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五百零六节 陷阱
    夜,渐渐深沉。∽╦∽╦,

    永巷之中,却比夜幕还要深沉。

    永巷并非是指的某个单一的宫殿,也不是单指某一个区域。

    实际上,永巷在汉室是后宫的代称。

    整个永巷,由十几个大大小小的宫殿群组成,这些宫殿群,犹如众星拱月一般,环绕着未央宫前殿的天子寝宫和位于未央宫北部的皇后居所。

    此时,汉室的宫廷还没有迎来小猪朝时的疯狂扩建。

    整个未央宫在过去六十年,只增加了一个宫殿。

    还是当年高皇帝刘邦为了讨好其最宠爱的戚夫人所建的。

    然而,戚夫人被吕后做成了人彘后,那个宫殿就成为了之后所有妃嫔的禁忌。

    久而久之,那个宫殿就被废弃了,二三十年下来,已是杂草重生,渐渐的,变成了废妃居所,也就是俗称的冷宫。

    刘彻披着冬衣,漫步在冷宫的边缘。

    永巷的道路一般都很窄,只是为了防止宫里面出现丑闻。

    但冷宫前的道路,却宽敞的足够并行两辆马车。

    脚下的青石板,坚固而平整,可以想象,当年的戚夫人是如何的得宠。

    可惜,刘邦永远都想不到,他刚刚死掉,最爱的女人就被做成了人彘,生不如死的活了数年,而儿子们也只有两个能活到吕后闭眼的哪一天。

    刘彻的脚步在冷宫前停了下来。

    “情况怎么样了?”刘彻淡淡的问着。

    “陛下,奴婢的眼线已经派出去了,正在跟踪……”身旁的王道低头答道。

    刘彻抬起头。看了看冷宫中漆黑的殿堂和破损的屋檐,若有可能。他不愿意这座宫中再有人入主。

    “盯着就好……”刘彻低声道:“等他们的事情办完,就全抓起来……”

    “诺!”王道低着头。谦卑无比的答道。

    这个过去的小宦官,前世的忠奴,越来越让刘彻感觉有些陌生了。

    他的行事风格与行为,让刘彻有些感觉,好似他曾经在书里看过的刘瑾、魏忠贤一样的宦臣。

    尤其是,去年这个宦官读了书,掌握了权力后,这种感觉就越来越像。

    但不要紧,宦官都是依附皇权存在的。

    或许。在朝臣面前,在贵族面前,王道是了不得的大人物,能一语定其生死。

    但在刘彻面前,这就是一只忠犬而已。

    话虽然糙,但理是这个理。

    不管怎样的宦官,哪怕是唐季废立天子,操生杀大权的宦官集团,也是依附皇室的寄生虫。

    离开了皇权。他们什么都不是!

