为死人不会抗议,死人也不会争辩,死人更加不会有翻案的哪一天!”

    “就是你了!”刘彻在心中想着,回头就道:“告诉内史,许观抓住后,立刻杀了,同时让人明天把那个闽越王世代叫到未央宫来……”

    顿了顿,刘彻补充道:“告诉所有相关的人,许观是邓通邓贼收受了贿赂后,瞒天过海,进的少府,明白吗?”

    这个锅,也就只有邓通最合适了。

    第一,他是世人公认的奸佞,幸臣,小人。

    第二,他死了。

    第三,邓通有这个能力和这个动机,干出这样的事情。(未完待续。。)u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