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五百零四节 操纵舆论
    最近,长安城的八卦众,仿佛像过节一样。

    先是皇长子与公主出生后的种种传闻和故事,让他们乐此不彼,甚至有些家伙还动笔,写了一些相关的隐喻故事。

    虽然这有一定风险,但,八卦党中的佼佼者,掉脑袋都不怕,还怕什么廷尉、少府?

    只是,随后几天,风声变了。

    不是廷尉震怒,内史衙门缇骑四出,到处追捕和稽查议论宫闱绯闻的八卦党。

    而是因为一个更加吸引人们眼球的事情出现了。

    某个小巷中的一个宅子里,几个大汉偷偷的躲在一个房间里饮酒。

    最近廷尉和内史加紧了对酒类的稽查力度。

    因此,关中的酒类商品价格猛涨,过去一壶酒,十钱左右就能买到,如今,一壶酒起码要一百钱,还常常买不到。

    说起来也是好笑。

    官府对酒管制越严格,酒类贸易就越兴盛。

    廷尉与内史是查的严。

    但卖酒的人,却无一不是有着深厚背景的大人物,至少也是这些大人物的子侄或者亲戚。

    自古,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民。

    又不是什么造反谋逆,私蓄甲胄,图谋不轨,诅咒君父,意图颠覆社稷的罪名。

    也不是民愤极大,欺男霸女,乃至于当街杀人的死罪。

    列侯外戚的子侄、亲戚,卖个酒而已,廷尉与内史,也拿他们没辙。

    所以。在长安城里,如今卖酒与买酒。明面上官府是禁止的,但实际上。只要你够机警,而且愿意为了那些能让你兴奋的液体付出那些叮当叮当的小可爱,你随时都可以买到那些让你血脉偾张的液体。

    这几个大汉毫无疑问,是无酒不欢的一群人。

    推杯交盏之间,两三坛刚刚买来的美酒就已经只剩下坛子,桌子上的两只烤鸡与一条羊腿,也只剩下了骨头。

    心满意足的打了个饱嗝后,借着酒劲,其中一个黑壮的大汉。神神秘秘的对着自己的朋友道:“你们听说了吗?”

    “听说什么?”

    “江都王这次来朝觐,给陛下带来一个大大的惊喜!”这人挖着鼻孔,大大咧咧的道:“某家有位兄长的舅舅在宫中当值,据其所言,这个惊喜,非同一般……”

    “什么样的惊喜?”大家的好奇心一下子就被勾起来了。

    这个男子打开窗子看了看外面,然后压低了声音,道:“此事,出我口。入君等耳,不可再让旁人知晓!”

    看着这人慎重的模样,大家都笑了起来,纷纷嚷嚷道:“兄台就别吊我等胃口了。快快说吧,我等保证绝不外传就是了!”

    这个保证算是最没有诚意的保证了,基本上。就算是以守信重诺著称的当世,也没几个人会将这等空口白话当真。

    但那个男子许是不炫耀不舒服斯基。也可能是实在憋的难受,不跟人分享。他就不痛快,也可能是他确实非常信得过在坐的朋友们。

    反正,他很快低声道:“君等可听说过一个名为‘身毒’的地方?”

    大家一脸茫然的摇摇头,不明所以。

    这男子却得意的笑了两声,道:“诸君不知身毒,这很正常,要知道,那身毒离中国有万里之远,从蜀郡出发,要半年才能抵达,就算走最便捷的海路,也要两三个月之久!”

    众人听完,纷纷翻了个白眼,满脸的不屑。

    在中国的传统观念中,夷狄之地,文明荒漠,不是匈奴那种凶得要命的蛮族,就是朝鲜那样穷的衣不遮体的穷山僻壤,哪里比得上中国物华天宝,人杰地灵?