    史上最大多数的权宦,其实都是皇帝控制不住局面或者太懒了,而放出去咬人的恶犬。

    如明武宗之于刘瑾,天启之于魏忠贤。

    如今汉室正处上升期。君权也空前强大,是以,并不需要王道出去咬人。

    他所做的事情。除了绣衣卫那边的事务,需要过目和汇总。剩下的就是伺候刘彻起居了。

    甚至再过一段时间,等刘彻找到了合适的人选。王道连绣衣卫的差遣也要卸下来。

    这是王朝的常态。

    皇权鼎盛,宦官无用,充其量是个贴心人。

    只有皇权暗弱,臣权强势的时候,宦官才有立皇帝、九千岁的威风。

    所以,刘彻也没太担心王道会失控。

    “走吧,先去夏夫人那边……”刘彻抬起脚,吩咐着。

    “诺!”王道连忙提着宫灯跟上。

    ……………………………………

    和宁殿,是自匈奴和亲而来的匈奴北海阏氏,汉室夏夫人的寝殿。

    夏胭脂入汉将近半年,一直努力学习汉话,汉室礼仪以及文化。

    如今,她的身上已经找不到多少匈奴人的影子了。

    虽然,她的汉话,依然说的有些困难。

    但她一直坚持,无论公开场合,还是私底下,都用汉话,不管发音多么困难,汉语多么复杂,难以掌握。

    她一直如此,持之以恒。

    连带着,她身边的侍女,也被强迫,只能说汉话。

    而这样做的好处,显而易见,天子一个月里,起码有四五天留宿和宁殿。

    相对于天子庞大的后宫来说,四五天,已经是非常恩宠的一个证明了。

    “陛下驾到,夏姬恭迎!”门口传来了宦官的宣颂。

    夏胭脂立刻站起身来,坐到梳妆台前,身周的侍女,立刻围上来,给她梳妆。

    当今天子并不喜妃嫔用胭脂水粉,推崇朴素美。

    因而,不管夏胭脂还是其他妃嫔的梳妆台前,都没有半点胭脂一类的化妆品。只是,爱美是女性的本能,不能用胭脂水粉化妆,那就势必只能以更加昂贵的首饰以及漂亮的衣服来衬托己身。

    因而,汉宫之中,盛装开始流行,后宫妃嫔,几乎将自己全部的积蓄和赏赐都投入到了首饰、服装以及更加昂贵的珍珠粉等开销上。

    所谓女为悦己者容,天子虽然不喜妃嫔们太过奢侈,但是,妃嫔们却深知,要是不能将自己打扮得漂亮一些,符合天子的审美观,那就将没有未来。

    片刻之后,夏胭脂就在侍女们的帮助下,将自己打扮好了。

    站在铜镜前,她微微自信的挺了挺饱满的胸脯。

    皇帝最是宝爱她哪里,每每都爱不释手。

    她自然也知道,该如何突出自己的优势。

    因此,她的服饰,是尽可能的围绕自己傲人的身材来设计,而且,还融入了一些匈奴贵族女性以及西域特色的设计风格。

    譬如她现在身上所穿的这套衣服,就是丝帛为外衣,薄若蝉翼的丝帛下。只穿了一件保暖用的白色**,虽然在这样的寒冷天气中。即使夏胭脂在匈奴就早已适应了寒冷的人类,也感觉有些发抖。

    但与争宠相比。区区寒冷,就算不得什么了。

    她的这套衣服,自设计问世以来,就不仅一次得到了天子的赞赏。

    甚至在她穿上这套衣服后的四天中,她得到了天子连续四天的宠幸。

    所以,夏胭脂开始相信,这套衣服给她带来好运,从此无论季节,只要每次天子前来。她都必定会换上这样的衣服迎接。

    门口很快就传来了熟悉的脚步声。

    夏胭脂立刻整理好自己的心情,满怀希冀的迎上前去。

    “臣妾,恭迎陛下……”

    刘彻走进宫殿,看了看左右,眉头微微一皱,挥了挥手,殿中侍女、宦官顿时全部退下,只留下了夏胭脂的几个贴身侍女与刘彻自己带来的王道等亲近宦官。

    “平身吧……”刘彻抖了抖身子,径直走到夏胭脂的香塌上躺下来。

    两个侍女立刻上前。为刘彻按摩起来。

    夏胭脂则躺到刘彻身边,小鸟依人般躲进刘彻的怀中,撒着娇道:“陛下,可否想臣妾了?”

    她的汉语听着有些生硬。但声音很好听,婉转动人,似黄鹂鸟一般。

    但刘彻并未如往常一样。温柔的爱抚甚至宽衣解带,而是伸手在夏胭脂的脸上摸了一把。淡淡的道:“爱妃,先不要急。等一等……”

    这话一出,夏胭脂立刻听出了言外之意。

    她微微诧异,问道:“陛下,可是臣妾做错了什么事情吗?”

    刘彻低头看着她。

    不得不承认,这位匈奴阏氏,对他确实有着很大的吸引力。

    但是……

    刘彻也不确定,她是否卷入了那个事情。

    虽然说,这个事情是刘彻主动放出来,故意引诱藏在这宫里的匈奴细作拿走的。

    但倘若夏胭脂被证实参与了那事……

    一个不忠于丈夫的女人,不管在什么时代,都不可原谅!

