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四百九十一节 争取支持
    刘武打了一会猎,也累了。

    他骑着马,喘着气,看着手下将他猎获的鹿、兔、野猪等猎物拖回来。

    刘彻适时的提议道:“皇叔,不如随朕去行宫歇息一会?”

    刘武巴不得如此!

    猎了差不多一个时辰,他实在是累坏了。

    好在,上林苑的皇室游猎场周边都有一个或者两个小型行宫,供来自游猎的皇室成员休憩甚至聚会。

    更夸张的是,某些行宫即使数年甚至十几年没人去住。

    但少府依然安排了宦官、婢女在那里打点,甚至还有官吏巡视,定期检查行宫的卫生和环境。

    不止上林苑如此,汉室天子在关中和关东的雒阳、荥阳,徐州、彭城、沛城、丰城、汜水等地有着历代天子的行宫。

    尤其是汜水行宫,历代以来,都有扩大其规模和增加其各种人员的动作,时至如今,汜水行宫已经是汉王朝除了长安两宫与雒阳东宫外最大的皇室宫殿群。

    刘彻即位后,也依照传统下诏,命令雒阳东宫和汜水行宫的相关官员与有司部门增修和扩建两地宫殿。

    虽然,这两个地方,刘彻压根连什么模样都没见过……

    但是,雒阳是汉室东都,其地位相当于后世天朝的魔都。

    而汜水就更了不得了,大抵地位与天朝遵义会议遗址无二,是汉室的圣地。

    五十八年前,即西元前209年,汉室的创建者刘邦在汜水祭天,于汜水之阳,即皇帝位,建立汉室基业。而汜水行宫正是刘邦即皇帝位的遗址,刘邦祭天登基所用的仪仗、祭台以及相关设施就保留在那座行宫里。

    而仅仅是这些行宫的维护费用。每年都占去了少府至少两成的开支。

    这还是汉室前期历代皇帝勤俭节约,尽量克制和减少皇室宫殿开支的缘故。

    要是在十几年后,这个数字将达到恐怖的七成!

    真正诠释了什么叫朱门骨肉臭,路有冻死骨!

    刘彻登基后,也有心裁减一些没必要的行宫。

    只是。刘彻研究了半天后发现。几乎所有的行宫,都很难裁减。

    假如他想要将某座行宫从皇室御用变成民用,那么,该行宫就需要全面拆毁。

    这样的话,投入可能不亚于新建一座行宫!

    于是,这事情就只能不了了之了。

    刘彻只好决定,自己尽量不给子孙后代们添麻烦。大建行宫。至于终身不新建?那是不可能的!

    刘武跟着刘彻进了行宫,却是没心没肺的啧啧打量了一番四周,也不知道在腹诽些什么。

    刘彻却笑着回头道:“皇叔,今天朕邀皇叔出来游猎,其实,是有件事情,想请皇叔帮忙,但宫中人多口杂。朕也有些不好意思,故此。特地请皇叔出来一叙……”

    刘武此刻根本不知道今日朝会发生了什么事情,他在朝会前就被通知刘彻要在上林苑与他游猎了。

    因而,刘武闻言,立刻就拍着胸膛保证:“陛下有何难处,尽管吩咐,臣就是赴汤蹈火,也万死不辞!”

    刘彻等的就是刘武的这句话!

    “皇叔,先帝在时,吴逆刘濞,仗之以盐铁之利,广蓄武力,几与先帝抗衡,最后更是大逆不道,竟然起兵造反,朕每思及此,总有些担惊受怕,盐铁之利,铸钱之利,昨日能造就一个吴逆,明日未尝不会造就一个齐逆、鲁逆、赵逆,朕以弱冠受命即位,才能不及先帝多矣,虽有皇叔辅佐,但总觉胆战心惊……”刘彻转过头看着刘武,深深一拜道:“皇叔乃朕长辈,与先帝骨肉同胞,朕思来想去,这世上,也就只有皇叔能助朕,安宗庙,定社稷了!”

    刘彻这一通马屁拍下了,直把刘武拍的飘飘欲仙,不知道身在何方。

    因为前年的吴楚之乱,刘武与南方诸侯王们的关系,也降到了冰点。

    甚至可以说,刘武是除了刘彻外,最害怕南方诸侯王坐大的人。

    前年的睢阳保卫战,刘武可不想再来第二次了!

    那一次,是真把刘武这个文青吓坏了!

    不然,他也不会不顾体面的干出了一天之内给长安派了三次使者状告周亚夫‘坐视叛军围攻睢阳’。

    当然,更关键的是,现在刘武身边,一个幕僚也没有,没有任何人给他参谋,出主意或者劝谏。

    老刘家的诸侯王们,一旦身边没有谋臣,天真行为能冲破天际!

    即使是皇帝,也好不到那里去。

    感性大于理性,这是几乎所有刘氏后裔的通病。

    所以,刘氏的诸侯王们常常能干出那些让后人看了瞠目结舌的行为和选择。

    典型的例子就是淮南王刘长。

    这货居然天真到靠着四十个人,几辆车,就扯旗造反,结果被一个县尉带人镇压了……

    就是号称老狐狸的刘濞其实也好不到那里去。

    当初他儿子被先帝一棋盘砸死。

    按照后世的反派设定和叛贼的行为,就算不装一装忠臣,那也肯定会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可这货呢?

    首先,把自己儿子的尸体连同棺椁送回长安,公开宣称:死在哪里,就葬在哪里吧!

    纯心是给长安上眼药!

    其次,刘濞从此再也不去长安朝贡。

    因此,立刻就引起了长安的警觉,随后,太宗孝文皇帝敕封自己的爱子,刘揖为梁王,坐镇睢阳,作为应对措施。

    不客气的说,若没有梁国的存在,前年的吴楚之乱,吴楚军队至少能打到雒阳城下!

    至于刘武,前世吴楚之乱后的行为,也属于逗比。

    所以,刘彻根本不担心刘武会不上钩。

    刘彻略略整理了一下思路,观察了一下刘武的神情,就继续道:“不瞒皇叔,朕担心诸侯宗室之中,再出一个吴逆,因此,在今日朝会上已经力主推动了‘盐铁官营’之策,由朝廷来主导盐铁售卖与定价,希冀借此断绝乱臣贼子滋生的温床,朕希望皇叔能带头对朕的这个决定支持,有皇叔支持,朕方有成功的可能!”

    实际上,也是如此!

    盐铁官营这个事情,商人们不过疥藓之疾,蹦跶不出什么事情。

    问题的关键在于诸侯王们。

    刘彻需要一个能带头响应的重量级诸侯王发出声音,对盐铁官营政策表达支持。

    而刘武是最佳人选。

    经过前年的吴楚之乱后,汉室的诸侯王势力受到沉重打击,这些诸侯王再也没有了与朝廷刚正面的能力。

    但倘若没有足够的威慑和震慑力,他们暗中使绊子,也是很轻松的。

    毕竟,刘彻的皇帝老爹死的早,不能如同前世一般,狭平顶吴楚之乱的威势,剪除和削弱诸侯王的权柄。

    如今的诸侯王们依旧拥有对封**队的指挥权力,依旧拥有任命封国千石官吏的权柄!(本来是两千石,但吴楚之乱后,先帝收回了诸侯王任命两千石官员的权力)。(未完待续。)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