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五百一十节 绿茶婊
    雒阳城,往日的繁华,仿佛昨日黄花,整个城市,几乎陷入了一片萧条之中。∮∮,

    执掌雒阳商业圈命脉十几年的师氏家族,已轰然倒塌。

    师家的倒塌,让整个雒阳的商人们,都察觉到凛冬来临的预兆。

    师氏家族,在雒阳经营了将近五十年。

    门生故旧、食客故友,遍布各个阶级。

    甚至,几乎所有雒阳数得上名号的商贾,基本上都曾是师家的学徒、雇工或者账房。

    师家的致富秘诀,与天下所有大贾巨头都不相同。

    从师氏创业的第一天起,师氏家族的先祖,就立下了帮扶后进,提携同行的家规。

    只要你有经商的天赋,赚钱的天赋。

    那么不拘身份地位贵贱,年龄长幼甚至性别,师家的大门一定会对你敞开。

    数不清的雒阳大贾,在年轻的时候,都曾在师家羽翼下,学习各种商业知识,并且跟随师家的商队,周游天下,贩卖各地特产。

    而等到你觉得你可以独立经商,开创一番事业的时候,师家也不会阻拦,甚至,会视才华不同,给予帮助。

    这帮助常常是给予一笔不菲的启动资金——当然,师家是要把这笔钱变成干股的。

    在这过程中,有的人失败了,有的人成功了。

    失败者,常常选择回到师家,继续效力,当然,因为你亏光了师家给予的钱财,那么下半辈子。就只能为师家卖命,为其努力赚钱了。

    而成功者。师家也没亏本。

    你赚的越多,师家的收益就越大。

    上一代的师家家主。就曾经说过:货无常主,富无经业,天下英雄,能者辐辏,不肖者瓦解,吾以薄赀,取天下英雄,此兵法所谓之奇胜也!

    如今,师氏为长安强迁关中。

    整个雒阳甚至河南郡。乃至于河东、河西、梁淮齐鲁,许多商贾,顿时就只感觉到兔死狐悲。

    连师氏这样的人家,都难逃廷尉摧残,吾等该何以为生?

    人心惶惶之下,雒阳商人们,为求自保,纷纷停止了外出经商。

    于是,整个雒阳城立刻就萧条了起来。

    甚至。整个天下的商业活动,一下子就萎缩的非常厉害。

    盖因为,以师氏为首的雒阳商人,在整个汉室的商业流通领域中占据了不可忽视的地位。

    雒阳。居于天下之中,面向齐秦赵楚。

    自古以来,雒阳商人就是行走天下郡国。互通各地有无的重要力量。

    仅仅师家,就拥有大小马车、牛车数百辆。船舶数十艘,雇工、护卫、奴仆数以千计。

    他们就是汉室商业流通领域的关键。

    没有他们。天下商业流通就要停滞。

    而这次,雒阳商人们不自觉的行为,让他们第一次知道了,原来自己也有如此的力量!

    看着雒阳城的萧条,以及洛水、驰道的冷清局面。

    无数人的心脏砰砰的跳动着。

    “吾等看尔到底怎么办?”许多人将目光投向雒阳城正中的河南郡郡守衙门,心中不无得意。

    在他们看来,雒阳萧条,洛水冷清,驰道空旷。

    不管是谁,恐怕都要顶不住压力了。

    要知道,雒阳的商税和市集的市税,占去了河南郡三分之一的岁入。

    任是怎样铁打的官员,在面对事关乌纱帽的问题下,都得好好掂量掂量继续对抗的后果!

    可惜……

    商人们的算盘落空了……

    如今主政河南郡的那位,乃是赫赫有名的天子鹰犬,号称国之爪牙的郅都。

    作为法家弟子,郅都看着一下子就冷清下来的雒阳城,非但没有任何忧虑,反而颇为欣慰。

    “这样才好嘛……”郅都心里高兴的几乎就要跳了起来。

    对法家来说,一切不可控和不稳定的法律、制度、群体、阶级,都应该去死!