    而且,中国百姓自古以来就最是实际不过。

    没有好处的事情,没人会做,就算你拿着鞭子强迫他们,他们也会出工不出力,敷衍了事。

    但若是有好处可得,不需要统治者鼓动、命令,大家也是蜂拥而至。

    像是如今天子大兴水利,广修渠道,关中的农民都疯了一样,龙首渠那边的工地上,每天周围的农民,天没亮就在工地外等着开工了,他们几乎就是免费义务性质的帮着那些承包龙首渠的工地做着许多辅助性的工作,甚至去岁夏天酷暑之时,工地上的工人,只要休息,立刻就有周围村寨的三老、乡绅带领百姓,送来解暑所用的绿豆粥等物,甚至还有人专门义务给修渠道的工人和监督的官兵缝补衣物,洗涤衣服。

    据说,龙首渠开通供水后,那场面,传说中的箪食浆壶,也不过如此了。

    许多老人都说,龙首渠附近的情景,让他们想起了当年大秦一统六国时的场面,当年,秦国得胜归来的军队,也是那样被关中民众簇拥、崇拜、拥护。

    这几个汉子,虽然不懂什么大道理,但简单的趋吉避凶,还是会的。

    因此一听那个什么身毒居然那么远,顿时就没人有什么兴趣了。

    有人道:“走蜀郡,疯了吧,从长安去往蜀郡,一路上都要翻山越岭,稍不,自蜀郡以西,俱是崇山越岭,丛林密布,猛兽与蛮人出没期间,一个不小心就没命了!”

    又有人道:“海路?据某所知,就是当年始皇帝派徐福带三千童男童女出海寻仙,船队楼船无数,还有千名大秦精锐护航,结果一去之后,了无音讯,据说葬身大海了,始皇帝的舰队都葬身大海了,寻常人出海岂非找死?”

    “再者说,那身毒有何好处呀,难不成有长生不老药不成?就算有,轮得到我等?”更有人嗤之以鼻。

    “还真别说……”那个黑壮的汉子嘿嘿的笑道:“据某家那位兄长的舅父大人所言,那身毒国,有一个神秘之所。传说隐于身毒国中的深山,名曰‘不老泉’。传说蚩尤大王曾经去过身毒,身毒至今有着蚩尤大王的传说。据说,蚩尤大王就是在身毒得到了那不老泉,饮下不老泉,才有了能与黄帝抗衡的神力,与不死不灭的躯体,不然,尔等以为,黄帝何必要将蚩尤大王身躯肢解,镇压于名山大川之下。还不是怕蚩尤大王死后复活?”

    这么大一个劲爆的炸弹抛出来后,大家顿时就来了精神。

    蚩尤大王啊!

    这可是兵主啊!

    汉室传统的神话体系中,仅次于天皇泰一,白赤青黄黑四位天帝以及阴主阳主地主等大能的神明,是所有武人的图腾与祭祀对象,是汉室信奉的战争之神!

    如今听说,兵主居然是饮用了不老泉的泉水后才有了那样非人的伟力以及超人的生命力,连始祖黄帝都只能选择将其身躯肢体分别镇压,而不是毁灭。

    谁没有点幻想精神?谁又不希望自己能成为超级英雄。

    鲁公项羽为何能得到大众的广泛同情和怀念。还不是这位当年所做所为,都远超常人?

    崇拜英雄与强者,是所有民族的本能。

    而每一个人心中,都有着英雄梦。即使只是最卑微的奴仆,最下贱的司空城旦之中,也有英雄。

    而中国这个土地上。也永远不缺起于微末的英雄。

    舜发于畎亩之中,傅说举于版筑之间。胶鬲举于鱼盐之中,管夷吾举于士。孙叔敖举于海,百里奚举于市。

    太祖高皇帝,更是以一亭长,居于九五,开创大汉社稷。

    只是,所谓幻想,也就是一股热浪。

    对于多数芸芸众生来说,就算身毒真有什么不老泉,那又怎样?

