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四百九十四节 油脂
    上林苑,墨苑。

    刘彻站在一个木屋中,看着一道道金黄色的汁液,从木架中流出来,流到一个个大桶里。

    刘彻忍不住鼓掌。

    “卿等辛苦了……”刘彻握住几位已经彻底化身为工匠,整个人都变得脏兮兮的墨者以及工匠的手,感谢着。

    虽然,他眼前的这个东西,技术含量低的令人发指。

    墨者们也只花了大概十天就搞出来了。

    但这个东西,却填补了人类历史的空白!

    这是全世界人类第一台榨油机。

    它的问世,宣告了人类依赖动物油脂的历史一去不复返了!

    所以,尽管它的技术相当原始,榨油动力,也是来自于一块被吊起来的巨石,依靠人力和绳索牵引,通过压力来榨油。

    榨油效率别说跟后世的全自动榨油机比了。

    大概就是刘彻前世在‘舌尖上的中国’中所见过的那些土法榨油机,都比它高明了好几倍。

    目前,这种榨油机,效率低下,一天一台这种榨油机,也未必能榨出一石豆油。

    但为了这一石豆油,却需要三个大汉齐心协力,各自分工。

    汉制,一石合一百二十汉斤,差不多相当于后世的三十公斤。

    换句话说,平均每个劳动力,一人只能产油十公斤……

    但刘彻还是很满意!

    随着以后技术改造和发展以及大规模榨油的运动,这效率应当是能上去的!

    更何况,这个技术的出现,等于是变废为宝,把汉室那些原本只能拿来喂牲畜的大豆,变成了黄橙橙的黄金!

    而榨取后的豆饼同样能拿起喂养牲畜,甚至效果比纯大豆还好!

    别的不说,仅次一项,就能给汉室政权创收数千万钱。

    至于榨油成本?

    好像除了人力之外,最大的开支,还是去年关中粮食保护价实施的时候,顺便用白菜价收购大豆的那几百万钱。

    嗯,去年关中大丰收,就连粟米,都跌到了刘彻制定的保护价范围之内,迫使少府启动粮食保护机制来平抑粮价,而大豆这个不受保护,而且也不被看重的作物,在丰年,其价格真是惨不忍睹!

    刘彻只让少府花了大概四五百万钱,就得到了数十万石的大豆。

    平均每石大豆,还不足二十钱………

    而去年汉室刍藁一石,都能卖个十钱十五钱呢!

    这可真是白菜价!

    也难怪农民除非休耕,否则死都不种大豆、小麦这样的作物。

    不过这就让刘彻占了大便宜!

    去年收来的大豆加上过往府库的储存以及税收收来的大豆,目前汉室仅仅在关中的各个官仓就库存了大约两百万石大豆,雒阳的敖仓也有差不多百万石大豆库存。

    本来,这些豆子除了作为饲料外,就没有别的用处了。

    如今,却成了刘彻手里的一张王牌!

    墨者和工匠们,却没有想那么多,面对着天子的勉励和嘉奖,他们都只是在傻笑。

    毕竟,科学家和工匠,远离政治,他们也没有大的脑洞去联想太多。

    刘彻负手走出木屋,将王道叫到身边,嘱咐道:“告诉少府,先来300个榨油机,今岁开春前,朕要看到少府在这上林苑里有三百台榨油机,再让岑迈拨款一百万钱给墨苑,作为榨油机的改进经费……”

    300台榨油机,以少府的能耐,问题不大。

    但配置榨油工人和相关大豆的晾晒、烹煮及制作豆饼、榨油等人工,少府估计就要挠头了。

    少府手里劳动力是多,汉室天下所有的刑徒和罪犯,都归少府支配。

    但需要用人的地方也多啊!

    光是为刘彻找陵和随后的陵寝工程,估计就得占用少府一半人力。

    不过,皇帝得话,就是金科玉律,办得成要办,办不成想办法也要办成!

    刘彻握着拳头,心中松了口气。

    大豆油,在别人看来,可能不过是多了个财源。

    但在刘彻眼中,它却是核弹!

    很简单!

    刘彻已经决定,少府榨油除了供应皇宫外,全部供给军队,作为军需品!

    而且将优先供应长城驻军以及南北两军。

    目前的大豆库存,足以榨出供给汉室军队一年所需的油脂。

    有了充足的油脂,士兵们的营养就能得到保证!

    更重要的是,刘彻还可以通过此事,告诉士兵们:你们吃的油,是朕送来的。

    在汉室,再没有比这个更能让每一个士兵感受到君恩的方式了。

    如此,在军队里,就没有人能比刘彻拥有更大的影响力。

    再有人想在军队上做文章,士兵们也不会跟他瞎胡闹。

    只是,这样一……

    “貌似有些三胖帝国的范……”刘彻心里自嘲着:“先军政策嘛……不过,在二十一世纪,先军洗脑政策属于落后的封建制度,在这西元前,却似乎是地球上最先进的制度呢!”

    但也就是这么一想。

    因为汉室不具备玩先军政策的基础,也不需要玩先军政策。

    “诺!”王道点点头。

    刘彻看了看他,又道:“绣衣卫那边,你吩咐下去,盯着关东郡国,有要搞事的,不要手软!”

    汉室的逗比无限多。

    像那种十几个人几副甲胄,就敢扯旗的,过去五十几年,起码发生过十几起。

    甚至连张良萧何的后代,都脑残到干出毒杀政敌或者情敌的事情……

    至于宗室诸侯王里,逗比们就更多了。

    刘彻对这些家伙的智商,从不抱有希望。

    旁的不说,庐江王刘勃,刘彻就觉得是个定时炸弹,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要爆炸了。

    还是盯着些好!

    “诺!”王道会意的点头,他自然知道该怎么办。

    如今的绣衣卫,也摩拳擦掌,就等着办一个大案子来祭旗,让天下人知道绣衣卫的厉害!

    “陛下,程郑婴与卓王孙两位国戚,已经到了长安,奴婢将他们安置在公车署待诏,陛下是不是抽个时间去见一见?”王道想了想,悄声禀报:“另外,燕康王诸子也快到长安了,陛下,是不是,先让诸位王子去给东宫两位太后请安?”

    “哦,卓王孙和程郑婴到了啊……”刘彻看着远方道:“你去安排吧,明天朕在温室殿召见,命两位婕妤做好准备,与亲人相聚……”

    “至于燕康王诸子……”刘彻想了想道:“诸王子入京,给东宫问安,这是制度,这次也照例罢……”

    “诺!”R1152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