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四百八十七节 开源
    于是,盐铁官营政策,立刻得到了满朝文武的支持。△,

    刘彻看着眼前一副众志成城,团结一致模样的朝臣们,心中却并未放松。

    盐铁官营,走到这一步,其实才刚刚走完一半程序。

    接下来,东宫方面才是重中之重!

    朝议上通过,却被东宫否决的政策,在汉室历史上不要太多。

    更重要的是——刘彻很明白,现在,朝臣中的盐铁官营政策反对者们,其实并非是真的就支持盐铁官营了。

    汉室的朝臣中,商人阶级的利益代言人,几乎接近于无。

    但是,不要忘记了。

    除了商人外,在如今的汉室还有一个阶级,也是盐铁私营和铸钱私营化政策的受益人——那些遍及汉室朝野地方的诸侯王及支脉子嗣、弟子。

    这些人,在盐铁私营和铸钱私营上,拥有着庞大的,让人无法想象的利益。

    甚至于,许多诸侯王一半以上的收入都是来自于冶铁煮盐,铸造私钱。

    吴楚之乱平定后,地方诸侯势力不再可能在军事上对中央构成挑战。

    但这也意味着,这些家伙把更多的资源和精力,倾注到了收买朝臣,在朝廷培养利益代言人这方面。

    历史上,刘安那货,就是诸侯王中典型的例子。

    在刘安的金弹攻势下,连小猪的亲舅舅田蚡都中招,为刘安奔走呐喊。

    更遑论其他人?

    现在,诸侯王们虽然还没有彻底转过弯来。将重心从发展军备,转向收买朝臣。

    但。这些家伙依然在朝野拥有巨大的人脉和关系网。

    更别说,刘彻的那些亲爱的弟弟们以及他们的母妃了。

    刘彻就算用屁股都能猜到。这些亲爱的弟弟以及他们的母妃,在听说了盐铁官营后,肯定要使出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招数,甚至有些不要脸的,可能会上演一出出好戏。

    东宫方面,两位太后都是耳根子软的人,更禁不住孙儿们苦苦哀求……

    尤其是薄太后,刘彻至今记得,当年薄太后连宋昌这个烂泥扶不上墙的货都拉了好几把……

    太皇太后窦氏也好不到哪里去……

    尤其是梁王刘武的存在。更是这局中最大的不稳定因素。

    即使是这些顾虑,那也是以后的麻烦。

    现在,刘彻真正面临的麻烦是——散朝以后,这些朝臣肯定会去东宫给两位太后请安。

    朝臣朝会后给东宫太后请安,外地郡守,朝请诸侯王、列侯觐见天子后,去东宫请安,这是被写进了汉律的制度!

    翻开后世的史记,细心的人也都能轻易从中找出许多诸如:某郡郡守xx坐行来不请长信(长乐宫)免……某候xx坐行来不请长信免。

    而所谓行来不请长信。某人没有按照规定,去长乐宫给太后请安,这在汉律属于大不敬!

    与失期、君前失仪一样的大罪,触犯此罪的人。无论身份地位如何都要一撸到底,官员则永不叙用,贵族则贬为庶民。

    所以。历史上小猪的建元新政实施的时候,在刘彻看来。简直幼稚的可爱!

    尤其是赵绾、王臧等人居然怂恿小猪,以后奏折都不要去给东宫过目。也不要去请示东宫。

    但问题是……

    这样做有用吗?

    汉室实行的是两宫制,大臣将军贵族散朝后朝拜东宫太后,问安、请示,这都是制度。

    没有人能阻止,也阻止不了一位太后假如横下心来一定要插手朝局的决心。

    更别提,还是太皇太后了!

    在以孝治天下的汉室,除了虚无缥缈的泰一神外,以及宗庙里摆着的祖宗神主牌,凡俗之中,也就只有太后能制衡君权。

    也唯有太后能训斥乃至于软禁、废黩皇帝。

    除此之外,君权至高无上,不存在任何挑战者。

    所以,刘彻很清楚,朝臣中不是没有反对者。

    只是这些家伙都潜藏了起来,装出了一副恭顺的模样。

    散朝之后,才是决战的开始!

    “朕让你去请皇叔,皇叔那边怎么说?”刘彻对着身边的王道低声问道。

    “回禀陛下,梁王已经奉诏,还请奴婢转告陛下:臣已扫榻以待……”

    刘彻听完,点点头。

    对窦太后影响最大的两个人,馆陶刘彻已经搞定。

    而刘武,则还需要忽悠忽悠。

    但刘彻心中已有谋算了。

    刘武的梁国,一不是产盐区,二不是产铁区,刘武私钱,这方面,刘武的利益并不大,可以通过忽悠、交易、妥协来说服这个文青皇叔。

    倒是刘彻自己的兄弟们……

    刘彻想想都觉得头疼。

    这也是所有想要干出一番成绩的君王们共有的烦恼。

    别说现在,就是后世天朝,面对盘根错节的二代关系网以及利益相互关联的官商集团,天朝boss也是亚历山大啊!

    就算想要掀桌子,也是力有未逮。

    没有办法,刘彻现在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但盐铁官营的政策,却是势在必行。

    不开这个财源,刘彻拿什么去打匈奴,灭诸夷,独霸东亚,殖民南亚?

    难道跟崇祯一样,去农民、小地主碗里抢钱抢资源?

    除了盐铁这条财源,刘彻打算等刘阏进京后,再开一条全新的财源:捕鲸。

    捕鲸,其实不是什么技术活。

    作为穿越者,刘彻曾经在网络上看过爱摩斯基人划着小皮艇,用最原始简单的武器和渔具捕杀鲸鱼。

    也知道,就连霓虹人在宋明时期,也能捕鲸。

    鲸鱼这种地球上最庞大的海洋生物,其实只是看着可怕而已。

    实际上,多数鲸鱼都很好捕捉,而且危险性也很低。

    尤其是座头鲸这种广泛分布于各大洋的鲸鱼,只有有船,能找到它们,就能捕获!

    而鲸鱼全身是宝,尤其是对汉室这样缺乏工业原料和油脂的社会来说,一头鲸鱼,就能抵一座农庄。

    说起来,中国之所以没有形成捕鲸传统和文化,原因有很多。

    既有中国属于内陆国家和农耕文明,对于海洋及其资源不够重视也没有人去研究有关。

    更与中国几千年的君权天授观念息息相关。

    在君权天授的传统下,鲸鱼这种庞然大物,除了皇帝,谁敢享用?

    就连抹香鲸的结石形成的龙延香,在古代中国都能被神化为龙的唾液。

    刘彻打算改变一下这个局面,刷新人们对鲸鱼的认知!

    而最好的办法,自然莫过于:

    鲸乃泰一神授我汉室之兽,凡岁有不登,灾厄之际,民可自泛海捕杀,得其肉脂以飨神明,解黎庶之厄。(未完待续。。)u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