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五百二十七节 匈奴的抉择(2)
    军臣魁梧的身影,一步一步走向王帐的正中。︾︾diǎn︾小︾说,..o

    许多贵族纷纷低下头,俯下身子,以额头触底,表达对他的臣服。

    “白羊王!”军臣将视线投向王帐中一位贵族,粗声粗气的问道:“我听说,有一个重要的情报,从汉朝传递到了你那里!”

    “回禀撑犁孤涂,臣确实收到了一个来自汉朝的,非常重要的情报!”白羊王爬着来到王帐中,匍匐着禀报。

    帐中贵族,纷纷将好奇、不屑、挑衅以及不信任的眼神投向白羊王。

    不是因为大家不重视汉朝的情报。

    恰恰相反,虽然现在匈奴帝国定下了南安西进的国策。

    但是……

    对于已知文明世界里,唯一一个能与匈奴帝国掰腕子的帝国,汉朝的存在,本身就是威胁。

    匈奴人的祖先陵寝之所,几乎所有重要的祭祀场地,全部集中在靠近汉朝边境的地方。

    就连这狼居胥山,其实距离汉朝长城,直线不过两千里(注)。

    甚至,三四百年前,匈奴人的祭天之地,甘泉山,如今成为了汉朝皇帝避暑的行宫。

    七八十年前,蒙恬统帅的秦帝国长城军团,更是在所有草原民族身上,留下了他们无敌的传说。

    在这样的情况下,对来自汉朝的情报,没有人不重视。

    甚至于,帐中有贵族,本身就是来自汉朝的降臣。

    譬如东胡王卢他之的祖父,就是汉朝开国皇帝刘邦的把兄弟卢绾。

    大家好奇也好。不屑也好,挑衅也好。不信任也好,都只是针对白羊王。

    因为。现在在场的这位白羊王,是今年冬天刚刚继承了自己叔叔王位的。

    匈奴人的地位继承制度,非常混乱,讲究拳头最大,血缘次之。

    这位白羊王,能击败他的叔伯兄弟,成功坐稳白羊王的位置,看上去应该是有些能耐的。

    但在匈奴,扫清内部竞争者。只是王位征途上的第一步。

    想要稳固地位和权势,还要面临外部部族的挑战。

    白羊部落虽然实力强大,即使在匈奴国内,也算dǐng尖的大部落。

    然而,去年老王去世,兄弟子侄相互争位,彼此征战,必然损耗了一部分力量。

    其他部落,当然都闻到了血腥味。

    只要白羊部落露出颓势。他们就会一拥而上。

    虽然有着单于庭的控制,没有人能真正把白羊部落怎么办。

    但是,在强者为尊的匈奴,弱者不配享有资源。

    白羊部落这几十年占据的肥美草场。拥有的天然牧场,大量的牧奴,每一样都吸引着**难耐的其他部族。

    因而。此刻,各个匈奴部族的首领。都在观察、打量、琢磨白羊王。

    以一种猎人看待猎物的眼光。

    只有白羊王充分证明了他的勇武,打消其他部族对他控制下的草场和牧场的觊觎。

    不然。这种窥视与觊觎,就不会停止。

    比起外部的战争,内部的倾轧更加残酷。

    在匈奴,即使是单于,也需要证明自己,不然,就要下台,就要被杀。

    正因为这样,从老上单于开始,单于庭就渐渐的开始模仿和学习汉朝,希望能稳定秩序,中央集权,树立权威。

    但,这样的做法,根本得不到匈奴贵族和部族首领的认同。

    所以几乎没有什么成效。

    新任的白羊王姑射,感受着王帐中其他部族首领充满恶意和窥视的目光,浑然不惧的抬起头,直视这些人。

    挑战与挑衅,几乎是每一个匈奴贵族人生中的日常。

    只有战胜来自内部与外部的一切挑战的贵族,才能赢得尊重和权力。

    姑射在心中冷笑两声,只是单于当面,他不好回击。

    “这是从汉朝传来的地图……”姑射直视着那些不怀好意的潜在挑战者的目光,拍了拍手掌,很快,两个匈奴武士就托着一个被包裹在血衣中的布包裹,走了进来。

    “据说,这是汉朝皇帝从大海上的商人那里,得到的情报,然后绘制出的地图!”姑射环视着其他部族首领,然后恭身对军臣道:“伟大的撑犁孤涂,臣从这个地图上发现了月氏人!”