    反正轮不到自己,也左右不过是个茶余饭后的谈资,或许将来年老之后,垂垂老矣之时,能将今日酒桌上听来的故事,讲述给子孙辈。

    也就仅仅如此了。

    然而,那个黑壮的男子,却不打算就这样放过众人,他压低了声音,接着说道:“诸君,所谓不老泉,在身毒也仅仅是个传说!诸君可知,真正让我那位兄长的舅父震惊的是什么吗?”

    这个汉子站起来,扫了一眼众人,深深吸了口气后,握着拳头说道:“是那个身毒之地的富庶!”

    “身毒的五谷,一年四熟,据说身毒百姓根本不需要怎么耕作,只要把种子撒下去,等上两个月就能收获粟米与稻谷,而且,身毒一年四季,风调雨顺,几乎没有灾害,当地人民,据说每人生活就是吃饭睡觉打细君,喝酒赌博玩女人,啧啧啧……”

    “什么?”大家深深吸了一口气,几乎不敢置信。

    这个世界真有如此美好富庶之地?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敢确定。

    对于中国百姓来说,他们生活的世界,基本上就是家与村庄,商人与官员的天地更广阔一些,但也最多在一郡一国之内。

    即便是当世最有见识的人,所知的世界,也可能只是一隅之地,最多千里,再远,就最多只是有个大概印象。

    即使石渠阁中备受尊敬的太史公司马谈家族,号称历代史官,走遍九州山川,但也不敢说对天下有多了解。

    大多数人,他们只知道自己所知的世界,而对自己所知之外的世界,那基本上都是抱着一种中国人特有的‘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所以,后世西游记一问世,大家就将西域到身毒之路自动脑补成了妖魔横行,凶险无比的死地。

    而现在,众人听说了身毒的事情后,虽然心里打鼓,有些不相信,但却也没法子否认,甚至于,有些人心里已经相信了确实有这么一个地方存在。

    毕竟,大家日子都过的很辛苦。

    寻常百姓一年的生活,都是围绕着土地打转。

    一岁一次的收获更关系全家生计与生死存亡。

    身毒五谷一年四熟,看上去很不合理,但身毒男人每日吃饭睡觉打细君,喝酒赌博玩女人的生活。却不可避免的让大家浮想连连。

    谁不希望,能生活在这样的一个近乎天堂般的世界?

    一时间。大家都只听到自己吞咽口水的声音,与心跳声。

    过了许久。才有人小心的问道:“如此富庶之地,那身毒定然是大国罢,兵强马壮,必是一统域外之强国,就如匈奴一般……”

    “屁话!”那黑壮汉子淬了口口水,道:“强个屁!据我那位兄长的舅父大人所知,据说,十年前,有一个自称月氏的部族。以三千兵马攻击身毒,连破身毒十七国,纵横数千里,夺走黄金数十万斤,人口十余万,可那月氏人走后,身毒人依旧还是老样子,躺在太阳下睡觉,吃饭睡觉打细君。喝酒赌博玩女人!”

    “据说是盖因为身毒之地的人,根本不需要什么劳作,种子撒在地里,时间到了就去收获。就有吃的了,没钱了,在地下随便挖了挖。就能挖出黄金珠玉,口渴了。就摘树上的果实解渴,孟子曾曰:生于忧患死于安乐。生于安乐,死于忧患,身毒人身死皆在安乐之中,据说,那月氏人的国中,常有贵族,带上几十人,甚至不需武器,进入身毒国内,耀武扬威一番,就有身毒官员,献上精美的金器、女子与财富,只求月氏人能离开……”

    大家听完,相互看了眼。

    忽然,有一个人大叫一声,捶胸顿首:“为何身毒离我中国如此之远?哎!”

    顿时,大家纷纷附和起来。

    只听那黑壮汉子所说,大家都只觉得心潮澎湃,不能自已了。

    如此富庶之地,如此天府之国,何以离中国如此之远!

    且路上艰难险阻,何其多也?

