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五百二十一节 条件(2)
    “朕听说师家商队走遍天下,远至朝鲜、三越乃至于西南夷,皆有所往?”刘彻伸出一个指头,慢悠悠的问道。

    师旦此刻的心情,大抵好比孔雀开屏,恨不能将自己家族的优点全部拿出来,立刻就是小鸡啄米一样的点头。

    刘彻呵呵一笑,道:“朕的第一个条件,就是师家的所有商队,朕都要派人进驻!”

    师家的商队,巅峰时期多达百余支,加上外围控制和附庸的其他商队,这一数字可能多达四五百支。

    拥有马车、牛车上千辆,大小商船数百艘,师家借此经营起了一个庞大的销售网络。

    这样庞大的一个网络,在刘彻眼中,已经算是一个庞大的情报、商业以及监视网络的雏形了。

    正因为这样,他才会动心,才会冒险,亲自下场。

    只要控制了师家的网络,将之整合。

    未来,不管是要将绣衣卫的耳目安插到天下也好,还是刘彻的许多其他计划也罢,都有施展拳脚的空间。

    而且,顶着一个民间商贾的马甲,很多事情,都可以放手去做,大胆去试验了。

    师旦闻言,立刻叩首道:“陛下旨意,小民不敢违抗,只是……”他俯首道:“小民阖府如今具被迁到关中,往日的伙计、账房以及各路商队的主事人,如今恐怕都不会怎么听命了……”

    说话间。师旦眼角闪过了一丝狡魅。

    确实,师家下面的很多商队,在师家被迁徙的那一刻。都出现了不安分的迹象。

    迁徙关中,对师家是灾难。

    意味着从此远离根本之地,属下的管事的,只要不笨,都会寻机自立,甚至贪婪胆大的,趁机黑掉师家的产业。化为己有。

    这样的事情,在过去六十年。屡见不鲜。

    但是……

    当世的巨贾豪强们,见过了过去六十年那些倒在陵邑迁徙制度上的前辈们的下场后,岂能没有预案,留下后手?

    这世上。有矛就有盾,矛与盾之间的进化是紧密相连的。

    一方强势,另一方就必然会针对对方做出改变。

    时至如今,当世大贾豪强,都已经针对陵邑政策,自我进行了变革。

    或是在本地与官府紧密相连,用金钱开路,美女为弹,腐蚀和拉拢官僚阶级。借此避开被上报长安,强制迁徙的命运,或是经营出一个好的名声。让官府无出下口,也没有借口,更可狭民意,逼迫地方官,不敢下手。

    但这些都只是被动防御。

    狡兔三窟的道理,谁不懂?

    任何一个能从历次迁徙中逃过的豪强商贾家族。都有着自己的准备与计划。

    为的就是防备,有朝一日。假如真的被强制迁徙到关中,自己家族如何涅槃重生。

    这些准备中,自然就有着如何规避强制迁徙后,自家名下的主要产业与重要财源,不被强制迁徙所摧毁,好方便在被强制迁徙后,依然能源源不断的提供财富,供给已在关中的家族使用。

    历史上,这些商人豪强的准备,确实是精细到了这个时代所能达到的极点。

    以师家为例,这个家族通过二三十年的布局,在雒阳城和河南郡的其他商队里,广泛施恩,投资,更与各路人马保持了长久的亲密关系。

    主要的大型商队和船队,更是向来被掌握在师家的自己人手里。

    所谓自己人,当然是女婿、外甥以及那些出自师家自己从小就培养起来的仆役、家生子。

    虽然不可能让这些人一直忠于师家,但最起码,在强制迁徙后的三五年内,师家依靠积威和过往的恩赏,还是能控制住大局。

    至于那些不稳的,不安分的,基本都是些小商队或者无关紧要的商铺。

    但是很可惜,历史上,他们遇到了不安常理出牌的小猪。

    而且,小猪直接掀了桌子。

    告緍令可不管你有多少后手,这个法令的主体核心,就是鼓励民众互相检举揭发隐匿的财产,一经查实,举报者可以获得被举报者没收财产的一半。

    这就导致,很多人甚至都不需要证据,只要找郡中最富裕的几个人家,随便往衙门递一个举报信,然后就可以坐着数钱——反正,大户家族,肯定都隐匿和瞒报了许多财产。

    小猪以力破巧,商贾豪强们再多的布置,再多的后手,都是一拳打在空气里,然后被不讲道理的官兵冲进家里,把财产全部查抄出来。

    但现在,可没有任何商人会想到,自己惹毛了皇帝,会导致皇帝开地图炮,放出告緍令这头凶兽。

    而商贾逐利,胆大包天,没有什么是他们不敢干的。

    像临邛的程郑氏和卓氏,趁着新君即位的混乱时刻,吞了邓通在蜀郡的财产。

    这胆子,谁敢说他们小?

