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五百节 法统
    阅兵已毕,刘彻于是在雍县行宫沐浴更衣,焚香斋戒三日。︽,

    然后,才在五帝庙太宰、太祝等庙官的恭请,移驾前往五帝庙拜祭。

    说是五帝庙,但其实不是一座庙。

    而是五座分立各处的神庙,庙址分布在雍县的四方。

    而雍县是赫赫有名的诸神殿堂。

    仅以资料记载,在故秦之时,雍县境内,既有大小神庙百余座,神祠数十。

    这些神包括了日、月、参、辰、南北斗、荧惑、太白、岁星、填星、二十八星宿以及风伯、雨师、四海、九臣、十四臣等天庭神明。

    当然还有类似杜主一类的死后成神的历史人物的神祠。

    在故秦之时,这些神庙就像天上的星辰一般,紧紧的围绕着东南西北四座主神殿,即白、青、赤、黄四位天帝的神庙。

    象征四位天帝代表泰一神,管理宇宙四方过去未来。

    秦始皇统一天下后,认为自己的王朝,应当是水德,于是,推崇白帝,色尚黑,数用六,音上大吕。

    到了汉室,情况就有些微妙了。

    太祖高皇帝斩白蛇起义的故事,大众耳熟能详。

    若以常理来论,按照五德终始说,水德之后当是火德,汉当为赤帝所属意的政权。

    可惜……

    刘邦是个大老粗,也没什么文化,更不懂什么五德终始,阴阳轮回。

    这个起于草莽的开国皇帝,干过无数逗比的事情。

    譬如把儒生的冠帽拿来当尿壶。**裸的跟自己老爹炫耀:始大人以为臣无赖,不能治产业,不如仲力。今某之业所就孰与仲多?

    这些都只是小儿科。

    这位草莽天子。某次路过雍县,参观了一下雍县的神庙。就比较好奇:秦怎么只有四位天帝的神祠?朕记得有五位的啊!

    下面的人哪里知道秦代四帝庙的历史沿革,自然答不出来。

    这一答不出来,刘邦的逗比本性就开始发作了。

    他大手一挥,王八之气一散,就在雍县增加一位帝君的神祠。

    这位帝君,就是现在汉室所崇拜的黑帝。

    而且,神职与秦代所崇拜的白帝少皞之神起了严重冲突。

    怎么办?

    当然是凉拌了!

    在这个天最大,皇帝老二的时代,别说是区区一个五德终始。阴阳轮回了,就是物理规则,天地星辰的运转,宇宙的大小,都得按着皇帝的意思来。

    于是,刘邦所立的黑帝鸠占鹊巢,抢了白帝少皞的饭碗。

    这要是神话世界,估计就是一场天崩地裂的神陨之变了。

    但是,刘邦干的这个逗比事情。作为子孙,尤其是有文化的子孙,其实是很尴尬的。

    但没办法,祖宗就是祖宗。只能想办法,帮着擦屁股了。

    只是,随着时间的前进。这屁股是越来越不好擦了!

    谁叫刘邦当年干的这事情,太过于想当然。漏洞太多,在法理和逻辑上根本站不住脚。

    想着这事情。刘彻也是叹息了一声。

    历史上小猪就是不想再这么擦屁股和稀泥了,于是干脆掀桌子,借高帝斩白蛇故事,将汉室的王朝属性改为火德。

    这其实也算是与刘邦一样的耍无赖行径。

    因为,周室的法统,就是火德啊!

    这五行轮回的第一次轮回还没结束呢,直接就跳到第二次轮回的末位,小猪也真是没节操。

    刘彻的节操,虽然比小猪还少一些。

    但是,他并不想那么玩。

    这是因为……

    不管是小猪后来改变汉室的王朝属性,还是现在社会上的一群鼓吹汉应该是土德或者火德的人。

    他们的目的,统统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在于江山变色!

    在刘彻看来,不管刘邦当年的这个行为到底有多逗比。

    但是,将汉室定为水德,这一点事没错的。

    而法统是一切的源头,律法的核心。

    一旦改变法统,江山变色,几乎是肯定的事情。

    刘彻可不想,自己治下的这个帝国,变成地主的乐园,权贵阶级狂欢的天堂。

    作为穿越者,作为皇帝,刘彻天然的就对一切官僚地主,保持着十二万分的警惕,对于所谓的乡贤、君子,更是嗤之以鼻。

    他深知,一旦被地主官僚控制了局面,会发生什么事情。

    所以……

    当刘彻领着群臣,径直走进位于雍县北方的黑帝庙时,他昂首挺胸,一脸崇慕之色。

    就算这黑帝庙立的逗比,在逻辑和传统上站不住脚,那又怎样?

    我大汉自有国情在此!

    尔等渣渣,统统给朕闭嘴!

    抬起头,刘彻看向那尊鎏金的黑帝法身,微微躬身一拜。

    庙中的太宰官,立刻就带着庙中的下人,牵来一头马驹。

    秦汉之际,祭祀神明,依然有些上古遗风,用的全是活物,来做祭品,是为血食。

    而祭祀五帝,按照传统,全部是以马驹为祭品。

    直到昭宣之后,才改为以木马祭祀。

    那匹小马驹很快就被太宰杀了,血流到祭坛之中,香火萦绕,祭祀礼开始。

    秦代时,五帝庙,主祭白帝,其他三帝,君王并不亲至,而是委派大臣前往,汉室也一样,只主祭黑帝,其他四帝派大臣前往。

    而秦王祭祀白帝,身穿白色上衣,而汉室祭祀黑帝,皇帝以黑色冠冕相见。

    但两个王朝的国体是相同的,就连祭文祝词,都几乎无二……

    直到结束,整个祭祀过程都很正常,即未出现什么神迹,也没什么祥瑞。

    这让随行的几位列侯,有些诧异,肚子里本来打好的腹稿,生生的咽了回去。

    刘彻扫了一眼那些有异状的贵族大臣,嘴角露出微笑。

    祥瑞作弊这种事情,刘彻今后,不到关键时刻,不愿意再玩了。

    连西方人都知道,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作为自古以来的世俗政权,刘彻可不想把汉室搞成一个神神叨叨的国家。

    而且,祥瑞那种事情,只适合在弱势的刷声望。

    大权在握的时候,祥瑞也好,灾厄也罢,反而不是很重要了。

    至于封禅什么的,这种劳民伤财的事情,刘彻更是半分兴致也没有。

    有那个钱,都够再养一两万骑兵了!(未完待续。。)

    ps:  这两天先这样吧,下个月我打算混全勤,所以要存点稿子~~~~u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