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五百二十二节 沧海君的迷茫
    刘彻返身坐下来,又对王道吩咐道:“去把沧海君请来,不要惊动真番、马韩二番……”

    濊人的力量,目前来说,是汉室在东北方向最信得过的一支力量。

    如今辽东北部都尉的官署,按照刘彻的命令,已经越过了呗水,深入到了濊人的控制区,在当地建立起了一个全新的移民城市。

    这个城市被刘彻命名为‘新化’,意思是什么已经是昭然若揭了。

    新化城,大概位于后世的中俄边境一带,大抵靠近图们江,对这个时代的中国来说,属于一个全新的世界。

    新化城的建立和北部都尉官署的东迁,让汉室的疆域在名义上扩张了几十万平方公里。

    刘彻打算,今年开春后,在新化城向东北数百里之外的濊人边境,再建一个新城,号为怀化。

    以此两城作为汉室对远东地区战略的基石。

    而无论是新化还是怀化,城市的建设与随后的扩张,离不开世代居住在此的濊人的支持和合作。

    更重要的是,刘彻发现,现在在远东和朝鲜地区的汉室藩国中,渐渐出现了一个颇为有意思的现象。

    那就是濊人与真番、马韩、卫氏朝鲜政权的残余贵族、部落和其他大小部族王国,形成了一个类似满清统治时期的古部落生态。

    濊人就好比察哈尔,真番、马韩等其余部族就好比其他古部落。

    这就让刘彻有时候,按捺不住性子,想要玩一玩东夷八旗制度了。

    只是考虑过后。刘彻放弃了这个想法。

    不是东夷八旗制度不可行。

    实际上,八旗制度在这个时代算得上是黑科技了。

    控制得好。直接能把这些大大小小的部族全部养成狗。

    但是……

    东夷各部族,到底在理论上。属于华夏文化圈的一员。

    像濊人、马韩等部族王国的先祖,甚至就是从中国迁徙至远东、朝鲜地区的少数民族。

    与华夏民族可谓是有着很深的血缘联系。

    最起码,在此时,无论是文化还是血缘关系,都算得上是很亲近。

    与之相同的还有三越王国以及西南夷诸国。

    对这些王国、部族,刘彻是将这看成准国民的。

    未来,是要全部同化成中国人的。

    但这八旗制度,却是一个强调民族区别,强化民族认知的制度。

    不管满清的八旗制度有多么成功。

    但。古八旗始终是古八旗,汉八旗也始终是汉八旗,满八旗更是始终是满八旗。

    在本土及其周围核心利益地带,玩八旗制度?

    刘彻还没脑抽到去学民宗委,特意去提醒这些部族、民族,自己不是汉人,而是濊人、越人、真番人、马韩人、夜郎人、滇人等等。

    倒是未来有机会,西域和印度,可以作为八旗制度的试点。

    大约一刻钟后。沧海君南宫信就来到了刘彻面前。

    “臣信拜见陛下,愿陛下千秋万岁!”南宫信规规矩矩的跪下来,以臣子礼,三拜九叩。

    他的沧海君封号。无论是名义上,还是实际上,现在都已经是汉臣了。

    在最初被封为沧海君的时候。南宫信还是很自信的以为,汉朝皇帝大概会将他当成南方的三越一样处置。

    即只要宗主权。而不是行政管理权。

    但他哪里知道,现在的汉室。对三越都已经磨刀霍霍了,岂会脑抽到再在东北方向扶持一个新的割据势力?

    不管是传统,还是利益,都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他前脚刚刚接受封号,后脚回到部族里就发现,辽东的北部都尉,带着两千多郡兵,大摇大摆的渡过了呗水,在‘鱼海’边上开始筑城了。

    短短两个月,一座崭新的城市,就已经屹立在‘鱼海’边了。

    这座城市虽然简陋,虽然还比较小。

    但却像磁铁一样,一下子就吸引了整个濊人的眼光。

    汉人,将盐、铁、茶叶、酒、布帛,光明正大的摆上了城市的商品目录中。

    盐是濊人生活的必需品,铁是所有部族都渴望和希望得到的珍贵金属,至于茶叶与酒,那就更让人疯狂了。

    尤其是酒,濊人无论贵族还是部落酋长以及武士,都无法抗拒那种喝到肚子里后,浑身暖洋洋的神奇液体。

    至于布帛,对至今大部分还是以鱼皮和兽皮为御寒衣物的濊人来说,简直就是来自天堂的福音。

    即使是他这个濊人共主,也根本无法控制,手下的头人、武士以及部族酋长,纷纷前往那个名为‘新化’的城市交易。

    虽然现在还看不出来,但南宫信很清楚,随着新化城的建立和不断壮大,这座城市将会不断的将濊人转化成汉人。

    譬如现在,就已经有几个部落,开始归附新化城,并在汉人官员的指导下,抛弃了艰辛的渔猎生活,转而定居在新化城周围,汉人官员,指导他们新建坚固的房屋,开垦土地,为今年的播种做准备。