    倘若只是千把里,大家咬咬牙也就走过去了。

    但如此之远,还隔着崇山峻岭,汪洋大海,大家就未免有些畏惧了。

    就这还是因为,在这里喝酒的,算是属于汉室百姓中冒险精神最丰富的人群:游侠。

    要是一般老百姓,听到此处,恐怕就是该干嘛干嘛了。

    而在一片哀鸿遍野之声中,一个声音陡然响起:“其实,身毒,也不是那么难走啦……”

    大家一看,却是那个黑壮汉子在说话。

    “怎说?”有人立刻问道。

    “据说啊,除了从蜀郡向西,或者海路外,还有一条道路,可以通向身毒……”那黑壮男子嘿嘿的笑着道:“出长城,从匈奴人的地盘过去,穿过西域,就可抵达身毒,据说,月氏人就是生活在西域外垂的部族,据说,这些月氏人就是被匈奴人赶去哪里的……”

    “还有此事?!”众人顿时议论起来。

    之前,大家没有对比,自然也不太清楚,所谓的身毒人究竟是战五渣呢,还是月氏人战斗力太爆表?

    但如今,有了匈奴这么一个直观的对比,大家就很清楚了。

    汉室与匈奴刚正面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前几年先帝登基时,匈奴的右贤王就气势汹汹的破关入侵,当时,全面战争是一触即发,在坐众人,也不乏在当时与匈奴正面刚过的退役军人。

    匈奴人的战斗力,大家心里都有数,既是是匈奴人中所谓‘射雕者’,实力大抵与汉军中的队率差不多,也就是射箭射的准一些。

    汉军不是打不过匈奴人,只不过,汉军主要是步兵,跟不上匈奴骑兵的机动力而已。

    基本上,目前汉与匈奴军队的战斗力,大抵是在伯仲之间。

    这个事情,匈奴人自己也是承认的,不然,何以要嫁公主,联姻呢?

    老百姓们自己择婿,都讲一个门当户对,何况国家?

    过去汉室,可是只能嫁宗室女,送财帛,换取和平的!

    而如今,匈奴人却主动嫁女,签订和约。

    大家虽然不懂外交,但却都知道一个朴素的道理:你要打不过人家,那人家不需要什么和亲,直接来抢就是。

    既然,那个什么所谓的月氏人,只用三千人就纵横身毒数千里,横扫十七国,而匈奴人则像撵鸡一样的将月氏人撵到了西域外垂。

    大家数学虽然都不好,但简单的换算还是知道的。

    也就是说,汉军的战斗力大概等于匈奴军队。而匈奴军队大于月氏人,月氏人远超身毒人。

    不知不觉。在大家心目中,匈奴的形象一下子就变得刺眼无比。甚至许多人对匈奴的观感一下子就跌倒了低谷。

    虽然,匈奴的形象,从来就没高过。

    但与以前不同,以前大家仇视匈奴,是因为匈奴侵略汉地,虐杀汉民,大家同仇敌忾,保家卫国。

    但是,现在。匈奴却成了阻止大家前往身毒天堂的拦路石。

    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杀人父母,不共戴天!

    “去他妈的匈奴蛮子!”有人重重捶打着桌面,恶狠狠的骂道。

    “吾弟今岁到了始傅之岁,吾家本来还想着,是不是拖两年,再去入伍,如今看来。吾弟还是早些入伍的好,早些入伍,学会打仗,将来。就吾与弟就可并肩作战,打败匈奴!”也有人大声说着。

    汉制全民皆兵,所有始傅男子都有服兵役的义务。且不可逃避,就是公侯外戚子弟。也不能避免。

    但,民众却对当兵。却是有着犹豫,毕竟,一下子失去一个壮年男丁,对任何平民家庭甚至中小地主之家,都是巨大的损失。

    除非天子下诏动员,百姓知道有仗打了,建功立业的时机到了,才会踊跃参加。

    不然,平时是能拖就拖。

    当然,也有人感到疑惑,对那黑壮男子问道:“身毒距中国如此之远,这身毒消息,如何传到宫中的?”

