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四百九十七节 身毒真相
    元德二年冬十一月初八,长安进入了一个短暂的回暖期,阳光驱散了过去数日连绵的雨雪。

    刘彻带着刚刚入京朝觐的胞弟刘阏,兄弟两人策马在上林苑的围猎场之中。

    将近一年未见,刘阏成熟了许多,嘴唇上也长出了浅浅的胡须,说话做事,也都有了些样子。

    最重要的是,他至今依然活蹦乱跳,没有丝毫命不久矣的迹象。

    这让刘彻颇感欣慰。

    再没什么比亲眼看到一个人的命运被改变,更能让刘彻有成就感的事情了。

    “刘阏的命运,已被改写……”刘彻扬起马鞭,心中想道:“朕还将会改变更多人的命运,将那固有的历史撕成破碎,让它面目全非!”

    带着这样的心思,刘彻今日游猎,也变得比以往活跃许多。

    小半天下来,就已经猎获了三头鹿,两只野鸡,一头半大的野猪。

    至于更强大的野兽?

    不好意思,皇帝围猎前,就已经有骑兵清场,任何一只可能威胁到皇帝生命的野兽,都已经被先行绞杀。

    天子安危,可不是能开玩笑,打马虎眼的事情。

    先帝时,贾姬如厕,突遭一头大野猪突袭的故事,很多人都知道,但大多数人不知道的是,那一次,负责先帝安保工作的三位北军校尉,十几位队率,全部自杀谢罪。

    当时在场的军官,唯一一个活下来的人名叫郅都。

    有了那个血淋淋的例子,从此,再也没有人敢在清场时掉以轻心。

    对这些事情,刘彻也很看重。

    实际上,目前刘彻出行、游猎甚至在未央宫内移驾,负责他的安全的,全部都是绝对忠诚可靠的羽林卫或者虎贲卫。

    现在,或者将来,刘彻都可能只会信任这两支他绝对信得过的武装力量。

    义纵带走了羽林卫后,负责刘彻安全的就是虎贲卫了。

    不过,羽林卫很快就将凯旋归来。

    大约下个月的月初,他们就将回归长安。

    若有可能,刘彻甚至打算将虎贲卫也派出去历练历练。

    可惜,现在环顾四周,如今的汉室,破有种拔剑四顾心茫然的状态。

    西南夷,穷山恶水的地方,各种小国部落星罗散布,就是要发动对西南的征服战役,刘彻估计,也用不着虎贲卫,蜀郡的郡兵就可独立解决。

    至于三越……

    老狐狸赵佗还活着,刘彻百分百确信,这头老狐狸只要活着,就会千方百计的约束国内,拼命跪舔长安。

    至于闽越与东瓯,倒是可以做些文章……

    刘彻目光灼灼,对着刘阏挥挥手,将之叫到身边,问道:“皇弟在江都,东瓯与闽越两国,皇弟经营的怎样?”

    广陵城向来就是三越的老大哥。

    从前的吴王刘濞是,现在的江都王刘阏更加是!

    当初,刘邦设置吴国的初衷就是镇压南方。

    驻扎广陵的汉军楼船舰队,顺江而下,可以随意攻击三越中的任何一个。

    三越联手,自然是可以抵御如今的江都驻军。甚至南越国的舰队也能单独做到这一点!

    可问题是,挡得了江都,挡不住长安。

    现在天下谁不知道,江都王是长安天子的胞弟,手足骨肉,素来最亲。

    惹毛了长安,王师一到,岂非立成齑粉?

