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五百五十二节 长水胡骑
    王温舒抬步走上未央宫的宫门台阶,他感觉,自己的双脚都在颤抖,提着绶带的手,更是紧张的有些发白。╥╥,

    面圣!!!

    这是王温舒过去根本不敢想的事情。

    而在今天,梦想成真了!

    微微出了一口气,王温舒自己也有些不太相信,他的命运,在过去一年中,居然会经历如此大的反转。

    去岁考举,他最后是杀进了第三轮,最终成绩也不差。

    一开始,王温舒被告知,他已经被分配在内史下属的华阴县,将出任华阴县县尉丞,秩比四百石。

    这个职位,起点很高。

    华阴县素来就是关中的大县,各方势力混杂,很适合王温舒这样的人施展才华。

    更关键的是,华阴县当地有御史大夫衙门派驻的御史,等于说一举一动,都能上达天听,出了成绩,天子第一时间就能知道。

    当朝治粟内史直不疑,最初就是从华阴县县令的位置上做出了成绩,从而被太宗皇帝简拔的。

    只是,奈何天有不测风云啊!

    王温舒甚至还没来得及摆酒庆贺,一个晴天霹雳就炸响在他眼前——负责筛选官员的少府和丞相府的有关部门,在面试了他以后,居然给了他一个‘五官不正’‘略输威仪’的评价。

    这个评价,可真是要命!

    要知道,汉室是个看脸的政权。

    长的歪瓜裂枣的家伙,等于自绝于仕途,甚至。长相不够帅,勉强进了仕途。前途也有限的很。

    王温舒自问,自己虽非什么伟岸大丈夫。容貌也不算帅的惊天动地,但自己的那张脸,无论如何,都算不上所谓的‘五官不正’吧?

    至于威仪,那更是为官之本,没有威仪的官员,怎能压得住下面的官吏与百姓?怎能让百姓士民服从?

    得知了面试结果后,王温舒真是恨不得剁了那几位负责面试的官吏。

    但少府与丞相府的评价,别说是他王温舒这样出身低微的一般人。就是列侯子弟,恐怕也无从更改。

    只有三公九卿,天子心腹一级的大臣,才能让少府与丞相府,将自己说出去的话给吞回肚子里。

    他王温舒自然翻不起任何浪花。

    甚至连扑腾扑腾的资格,都没有!

    好在,他前脚刚刚得知了面试结果,后脚就有贵人上门了。

    天子亲信,贴身内侍。大宦官王道亲自拿着礼物上门拜访,给出了绣衣卫直指使者的官衔,许下了‘君可自由翱翔’的承诺。

    若是稍微有些节操的文人士子,恐怕第一时间就要拿着棍棒赶人了。

    阉竖之辈。安敢欺我清白?

    可惜,王温舒早就没有节操了。

    更何况,对方开的条件。确实很够意思。

    秩比六百石的绣衣卫直指使者,可持节监督百官。风闻奏事,必要时。更可持节调动军队,便宜行事。

    更重要的是,俸禄很诱人!

