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五百零八节 怪兽出笼
    刘武走了,带着些不舍和眷恋。

    但刘彻没有亏待他,刘武前脚刚出函谷关,后脚就有宗正官员持节宣旨。

    以梁王血亲,又有功社稷,匡扶幼主的名义,赐天子旌旗,加黄屋。

    这种不要钱的荣誉,让刘武非常感动,东宫更是满意无比。

    东宫开心,很多事情,马上就变得可以商量了。

    一直被东宫那边卡着的许多事情,顿时就顺利了起来。

    刘彻于是趁热打铁,趁机推出了他蓄谋已久的一个政策。

    元德二年十二月十三,刘彻在请示了东宫后,下诏明令天下:盖闻古之圣王治世,三代不同法,五帝不相复礼,所由殊路而建德一也。是故仲尼对定公以涞远,哀公以论臣,景公以节用,非期不同,所急异务也。司马法曰:忘战必危,好战必亡。今中国虽安然四夷未服,前有卫氏朝鲜,勃乱狂妄,擅杀汉臣民,又有匈奴,陈戈长城,河套之地,陷于匈奴之手,至今已七十余年,凡忠臣孝子,无不痛心疾首!

    诗云:赳赳武夫,国之干城!

    今武夫卫国,保全家邦,奋勇杀敌,而多有伤残、伇于王师者,然所得抚恤,上不能安养父母,下不能抚育妻小,朕甚闵之。

    《  诗不云乎:忧心惨惨,念国之为虐。

    其遣谒者、侍中、绣衣,巡行天下,存问因王事伤残、阵亡之士,曰:皇帝使臣等谒问忠臣孝子,赐帛布钱米。伤者人月米三石。残者倍之,亡者加布两匹、钱五百。有冤失职。使者以闻,县乡督查。毋有所遗。

    又亭长、里正,居于乡里,导民以礼,风之以乐。今礼乐崩坏,朕甚闵焉!而退役将佐,伤残之士,久在军旅,其令郡国:自今往后,凡亭长、里正之选。先以因王事而伤残者充之,次以退役之士,以褒忠臣之心。

    此诏,元德二年冬十二月甲申。

    这个诏书的意思,简单易懂,下达之后,朝野一片欢呼雀跃。

    虽然有人忧心忡忡的指出,从此以后,恐怕就是武夫当国。斯文扫地了。

    但没什么人鸟他。

    因为,现在的汉室,本质上就是一个半军国主义半封建制度的政权。

    当政诸公,从上到下。基本上人人都有军旅经历,就连外戚贵族也不例外。

    后世庞大无比,连皇权都要低头的文官集团。此刻不过是个依附在列侯外戚利益集团下的小不点。

    他们的声音,基本上没什么人关心。

    况且如今的形势。在吴楚之乱后,武将集团。就再次兴盛。

    朝廷之中,三公九卿,有七成都是武将背景或者家族有人是武将。

    剩下几人,如袁盎、晁错,他们的盟友也主要是武将集团。

    只是……

    诏书下达后,刘彻自己也有些后怕,对记录诏命的尚书令汲黯感慨道:“朕怕是要放出一头可怕的怪兽了,卿且帮朕看着些,拾遗补缺,不可铸成大错!”

    汉室自太宗孝文皇帝中元年后,就一直致力于向文官政府迈步。

    尤其是以晁错的输粟捐爵政策为代表的一系列政策,都旨在削弱和降低武夫的力量以及地位。

    但刘彻这道诏书,却是一脚把原本已经开始向文官政府前进的汉室,踢回了军国主义的怀抱。

    而且,刘彻做的比秦朝还绝。

    亭长、里正,虽然看似不起眼。

    但,稍微有点见识都知道,这地方的亭长、里正,等于是一个旱涝保收的金饭碗。

    只要稍微用点心,必定能让一个家庭从此过上小康生活,手段厉害些的,甚至就是地方的土皇帝。

    从前,这些职位,都是郡守、县令等层层官员私相授受。

    基本都是由各自的亲信心腹乃至于狗腿子担任。

    也是各级官员,丢出去激励手下的胡萝卜之一。

    而刘彻此诏之后,亭长、里正等职位,就要被武夫集团包圆了。

    那些列侯、将军乃至于都尉、校尉,谁没有个亲兵或者过命的兄弟?

    战场上刀枪无眼,难保伤残乃至于阵亡。

    以前,伤残士卒、阵亡同袍,大家最多只能给其争一争抚恤待遇,关系近的,最多照看一下后辈,接济一二。

    像周亚夫,他的俸禄和封地食邑之钱,大半都是拿起接济阵亡士卒的遗孤以及伤残者的生活了。

    而现在,此诏一下,周亚夫恐怕也要按耐不住,光明正大的给自己的手下谋福利了。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

    而随着地方上的亭长、里正,逐渐为伤残、退役士卒将官把持。

    整个汉室,也就将变成一个比秦王朝还恐怖的战争机器。

    刘彻对此有着无比清楚和清晰的认知。

    但他也没有办法!

    中国自古就是皇权不下乡。

    像秦王朝那样的怪胎,只得一个。

    就连汉室,其实基层的官府也只到乡一级。

    再下去,就要仰仗三老和地方乡绅的配合。

    甚至,就连两千年以后的那个天朝,当王朝统治到了六十年以后,也要重提‘乡贤’一词。

    所谓的乡贤是什么?

    任何对历史有所了解的人都不会陌生。

    这帮人,就是吃入不吐骨头的恶魔。

    所谓的王朝周期律的缔造者,一半是老天爷,一半就是这些人。

    刘彻不愿意自己统治的国家,成为‘乡贤’的乐园,就只能放出军国主义这头怪兽。

    至少,刘彻觉得,军国主义比起地主乡绅率兽食人好太多了!

    而在另一个方面,以退伍伤残军人作为地方最基层的管理者,旁的不说,起码在尚武这一点上,是没错的。

    更何况,伤残退伍军人,经受过军队的磨砺后,无论眼光还是见识,肯定要强过哪些宅在乡村的土财主。

    姑且不论他们的良心是否会比地主乡绅们好一点。

    但至少,有见识的人跟没见识的人,那是两个级别的存在。

    而且,三五年后,刘彻的布局完成,地方基层的亭长与里正都换成了退役伤残军人,到那个时候,就可以颁布动员法,实现真正的全民皆兵!

    虽然有着如此多的打算和计划,但刘彻还是觉得不安。

    武人势力太强势,所有皇帝都会本能的不安。

    但转念一想,刘彻就晒笑了起来:“比起武将集团,文官集团才是真正的怪兽,朕即以考举放出了文官集团,若不放出武将加以制衡,未来的汉室,岂非要变成软脚虾了?”

    这样一想,刘彻心里就舒服多了。(未完待续……)

    ps:这几天俗事缠身。

    明天要坐火车回家~然后办各种证明~然后就化身房奴一员,真可伶~i129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