    军臣矮壮粗大的身子忽然战栗起来,披散在脑后的辫子因为激动而舞动。

    “月氏人?!”军臣大叫一声,仰天长啸,然后盯着姑射,问道:“告诉我,告诉受天神眷顾,大地护佑,日月照耀的撑犁孤涂,那些卑鄙无耻的小偷,肮脏下贱的奴隶,到底在那里?”

    对军臣来说,月氏,就是他心底最大的痛,最大的疤痕,最大的耻辱!

    二十多年前,老上单于统治时期,他作为左贤王,匈奴帝国的太子,统军与月氏人交战,屡战屡败,最后老上单于没有办法,下令他的死敌右贤王率领东方部族讨伐,结果一鼓而下,攻破月氏,杀其王,制成酒器,更将残余月氏人撵去了西边。

    这是军臣生平最大的耻辱与最大的痛脚。

    在匈奴,人们崇拜胜利者,鄙视战败者。

    虽然他通过一场宫廷政变,彻底扫清了那个他曾经的死敌的全部势力,只留下一个儿子还在苟延残喘。

    但军臣清楚,他一天没洗刷掉自己身上的那个耻辱,那么,他的位置就还是不牢固。

    国内,国外,觊觎他位置的挑战者,窥视他权柄的叔叔伯伯侄子们,都会有机会。

    甚至于,他的死敌右贤王的儿子,被放逐到西部的左谷蠡伊稚斜,能得到许多部族的庇护与拥护,也与此有关。

    国内的部族首领们。只是表面上臣服他,但。实际上,并不像老上单于那样信任他。

    大家都在用怀疑和审视的眼光。打量着他,揣摩着他。

    一旦有机会,这些人必然会簇拥在那个左谷蠡王的身边,对他发起挑战。

    正如当年,头曼单于能力被人怀疑,于是冒顿单于鸣镝而杀之。

    所以,坐稳了位置后,军臣发动了他的一切力量,寻找和搜寻着月氏人和其王庭的下落。

    军臣发誓。只要找到月氏人,一定将这些该死的小偷,卑鄙的奴隶,碾碎,碾成渣滓,用他们的头颅制成酒器,来夸耀自己的勇武,奴役他们的女人,鞭打他们的孩子。

    可惜。月氏人跑的远远的,甚至跑出了匈奴人的视线范围,就连西域的诸国,也没有这些家伙的踪迹。

    而现在。当白羊王说出,从汉朝发现了月氏人的下落后。

    可想而知,军臣是多么的激动。

    他简直恨不得立刻挥鞭统帅匈奴无敌的大军。找到那些渣滓,碾碎他们!

    还好。仅有的理智,让军臣克制了下来。

    月氏人逃得很远。就算发现了他们的踪迹,现在也不能前去征讨。

    起码要到夏天,战马与牲畜都开始长膘,水草丰盛之时。

    姑射恭身将那托盘中染血的包裹打开,露出里面的丝帛地图,然后,将之展开在军臣眼前。

    “回禀天神眷顾,大地护佑,日月照耀的伟大的撑犁孤涂。那些卑鄙的小偷,现在正躲在这里……”姑射指着地图上的一个地方说着:“根据汉朝来的情报,这些肮脏的奴隶,正在恢复元气,据说已经有三四十万人口了,而且,他们正在计划征服一个前所未有的富庶无比的国度!”

    帐中其他部族首领,也抬起头来。

    月氏人!

    没有匈奴人会忘记这个曾经的草原霸主。

    特别是老上单于曾经将月氏王的头颅都制成了酒器。

    以己度人,匈奴贵族认为,有朝一日,假如月氏人恢复了实力后,一定回来复仇!