    此刻的师旦也是如此。

    既然有机会能借助皇权,让那些可能会借机从自己家身上咬下血肉,然后逍遥的属下们知道厉害,收回损失,师旦自然不会放过。

    刘彻微微低头看了一眼师旦,眉毛一跳,不置可否的道:“此事,不需你担心,朕会让郅都处理好!”

    对郅都,刘彻还是有足够的自信的。

    这确实是个忠臣。

    等河南郡事了,刘彻就已经打算任命郅都为江都王太傅,让郅都坐镇广陵国,开统一三越之路。

    师旦立刻就喜不自胜的拜道:“陛下圣恩,小民感激涕零……”

    刘彻的这句话,等于给师旦开了一个全新的世界。

    等于告诉师旦。从今以后,师家就可以以皇商自居了。

    皇商,那可是比官商还要牛逼一万倍的存在。

    有了这块虎皮。那过去经商中面对的很多问题,都不再是问题。

    背靠天子,有少府的接济和帮助,从采购到货源再到售卖,每一个环节,都将变得完美无缺。

    而且还不需要担心地方官忽然跳出来抢夺果实,瓜分利润。更不需要担心沿路的安全,汉室苦心建立的亭里系统和遍及天下的关防系统。都将成为师家生意网络上的一个节点。

    这好处,简直只是想想,都让人心醉神迷。

    刘彻懒得去理师旦是个什么想法。

    他对师家商队的态度是很明确的。

    整个网络和所有的商队,全部都要国有化。归属于少府。

    刘彻已经想好了,让王道去负责这个方面的事情的统筹。

    师家的未来,大概就是个职业经理人的地位。

    甚至过个几年,等刘彻培养出了能掌握和管理好这个网络的人才后,一脚踹开师家也是很简单的。

    当然,现在,师家的作用还是很关键的。

    所以,刘彻也就耐着性子,继续道:“第二。师家过去行走天下,所见所闻所记的天下郡国道路、山川、地理情况,你给朕整理好。半个月后送到石渠阁,交给太史公!”

    太史公司马谈家族,世代都有个野望,那就是编篡出一本上朔三皇五帝,下叙当世政治地理军事经济的史书。

    这也是司马家族背负的历史使命。

    从后世的史记——太史公自传中,这种使命感和责任感就表现的很强烈。

    司马家族。历代都是以此为目标存在和延续的。

    刘彻打算帮司马家族一把,推动史记的诞生。

    甚至不排除在未来以国家的力量参与进来。共同编辑完成汉室的百科全书。

    这样做的好处,当然是显而易见的。

    秦始皇书同文,车同轨,给后世留下的属于他的不朽印记。

    身为穿越者,刘彻岂敢落于人后,不留下些什么让后世无论王朝更替,世道变迁,也不磨灭的印记,那就等于失败。

    师旦闻言,立刻再拜道:“诺!”

    “小人回去以后,就命家中上下,立刻整理……”

    作为行商,各地地理,山川地貌以及河流湖泊道路等等相关情况,自然是他们必须了解和知晓的东西。

    刘彻听了,满意的点点头,然后挥挥手道:“你先下去吧,记住,不要跟人说今天与朕见过面……”

    嗯,这就是掩耳盗铃了。

    刘彻很清楚,这个事情是瞒不住人的。

    相信,很快就会有人知道,今天他这个皇帝与一个商贾见过面,谈论过一些事情。

    就像当年程郑氏见了他以后,没多久,大家就都知道了相关事情,甚至连程郑氏与卓氏出资修建褒斜道一事,在现在都成了公开的秘密。

    但,很多事情就是这样的。

    你不去到处嚷嚷这事情,别人就算知道了,也会当做不知道。

    但你要是公开叫嚷某些事情,那么,其他人就没法装聋作哑,必须表态了。

    这就是政治。

    看着师旦消失在门口,刘彻对王道招招手,吩咐道:“前段时间,朕让你在王温舒那里安插的人,安插好了没有?”

    王道立刻道:“陛下,奴婢已经办好了……”

    刘彻点点头,没有说话。

    王温舒是一柄双刃剑,这个疯子跟汉室其他酷吏一样,都是文武双全,上马能治军,下马能治民的天才。

    不控制好,很容易割伤使用者自己。

    而且……

    王温舒这个人,跟他的残暴与暴虐成正比的是他的贪婪。

    前世小猪的朝臣里,能在贪财方面与之媲美的,也就寥寥几人。

    这个家伙放出去咬任家,刘彻相信,他一定能咬死任家那个绿茶婊。

    但是,就跟鹿鼎记里康麻子让小宝去抄家一样,刘彻实在很担心,任家的财产,最后可能都要落到王温舒手里。

    若只是几百万钱,刘彻懒得去理会。

    但任家,却是能与程郑氏、卓氏斗富的真正巨贾。

    其家产,光是田地,估计足有一万余顷。

    刘彻实在很难放心啊!(未完待续)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