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五百二十八节 三越攻略
    收了卫雅儿后,满足了前世残念的刘彻,只觉得念头通达,精神抖索,浑身都充满了力量。

    年轻的天子,于是召集沧海君、真番王、马韩王这三个附庸,命令他们挑选自己最年轻最漂亮的女儿,打扮好,送来长安,充实后宫。

    南宫信等人大喜过望。

    特别是真番王刘忠汉与马韩王萁准,几乎是高兴的癫狂我比。

    嫁了女儿给汉朝天子后,自己岂非就成了汉朝的皇亲国戚了?

    &nbsp``; 那往后再来长安,享受的就不是夷狄的待遇。

    而是汉室宗亲的待遇,接待方也从大鸿胪变成宗正。

    已经对汉朝制度有所了解的众人,那里还把持得住?

    简单得来说,嫁女以后,真番与马韩两国,虽然依然属于夷狄,但真番王室与马韩王室,却变成了汉朝的外戚。

    就算是造反,能处置他们的,也只有皇帝。

    这等于是给他们按上了一个免死金牌!

    更别说,成为外戚后,女儿稍稍吹点枕边风,就能给自己家族带来无数利益。

    若是将来有幸,生下皇子……

    这画面太美,真番王与马韩王,都不敢去想了。

    但他们不知道,刘彻就是要让他们的女儿生下儿子,然后,等他们死了。

    那么,外孙以上国皇子的身份,就可以光明正大,名正言顺的继承王位,再之后的事情,就好办多了。

    这就是后、宫兴国。大棒救世。

    不过,很可惜。原创不是刘彻。

    而是现在困局于广东的赵佗。

    据刘彻了解,赵佗在任嚣病逝后。就积极与百越部族联姻,自己带头娶百越贵族之女,并持之以恒的坚持下来,至今六七十年,从未有改。

    百越各族正是在与赵佗联姻后,才上了赵佗的战车。

    如此好的政策,刘彻当然要学,不仅要学,还要发扬光大。

    于是。刘彻回宫以后,就命令尚书令汲黯,草拟诏书,传往南越、闽越与东瓯三国,命令这三国君主,必须在明年岁首之前,送一个女儿来长安。

    南越、闽越、东瓯三国中,南越和闽越,是不大可能会因为嫁了个女儿来长安。就跪舔汉朝,哭着喊着要内附。

    但有备无患嘛。

    将来或许用的着呢?

    至于东瓯?

