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四百八十八节 移民(1)
    朝会继续进行。

    继直不疑后,桃候、中大夫刘舍也出列拜道:“臣中大夫桃候舍昧死以奏陛下:陛下兴义师,伐无道,诛叛臣,定朝鲜之地,海内沸腾,黎庶黔首,无不为陛下贺……”

    刘舍一出场,瞬间就抢走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汉室上下,谁不知道桃候家族,就是汉天子最忠实的狗腿子?

    永远忠于汉天子,谁是天子忠于谁,这句长安城贵族圈里流行已久的潜台词,最早就是从桃候家里流传出来的。

    而桃候家族也是这么干的。

    历代以来,桃候家族就是靠着无节操跪舔未央宫而闻名的。

    当然,回报也是巨大的。

    刘舍的长子现在就是汉室敕封的鲁承恩公,在理论上,是汉室政权的宾客,只要脑子不发蠢,就可与国同休。

    只要脑子还没被驴踢过的臣子,都知道:没有天子的授意,刘舍在朝廷里就是一个泥塑的雕像,平日里是出了名的任尔东南西北风,我自屹然不动。

    换句话说,刘舍的意思,既是天子的意思。

    ≯先前,盐铁官营一事,天子都没有让刘舍出来冲锋陷阵。

    难不成?

    许多人心里敲着鼓,一个巨大的疑问萦绕在他们心头:“天子想干一票大的,而且是比盐铁官营动静还要大的事情?”

    刘氏天子历代以来,即位后都喜欢营造一片新气象,推行新政策。甚至挑战新难度。

    先帝不就尝试着挑战了国中的割据诸侯王势力,而且取得了完胜?

    这么一想。无数人觉得,可能一场前所未有的暴风雨正在酝酿。

    至于先前盐铁官营。恐怕只是这场暴风雨的前奏。

    接下来,天子要干啥?

    是把诸侯王宗室子弟们架到火上烤?还是干脆把刀子捅向国之干城,社稷的栋梁,宗庙支柱的列侯勋臣阶级?

    这样的可能性,可不是没有!

    历代,少年国君,不都喜欢掌握了权力后,挑战固有的秩序和阶级?

    秦武王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无数人心里忐忑不安,眼神严肃的看着刘舍。

    但刘舍却仿佛没注意到他们一般。自顾自的奏道:“然……”

    刘舍这个字一出口,许多人就只感觉小心肝一颤:“看吧,果真如此……”

    “然朝鲜新纳,地广人少,化外蛮夷之处,若不塞中国之民,则有不保之虞,且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高皇帝也曾训曰:士不教不得征,又曰:不教而诛是为罪。朝鲜国民,前所在化外夷狄之中。被发左袵,不通教化,不识中国文字。制度、律法,不闻汉官威严。汉法之律,臣愚昧。不明于古今之事,然以臣愚意,当择宗室壮年,效周制,分封朝鲜,以镇山河,化夷为夏,再移民、遣官,如此,数十年后,朝鲜化为中国矣!”刘舍一口气讲完。

    群臣顿时都傻眼了。

    就是这个?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些搞不明白了。

    不过刘舍说的有道理!

    朝鲜的事情,是要着手解决了!

    移民,派遣官吏前去治理,划定郡县,设立乡、亭、里,建立起基层政权,才是控制和同化朝鲜这块刚刚被咽到嘴里的肉的最佳途径。

    要不这么干的话?

    汉室大臣们自己都会觉得自己无能、渎职,有负君恩。

    古典中国,虽然对外霸道、蛮横,而且拿夷狄不当人,视为禽兽,秦汉两代的中国人杀起外国人来,根本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动不动就屠啊破啊斩啊。

    但另一方面,中国传统文化使得传统的中国士大夫和贵族,都有着一种深厚的教化情节。

    对于古典中国的社会来说,占领了某地后,当地人民就从夷狄禽兽变成了天朝子民,纳税服役的对象。

    前者可以不当人看,而后者,却受到了汉律保护。

    所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吃下了某地后,当然要在当地实行全套汉化。

    包括建立官府和基层的乡、亭、里,丈量土地,组织人民开荒,修葺水力道路,推行中国服饰、文字、制度。

    当然,移民、派遣军队和官吏前往统治,都是其中应有之理。

    这一整套程序,在齐恒公九合诸侯,一匡天下后,中国人就玩的非常熟练了,而且两种模式切换起来,毫不费劲。

    春秋战国时期,是华夏民族在中国本土全面扩张的时期。

    春秋战国前,中国人出门都能碰到诸如东夷、北狄,犬戎一类的游牧民族、渔猎民族、原始部落和其他乱七八糟的小部落,翻开史书,常常能看到各种野人与夷狄各族在历次战争,尤其是春秋五霸时期的战争中打酱油或者成为一个背景板。

    但到了战国中后期,不止周室的诸侯们从几百个变成了七个。

    就连那些从前常常在五霸战争时期打酱油、充当背景板乃至于参与其中的夷狄各族以及各种各样的野人部落,几乎在中国本土消失的干干净净,也就只有吴越和长城外还能看到他们。

    一个很简单的例子,现在汉室的皇家避暑庄园兼疗养院甘泉宫在两百多年前,是匈奴人祭祖之地。当时,匈奴人常常在夏天来到甘泉山祭祀祖宗神灵。

    现在呢?

    那些消失的部族去哪里了?

    答案是,不是被消灭了,就是已经融入了华夏民族,或者跑去了朝鲜半岛,西南的山沟沟以及塞外的草原。

    就像霓虹人的老祖宗,现在汉室的狗腿子,濊人部落,在殷商时期,他们在齐鲁一代生活,到了西周时期,他们就被赶去朝鲜半岛了……

    这就是汉宣帝所说的:汉家自有制度,以霸王道杂之的由来。

    内王外霸,就是古典中国王朝及统治者们恪守的真理。

    先前,朝鲜是被发左秹的夷狄之国,朝鲜国民全是夷狄,等于是两只脚走路的禽兽,他们爱怎样,汉室朝臣管不着,也懒得管。

    但如今,王师已定朝鲜全境,朝鲜各族人民也纷纷箪食壶浆以迎王师。

    那么,化夷为夏就势在必行了。

    所以,无数朝臣就开始头疼了。

    移民、派遣官吏乃至于分封诸侯王,这些都是要大把大把的砸钱,而且还要汉室中央源源不断的输血的。

    这意味着,今年汉室朝廷的工作量将大大增加!

    九卿重臣,一个都别想跑,甚至就是下面的层层官吏,也都要投入到这项工作中。

    全天下人的眼睛可都在盯着呢!

    于是,大家都将眼睛偷偷的看向天子。

    这种军国之事,拿主意和下命令的只能是天子!

    正如洪范所言:惟辟作福,惟辟作威,惟辟玉食。臣无有作福作威玉食。(未完待续。。)

    ps:  注:可能很多人都不知道,项羽的所有直系和旁系子弟、族人,在西汉全部改姓刘了~而且多数还是刘家的有功之臣,项伯这个大项奸就不提了,连年纪轻轻的项襄等这些小字号,居然也跟了刘邦走,只能说,项羽这人果然不愧是西楚霸王,真让我有些感慨,楚汉战争,大抵就是一次天下无人不通刘的战争……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