    吴楚叛乱时,三越各自都派了几千仆从军随从刘濞出战,刘濞战败后,这些炮灰跑的飞起,各自逃回国内后,为了掩饰自己的怯懦,当然是拼命鼓吹汉室军队的战斗力。

    这就使得三越各国对于汉室的战斗力,出现一个错误的评估。

    换言之,刘阏如今已经取代了过去刘濞的地位,成为了三越的太上皇。

    当然,这是刘彻指使和纵容的结果。

    过去一年,刘彻得到的大多数三越的情报,都是从广陵传来的。

    主父偃目前就受命全权负责对三越的渗透和经营。

    “回陛下,臣弟自受命以来,不敢懈怠,赖陛下信重,群臣策力,如今已在三越国中,安插了许多耳目,知道的事情,也比过去详细多了……”刘阏闻言连忙禀报道:“以臣弟所知,过去一年,闽越与东瓯,已经发生了多次小规模的交火,甚至闽越国的两位王子也曾亲临前线指挥,东瓯国屡败屡战,丧师失地,臣弟奉陛下之命,售卖铁甲五百副,弩机一千具,长戟一千五百柄予东瓯,方才使之稳住阵脚……”

    刘彻点点头。

    三越之间,彼此仇视,但却又三足鼎立。

    东瓯国最小最弱,要是没有来自中国的支持,早被闽越或者南越给吞并了。

    东瓯历代国主也深知这一点。

    是以,历代东瓯王,基本都是无条件跪舔中国的强权人物。

    一开始,他们的保护伞是吴苪,然后是刘濞。

    特别是刘濞,对东瓯可谓不薄,多次派出使者调停闽越、南越对东瓯的战争,甚至不惜自己亲自下场,出动军队,维护东瓯国的存在。

    这一点,让刘彻很赞同。

    越人绝对不能有一个统一的国家!

    甚至将来,三越归于长安后,刘彻打算彻底瓦解和消除越人的民族意识。

    中国这个土地,只有一个民族就够了。

    这卖军火给东瓯的事情,自然是刘彻指使的。

    没有刘彻的同意,刘阏连他府库里的一副铁甲都调动不了!

    因为内史周远、中大夫令主父偃,全是刘彻的亲信心腹!

    这也是刘彻敢把包括晒盐、航海以及监管三越的权力放给刘阏的前提。

    没有这个前提,刘阏最多也就是个前世的刘非。

    当然,刘阏是不会知道这些,也不需要知道这些。

    他只需要做好自己的工作,帮助刘彻搞定三越,然后换个安逸舒服美女多的地方,继续称孤道寡就可以了。

    据刘彻所知,刘阏现在确实也是这么打算的。

    刘彻看着刘阏,很满意的点点头:“皇弟做的不错!三越就像一个三足鼎,保持他们各自的势均力敌,是今后三年的国策!”

    刘彻说着挠挠头,道:“东海国是弱了点……这样,皇弟回国后,派一个部曲,扮成东海军队,去协助东海防御闽越的攻击!”

    “诺!”刘阏闻言点点头。

    这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东瓯国要是没有来自中国的各种支持,早灭亡了。

    而这些支持中,当然包括了军队。

    来自长沙或者广陵的汉军,扮成东瓯军队,参与战争,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不然,以东瓯不过三四十万的总人口,拿什么去跟闽越、南越这样幅员上千里,大小部落数以百计,可战之兵多达数万乃至十万的大国抗衡?

    放下这个问题,刘彻下马,立刻有侍从上前,牵过战马。

    刘阏自然也立刻跟随下马,兄弟两在草地上缓缓前行。

    “说说那个‘身毒’人吧……”刘彻随意的道。

    刘阏立刻就答道:“正要禀报陛下。臣弟已初步从此人口中得知了前往的身毒的海路路线,已画成海图……”

    刘彻闻言,终于正色,道:“那海图何在?”

    虽然作为穿越者,刘彻自然知道,怎么从海路前往印度,无非就是自广州(番禹)或者江浙一带起航,穿越南海,进入印度洋。

    但问题是,海洋可不是陆地,不是知道方向就能抵达的。

    至少在现在,汉室想要进行如此远距离的航行,需要舰船技术、航海技术全都升上一级。

    起码,六分仪、风帆技术得跟上来。

    除此之外,还得掌握相关海域的洋流、暗礁以及风暴规律。

    傻兮兮的贸然出海,遇上风暴或者暗礁,那就又是一个蒙元远征舰队的下场!

