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五百二十四节 护濊别部司马
    第五百二十四节 护濊别部司马</h2>

    刘彻将南宫信叫来单独见面,当然不仅仅只为了安排南宫信的儿子入读太学的事情。

    稍稍整理了一下心思后,刘彻对南宫信道:“朕今天单独与爱卿会面,是有个事情,要跟爱卿交个底……”

    “臣信恭听圣意……”南宫信连忙跪下来,匍匐在地,三叩首。

    “朕将改北部都尉为护濊都尉,护濊都尉将组护濊军……”刘彻缓缓的说着。

    南宫信深深的低头,不敢言语,但心中却翻起来惊天骇浪。

    归附汉朝也已经有将近半年了,也率军跟随过汉军在朝鲜进行过军事行动。

    南宫信自然也初步了解了汉室的军队编制。

    汉军以军-部-曲-屯-队-什-伍为基础组成,按25的倍数编组。

    在最基本的情况下,一个汉军的作战单元‘军’,下辖有两部十曲二十屯一百队两百什四百伍,合计两千人的作战力量。

    但这是最基本的情况。

    在如今的汉室,随着作战技术的进步以及战争艺术的发展。

    朝野都发现,按照秦帝国的编组方式,军队的作战力和威慑力,都不足。

    于是,各野战军的编制,基本都是超额超量的。

    像前岁的吴楚之乱,丞相周亚夫率三十六路将军平叛。

    一路将军,至少下辖一军,号为某某军。

    这些将军麾下,多则一万余人,少也有四五千。

    如今护濊军即使只按照最基础的编组方式,那也是足足两千人的野战兵力!

    这可是野战兵,不是现在在新化城里的辽东郡郡兵。

    汉室的野战军……

    那可是能跟匈奴人掰腕子,直面数倍于己的匈奴骑兵,依然能稳打稳扎。交替掩护的精锐!

    这样一支军队,放在新化城里……

    南宫信只想问一句:这是来保护我的呢?还是拿刀子架我脖子上的?

    要知道,整个濊人部落,算上老弱病残妇孺加起来也才二十五万口。

    南宫信砸锅卖铁,也最多拉出两万人。

    姑且不说要拉出这两万人。整个濊人部族都要元气大伤。就是拉出来了,真正能作战的,能冲锋的,也就是四五千而已,而在四五千人里,真正有作战经验的,可能也就三千多人。

    而天子现在将一支最少两千人。全副武装。熟谙军事技能的精锐力量,放在新化城。

    南宫信毫不怀疑,这样一支精锐武装力量,在野战中,只要一个冲锋就能灭了他的亲卫和嫡系,剩下的土鸡瓦狗,自然是要做鸟兽散。

    这护濊军,是要当太上皇的架势!

    但他能怎样?

    既然已经称臣。接受汉朝统治,那么。汉军进驻,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了。

    南宫信几乎就是心里流血一样的默默叩首:“一切伏维陛下圣裁,臣谨奉诏!”

    刘彻看着南宫信,几乎不用怎么仔细观察,就能看到这货脸上的忧郁与疑虑。

    在心里呵呵笑了一声。

    护濊军进驻新化城,是无可阻挡的事情。

    不说大马哈鱼那个金矿需要一支强大的武装力量去保护和开发。

    便是,今年开始的辽东郡和朝鲜移民计划,也需要一支足够强大,反应迅速的野战军在东北方向遮蔽和保护。

    要知道,移民是敏感而多疑,而且严重缺乏安全感的人群。

    不在濊人那里驻扎重兵,将野人和原始部落隔离开来,移民们怕是很难踏踏实实的定下心来开垦土地。

    一旦人心不稳,出现什么危险,可能会有很多移民选择逃离,逃回中原。

    那样的话,刘彻岂非就是白忙活了?

    所以,这个事情根本就轮不到南宫信来异议。

    能告诉南宫信此事,已经算是汉室政权,对他很看重了。

    当然了,必要的面子工程,还是要做的。

    刘彻满脸微笑的再次扶起南宫信,拉着他的手,很是欣慰的道:“卿能以大局为重,朕确实没看错卿,卿真忠臣也!”

