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四百九十九节 问题
    阅兵其实是件很辛苦的事情,仅仅只是沿着道路检阅了一遍军队,刘彻也感觉有些腰酸背痛了。☆→☆→,

    但来自精神上的享受,却压倒了一切**的不适。

    直到检阅完最后一个军阵,刘彻意犹未决的看了一眼那延绵不绝的各种军阵。

    这次阅兵,让他充分享受了一把后世领导人的范。

    可惜没有飞机大炮钢铁洪流……

    刘彻在心里不无遗憾的想着。

    但这种小资浪漫情调,只在刘彻脑海里停留了半秒钟,就烟消云散。

    作为君王,刘彻很清楚自己的职责。

    “通过这次阅兵,朕大体是看到一些现在军队的特质……”刘彻在心里想着。

    任何时代的军队,都有自己的特性。

    就好比两宋的军队,赏赐不给或者没给够,战斗力顿时下降百分百。

    甚至,就是同一个王朝,不同时期的军队的面貌,都是截然不同的。

    这就好比,明初的明军,能轻松吊打全世界所有军队,但到了明中期,却连蒙元的一个分支瓦刺都干不过,到了后期,所谓的关宁铁骑,除了转进之外,几乎没有任何作用。

    检阅了一圈目前汉室的主力后,刘彻其他问题,暂时还没看到。

    但两个问题,他还是注意到了。

    第一,汉军的纪律,还有待加强。

    直属中央的野战军、南北两军还好,纪律大体还算严明,但下面的郡兵。就差了许多了。

    这些郡兵,基本都是驻扎在本乡本土。他们的军官,也基本来自于当地。

    军官的权威。相比野战军和南北两军,低了许多。

    不少方阵的阵型,静止的时候还好,但一拜一起,立刻就能看出差距。

    南军北军以及驻屯于关中各地军营的野战军,无论是站立,下跪还是起身,都像一台精密的机械一般,宛如一人。

    而县中的郡兵。只要一动,就会出现些混乱,虽然军官尽力弹压,组织,但收效不大。

    “这也正常……”刘彻心里叹着气。

    本乡本土的郡兵,想要有什么严格的纪律,森严的等级,那就是开玩笑了。

    军官们统领这些郡兵,靠的也不是军法、纪律和制度。而是乡土人情,宗族情谊。

    譬如历史上李广的军队,因为全部是来自陇右的良家子,跟李家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所以作战时,根本没有任何纪律可言。

    基本上都是乱哄哄的上。

    靠着李广的威望和平日的笼络而作战。

    结果,常常不是乱拳打死老师傅。就是被老师傅乱拳打死。

    飞将军的战绩因此常常后世的天朝股市一样,大起大落。让人无法预测。

    是以,李广的后代。吸取了他的教训,尤其是李陵统帅的军队,全部从丹阳郡挑选良家子弟,严格按照骑兵的要求来训练,而且严肃军队纪律和上下等级,这才有了李陵军八千人,在匈奴重围下,依然杀伤了数倍于己的匈奴军队,最后弹尽粮绝,才战败被俘。

    想着这个故事,刘彻就知道,应该对郡兵进行整治。

    军队必须严肃纪律。

    作为国家的暴力机器,什么乡土人情,宗族势力,都应该统统滚出军队!

    “两个月后的武苑开学,或许是个不错的契机……”刘彻在心里琢磨着,按照刘彻与列侯阶级与将军们讨论出来的武苑细则,第一批武苑学生,将全部从汉室现役军队中抽调。

    首批入学的军官,将是来自汉室天下各郡国的校尉以上军官。

    第一批的入学军官人数,大概将在四百到六百人之间。

    等这些人毕业了,刘彻就打算,让他们全部换一个新的工作岗位——关中郡兵的纪律,都是如此,关东的情况,恐怕已经烂的不知道是个什么模样了!

    刘彻想起了前年刘濞叛乱,刘濞门下一个叫周丘的食客,以一己之力,为刘濞拿下下邳郡,裹挟下邳军民走上造反的道路,最后刘濞战败,这个周丘暴病于领军的归途。

    一个食客,就能单枪匹马,让一郡兵马,数万大军为其驱策。

    这在汉初,根本是不可想象的!