    甚至有些年长的部族首领,还记得很清楚。

    二十多年前,月氏人遁走后,那些被俘虏和捕获的月氏贵族和萨满,在死亡前,用着无比恶毒的口吻和最坚决的态度诅咒匈奴人。

    “你们等着吧,我王一定会回来的,他会带着太阳和月亮的力量,在天神的保佑下,踩着火焰归来,到那个时候,整个草原都会燃烧,拳头大的冰雹将从天而降,而你们,将会变成冰雕与灰烬,在火焰中毁灭!”

    即使是今天,那些藏在犄角旮旯里的小月氏部族,也依然是匈奴帝国,极为头疼的问题。

    这些生命力比杂草还顽强,固执的小偷与卑贱的奴隶,要是恢复了实力,杀回来,那还了得?!

    要知道,二三十年前,整个西域和草原,都是臣服在月氏人的马蹄下的。

    匈奴引以为傲的骑兵,在月氏骑兵面前,并不占优。

    所以,在匈奴,不分立场,不分派系,所有贵族与部族,对月氏的态度都是一样的:找到他们,杀死他们,烧掉他们的草场和牧场,吃光他们的牲畜,污染他们的河流与湖泊,凌辱和霸占他们的女人!

    “撑犁孤涂,臣娄烦部一万四千勇士,愿为您的先锋!”

    “我们休屠部八千骑兵,愿为撑犁孤涂的利刃!”

    “我的主人,兰氏就是您的箭,请您鸣镝,赐予月氏人毁灭!”

    “天神指定的撑犁孤涂,须卜氏三个万骑已经整装待发!”

    即使是左谷蠡王伊稚斜,也在大势之下,匍匐在军臣这个杀父仇人面前,大声的道:“无敌的撑犁孤涂,让天神的怒火,毁灭那些卑鄙的月氏人吧!”

    但军臣此刻,却好似没有听见诸臣的声音。

    他的全部注意力,都被那副绘制在丝帛上的地图吸引了。

    这地图是如此的大,展开来,足足有两三丈。

    上面用着文字与线条,分割着世界。

    “这是汉朝……”军臣的手从地图的东方摸过去,即使军臣不认识汉字,但也知道这是那里。

    广袤富饶的汉朝疆域。占据地图东方的全部,那巍峨的山脉。奔流的大河,静静的山陵。平整的平原,雄伟的城市,繁荣的世界,文明的灯塔,从未如此清晰的展现在军臣眼前。

    在军臣心中,仿佛有什么东西被触动了。

    他感觉,他看到了光。

    一个全新的世界,就在光门之后,向着他招手。

    “汉朝果然强大、广袤。并不弱于我大匈奴!”军臣在心中想着。

    匈奴人虽然愚昧,文明层次极低,甚至没有自己的文字。

    但,它的统治者并不愚昧。

    像军臣的父亲,老上单于稽粥,甚至颇有文艺气质,性格也比较宽厚,待人和善,能容忍部下的过错。甚至能宽恕挑战者。

    当年,右贤王以单于胞弟的身份,曾经密谋挑战,结果。事败。

    但老上单于并没有杀死他,反而继续任命他为右贤王,给予其全权负责东方攻略的大权。

    右贤王于是誓死报答。

    甚至就是军臣政变能成功。也多半建立在右贤王不愿意与老上单于的继承人刀兵相见的份上。

    不然,这个经营东方部族二十多年。战功赫赫,近乎无敌的匈奴战神。要是赖在东方,不来单于庭,军臣真是拿他一diǎn办法都没有!

