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四百九十三节 到来
    搞定刘武刘嫖,东宫自然就不成问题了。

    虽然有着一些人的哭诉和撒泼打滚,让窦太后有了些疑虑,但女儿儿子都说天子这步棋下的好,能增强长安力量,削弱诸侯王的势力,窦太后也就没有意见了。

    倒是燕王刘嘉的死,让窦太后好生感慨,下诏赐了刘嘉一整套长乐宫灯,作为冥器。

    而刘彻这个时候,却下达了一纸诏书,传召程郑婴与卓王孙来京。

    名义上是说省亲,让两位后宫爱妃与亲友团聚,实则是为盐铁官营政策选定一位具体的实施者或者参谋。

    毕竟,这个世界上,最清楚商人的运作模式和盈利方式以及手段、猫腻的,除了商人还能是谁?

    小猪朝盐铁官营政策的成功,实际上也是建立在以商制商的基础上。

    最初推动盐铁官营的是当时最大的盐铁商人孔仅和东郭咸阳,而将盐铁政策带至成熟,形成具体制度和条款的,是同样出身商人阶级的桑弘羊。

    刘彻自然不会傻到放着成功经验不用,去自己摸索一条新道路。

    更何况,刘彻要搞的盐铁官营,与其说是一个国家衙门,倒不如说是一个类似后世央企的企业。

    靠官僚们的榆木脑袋和固化思维,是根本玩不转的。

    随后刘彻就将此事暂时放下,专心和朝臣们讨论和商量移民朝鲜之事。

    这个事情。就目前来说,是比盐铁官营还要重要的事情!

    只要成功,那么广阔的辽东、辽西以及朝鲜之地。少说也能移民百万甚至两百万!

    相当于汉室将多得数十万户的中产阶级。

    只是,这事情涉及几乎整个汉室政权的所有衙门,光是扯皮,相互踢皮球,就得一两个月,甚至要是不盯紧一些,半年一年。都可能还在扯皮中。

    刘彻从不敢相信官僚们会有‘责任’和‘担当’这个东西。

    即使制度律法严格规范如秦,秦始皇一死。不也立刻陷入了相互推诿和扯皮之中,内斗不止,思想混乱,终于崩溃于农民起义的呐喊之中?

    这个事实让刘彻明白。官僚这种生物,要是统治者不拿着鞭子和刀剑,盯着他们,逼着他们,他们分分钟能教你知道什么叫‘汉弗莱爵士’。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最起码,关中刘彻还不需要担心。

    去岁考举出来的士子们,如今已经把持了关中基层政权的权力,使得刘彻的命令可以准确的传递到每一个县、每一个乡。每一个亭、每一个村,甚至让每一户农户知晓。

    所以,在关中。刘彻一声令下,立刻就让这个军管移民政策的消息,传递到了全关中六十八县之中。

    然后,报名者非常踊跃。

    只是,可惜,这些几乎全是报名去参加军管屯垦的伍长、队率、校尉一类的军官。

    至于移民?

    后世帝都魔都的居民。可愿把户口迁去西藏新疆?

    恐怕,便是最底层最穷的居民也不愿意罢!

    关中人也是这么个态度。

    因此。移民基本上是只能从关东的郡国中动员了。

    而关东之地,说实话,刘彻实在有些担心,地方官府的动员能力究竟还剩下多少?

    没有办法,刘彻现在也只能祈祷,关东郡国,还没烂到骨子里。

    当然,吏治的整顿和整合,自然也可借着这次移民来实施,在这过程中干的好升官发财,干的不好或者失败的,趁早滚蛋!

    与此同时,汉室政权的上计薄核算工作也在紧张开展。

    在这过程中,刘彻授意少府的几个木匠做出来的算盘,广受好评,并且立刻就普及到了丞相府、御史大夫衙门和少府衙门中的所有部门,并带动其他衙门也开始采用算盘来计算,而原始的算筹则被淘汰。

    这大抵算是刘彻到目前为止,普及最快,被认同最高的几个成果之一。

    ………………………………

    时光飞逝,转瞬,十月就只剩下了最后几天。

    长安以南的直道上,十几辆马车,满载各种珍奇宝物,在数十名护卫随从的保护下,缓缓的驶上渭桥。

    卓王孙掀开车帘,手里紧紧捏着一块玉佩,心里紧张无比。

    “陛下这次传吾入京,不知有何吩咐……”卓王孙心里猜测着,然后将视线投向前方的那辆马车,他发现,正巧,程郑婴也回头看着自己。

    卓王孙呵呵一笑,在心中暗骂:老狐狸!

    他与程郑婴斗了十几年了。

    最初是抢生意,然后发展到抢工匠、抢矿山,甚至抢奴工,现在,又发展到了两家女儿相互竞争,争夺天子恩宠之上。

    比起以前的竞争,现在的竞争,无疑更加激烈,也更加危险。

    卓王孙可不相信,要是程郑家的女儿得宠了,程郑婴会放他一马!

    这天子后宫之争,从来都是赢家通吃!

    可恨的是,这程郑婴不知道走了什么运,居然曾得当世最有名的日者司马季主为其女儿批命,言曰:贵不可言!

    搞的如今,整个蜀郡的官场,都迅速靠向程郑婴,错非他也有个女儿在天子身边,恐怕,如今,自己身家性命,都将不保!

    “这老货,哼!”卓王孙放下车帘冷笑一声:“幸亏吾在其身边安了眼线,知晓天子对身毒颇有兴趣,这年余以来,吾已经多次派遣得力干将,不惜血本与西南诸国联系,更与滇王直接会面,以重金打通了关系,如今吾已有两三位食客,随着滇国的商队,踏上了前往身毒的路途,最迟半年后,这些人就将带着身毒的消息与使者回来,到时候……嘿嘿嘿……”卓王孙冷笑着。

    比起程郑婴,卓王孙深感自己的动作快了很多。

    若他抢先为天子送上来自身毒的消息与使者以及各种特产,想必,就能讨得天子欢心,进而为女儿在恩宠方面拔得先机!

    “最好诞下皇子公主……”卓王孙捏着玉佩心中对着神明祷告:“若吾女有幸,得蒙恩宠,生下皇子公主,乃至神圣,吾将四时祭祀,三牲以飨!”

    而程郑婴也大抵打着相同算盘。

    活到他们这个岁数,经历过他们这样的经历,根本已经不相信所谓的‘和平共处’,只认定丛林法则,弱肉强食。(未完待续)r466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