    外朝一位六百石的佐吏,一岁俸禄也就是六百石粟米,外加逢年过节的赏赐,一年四季所给的官服布匹,再加些外快,撑死也就千把石粟米的收入。

    但绣衣卫却不同。

    以王温舒为例。

    他除俸禄和赏赐外,每个月还能拿到三匹布帛,八百余钱,一石酒,十斤肉的‘绣衣卫津贴’。

    另外,还有三百钱每月的房租补贴,二十斤麦粉每月的营养补贴。

    而且似他这样的绣衣卫高级成员,每年还持有二十万钱的特殊经费以及三个名额的死刑豁免权。

    按照绣衣卫的规定,他可以无条件的随时支取和使用那二十万钱的特殊经费以及死刑豁免权。

    用于招揽人手,组织情报网络。

    只需要每年年终列一个报表给上官,详细说明所用经费用途明细以及死刑豁免权的使用过程。

    而且,绣衣卫是天子爪牙、心腹,干的好了,就能进入天子眼帘,算是一条飞黄腾达的捷径。

    待遇好,有前途,王温舒几乎没有扭捏,就丢到了自己的节操,答应了王道,加入了绣衣卫。

    事后王温舒才知道,原来,他的那个华阴县县尉丞之所以飞了,是因为他被人推荐给了王道,以王道的身份,自然轻易的就能让丞相府和少府的吏员,指鹿为马,睁眼说瞎话。

    不过,现在王温舒心里是一点芥蒂也没有了。

    反而觉得,这绣衣卫才是他这样的丈夫施展拳脚的地方。

    在绣衣卫不过三个月,他王温舒就已经做出了好大的成绩。

    三个豪强家族,被连根拔起,十几位六百石以上的京官被投进了廷尉大牢,就是在这长安城中,王温舒三个字,也渐渐有了些分量。

    “这还不够!”王温舒在心里说:“大丈夫生于世,当建功立业,列鼎而食!”

    而今天,天子的召见,就是一个很好的机会!

    思索间,王温舒就被引导的宦官带到了温室殿的殿门前,无需旁人指点,王温舒立刻就跪在门口,拜道:“臣绣衣卫直指使者温舒请见天颜!”

    不多时,殿中走出一位宦官,正是王温舒现在的顶头上司王道。

    “陛下命你入觐!”王道面无表情的道。

    “诺!”王温舒连忙再叩首,然后随着王道走进温室殿。

    一进温室殿,王温舒就立刻跪在殿中,匍匐在地,拜道:“臣拜见陛下,吾皇万岁!”

    “起来吧……”只听到一个男声和气的吩咐着。

    王温舒这才敢起身,站在殿中,偷偷用余光瞄了一眼那端坐于上首的天子。然后迅速低头。

    在王温舒眼中,天子很年轻。但极有威严,一双眼睛仿佛能看透人的心神。只是瞄了一眼,王温舒就已不敢再对视了。

    “果然不愧是太宗孝文皇帝指定之隔代继承人,受命于天,生而神圣的天子!”王温舒心中感慨着。

    也只有似他这样出身中下层,饱受磨难,又怀有希望与理想的人,才会对那个坊间的传闻,深信不疑。

    原因很简单,这是大多数出身不上不下。又想建功立业的人,为数不多的幻想和希望。

    大家都渴望明君贤主,然后自己受到赏识,简拔。

    在这样的心理希冀下,王温舒自然下意识的就会神化、理想化天子,在还未见面之前,脑海中就自动脑补了许多。

    ……………………

    刘彻并不清楚王温舒此刻的心态,他颇为好奇的打量了一番这位史书上赫赫有名的酷吏。

    王温舒的残暴和嗜杀,任何知道此人手段的人。都会倒吸一口凉气。

    其他酷吏,像张汤、义纵,杀人,还会讲政治。讲原则,打击面基本只是一部分。

    但王温舒杀人,不论对方背景。一开刀,就是牵连一大片。简直就像开地图炮!

    此人最有名的事迹,就是担任广平都尉和河内太守时干的事情。

    最典型的就是他在河内郡任职的时候。这货刚到任,就调派河内郡五十名精干吏员,骑马前往通向长安的每一个驿站。

    刚开始,大家还不知道他要干嘛。

    但到了冬天,所有人都知道,这货要玩什么花样了。

    他一口气的将河内郡所有豪强地主,全部抓了,一共一千多家!

    然后,他就快马向长安奏报。

    那些停留在各个驿站的吏员,也以最快速度,向他传达来自长安的命令。

    命令一到,他就开始杀人。

    一连杀了三个月,血流十余里,那一千多个豪强地主家族,全部杀了个干干净净。

    至于河内郡的盗匪、平民,只要落到他手上,基本就是死罪。

    仿佛在王温舒那里,除了死刑外,并无其他刑罚……

    不过,此时的王温舒,看上去还是很青涩,站在那里,似乎也紧张得不得了,并无什么杀人魔王的模样,倒像是个颇为害羞的腼腆小伙。

    刘彻翻看了一下王温舒在绣衣卫的档案。

    好家伙,这货果然天生就是干kgb的!

