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五百二十节 条件(1)
    “说说看,犯下了如此多的大罪,尔打算怎么办?”刘彻淡淡的问道。£∝小,..o

    师旦却是一愣,听出了天子话外的意思。

    再仔细一想,心中不禁狂喜。

    “倘若陛下不是需要用到吾家,那还会亲自接近?更不可能如此问话了!”师旦心中想着。

    这种事情,只要智力正常的人,在冷静的情况下,稍稍一想,就能想到。

    千金之子坐不垂堂,何况堂堂天子?

    假如天子真想对他师家动手,岂须如此麻烦?

    一小吏足以令师家阖府上下死绝!

    来不及多想更多,师旦立刻就叩首拜道:“小民自知死罪,甘愿伏法,唯陛下发落……”

    这时候,他也不提什么罪责归于己身,为族人开脱了。

    道理很简单,是死是活,是圆是扁,根本就由不得他师旦做主。

    天子想怎样就怎样,唧唧歪歪扯东扯西,说不定会惹恼天子,导致全族遭殃。

    “发落啊……”刘彻呵呵笑了起来:“临邛的程郑氏和卓氏,贿赂官员,走私人口,私吞国家作坊与矿山,朕就让他们出钱去修褒斜道,总计给了十万万钱的标准……”刘彻眯着眼睛,看着师旦,问道:“你说说看,你想拿什么赎罪?”

    师旦心里一咯噔,脸上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拜道:“陛下,臣家小业小,不敢与临邛两位相比……”

    开什么玩笑嘛!

    十万万钱?

    就算是师家全盛时期,大抵撑死了也不过三四万万钱的家产。这还是把不动产和奴仆,外债全部算上的结果。

    那临邛程郑氏与卓氏是很有钱。

    但那是人家整个吞了当初邓通在蜀郡的产业暴富起来的缘故。

    这天下。谁敢去跟这两货比富?

    但是,天子却是无动于衷。依然笑眯眯的看着他,让师旦感觉有些发毛。

    师旦心知,今天要是不出diǎn血,那么,很可能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甚至阖家上下数百口,都要死!

    而且,人死了,钱财与家产,照样会落到天子手中。

    没有办法。一咬牙,师旦哭着道:“小民自雒阳至关中,曾见陛下所修之轨道马车,甚为精妙,如行之天下,可谓功德无量,小民自知罪无可恕,愿每岁奉钱一千万,修建长安至函谷关之轨道马车。以赎小民所犯之罪!”

    刘彻终于眉开眼笑,露出一个如沐春风的笑容,道:“先交三千万钱给少府那边罢!”

    师旦心里都在滴血,三千万钱?

    这几乎是师家现在所有的流动资金了。

    但他能怎么办?

    现在。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不出血是不可能的!

    师旦只能叩首拜道:“诺!”

    刘彻也是叹了口气,这些商人,基本上都是这么个尿性。

    想历史上。小猪为了筹措经费,把自己的脸面全拿出来了。好话说尽,希望商贾们捐款。资助国家。

    可惜,除了一个叫卜式的傻瓜,没有一个人鸟他。

    这也就罢了,小猪又退一步,加征商税和车船税以及赀算,希望商贾们能在税收上让一步。

    但还是没人鸟他。

    于是,小猪发飙了,掀桌子了,然后,商贾们的末日就来了。

    告緍令下,无人能活。

    不止大商贾死绝,就连中小商人也遭池鱼之殃。

    事实证明,商人们,刀子没架在脖子上以前,为了利润,绝对是敢卖出绞死自己的绳索的。

    这是全世界商人的劣根性和天性。

    根本无药可救。

    正因为是看到了这些事情,刘彻才知道,假如他现在加征商税,那么,商人们愿意鸟他的,基本没有。

    就拿眼前的师旦来说,假如不靠天子之威,以生死之间的大恐怖威胁,单纯只颁布一个律法,师家愿意出多少商税?五十万钱有没有?

    答案是,可能连五万钱,人家都嫌多。

    反倒是现在,三千万钱,连还价都不还,一口就答应了。

    “只是仅靠吃大户,远远不够……”刘彻心中感慨一声。

    天下似师家这样的家产累积以万万计的大贾有几家?

    撑死也不过十指之数而已。

    就算敲骨吸髓,又能拿多少?且固泽而鱼,根本就只是一锤子买卖而已。

    只有恢复吕后时期的商律,甚至将商税提升到国家财政收入的重要补充地位,才是长久之计,才有可持续发展的未来。

    但,此事现在却也只能是想想。

    商人、舆论和朝臣,都不会允许刘彻这么干。

    只能是潜移默化,缓缓图之。

    甚至,刘彻有种预感,想要实现这个目标,他就要先做到击败匈奴,完成汉室四代天子的夙愿,然后狭此不世之功,树立说一不二,圣心独断的地位,才可顺利实施。

    现在嘛……

    刘彻看着师旦,伸出手道:“还有几件事情,你要做到,朕才会考虑,既往不咎!”

    师旦哪里敢有异议?立刻就欢天喜地的叩首:“请陛下示下!”

    师旦此刻,真心是觉得先前他一口答应的那三千万钱的支出和每岁千万钱的奉献,真是太划算了!

    这笔投资,甚至堪称师家六十年以来最关键的投资!

    因为……

    从此以后……

    吾家即为天子爪牙,是皇商,是天子意志的延伸。

    只要能把天子交代的事情办好了,谁能动得了他们家?

    且借着天子虎皮,这天下关防,郡国,师家何处去不得?什么买卖不敢做?

    就是那位号为苍鹰的河南郡郡守郅都,恐怕再次相见,也要对他家无可奈何。

    真真是一本万利啊!

    师旦只感觉,自己的眼中仿佛看到了师家成为汉室有数豪门,威风不可一世,甚至出相入将的未来。

    “据说,当初程郑氏与卓氏,出资捐款,修建褒斜道后,陛下就纳其家族女儿为妃……”师旦的眼珠子迅速转起来。

    献女为天子侍寝,在汉室等于是鲤鱼跃龙门一样的变化。

    当年,石奋之姊,不过是为太祖高皇帝封为少使,就奠定了石家六十年富贵的基础!

    但师旦知道,此事,要先放下,现在,他需要做的就是,全心全意的听天子吩咐下来的事情,牢牢在心中,然后不惜一切代价,将它们漂漂亮亮的完成!(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