    南宫信派人前往新化城质问,却被告知,这是天子的旨意。

    辽东郡北部都尉彭吴这个他过去的老朋友,更公开宣告:渔猎艰苦,濊人艰难,圣天子感同身受,乃命臣僚,前来蛮荒,教化臣民,使民有所居,人有所食,孤寡得以安养,伤病得以治疗。

    一下子,濊人各部落的大小头人,都感动的稀里哗啦。

    即使是南宫信,也是感同身受。

    濊人的生活,确实很艰苦。

    与中国、匈奴都不同。

    濊人想生存下去,主要依靠的就是鱼海与呗水中的鱼获。

    倘若某年渔获不足。饿死和病死的部族民,常常是成千上万。

    即使是濊人部族中的头人、贵族也难以幸免。

    南宫信就记得。他的祖父,堂堂濊人的共主。就是因为某年鱼海渔获不足,只能食用去年晒干的鱼肉,竟然因此染病身亡。

    即使渔获丰盛的年月,每岁为了捕鱼,淹死、冻死和被猛兽杀死的部族民众,也多如繁星。

    而新化城的建立,和汉朝官员的到来,向濊人各部族,指明了一条新的道路。一个新的世界。

    不用再去冒着生命的危险捕鱼,不用再为嗷嗷待哺的后代的肚子发愁,不用再在天寒地冻的日子里,蜷缩在地穴、山洞和火堆边瑟瑟发抖,再也不用担心,能不能活到第二天早上。

    圣天子派来的官员,给濊人们带来了全新的道路,并且将这条道路,光明正大的摆在了所有濊人面前。

    用着石砖砌成的房屋。比起过去的穴居,无论是舒适性还是安全性,都远远超越。

    房屋大而宽敞,明亮。

    屋内设有炉灶。更有壁炉取暖,只要放些柴火进去,一整晚整个屋内都是暖洋洋的。跟夏天一样,再也不用害怕第二天早上起来发现自己的妻子、孩子、父亲、母亲被冻成冰块了。

    更关键的是。汉朝的几位据说是墨者的大贤能,在来到了‘新化’后。针对当地的环境和冬季的极寒,设计出了一种名为‘火塌’的寝具。

    睡在火塌上,哪怕外面呵气成冰,塌上的一家人,也不会感觉有任何不适,一晚上都睡得极为香甜。

    而汉人的农稷官,则指导濊人部族,开垦荒地,凿井取水,建立卫生场所。

    如今,那几个归附到新化城的部族,族内人人都过上了过去只有在梦里才有的幸福生活。

    汉朝的官员们说,到了明年开春,播下种子后,只要一岁,那几个部落,永远都用害怕挨饿受冻,四十岁以上的人,再也不用去山林里等死了。

    儿孙和子侄们,会有足够的精力和足够的食物,供应他们,安养晚年。

    面对这一切的改变和希望,南宫信是即迷茫,又兴奋。

    他迷茫,不知道未来自己的定位。

    濊人共主?

    现在可能还是,但几年以后,恐怕尝到好处的濊人各部族,都会只听从来自新化城的汉人的命令了。

    虽然,作为将汉朝圣天子的‘仁慈’与‘恩德’带给濊人的族长,他和他的家族,肯定会得到部族头人们的感激。

    但,像过去那样,在濊人中说一不二的地位,却是一去不复返了。

    汉人用盐铁茶布酒,彻底的镇住了所有部族,又以一个濊人人人都想要的未来,让他们效忠、臣服。

    因此,南宫信不知道自己和自己家族的未来,到底在哪里?

    在他来长安前,汉室的辽东郡郡守就已经下达了命令给濊人各部族,按照汉室的律法,要求各部族以家庭为单位,上报户数、人口,还命令各部族中十八岁以上,二十五岁以下男子,进行军事训练。

    从新化城里,出动了数百名士兵,前往各个部族的定居点,指导濊人训练。

    北部都尉,甚至开始在一些靠近新化城的部族里,任命起了里正、亭长,开春以后,廧夫、游缴也要开始任命。

    虽然,这些位置依旧由部族的头人以及上层的贵族武士担任。

    但南宫信,却总感觉哪里怪怪的。

    却又说不出所以然来。

    至于兴奋?

    作为部族的首领和头人,面对部族一天天变好,未来会更好这样的事情,他当然有理由兴奋了。

    只是,这两种感觉,让南宫信忐忑不安。

    有时候甚至会做噩梦。

    带着这样的心情,南宫信来到了长安,他希望向长安天子请教——不能说他蠢,实在是南宫信从未见过和遇到过这样的场面,就好比后世鸦片战争后的国人,面对西方列强的坚船利炮,以及完全不同传统的行事风格,满清统治下的国人,照样不知道该怎么办,思想迷茫,甚至手足无措。

    对濊人来说,如今的情况,确实是自从他们的祖先在殷商时期,从中国迁徙到东北后,遇到的最大变革和挑战。(未完待续。。)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