    即使是军臣,其实也很开明。

    他能容忍伊稚斜活着,并且冷眼旁观,那些从前右贤王的部下、朋友和姻亲,暗中接济和扶持伊稚斜,就是很好的证明。

    因为,军臣并不如他表面上表现的那么暴躁。

    相反,他跟历代单于一样,很冷静,很清醒。

    他明白,杀了伊稚斜,极有可能激怒那些右贤王的老部下、姻亲与朋友。

    甚至可能导致匈奴帝国内部的残酷内战。

    所以,他容忍了伊稚斜的存在,甚至封他为左谷蠡王。

    因为,匈奴帝国需要团结,需要统一,需要秩序。

    就像现在这样,只要他能带领匈奴帝国前进,获取奴隶、牲畜,那就没人能挑战他的地位。

    “这就是我大匈奴吗?”军臣的手从长城向北,一路看过去。

    这地图虽然模糊,但,军臣的单于庭,向来是随着季节而在匈奴的国土上游动,他很快就知道了,汉朝的地图,基本的框架没错,确实画出了匈奴的大概疆域。

    虽然很模糊,完全没有标注任何名山、大河与重要的祭祀场所与草场。

    但这在军臣看来,已经足够震撼了。

    更让军臣震撼的是——在这个地图上,庞大的匈奴帝国与同样庞大的汉朝,竟然只占据了不到一半的版面。

    在西方,更西方,那未知的世界,那繁华的世界,此刻,向军臣敞开了大门。

    军臣的脸上,露出了无比兴奋与复杂的笑容。

    因为,他知道,他看到了什么。

    一个新世界,一个陌生的新世界,一个全新的,可供匈奴帝国征战和征服的世界。

    在今天以前,军臣一直很迷茫。

    无敌的匈奴骑兵,在西域,已经无敌了。

    虽然乌孙人和更西方的其他几个强国,对匈奴人构成了一定的挑战。

    但在军臣看来,这只是疥藓之疾而已。

    匈奴人只要认真,这些人就是渣渣,无敌的匈奴骑兵,完全能从他们身上碾过去。

    但碾过去以后呢?

    没有敌人,匈奴人的手脚就会迟钝,拉弓的手,会变得软弱,他们的脸上,会没有刀疤,用不了几年,就会重蹈当年东胡人跟月氏人的覆辙,然后被新的势力击败,取代。

    所以,实际上,匈奴帝国扶持乌孙人,对西域征服但不占领的政策,其实是将那里当成自己的后院、提款机和磨刀石。

    在老上单于统治的时候,这个政策,就已经被制定,并成为国策。

    至于东方的汉朝……

    军臣反正是死都不愿意去碰那些长城下的坚固城市与严整的步兵战列。

    况且,军臣觉得,汉朝都是步兵,全是农民。虽然有骑兵,但从过去几十年的交战记录看。汉朝的骑兵,与其说是骑兵。倒不如说是骑马的步兵。

    并不会对匈奴帝国构成什么威胁。

    反正,匈奴骑兵要是去碰汉朝的城市,那铜墙铁壁一样的防御系统,足够匈奴勇士喝一壶。

    与之相反,汉朝的步兵,要是来到了开阔的草原上……

    先不说他们能不能打得过匈奴骑兵。

    就一个问题——他们在广袤的草原和无垠的戈壁上,能认得回家的路吗?

    反正,军臣知道,就是匈奴人自己。也常常发生某部族在迁徙路上迷路,结果绕到了瀚海或者北海去的丑事。(注2)

    正是基于这些认知。

    军臣才会选择与汉朝和平,转而向西。

    一面敲打已经臣服的西域部族和国家,一边扩张匈奴帝国的新边疆。

    去年,已经取得了不错的成效。

    匈奴帝国的控制疆域,在西域拓展了至少数百里,新征服和臣服了十几个大大小小的部族与城邦,抓回和捕获了许多的奴隶和财富。

    但在今天以前,匈奴帝国该何去何从这个问题。一直让整个匈奴上上下下都很迷茫。

    他们不知道,未来的方向在那里?

    但,现在,看着这全新的世界。这陌生的世界。

    军臣知道,自己找到了方向。

    生平第一次,军臣知道。这个世界,竟是如此的广阔。

    他基因中的征服之血。沸腾了起来。

    只是,看着地图。军臣皱了皱眉头。

    他对着姑射,招招手,问道:“月氏人在那里?”语气非常平和,完全没了最初的暴躁和狂猛。

    但熟悉军臣的人都知道,这样的撑犁孤涂,才是最可怕的!