    说起来,刘彻还真是佩服后世大航海时代的欧罗巴人的运气!

    他们远渡那么辽阔的大洋,居然没有碰上暗礁、风暴、雷暴,安全抵达美洲甚至亚洲,真他妈是个奇迹,运气碉堡了!

    而那位‘身毒’人能提供一个详细的航行海图,对刘彻无疑是个意外之喜。

    未来的印度殖民地的财富,只能也只有通过海路运输,才能以最少代价运回国内。

    刘阏老老实实的答道:“陛下,臣弟将那海图随身携带,陛下欲观,臣弟这就拿出来……”

    刘彻点点头。

    刘阏于是跪下来,从怀中奉上一卷帛书。

    刘彻接过来,放在地上,摊开。

    帛书上用着很粗浅的绘画技巧,描绘出了一副刘彻看着有些头疼的地图。

    刘彻看了一会,勉强看懂了地图上所标识的地方。

    只是,图上的地理名词却与后世所知,截然不同。

    什么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越南、泰国,在这个图上根本找不到。

    倒是一堆密密麻麻,各种奇奇怪怪,根据音译而来的国名密布图上。

    粗浅的数了数,刘彻就发现,在中南半岛上,居然有十几个国家。

    这还是有名字的,没名字的,天知道有多少?

    不过,这也正常,西南夷中多的是两三千人的小部落,就号称一国的。

    西域也有几百人,占个绿洲就称王建国的奇葩。

    后世的典故夜郎自大,虽然事实证明只是夜郎王麻痹和保全自己的手段,但也多少能反应这些在文明世界之外,处于原始与奴隶制之间的愚昧国度中人的想法。

    但刘彻的关注点,不在这些上。

    他看了一会,问道:“为何没有洋流与暗礁分布的标注?”

    这可是事关生死的关键!

    后世西班牙从殖民地运回本土的财富,至少有一半葬身大海。

    平静的大洋下面,隐藏着的是足以吞噬任何舰队的威胁。

    刘阏却是一愣。

    见此情形,刘彻也是一笑,拍拍刘阏的肩膀,道:“方才所说,皇弟不用放在心上……”

    让一个生活在陆地上的皇族,知道什么叫海洋的危险?这确实是强人所难了!

    不过,刘彻回头再看那海图,嘴角冷笑两声,暗骂道:“奸商!”

    那海图自南中国海以后,就成了29salon中的异界了。

    刘彻虽然地理考试从未及格。

    但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还是记得的。

    但这海图上本该存在于南中国海外的印度尼西亚与马来西亚半岛却凭空消失了。

    不过两千年的时光,大自然应该还没有这样的鬼斧神工!

    所以答案自然是,那个商人或者干脆不知道有印度尼西亚群岛和马来西亚的存在,随便乱说乱画的,或者是,他想垄断和保守航线的秘密!

    刘彻觉得,后者的可能性更大。

    不然,为何中南半岛上的情况,还属于地球,一出中南半岛,就成了异界?

    而且海图上一处暗礁与洋流、风暴都没有提及!

    此人若是没有打着垄断航路的想法,那可真是见鬼了!

    自古无商不奸,能做远洋贸易的,岂会是什么老实人?

    刘彻记得很清楚,无论东方还是西方,最初的海商,全部都是随时能专职成海盗的狠人。

    商人为了利润,别说骗人了,就是杀了自己老爹,眼睛都不眨一下。

    可惜,这货碰到刘彻,只能说命不好!

    刘彻起身对王道吩咐一声:“传朕的命令,让绣衣卫去将那身毒商人接走,朕不管绣衣卫用什么手段,三天后,朕要知道,此人的来历、名字、航行路上的一切见闻!”

    “诺!”

    刘彻又对刘阏道:“通译方面,还请皇弟帮忙……”

    “臣奉诏!”刘阏叩首。

    那个身毒商人是死是活,与刘阏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而且,刘阏也不傻,一听自家兄长的口气,他哪里还不明白,自己被人耍了!