    在绣衣卫待了三四个月,他就把三四十个杀人犯,三个家产数百万的豪强家族,还有十几个大大小小的官吏,送上了断头台……

    这样的人,刘彻也不知道,是该用,还是不该用。

    如今关东郡国的局面,确实需要这样的魔王,前往清理。

    但用的不好,也有可能割伤自己的手指。

    踌躇了片刻后,刘彻笑了一声,心里想道:“有什么好担心的?,荥阳那边,确实需要好好清理清理了……”

    “旁人去荥阳,可能还会顾忌,此人却是正好!”

    一念及此,刘彻就道:“王温舒是吧?”

    “小臣在!”王温舒立刻躬身答道。

    “朕看了卿在绣衣卫的报告和履历,很不错……”刘彻拿着王温舒的档案说道。

    王温舒对豪强和游侠还有盗匪,确实很有一套。

    可能是因为王温舒曾经干过游侠,游走在黑白之间的缘故吧,档案显示,他似乎对所有豪强、中下层官吏以及盗匪的行事和做法了如指掌,一旦出手,就能抓住对方的致命点,找到确凿的证据。

    好几个内史衙门查了好几年,都奈何不了的案子,此人一出手,就麻利的找到了证据,将罪犯绳之于法。

    “陛下缪赞,臣愧不敢当!”王温舒谦虚而略微自豪的道。

    “卿很自信?”刘彻看着他。

    “效忠陛下,为君分忧是臣的本分……”王温舒似乎不紧张了,侃侃而谈。

    “善!”刘彻站起身来,道:“朕有个事情,交给卿去办……”

    刘彻看着王温舒,道:“去荥阳。把任家连根拔起,相关官吏。涉及到谁,就抓谁。但一定要拿到真凭实据,让天下人都信服的证据!”

    “卿明白吗?”

    王温舒抬头看着刘彻,嘴巴有些微张。

    任何人在听说了荥阳任氏后,恐怕都会吃惊!

    因为任氏不是一般的家族。

    他们的大本营在宣曲县,而此地是刘邦封给任氏先祖的封地。

    当年,楚汉争霸,汉军与楚军相持于荥阳,大战连连,天下物价沸腾。粟米一石卖到一万钱。

    在这场战争财中,获利最多的就是这个宣曲任氏。

    可以想象,若没有武力,没有枪杆子保护,任家敢发这个战争财吗?

    任何稍微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任家的先祖,是秦朝的督道的仓吏,掌管着秦国在荥阳的仓储基地。

    秦帝国崩溃的过程中,任家将秦国在荥阳的仓储储备几乎全部吞了。

    什么任家在秦朝末年。逆势而行,别的豪强都在储备金银珠宝,独独任家采购粮食,积蓄。

    这种话也就偏偏三岁小孩子……

    乱世什么最重要?

    当然是粮食。

    尤其是秦末战乱。天下英雄遍起,顶峰之时,中国之内的独立势力。多达几百股。

    几乎所有的城市和产粮地都在战火中,你想买粮。问过那些饥肠辘辘的流民,横行郡国的军人没有?

    真当别人是弱智?

    况且。任家把粮食价格炒到一石一万钱,还卖掉了。

    以正常思维考虑,这个事情本身就不正常。

    楚汉争霸,无论汉军还是楚军,都不是什么善男信女,还真以为那是天朝的超市,明码标记,概不赊欠?

    兵哥哥们发起横来,强买强卖,谁又敢放半句废话?

    事实就是,宣曲任家,有着一支不弱的武装力量。

    汉室档案显示,这是一支骑兵组成的武装力量。

    这才是宣曲任氏在楚汉争霸中,敢卖一万钱一石的天价粮的底气所在。

    而且,这支武装力量很可怕!

    历史上小猪编练赫赫有名的上林苑八校尉新军,这八支后来纵横天下,驰骋疆场的精锐,有一支叫‘长水校尉’

    这支长水校尉的人员,全部由‘长水族’组成。

    长水族是羌族的一个分支,汉化的时间很长了。

    在汉室,提起长水人,通常的称谓是‘长水宣曲胡人’。

    看到这里,大家就应该明白,任家是个什么样的怪物了。

    历史上,长水胡骑的威名,震动天下。

    而任氏在宣曲,就如同明清西南地区的土司一样,依靠庞大的财富,在当地就是土皇帝一样。

    至于地方官员?