    当初,齐哀王刘襄决意起兵反吕,但堂堂齐王,却依然调不动齐国驻军,还要靠着自己的舅舅设计杀死了忠于吕氏的丞相,夺了齐国兵符,这才调动军队。

    而不过三十年,一个食客,就能裹挟一郡兵马。

    汉室地方郡兵的纪律涣散,让刘彻无法接受!

    现在,下邳的那帮官僚地主,已经被处理,人头全部挂在下邳城的城头上,全家都被抓起来,投到了大牢里。

    但天知道,关东数十郡中,还有多少个类似下邳这样的郡兵被地方宗族渗透的地方?

    长此以往,国将不国!

    所以,郅都、义纵、王温舒这样的酷吏才应运而生,一个郡一个郡的剪除地方尾大不掉的宗族势力。

    但酷吏杀人,治标不治本。

    乃是下下策。

    汉室现在需要的是一场从上至下的整风运动,重新严肃军队纪律,树立军法威严。

    这个事情急不来,只能通过武苑培养出新式军官,然后将这些新式军官分配到各地。

    另一个方面,刘彻打算等义纵归来后,成立军法部门,组织宪兵机构,双管齐下,来解决郡兵纪律涣散的问题。

    而另外一个问题,则是汉室军队虽然已经慢慢开始了革新。

    但速度还是太慢!

    到现在为止,以刘彻所见,骑兵虽然已经独立成军,但数量还是太少。

    这次阅兵,五万大军,骑兵之数不过三千。

    汉军的主力,依然是轻步兵和弓弩兵。

    而且从军阵的组成以及从其摆出来的作战方式来看,大多数军官的脑子,还停留在堂堂之阵,正面迎击之上。

    前年吴楚之乱,俪寄统帅骑兵,奇袭淮泗渡口一役制造的战果,还未被人广泛承认和接受,也更未撼动汉军内部的弓弩兵至上主义。

    “要加紧训练和培养骑兵,尤其是骑兵军官……”刘彻心中想着。

    但骑兵,不是那么好训练的!

    目前汉室拥有差不多十万人规模的骑兵部队。

    但这十万人,是过去三十年,汉室朝廷拼了老命才训练出来的。

    骑兵不像弓弩兵,找个男子,训练个三个月,就能拉弓射箭了。

    骑兵,首先要有合格的战马,而一匹合格的战马,从出生到能够作战,起码也需要三五年的驯化。

    而骑手想要让战马与自己形成默契,更需要漫长的时间来培养。

    后世史书上就记载了李陵练兵的过程。

    从他出掌建章监开始,到出任骑都尉,李陵用两年时间,证明自己确实是个人才。

    然后,小猪命其为骑都尉,从丹阳选拔五千良家子,于酒泉、张掖设立训练营,这一练就是五年。

    直至天汉二年,李陵才算将他的那支骑兵练成。

    没有那五年的训练,李陵的那支五千人的丹阳兵,拿什么去与十几万匈奴军队抗衡,甚至杀伤数倍于己的敌人?

    换句话说,一支合格的骑兵,需要至少五年,配备足够的武器,合格的战马,才能成军……

    而编练一支骑兵的花费,足足是步兵的几十倍!

    所以,即使是周亚夫,也只敢对刘彻提出每年新练五千骑兵的计划。

    再多,不是战马数量跟不上,就是财政跟不上了。

    但看完今天的阅兵后,刘彻知道,时不待我。

    骑兵的编练计划必须加速!

    马场要扩建,要有更多的战马存栏,更多的骑兵编制。

    但这些,都需要海量的资源和金钱,以及无数的人力物力。

    “回去后,看来朕得召集一次御前骑兵会议来讨论骑兵的加速编练问题了……”刘彻心中想着。

    无论如何,最迟的十五年后,汉室必须拥有一支规模达到三十万,拥有存栏战马数量一百万匹的骑兵。

    没有这个规模,就无法保证对匈奴战争的速胜。

    战事一旦拖延,无论是刘彻还是老天,恐怕都没法保证,草原不会变成一个泥潭。

    匈奴帝国的韧性与难缠,是史上所有草原游牧民族之最!(未完待续。。)

    ps:  这一章感觉没写好~过两天可能会修改一下~u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