    这意味着,他开始思考了。

    而在这个世界上,需要军臣思考的人或事,真是不多。

    “回禀撑犁孤涂……”白羊王姑射恭身上前一步,指着地图上西方的中部一角,道:“这些卑贱的奴隶,就躲在这里,根据来自汉朝的情报,他们所在的地方,称为‘伪水’,据说,他们正计划渡过‘伪水’向东征服……”姑射的手指在地图上一划,指向了一个让军臣呼吸急促起来的广袤国度。

    这个国度的大小,甚至超过了汉朝。

    “这是那里?”军臣的声音越发的柔和了起来。

    “回禀撑犁孤涂,据汉人所说,这里名曰‘身毒’,据说……据说……”姑射也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才道:“据说此国富庶远超汉朝,月氏人曾经只派了五百个士兵,就从身毒带走了上万奴隶,数不清的黄金……”

    所有的匈奴贵族,闻言全部深吸了一口气。

    五百个士兵,就抢走了上万奴隶,无数黄金?

    这怎么可能?

    哪怕是以羸弱著称的某些西域国家,匈奴人也从未做过五百骑,抢一万奴隶这样的事情。

    姑射看着众人,也道:“臣也不怎么相信,大抵是那个商人夸大其词罢,但,月氏人得到了很多好处,是肯定的!据说,月氏人已经在那‘伪水’重建了王庭,重立了王帐,还选出了新王……”

    包括军臣在内的所有匈奴人的脸色,都开始凝重起来。

    在中国,称王建制,象征着某个政权开始向中央挑战。

    而在草原,建立王庭,王帐,则象征着某个部族,向草原霸主发起挑战的信号。

    中国王朝有多恨那些称王建制的反贼,游牧帝国就有多恨那些建立王庭王帐的部族。

    加上匈奴与月氏的世仇,几乎不用考虑,所有部族首领,在这瞬间就达成了一致:月氏必须死!

    军臣伸手在月氏所在所谓‘伪水’摸了一下,然后丈量了一下,月氏与匈奴之间的距离。

    大约等于一个半从狼居胥山到乌孙都城的距离。

    “这群肮脏的豺狼,倒是跑的挺远的……”军臣哼哧哼哧着低声道:“难怪我找了这么久都找不到!”

    然后他道:“继续说那个身毒,不管汉朝人说的多么荒缪,你都给我复述……”

    虽然汉朝的情报可能有水分。

    但至少,汉朝人的情报证明,月氏人的存在。并指出了它现在的动向和踪迹,对军臣来说。这就足够了。

    不管多么荒缪的事情,总有些是符合实际的。

    十个谎言里。只要有一个是真的,对匈奴的战略,都是有益的!

    “遵从您的命令!”姑射恭身道,然后接着说道:“汉朝人传说,这身毒国,也是农耕,也做城池,据说庄稼一年四熟,而且土地肥沃。身毒的人,甚至不需要料理庄稼,只要播下种子,然后就可以一边喝酒一边晒太阳,顺便玩女人,等着庄稼收获,就能填饱肚子,另外身毒各种黄金珠玉,满地都是。传说有个月氏的奴隶,只是跟着大军去了一趟身毒,回国以后就用于他一样重量的黄金,向主人赎买了自身。然后,购置了无数奴隶与美人……”

    随着姑射的话语,整个王帐中的匈奴贵族的呼吸都开始急促了起来。

    无数人的胸膛与心脏都被一个名为贪婪的事物所填满。

    “说说身毒人的军队……”军臣敏锐的指出关键。

    “回禀伟大的撑犁孤涂……”姑射咽了咽口水。道:“汉朝说的东西,实在太过匪夷所思了……”

    姑射低着头道:“汉朝人说。那身毒人的军队,上万人。也打不过几百人的月氏人,据说月氏人曾经只用了五千人,就横扫了身毒几千里,灭国数十,抢掠了十几万的奴隶……”姑射说完,摇摇头道:“实在太过匪夷所思了,天神在上,怎么有这样的国家与人民?”