    刘彻也是叹了口气。

    这个商人,若非他是穿越者,恐怕也会上当!

    至于其他人,估计要被耍的团团转了!

    统治者的智商,其实一点都不高!

    像前世小猪,就被方士忽悠了。

    你要说是栽在长生不死药上,那倒也算了,毕竟,人都怕死!

    可小猪栽的最大的跟头不是长生不死,而是‘炼金术’这种比水变油还低劣的手法……

    若换了小猪碰上这事情,刘彻估计,小猪大概要被玩死……

    不过……

    “两千年后的天朝精英,位居高位的大员,一个个硕士、博士各种学历一大堆的人物,不也被几个江湖术士所谓的大师,像猴子一样逗吗?”刘彻心下叹息着。

    只能说,肉食者鄙,古人诚未欺我!

    刘彻看着远去的王道,心里默默为那个不知来历的所谓‘身毒’商人默哀了一下。

    落到绣衣卫手里,他若是聪明,大抵只会受些惊吓。

    但要还是想忽悠,绣衣卫的狱卒肯定会乐意教教他什么叫‘诚实’。

    不过,这还算他运气好,错非刘彻还想借他忽悠忽悠朝臣和舆论,他现在就已经是个死人!

    这样想着,刘彻就对身边一位侍从吩咐道:“去告诉王道,别把人弄死了……”

    ……………………………………

    三天后,刘彻得到王道报告:那位身毒人已经全招了!

    这一点,刘彻一点意外也没有!

    作为已知世界文明程度最高的政权,汉室在文化和科技上甩了全地球几百条街,而刑罚和折磨人方面,自然也冠居全球之首。

    连周勃那样的人杰进了汉室大牢,都变成了一条虫,何况区区一个夷狄商人?

    拿着王道送上来的报告,刘彻看了一眼,随即笑了起来:“果然不是什么身毒人……”

    “不过郎佢是什么鬼?”刘彻挠挠头,不太理解这个国名或者地名。

    随即他就将这个想法丢到爪哇国了。

    据那位商人交代,他所在的‘郎佢国’距离传说中的身毒,还有着上千里,隔着十几个国家。

    再拿着此人重新画出来的海图一对比,刘彻猜测,他大概来自斯里兰卡或者孟加拉半岛?

    海图还是画的很烂,刘彻也分辨不出来。

    倒是出现在海图上的几个暗礁地点和标注出的风暴月份,让刘彻颇感欣喜。

    起码,不是忽悠了。

    刘彻也不怕他骗人!

    过个一年半载,派人带上他出海去一趟就知道大概了。

    他要是有所隐瞒,刘彻相信,他会知道那是什么后果!

    只是,打完一巴掌,是时候给一颗甜枣来安慰安慰了。

    所谓斯达哥尔摩综合征刘彻还是有所研究的,兴许,能养出一条忠犬呢?

    无论这个名叫‘思徳莫’的人是来自斯里兰卡还是孟加拉半岛,他所在的地方,总比汉室本土距离印度更近。

    汉室未来要进行殖民事业,就离不开各种各样的忠奴与狗腿子。

    甚至为了殖民地的稳固,汉室还得将许多利益与殖民地的上层贵族分享。

    想着殖民之事,刘彻就不由得的视线投向了朝鲜半岛。

    下个月义纵将带着羽林卫以及沧海君、真番、马韩等大大小小的朝鲜半岛上的部族国王们回到长安。

    刘彻打算,在朝鲜半岛上的真番、马韩等国身上试验试验殖民政策,看看他综合英国和法国、西班牙等殖民强国的先进经验,脑补出来的政策是否可行。

    若是可行,那就正好,若有问题,还可以调整。

    同时,还能借此机会,锻炼出一批将来的殖民地官员。

    至于马韩真番等国,目前强行吞并,并不合适,在道义上也站不住脚。

    虽然对国家来说,道义就是渣渣,但有些事情,还是不能干的太过明目张胆了。

    况且,以真番和马韩等国的汉化程度来说,他们迟早会主动内附。R1152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