    看看现在任家在汉室的名声就知道了。

    肯定早就与任氏同流合污了!

    任家有钱有地位有名声,还有一定的武力,而且很聪明,善于伪装自己。

    这才是他一直能在当地称王称霸的原因。

    本来,按照剧本,任家应该还能风光个三五十年。

    但是……

    “你们是自己作死啊……”刘彻在心里叹了口气,要是荥阳方面不作死的报上任氏的名字,刘彻恐怕一时半会还注意不到这个怪胎,没注意到,就不会去查他的老底,不查他的老底,就不会知道在中国腹地,居然还有一个世代牧马、养马,依然有着胡风的长水族,不知道长水族,就不会知道它与长水校尉的关系,而刘彻是绝对不容许,类似长水胡骑这样的精锐力量,被私人控制和掌握。

    所以任家只能说,装逼装成了213。

    王温舒在稍微吃惊后,脸上的神色,立刻就变得兴奋了起来。

    任氏?

    王温舒自然听说过,这是一个据说被许多人称颂的‘仁商’,世代以节俭和勤俭出名,太宗时,任氏的名声传到了天子耳中,因此被赞为长者之家,备受天下瞩目。

    任氏的许多事迹,也被人广为传颂。

    因此,历来大家都知道,宣曲县有个土豪家族任氏,钱多土地多,人也多。

    但没有一个人动他。

    太宗皇帝的赞美,就是任氏的护身符,士林的舆论,也为之披上了一层看上去很好看的外衣。

    在多数人的固定思维里,任家,那是学习的榜样和楷模。

    但,这与他王温舒有什么关系?

    王温舒久在基层,见识过形形色色的人物。

    他很清楚,这个世界上或许真有行善积德,福泽乡里的善人。

    但绝对不存在富贵六七十年,历经战乱兴亡,还依然‘行善积德’的大家族。

    这样的人家,就跟廷尉大牢里的死刑犯说:我是冤枉的,一样可笑。

    因此,几乎是下意识的,王温舒就道:“诺,臣遵诏!”

    根本就不问为什么和怎么办。

    这样的态度,让刘彻很欣慰。

    大抵也只有王温舒这样的人,才能对付得了任家那样的绿茶婊。

    派王温舒去,大抵也算是一物降一物了。

    任你任家狡猾如狐,遇上不讲道理,只会杀人的家伙,大概也只能感慨命运的不公了。

    刘彻的眼神顿时就变得柔和了起来。

    类似王温舒这样的家伙,还真是君王最爱的官吏,难怪小猪愿意为他顶着层层压力,重用了。

    不过,任家在宣曲经营几十年,根深蒂固。

    王温舒一个外来人,恐怕去了也难以打开局面。

    刘彻于是道:“朕会命河南郡郡守郅都协助卿,必要时,卿可以请示郅都,然后调动河南郡郡兵和荥阳大营的驻军,协助卿办案……”

    王温舒的注意力,一下子就被郅都这个名字给吸引了过去。

    任何人都有自己的偶像。

    而郅都就是王温舒的偶像。

    想到能与偶像共事,近距离的接触,耳提面授,王温舒就激动的满脸通红,说不出话来,只能深深一拜,感激的道:“陛下厚爱,臣铭感五内,誓死报效!”

    刘彻却是一愣:“朕好像没做什么吧?难道朕已经修炼出王八之气了?”(未完待续。。)

    ps:  宣曲县到底在哪里?查了很久没查到,只查到了长水校尉的驻地在上林苑昆明池以西。

    然后从史记上看,宣曲县大概应该在荥阳与敖仓之间。

    理由是,首先,粮食这东西,在战乱时期,长途运输,等于送菜,任家要卖粮给战争双方,必然在附近。

    其次,作为秦督道的仓官,任家先祖肯定是在敖仓任职的。

    那么多粮食运回老家,太远了的话,别说其他人,一路上的流民,早就开抢了。u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