    军臣沉吟片刻,道:“如果汉朝的情报属实的话,这确实有可能……”

    他抬头看向自己的臣子们,道:“就像那西域的莎车……”

    于是,贵族们纷纷大笑了起来。

    莎车国,在西域只是个中等的国家。

    但以富庶闻名,与其富裕对等的是,此**队,羸弱无比,几乎没有战斗力。

    它能存在,是靠着每年向匈奴单于庭贡献海量的财富、珍宝、食物、美人。

    匈奴单于庭,也害怕这么一个金娃娃被人玩坏了。

    专门在莎车放了半个万骑,保护莎车国不被外来侵略。(注3

    在西域,莎车就是匈奴的禁脔,禁止任何人打扰和攻击。

    而在匈奴保护下,莎车人干脆连军队都不怎么组织了,全国上下,都是努力生产,供养和伺候匈奴。

    而对于如此恭顺的属国,就连一向贪婪的匈奴人,也有些感到羞愧和不好意思。

    军臣即位后,就特许莎车不必每年都朝贡,可以三年朝贡一次。

    不是军臣仁慈,而是军臣绝对,这莎车就是匈奴养的一头金猪,要养肥了吃,不能逼迫和盘剥太甚,要是玩死了,去那里再找这么好的属国?

    这么一对比,那身毒的传闻,就极有可能是真的了!

    想着那身毒的富庶与羸弱,再看看温顺无比的莎车国。

    没有匈奴贵族能安稳的坐在位子上了。

    尤其是军臣,他看着那辽阔无边,几与汉朝、匈奴相当的身毒,呼吸都粗重了起来。

    天神在上,这身毒,难道就是您赐予匈奴人永恒的宝库吗?

    一个数百倍甚至千倍的大号莎车国。

    若是拿下来,那他军臣的地位就要直追冒顿大单于,超越自己的父亲,老上大单于了!

    “我要身毒的所有消息!”军臣看着姑射,命令着:“传我的命令,让乌雕、黑狼、呼衍氏,向西域派出万骑,搜集所有与身毒有关的事情,派人去乌孙,告诉猎骄靡,月氏人出现了!”

    假如汉朝的情报是真的,那么,这个身毒的消息,必然在西域诸国中也有所流传。

    那么,匈奴帝国就一定能找到相关的情报来佐证汉人所说的真伪。

    另外,月氏人出现了,乌孙人必然坐不住。

    别看乌孙现在起了小心思,小老弟想要翻身做大哥。

    但是,面对月氏人,乌孙人比匈奴人还要紧迫,还要有动力。

    因为,现在的乌孙大昆莫猎骄靡的父母家族,全部是死于月氏人手上。

    相比匈奴,乌孙人对月氏人更加仇恨!

    军臣很自信。只要猎骄靡还活着,就一定会去找月氏人算账!

    “诺!”满帐的贵族。都是轰然应诺。

    对月氏人卷土重来的警惕以及对一个数百倍大号莎车的向往,让整个王帐顿时群情激奋。斗志昂扬。

    看着这场景,就连军臣也着迷了起来。

    匈奴帝国整个内部如此团结,如此积极向上的场景,军臣已经十几年没用看到过了。

    自从月氏人遁走,匈奴独霸草原后,匈奴的贵族和上层,就开始沉迷于享乐,不再如老上单于统治最初那样万众一心,众志成城了。

    “哪怕。汉朝人说的是假的,我也要把它变成真的!”军臣在心中想着。

    身为君王,军臣当然知道,什么是朝气蓬勃,什么是暮气沉沉。

    更清楚,对匈奴这样的帝国,假如失去进取心,意味着什么。

    散会后,军臣得到了他派去征收各仆从部族与奴隶部族朝贡赋税的大当户的汇报。

    “鲜卑与乌恒今年所应供应的牲畜与奴隶数量都不够?”军臣沉思片刻。就对自己的大当户道:“既然是因为汉朝的缘故,而且遭了白灾,作为鲜卑与乌恒的主人,本撑犁孤涂是仁慈的!这次就对这两部族免除惩罚吧。另外,传令下去,鲜卑、乌恒两族因白灾之故。三年免征!”