    “先不急,等着!”刘彻笑了笑,又捏了捏对方丰腴的身子。

    于是,夏胭脂也知道,事情确实很严重。

    作为在单于庭长大的女儿,夏胭脂可能别的方面不如汉室女子,但在直觉和政治敏锐性方面,却超出了汉室女子太多太多。

    要知道,在匈奴,哪怕是单于最宠爱的女儿,只要做错了事情,也是万劫不复。

    至于单于的妃子,每年都会有几个暴毙或者干脆就是被处死。

    而导致她们有那个下场的缘故,可能仅仅是说错了一句话甚至,仅仅只是在不该出现的时候出现。

    而在汉室,则没有这么危险。

    但也正因为如此,夏胭脂才知道,必定是出了事情。

    而且,倘若她不能洗清自己的嫌疑,恐怕下场,比起那些被单于处死的妃子,还要惨!

    她坐起来,看向自己的那些侍女,眉目之间,已经是杀气腾腾。

    这些侍女都是她从匈奴带来的陪嫁女子。

    以匈奴的传统,这些侍女,就是她的私人财产。

    从**到灵魂都属于她所有。

    即使是她要去杀单于,这些侍女也该跟着她一起。

    否则,就要被吊死在部落的辕门前,尸体让豺狼与乌鸦啄食,头骨制成尿壶,亲族后代全部活挖心脏。

    “你们自己说,瞒着我,做了什么?”夏胭脂拿出了自己北海阏氏的气势,怒目瞪着这些侍女。

    夏胭脂很聪明,问题,只可能出在这些身边的贴己人身上。

    此刻,夏胭脂又恨又恼。

    她恨的是单于庭,这么大的事情,居然不跟她打招呼。

    而她恼怒的,则是身边的这些奴婢。

    夏胭脂自问待她们不薄,学着汉室的手段,对她们极尽赏赐,甚至有时候还暗示将来会将她们中某几个表现出色的侍女,送上天子的御榻,将来作为她在宫中的盟友。

    为的就是,防止这些人中有着单于庭安插的眼线。

    可谁知道,如此厚恩。却还是被这些奴婢背叛。

    这让夏胭脂无法接受!

    同时,也让夏胭脂对匈奴最后一丝感情彻底断绝!

    既然。匈奴单于庭,不将她视为女儿。不支持她,反倒拖她后腿。

    这样的母族,不要也罢!

    对草原上的女儿来说,既然母族背叛了自己,那自己抛弃母族,那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过去几十年,匈奴帝国境内一大半的叛乱和对抗事件背后,都有着王庭的贵女身影。

    只是能成功的少之又少。

    夏胭脂身边的侍女闻言,纷纷跪下来。

    刘彻看着。忽然笑了起来。

    这个女子,确实是个聪明的女人!

    只是,仅仅这样,恐怕还洗不清嫌疑。

    不过,也不重要,因为,刘彻很快就能知道真相到底是什么了。

    “陛下……绣衣卫左仆射王温舒来了……”王道走到刘彻身边悄声禀报。

    “去问问他,结果如何!”刘彻轻声吩咐着,同时手指轻轻的敲击起来。这是他从先帝身上学到的为数不多的一个习惯。

    一刻钟后,王道回来,在刘彻耳边耳语许久。

    刘彻听着,脸上的神色渐渐松弛开来。

    伸手搂住夏胭脂的身子。在她嘴上吻了一下,道:“爱妃不错,没有枉费朕的信任!”

    夏胭脂一愣。虽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她还是清楚。自己已经重新得到了自己丈夫的信任和宠爱,道:“陛下。臣妾即嫁给陛下,即是陛下的女人,在草原上,女子嫁给丈夫,当然是为丈夫考虑,而不会为自己的母族打算……”

    说着她就嘤嘤的抽泣起来。

    刘彻呵呵一笑,道:“却是朕的不是,错怪了爱妃,朕认罚!爱妃说吧,想要什么补偿,朕都答应你!”