    而商人们,毫无疑问就是法家最痛恨的存在。

    尤其是雒阳的行商们。

    他们行走天下,一出门,就是好几年没有音讯,根本不知道这些家伙在外面干了什么。

    更可恨的是,这些家伙还常常雇佣着大批的护卫、打手,许多人甚至就是武装行商,假如有需要,他们立刻就能转职成盗匪,杀人越货。

    譬如晁错当年,就曾在给太宗孝文皇帝的奏疏中咬牙切齿的描述商人们的特征——皆非有爵邑奉禄弄法犯奸而富,尽椎埋去就,与时俯仰,获其赢利。

    通俗的说,商人这个群体,就没有一个好东西,全部都是非法的潜在危险分子,他们是靠钻法律空子,作奸犯科才发的财。

    郅都对此,深以为然!

    就任河南郡郡守以来,郅都就已经从过往的档案中发现了至少数百起杀人案。

    多数死者,是死在荒郊野外,暴尸山谷、河流与树林之中,为钝器所杀。

    更可怕的是,郅都通过调查发现,许多死者,常常是上一批死者的凶手,而这些凶手却被比他们更厉害的人所杀。

    而这些人的身份,几乎全是行商!

    而看上去为雒阳敬重,无数商贾的恩主的师家,却是这些凶杀案中的幕后主使者。

    不止一个证据,直接指向了,就是师家给某些行商施加压力,要求限期盈利或者得到回报。

    走投无路的行商,在经商失败或者受挫后,为了还债,只能将手伸向那些贩货返程的同乡。

    甚至,还有着证据隐隐证明,有些凶杀案,就是师家亲自下场造成的,那些死者,无一不是不肯接受师家资助或者与师家竞争的商贾。

    可笑。这样的师家,却被许多人认为是‘正直之家’。

    过去几十年。师家都能仪仗提携后进、照顾桑泽的名声,屡屡逃过迁徙命运。

    郅都却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

    对法家大臣来说。发现罪恶,而不惩处,是不可接受的!

    至于因此导致市面萧条,商路停滞。

    这对其他人来说,或许是个坏消息。

    但对法家来说,商人什么的,死光了最好!

    一切权力,归于官府,所有行为。都该由政府控制,甚至小民的生老病死,作息起居,最好都得跟着官府得节奏走。

    若借此机会,扫光雒阳商贾,让这些不安定的危险分子,全部去种田,纳税服役,这天下。就几近于道了!

    可惜……

    郅都叹了口气,这个愿望,怕是不能如愿了!

    因为,长安天子已经发来八百里加急训令。责令他尽快恢复雒阳市集的繁华。

    对一个法家大臣来说,律法大于一切,而天子凌驾于律法之上。

    换句话说。对法家而言,天子的命令。就是真理,合理要执行。不合理也要执行!

    每一个法家的血脉中,早已铭刻了服从天子的本能。

    揉了揉太阳穴,郅都站起来发布命令:“召集郡中八百石以上,各有司曹令丞,前来议事!”

    天子既然已经下令,要求雒阳恢复市集贸易。

    郅都立刻就放弃借此机会,将商人一网打尽,勒令他们改邪归正的想法。

    转而开始思考,怎样恢复市集的贸易。

    不过,对法家来说,这样的事情,基本上不用考虑,必然是以法令开道,派遣官吏前往商人们的聚集区晓瑜政策。

    不服从者,统统是贼子,可以名正言顺的抓起来杀了。

    现在,可还是冬天,依旧可以继续杀人!

    这样想着,郅都的心,重新火热了起来。

    ……………………………………

    长安,未央宫,温室殿。

    刘彻拿着手里面的奏疏,也是哭笑不得。

    自从他将刀间放到了陵邑迁徙名单里,然后还下训令给天下郡国郡守、郡尉,要求仔细巡查郡国豪强,核实其行为,制定出一份迁徙名单后。

    这个事情,似乎有些失控了。

    所谓上有所好,下有所效。

    当刘彻表明,要严查豪强,尤其是商贾起家的豪强后。

    各郡国为了表明自己坚决拥护圣天子,自己是十足的忠臣的立场。

    于是纷纷开始拿郡中的大户开刀,尤其是商贾属性的大户。

    这倒是没什么问题。

    抓些商人,送来关中,一来解决地方上的一些难以用律法或者正道手段剪除的豪强,避免门阀势力的出现,另一方面,也能丰富从上到下的各层官员的口袋,更有利于关中经济发展和财富的聚集。

    只是……

    刘彻想打击的是那些违法作歹,在地方上臭名昭著,同时以高利贷、保护费维生的寄生虫们。

    可没想向实体经济开刀。

    现在,这叫个什么事?