    大家也纷纷将好奇的目光投向那黑壮男子。

    那黑壮男子嘿嘿一笑,道:“吾不是说过嘛?是江都王!”

    他神秘兮兮的道:“江都王的下臣,偶然买到了一件异域宝物,献给江都王,江都王又献给陛下,陛下奇之,乃去信询问,恰好那位买宝物与江都王的异域商人滞留在江都,于是天子诏江都王带其面圣,这些事情,都是那位异域商人说的,那位商人,正是来自身毒,为身毒某国国王售卖国中宝物,换取我中国丝绸!”

    “而且,据说,夏夫人也确认了,确实有月氏这么一个部族,在西域以外,也确实有身毒这么一个地方……”

    众人顿时哦了一声,夏夫人?就是那位嫁给天子的匈奴公主!这位夫人都确认了的话,那这事情,几乎就是真的不能再真的事情!

    这个解释合情合理,对于中国的丝绸,大家还是很有信心的。

    只有那黑壮男子,在心中嘿嘿的笑了起来:“吾这一趟任务,真是顺利,现在已经鼓动了九十余人了,只差几个,就达到了一百人的目标,届时,就可升为绣衣卫,从此成为朝廷鹰犬,天子爪牙,拥有官身!”

    此人,正是绣衣卫的外围成员。

    绣衣卫通过剧孟等人,在长安城的三教九流里广泛扎根,发展了无数的眼线。

    这些眼线,平时都是拿钱办事,并非绣衣卫的成员。

    但是,按照规定,这些外围成员,只要完成某些规定的任务后,就有机会被吸纳进绣衣卫,从此成为朝廷在册的吏员,更直属天子,属于天子爪牙、猎犬。

    这个身份,对于长安城的三教九流,拥有着莫大的吸引力。

    更何况,绣衣卫还有规定,一旦吸纳,注册,成为绣衣卫,那么除大逆无道、不孝、勃伦等罪名外,其他罪责,一律清空,不再追究。

    因此,许多有着罪案在身的游侠、犯罪潜逃,隐姓埋名的逃犯,纷纷被绣衣卫吸引,成为其外围成员,许多向黑壮汉子一样的人,都在梦想着彻底洗白过去,重获新生,且成为朝廷鹰犬的哪一天。

    剧孟等人的成功榜样,就是激励他们努力和拼命的动力。

    与此同时,许许多多,无数个类似这黑壮汉子一样的人物,在长安城的各个地方,不厌其烦的将类似的故事,讲述给不同人群。

    这些人,在这之前,都已经‘培训’过一段时间,相关故事,也早背的滚瓜烂熟,对什么样的人该怎么说,也清清楚楚。

    对市民百姓,他们重点描述身毒的富庶以及安逸的身毒百姓日常。

    对商人,他们讲述身毒物产的富饶以及财富的无穷无尽。

    对军人,他们描述身毒军队的懦弱与不堪一击,以及月氏人获胜后获得的财富。

    诸如‘某个月氏士兵,穷的就剩下一身衣服,去了一趟身毒后,居然用上了黄金筷子与白玉器皿,一跃而成为贵人,娶了月氏国内某个大贵族之女’之类的励志故事广泛流传。

    而对贵族,这些人则或描述不老泉的神秘与强大威能,或阐述,当地百姓的温顺与服从。

    用他们的话说是,身毒百姓,对于他们的贵人与官员,几乎就是有求必应,从无怨言。

    这顿时就让许多贵族心花怒放,不能自已。

    于是,有关身毒的传言以及相关的不同故事版本,瞬间取代了原本的宫闱之事,成为了长安城最热门也最炙手可热的话题。

    几乎连三岁孩童,都知道了,有个叫身毒的地方,又富又好,简直是人间天堂!(未完待续……)I129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