    大当户颇为惊讶,对鲜卑和乌恒。单于庭向来是穷追猛打,怎么。这次会‘仁慈’起来了?

    殊不知,军臣已经决意西征。

    西征就要动员部分的东方部族,像那些不是很安分的部族,更是要全部带上,免得他们趁单于庭主力远征,自己在后方搞鬼。

    左谷蠡王伊稚斜更是要带在身边,监视起来。

    若是能在西征路上,消耗掉这些部族,那就更好了。

    但这样一来,问题就来了。

    匈奴的人口,本来就很少(奴隶不算人,只是工具,在匈奴只有能骑马射箭,随军征战的男人才会统计到丁口中),带走这些部族后,东方的力量就会变弱。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汉朝趁机对河套地区发起攻击,那么,这个时候鲜卑与乌恒就显得很重要了,这两个部族的战斗力,虽然很差劲,但,有它们在东北方向,就能牵制住部分汉军,使得汉朝长城防线的东北侧出现不稳。

    再配合留守河套以及东方的部族力量,军臣自信,是可以与汉朝一较高下,等待自己西征归来的。

    这样一来,对鲜卑与乌恒就需要安抚和拉拢,不能让它们倒向汉朝。

    想了想,军臣觉得,鲜卑与乌恒,是天生的二五仔,想要控制住它们,军臣是没有信心的。

    于是他命令道:“派人去北海和瀚海,召回虞迁王与康居王,让他们率领自己的本部万骑,移防至乌恒山和鲜卑山附近!”

    虞迁王与康居王,是军臣在当左贤王时的心腹亲信。

    四年前,军臣发动政变,血洗右贤王派系,杀的血流成河。

    但是,除了当场处死的那些人外,右贤王剩余的嫡系,在抓捕后没有当场处死的,就不能再处死了。

    不然,其他部族会跳出来说话。

    于是,只能流放。

    流放到瀚海与北海去,让他们与野人为伍。

    军臣后来又担心这些家伙偷偷跑回来,联系旧部,于是派遣了自己的两位亲信,带领一个万骑,前往监视和警戒。

    四年过去了,那些流放的倒霉蛋,也该被磨光了棱角,懂得恭顺和臣服了。

    兼之,比起那些失败者,军臣更担心,鲜卑与乌恒这两个东胡的残余势力,天生的二五仔倒戈,甚至趁他不在,拉起人马,壮大起来——草原上一个部族想要兴盛,其实很简单,有一个足够聪明、果敢的首领,有一批足够勇敢,善战的部下,只要几年,就能通过抓野人、抢掠和袭击,壮大起来。

    当年的匈奴就是趁着东胡被蒙恬痛揍,在夹缝里壮大起来的。

    短短数年,匈奴部族就通过抢掠、收拢流散小部族的牧民和奴隶,迅速壮大,然后趁着秦国长城军团回援的机会,吃下河套地区,一下子就变成了一个能与东胡掰腕子的大势力。

    所以,乌恒与鲜卑,军臣是既要用,又要防备。

    只要发现他们有什么小心思,立刻就要镇压!(未完待续。。)

    ps:  注1:狼居胥山应该是在今天的内蒙古,具体是那个山,众说纷纭,倒是与长城的距离史书上有记载:根据史记与汉室有关霍去病行军路线的记述,它与代地的距离是两千余里。

    注2:瀚海不是贝尔加湖,它在今天的杭爱山,是蒙古北冰流域与内河流域的分水岭。北海才是贝尔加湖所在的区域。

    注3:万骑是匈奴的战斗单元,一个万骑多则万人,少则两三千,是匈奴最重要的战斗军团,你可以将它理解为蒙古的万户</>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