    南宫信心里,真是犹如一万匹草泥马狂啸而过。

    若有可能,他真的不想要以大局为重啊,更不想当什么忠臣,他只想当土皇帝,在濊人内部称王称霸,有空了就来长安卖萌,顺便潇洒一回。

    只是,胳膊扭不过大腿!

    更何况,新化城都建好了,现在的濊人内部的头人们,也不一定再将他看成唯一的领袖了。

    不少人都知道,在他们头顶上,还有一个更强大更富有更霸道更无敌的主人大汉天子。

    在这样的局面下,南宫信就算想掀桌子,想带着族人逃离,都不可能。

    下面的贵族又不傻。

    岂会跟着他这样没有未来和前途的主人,跑去冰天雪地的异乡?

    没奈何,南宫信只能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拜道:“陛下缪赞了,臣只是尽人臣的本份罢了……”

    刘彻完全无视了南宫信的表情,拉着他的手,大为赞赏,道:“朕果然没看错卿啊……”顿了顿,刘彻又道:“这护濊军,是为了保护卿与卿的族人而成立,这汉濊一家啊,朕看了史书,发现卿等先祖,乃是在殷商末年,从中国齐鲁之地迁徙至东方苦寒之地的部族……因此,朕觉得吧,这护濊军,卿也不能不参加!”

    刘彻扯了一大堆,听的南宫信都有些头昏后,趁着他没反应过来,清了清嗓子,正色道:“沧海君听封!”

    南宫信不知道天子又想玩什么花样,但还是规规矩矩跪下来,三叩首:“臣信听封,吾皇千秋万岁!”

    刘彻抽出腰间所配天子剑,双手握持,剑尖抵地,摆了个po色,然后命令道:“朕封卿为世袭护濊别部司马,赐护濊别部司马印绶,位比两千石,加赐别部司马官衙、沧海君府邸,由少府派员,由卿指定地点建造,别部司马官衙,仪如郡尉,沧海君府邸,例比列侯!”

    南宫信闻言,顿时什么不高兴,什么郁闷,什么忧愁都没有了。

    且不管那个世袭护濊别部司马是干嘛的。

    单单是帮他在自己的领地建造像长安城中的官衙和家宅这样的事情,就足够他欢喜好几天了。

    要知道,自从来了长安后,南宫信就越发觉得,自己住的那个宅子,简直跟奴隶住的地穴差不多,做梦都想要一个类似威武霸气,舒服安邑,美轮美奂的宅子啊。

    刘彻看着南宫信,满意的点点头。

    这打一棒子,肯定要给一颗甜枣。

    不然,谁会愿意为你卖命?

    况且,这护濊别部司马,就是个大坑啊!

    别部司马,在汉室的军队编制中,就是后勤辎重辅助部队的意思。

    南宫信当了这世袭护濊别部司马,就等于他要负担起护濊军在濊人地盘上的后勤、辅助和补给。

    简单的来说,就是濊人要负担汉军驻军的军费。

    最起码,也要负担一大半。

    不过,这也正常。

    在后世,米帝在霓虹、棒子和德国的驻军,就没有支出过半分军费,甚至还赚了不少呢!

    当然,这个亏刘彻不会让南宫信吃,准确的说,是不会让南宫家族吃亏。

    虽然嘴上说,心里想,嚷嚷着什么民族融合。

    但刘彻很清楚,民族融合不是你想融就能融,同文同种的农耕民族还好一些,但游猎民族和游牧民族,想要融合,却是千难万难。

    一个认同感和归属感的问题,就需要十几二十年,甚至一代人的培养。

    既然笨办法行不通,就只能用简单粗暴的方法了。

    这个办法就是制造地位悬殊和收入矛盾。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

    即使后世,民族主义盛行的时代,尚且有一大帮人劳心劳力,花钱花时间,拼了命的想要移民欧米。

    为什么?

    不就是欧米富裕,有钱,收入高,据说刷盘子的收入都堪比国内白领?

    同样的道理,只要让濊人知道,当濊人,没钱、受剥削、地位低,当汉人,骄傲,有钱,受保护。

    那濊人内部,只要不傻,很快就会有人要哭着喊着,求入籍了。(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