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四百九十节 竞赛
    老实说,上林苑的皇家猎场在冬天真没什么好玩的。

    整个猎场几乎一片死寂,除了鹿之外,几乎看不到别的猎物。

    不过,话又说回来,即使不是冬天,这猎场也没什么好玩的。

    人与自然之间的战争,从来都是人进自然退,上林苑地方大是大,但被开发了五十年,这园林中所有的猛兽都被赶走了。

    剩下的不是生存力顽强的野猪兔子,就是具有经济价值,受到保护和照顾的鹿。

    其他的……

    最近几年,连迁徙的候鸟都不怎么从上林苑上空飞了……

    以至于少府现在需要去其他地方射杀大雁一类的飞禽,以满足皇室和各衙门的需求。

    现在,想要在上林苑看到老虎、豹子、狼一类的猛兽,不是不可以。

    少府就专门在上林苑的几个地方,建立了兽圈,圈养了不少豺狼虎豹,作为给皇帝取乐的动物园。

    甚至,有时候还会上演人兽决斗的好戏。

    不要以为只有古罗马才有角斗场。

    事实上,类似人兽对抗这种紧张刺激的运动,一直就是古典世界人类贵族的最爱。

    史记和汉书里就记载了许多相关的皇帝观摩人兽决斗表演的片段。

    譬如汉书就记载元帝有次被一只失控的黑熊吓得尿裤子。

    而汉室也一直有传统,惹恼了皇室的臣子或者臣子会被扔进兽圈格斗。

    刘彻就曾亲眼目睹过窦太后发飙要把辕固生丢进野猪圈里的事情。

    不过,这些事情到目前为止,刘彻感触不大。

    上林苑猎不到豺狼虎豹就猎不到呗!

    又不是没见过!

    就连滚滚这种后世的萌蠢国宝,刘彻现在只要想,随时都能抓个十只八只圈养起来当吉祥物。

    动物保护主义什么的,就是穿越前,刘彻都不怎么感冒,何况是这样一个生物无限多样化,连虎豹都属于害兽,需要不时清理,以避免危害百姓人生安全的时代?

    反正,人类社会工业化前,人类对自然的影响,也就那么回事。

    所造成的破坏加起来,可能还不如一次小冰河的影响。

    不过,梁王刘武却是挺在意这种事情的。

    “啪!”刘武拉开弓,瞄准一只正在吃草的野鹿,将之射倒,然后放下弓弩,有些遗憾的对刘彻道:“陛下,长安什么都好,就是这上林苑没有虎豹可供猎杀,真是可惜……”

    刘彻斜着眼角看了一下这位皇叔,在心里摇了摇头。

    汉室的宗室也就这样了!

    之前,还有楚元王,楚夷王这样的人杰,懂得体恤民众,节衣缩食。

    吴王刘濞要是不造反,也属于这样的人。

    但刘濞死后,这汉室宗室,就真成了逗比坑货集中营。

    历史上景十三王,后人怎么评价的来着:鲁恭馆室、江都轻、赵敬险、中山y、长沙寂寞、广川无声、胶东不亮、常山骄盈。四国绝祀,河间贤明,礼乐是修,为汉宗英。

    刘彻就不由得摸了摸自己下巴,深感自己果然是天命所归哇!

    就那帮逗比兄弟,要是上台了,说不得可能比小猪还烂!

    至于,宗室里,现在看来,也就只有刘赐还算靠谱。

    但刘赐的下一代,刘彻就有些捂脸了……

    又一个专业骨科患者……

    因此,刘武还算是矮子里拔将军,属于宗室里出类拔萃的那一个……

    只是,这水平和眼光,也就那么一回事!

    当了皇帝以后,刘彻的眼光也拔高许多了。

    看问题的角度不同,自然结论也就不同了。

    刘武只是诸侯王,不需要关心天下苍生,社稷黎民,只要自己爽了就行。

    所以可以用大把大把的金钱和资源养着几百上千表面上看起来高大上,实则除了诗词歌赋外,对国家社会民族一毛钱贡献也没有的文人骚客。

    更可以不顾百姓生死存活,模仿长安,在睢阳郊外圈出几百里的土地,作为他个人的禁脔,饲养和放牧各种猛兽,以供他猎杀。

    甚至如今,为了自己的次子,刘武能拿出梁国国库过半积蓄和动员无数人力物力,为刘明的朝鲜封国运作。

    为此,他连韩安国和梁羽都送来了长安,一半的军权,也拱手送给了朝廷。

    但刘彻不行。

    皇帝当得越久,刘彻就越感觉,自己正在与时间赛跑。

    汉匈最新的盟约,固然给汉室解开了许多束缚,但同时也给匈奴人解开了束缚。

    汉与匈奴之间战和数十年,岂止只是汉室畏惧匈奴进攻?

    匈奴人也未尝没有提心吊胆,担心汉室军队出塞报复。

    部署在长城一线的汉室军队,多大二三十万,且训练有素,依托长城出塞,足以横扫整个匈奴帝国的东部地区。

    为此,匈奴人不仅仅在老上单于时期设立了左右贤王,左右谷蠡王,左右大当户制度,实行双头鹰政策。

    历代右贤王们除了侵略和骚扰汉室外,也未尝没有在东部集结重兵,警惕和威慑汉室的意义。

    毕竟,几十万军队陈戈边境,匈奴的单于庭,只要脑子不傻,都必然会在东方留下一只相应的力量来防备,以避免被爆了菊花。

    换句话说,最新的盟约及和亲,解放了汉室,也解放了匈奴。

    可能这一两年,匈奴人还会有所忌惮,不会太过松懈,依旧会在东部保留白羊、娄烦这样的精锐部族,以应对和监视汉室。

    但随着和平的持续,当匈奴人发觉,汉室确实不会主动进攻而是专注于统一后。

    那匈奴单于庭就极有可能把原本部署在河套地区防备和监视汉室的白羊和娄烦这样的部族抽调去西边。

    一个全力向西,不用担心菊花被爆的匈奴帝国有多么可怕?

    看看历史上被汉军赶去欧罗巴的匈奴人就知道了。

    上帝之鞭让整个西方世界颤抖,阿提拉的马刀所过之处寸草不生。

    而一个统一的匈奴帝国向西方发起征服战争,刘彻实在很担忧西域诸国根本撑不到他解决国内问题,去找匈奴麻烦的时候。

    而到了那个时候,全有西域的匈奴,会有多么可怕?就不是刘彻能估算的!

    别的不说,大宛的汗血宝马和留存当地的希腊人的文化和知识以及技术和工匠,乌孙的战马和战士,莎车的种植园、这些要是被匈奴人掌握了,那匈奴帝国就算是从二本科技升级到三本了。

    而更可怕的还不是匈奴人占据西域,而是他们占据西域后,发现了死敌月氏人居然就在阿姆河。

    以匈奴人的性格,肯定要去阿姆河斩草除根,而月氏人见了匈奴人,就像老鼠见到猫,一定会跑!

    阿姆河一落到匈奴人手里,那印度和西亚的门户就打开了。

    一旦匈奴人把手伸进了印度,那对汉民族来说等于是一个巨大的灾难。

    想想看吧!

    当汉与匈奴交战的时候,匈奴单于拿着宝剑大喊:就算死掉最后一个印度人,匈奴人也绝不屈服!

    这样的未来太可怕了!

    如此可怕的未来,让刘彻明白,他必须与匈奴竞赛。

    在匈奴人占领和统治整个西域,消灭一切反抗力量前,汉室要先爬完科技树,理顺全国,统一四海!

    而梁王刘武,就成了这一切的关键了。R1152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