    夏胭脂立刻扑到刘彻怀中,将自己的身子紧紧裹在刘彻身上,道:“陛下,臣妾只想给陛下生个儿子……”

    刘彻翻身将她压在身下,托着她的下巴,凝视着她的眼睛。

    夏胭脂的这句话,且不管是否真假,但刘彻相信,不管什么男人,都喜欢自己的女人,对自己如此要求。

    而就在这刹那,殿中走进来几位全副武装的士兵,然后,这些士兵就开始沉默的抓人。

    跪在地上的那几个夏胭脂身边的贴身侍女中,片刻就有三人被拖走。

    而不管是刘彻还是夏胭脂,都将这一切当做不存在。

    尤其是夏胭脂,她死死的缠住刘彻,火热的身子不断的扭动,媚眼如丝,尽一切的可能的挑动着刘彻的**。

    很快,两人身上的衣物就不断去除……

    翌日,刘彻从夏胭脂丰满的**上坐起来,王道立刻上前,禀报:“陛下,所有的老鼠,都已经抓出来了,他们该怎么处置,敢请陛下示意!”

    刘彻站起身来,立刻有侍女上前,为其穿衣。

    “男的,送去蜀郡的矿山,女的嘛……”刘彻踌躇了片刻后,道:“朕听说在上林苑,安置了几十位有功伤残的军人,让他们抽签,谁抽到了,就是谁的细君!”

    这个事情其实很简单。

    前几天,刘彻拿出了那副‘大汉寰宇图’。

    然后故意拿来,给夏胭脂看。

    虽然那副地图,脑补的地方很多,但作为穿越者,刘彻的地理课也不是白上的。

    最起码,勾勒出了一副大概的完整世界地图——虽然只是亚洲一隅。

    但对匈奴人来说,这是确实致命的诱惑。

    刘彻故意留了一副复制品在夏胭脂这里。

    然后的事情,就很简单了,老鼠们果然经不起诱惑跳了出来,盗拓了那副地图,然后通过渠道,送到了宫外,经由匈奴人安插在长安的几个暗线,传递了出去。

    但可惜,这一切,都是个陷阱。

    绣衣卫顺藤摸瓜,将匈奴人在长安的整个谍报系统连根拔起,其中不乏潜伏在长安十几年甚至二十年的间谍。

    当然,在刘彻故意的纵容下,那副地图,被送出城外,由两个与匈奴有着贸易往来的商贾家族,送往匈奴。

    绣衣卫紧随其后,顺着这条线一路抓下去。

    这下子,估计匈奴人安插在北方的整个谍报系统都要瘫痪。

    当然,他们也不是没有回报。

    那副地图,将很好的指引匈奴人,向西方发起征服战争。

    恐怕,这几年,大宛、乌孙,甚至月氏人得头疼了。

    这对刘彻来说,是好事情。

    西域诸国,有战五渣,自然也有强国。

    类似大宛这样的国家,应该还是能够给予匈奴人足够的麻烦和打击。

    刘彻也不怕匈奴人不上当。

    毕竟,地图上明确标明了月氏人这三个字。

    对匈奴来说,月氏人的仇恨度,是排在前几位的必须铲除的对象。

    虽然说,这副地图流传到匈奴,匈奴人确实可以从西边征服战争中得到足够的好处。

    不管是大宛的汗血宝马,还是西域的农业以及阿姆河的优良牧草和马种。

    刘彻也考虑了很久,这样做的风险。

    但是,他在全盘考虑后觉得,匈奴西进,比起他们固守原地,要好太多。

    一个全力西进的匈奴,势必会在东方放松战备,甚至大量抽调东方的精锐部族参战。

    而现在,匈奴帝国的地盘,其实已经达到了一个游牧民族的极限。

    再吞下去,恐怕就要消化不良了。

    就连后世的蒙古帝国,成吉思汗死后,立刻分崩离析。

    黄金家族仅仅只是一个象征符号。

    现在的匈奴,比之巅峰时期的蒙古帝国,还是逊色许多的。

    而且,在制度上,匈奴人有着太多太多的漏洞和不足。

    更重要的是,刘彻相信,汉室只需要潜心发展五到十年,即可依靠领先匈奴整个一个多时代的武器装备和战术,彻底碾压过去。

    到时候,匈奴人现在所做的一切,其实都只是为王前驱而已!

    到时候,匈奴人是强是弱,区别不大。

    况且,西域,也不是那么好征服的。

    不然,老上单于早把整个西域一口吞进肚子里去了。(未完待续。。)u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