    刘彻的眼睛,盯着地图上的东瓯疆域,或许可以考虑。将东瓯国,变成类似吴苪之长沙国一样的政权。

    简单的来说,就是外藩夷狄。变诸侯国。

    长安城可以直接任命和干涉东瓯大臣任免,决定国君人选。在其郡内,设置郡县官员。派驻军队。

    但想了想,刘彻放弃了这个诱人的决定。

    虽然,东瓯国是不大可能拒绝,也不可能反对刘彻的这个决定。

    但是,东瓯要是变成了诸侯国,那么,南越、闽越,唇亡齿寒之下,可能就要抛弃旧怨,抱团取暖了。

    要是让南越与闽越合流,对汉室的南方政策是很不利的。

    历史上小猪在发动对南越与闽越的战争前,也是先分化拉拢,让闽越与南越彼此仇视。

    况且,赵佗没死。

    那只老狐狸,虽然老了,但刘彻可不敢轻视。

    掂量了一下轻重后,刘彻将视线放在闽越国的身上,眼神摇摆不定。

    可能后世的人,连闽越国都不曾有闻,更别提知其大概详尽了。

    但身在此世,刘彻又素有心三越,广发细作,深入南越、闽越,又有石渠阁过往档案查询。

    因此,对闽越还是比较了解的。

    别看闽越国是汉室建立后,出于削弱吴苪,牵制吴苪的长沙国而敕封的。

    但是,闽越国的开国君王无诸却是大有来历。

    无诸是他的名号,而不是姓氏。

    此人真正的姓名是骆诸。

    骆氏是大禹苗裔纯正的越王勾践嫡系子孙,传承数百年,是百越诸族的精神图腾。

    哪怕是南越王赵佗,对其国中的骆氏,也不敢怠慢。

    由此可见,姓骆在百越诸族,是多么荣誉的事情。

    汉初,刘邦与吕后,就一共封了三位骆氏为王,建国。

    骆诸为闽越王,骆摇为东海王,还有一个骆始为南海王,安置于浙江与福建之中。

    本意是让这三国鼎立,谁也奈何不了谁。

    但问题是,现在的三足鼎立,缺了关键的一环。

    骆始的南海国,在传到第二代时,自己作死,居然造反,然后,被当时的淮南王刘长捏死了……

    这就是刘长当初自称天下第一猛将的依据。

    刘长出了名的头脑简单,四肢发达。

    他灭了南海国后,压根没想过怎么善后,就急匆匆的率军回国装逼去了。

    结果,胜利果实被闽越人吃了……

    闽越因此实力大增,经过这二三十年的发展,如今的闽越国,不仅仅彻底压制住了东海国,需要汉朝这边拉偏架才保住东海。

    甚至,就连赵佗的南越国,闽越人也敢去碰上一碰。

    闽越与南越在过去二十年,打了至少四五架,有输有赢。

    而在历史上,小猪灭南越,虽然也打了将近半年,但总的来说,非常顺利。

    但随后的灭闽越之战,却是波折四起。

    阵损了校尉以上军官,七人之多,阵亡长史一人,长沙国郡兵几乎被打残,一位大农一位宗室列侯将军,因怯懦不前按律被斩。

    普通士卒死伤者,数以万计。

    闽越的难缠与悍勇可见一般,就连小猪,也在灭亡了闽越后。害怕闽越贵族再次反叛,劳师远征。干脆将全部越人迁至江淮一带,放弃了整个福建。

    若想用军事手段解决闽越。刘彻感觉,至少需要动员不亚于历史上小猪派遣的大军,至少十万人,才能有把握。

    而且,南越未定,汉军若进攻,南越军队,肯定会在屁股后面搞小动作。

    历史上的小猪,灭亡南越的过程中。就有一支八千人的闽越军队,打着‘协助王师、讨伐逆贼’的旗号在侧翼居心叵测。

    要不是当时的南越国内带路党太多,汉军长驱直入,几乎没有受到太多抵抗就已经兵临番禹城下,战局到底如何,实在难说。

    想着这些事情,刘彻就越发的感觉到了情报的重要性。

    对南越与闽越,汉室迫切的需要了解他们的一切。

    包括其国中政治、军事、民生、文化。

    于是,刘彻把司马谈找来。问道:“太史令,现任的闽越王是谁?”

    这个问题倒是难不倒司马谈,他只是微微想了想,就答道:“回禀陛下。现任闽越国君,乃是太宗孝文皇帝后元三年所立之王偃……”

    “骆偃啊……”刘彻不置可否:“这位闽越王今年寿几?”

    “回禀陛下,闽越王偃。乃其先王无诸四子,生于吕后之时。如今大抵四十有余……”

    刘彻点点头,踱了两步后问道:“按照惯例。藩王当遣质子,质于长安,偃子何在?”

    汉室对三越的控制,算得上是很严密的。

    但先前历代天子,对闽越都不是很重视。

    要重视了才奇怪!

    当年淮南厉王刘长只是派遣了他手下的将军,带了几千人,就灭了南海国,让闽越和东海哆哆嗦嗦。

    朝野之中,对闽越无比轻视。

    认为其不过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国,根本不需要太过关注。

    大家的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在了那个前朝余孽,暴秦体制下出来的强人赵佗的南越国。

    而且赵佗也确实是个合格的mt,又是称王,又是称帝,还玩过黄屋左纛,想不吸引人的眼球都难啊!

    但作为穿越者和重生者,刘彻却觉得,这百越的破局之路,当在闽越。

    闽越臣服了,南越国就必然臣服。

    反之,南越臣服了,闽越可就未必服气。

    况且,南越已经基本汉化,几与中国无二,等于是颗成熟的桃子,只等赵佗咽气,刘彻就可以考虑吃了。

    但闽越不同。

    它与汉室隔着一个东瓯,其国内到底有多少人心慕汉室,向往汉室,根本不知。

    而且,闽越跟南越一样野心勃勃,一直想当越人的共主。

    刘濞在的时候,吴国的军队,还能压制闽越的野心。

    如今,南方的强藩吴楚已经没有了。

    剩下一个阉割版的江都国与楚国,闽越人未必会怕。

    这从最近两年,闽越人越来越活跃,东瓯人天天大喊:汉朝爸爸快救我,就能看出来。

    所以,刘彻就将目光转向了闽越质于长安的那个世子身上。

    最佳的带路党是什么人?

    答案当然是太子党!

    只要闽越的未来统治者臣服了,其国自然也会臣服。

    “回禀陛下,闽越王世子曰:郢,先帝时来朝,先帝赐其豪宅,安置于长安城尚冠里之中,请了长陵人许观为其老师,授业、开讲,陛下今岁大朝仪时,郢曾代闽越王献朝贡礼……”司马谈答道。

    “哦……”刘彻想了想,似乎大概或许可能有些印象。

    但当时,三越使臣相互揭发对方的黑材料和黑历史,刘彻也没太注意那闽越王世子与东海王世子,现在想想,还真是失误!

    欲灭其国,先灭其史。

    欲征服一国,先征服其上层。

    后世,卡大佐跟苏联,就是很好的例子!

    “那个许观有谁知道?”刘彻忽然问道。

    一个被先帝聘为一国世子老师的人,这可是一个很关键的人物啊!

    他的政治立场,决定了刘彻下一步战略(忽悠)。

    但是,这一次,司马谈终于答不出来了。

    刘彻再看向王道。

    王道也低头,一脸茫然。

    刘彻于是又将目光投向汲黯,汲黯立刻就跪下来,拜道:“陛下,臣从未听闻过,长安城中有名士,叫许观的……”

    刘彻终于色变!

    司马谈不知道,这情有可原。

    王道不清楚,这就有些说不过去了,绣衣卫那么多耳目,怎么可能没听说过一个颇为有名的名士?

    而汲黯也不知道,这就说明,这里面的文章太大了!

    你想想看,在后世的天朝帝都,某个依附天朝的小国总统的儿子在帝都留学,但国安、公安、总政和总参都不知道这个人的老师是什么来路。

    这样正常吗?

    刘彻此刻只感觉毛骨悚然。

    对于统治者,最不能容忍的事情,就是有人在他眼皮子底下,背着他偷偷干了一件损害他利益的事情!

    “去查!”刘彻暴怒的道:“把绣衣卫全部派出去,查查这个许观!他不是长陵人吗?去内史衙门,命令长陵令立刻翻查长陵户籍,明天早上之前,朕要知道,这个许观的所有资料,他今年多大,所学的是什么,他父母兄弟子侄妻儿朋友,再传令大鸿胪,朕要看到那个许观与闽越王世子的起居录和所有言行档案!”

    直觉告诉刘彻,这个许观的问题,很大!!(未完待续……)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