    河南郡的郅都,把盘踞雒阳五十年的师家连根拔起,送来关中。

    这在一开始,是个好事情。

    师家在雒阳待了五十年,再待下去,就可能发展成类似世家门阀的怪胎——他已经有这么个迹象了。

    但你南阳把宛县孔家给报上来,这是个什么意思?

    要知道,南阳的孔家,刘彻可是颇有好感的。

    这个家族,虽然说在崛起的过程中,难保干了许多坏事,原罪多如牛毛。

    但,这个家族,却是汉室少有的技术达人。

    前世,盐铁官营政策的起源,就是孔家的孔仅推动的。

    虽然这个家伙不是什么好鸟,推行盐铁官营,只是为了自己家赚钱,玩官商,顺便打击其他竞争者。

    但孔仅在任上和之前,还是干了不少好事情的。

    并且推动了铁器农具在天下的普及。

    南阳郡正是在孔家的努力下,才成为了汉室的另一个冶铁铸造中心。

    况且,南阳郡如今,那么多的地主不报,为什么偏偏报一个根基还比较浅薄,除了冶铁就是爱好养鱼的孔家?

    刘彻不由得对南阳郡的官场很不放心。

    于是,因此导致的后果就是,刘彻任命张汤的小弟宁成为南阳郡郡尉,前往老家,好好的查处一下当地愈演愈烈的土地兼并以及士绅势力。

    另外,荥阳方面报上来了宣曲任氏家族……

    刘彻看到荥阳方面的奏报后,只想把荥阳的县令的脑袋塞到他的屁眼里。

    全天下的人都知道——荥阳任氏家族,是汉室所有商贾中唯一一个曾经被太宗孝文皇帝称赞的商贾,是‘长者’是汉室自己立起来的牌坊。

    你这家伙是想打太宗皇帝的脸还是自己智商实在不够用了?

    刘彻不由得充满了恶意。

    “或许,这些事情,只是某些人纯粹想恶心朕……”刘彻脑洞本来就很大,很快他就又想到了这么一个结果。

    关东地区的官场,腐朽已久,地方上的土地兼并,愈演愈烈。

    要说没有官方插手甚至合流,鬼信呢?

    这些家伙明着不敢对抗,暗地里玩这些恶心人的把戏,也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

    “老虎不发威,当朕是病猫?”刘彻哗啦的翻看着各地送上来的名单,越看越怒。

    这关东,就没几个郡让他省心的。

    “去,把张汤和王温舒,给朕召来!”刘彻吩咐下去。

    “老刘家太久没掀桌子了,看来,很多人都忘记了,天子一怒,流血漂橹,伏尸百万!”刘彻心中冷笑着,看着那些卷宗:“朕得让某些人知道,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只是,这打击面,不能太广。

    杀鸡骇猴就可以了,毕竟,虽然关东的地方郡国,已经腐朽。

    要是全部收拾了,不是不可以,但,一下子打掉太多官僚,必然会引起动荡。

    而且,如今,汉室也实在缺乏可靠的官员。

    考举的士子们想要成长起来,独当一面,需要时间沉淀。

    “任家……呵呵……”刘彻复又拿起荥阳县令的奏报,看了一遍。

    这任氏家族,在汉室天下,是一个颇具传奇的商贾家族。

    说它传奇,是因为,同样是土地兼并,别人占个千把顷,地方官府就开始提防。

    但任家几乎将它的老巢宣曲的土地给吞了大半,却只引来齐声赞扬。

    在汉室所有商贾中,任氏的吃相,都不算文雅。

    但偏偏,大家都觉得,这是一个有仁义道德的‘长者之家’,且颇有古风。

    这算个什么事嘛!

    更离奇的是,历史上小猪发动告緍,天下所有商贾大户,基本都灰飞烟灭。

    唯有任氏,依旧好好的在荥阳称王称霸。

    甚至还得到了小猪的褒扬……

    这样的手段和心机策略,后世所谓的绿茶婊,大抵就是如此!(未完待续。。)

    ps:  ps:西汉的商人分工很明确,至少史料记载如此,各行各业,都带着明确的地域特征。

    常常某人因为某个行业致富后,当地其他人经商,就都会倾向于跟随成功者的脚步……u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