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四百八十五节 假象
    刘彻非常勉强非常勉强的按捺住自己想要骂街的冲动。

    他站起冷冷的对公孙昆邪道:“大鸿胪是否忘了,朕去岁已与匈奴单于签订了盟约?长城之外,弓猎之民,单于所治,盟约既定,匈奴单于不叛约,朕亦不背誓言!”

    公孙昆邪闻言只感觉背上冷汗都冒了出来。

    公孙昆邪一直以来都想跳出大鸿胪的这个大坑。

    哪怕是下到地方去做郡守都好!

    特别是今岁新年大朝仪后,公孙昆邪的这个想法就愈发强烈和急迫起来。

    汉室目前的政治格局和未来的发展趋势里,公孙昆邪发现,大鸿胪的地位在可见的未来会不断降低,甚至哪一天大鸿胪这个如今的九卿堕落到连朝臣的资格都很勉强的地步,公孙昆邪也不会奇怪。

    因为当今天子压根就不觉得大鸿胪有何重要性可要。

    可要跳出大鸿胪这个大坑,公孙昆邪发现不会那么简单的事情。

    依照汉制,九卿级别的臣子,在一般情况下,不会被贬斥。

    除非犯下了欺君、矫诏乃至于谋逆一类的大罪,在正常情况下,九卿贪污受贿被人检举,最糟糕的下场,也顶多是以病免老。

    至于其他罪过?9

    将相不辱的传统下,甚至会有人帮着擦屁股,维护九卿大臣的声望。

    譬如前丞相故廷尉张欧,在廷尉位子上干了三年,啥事没干。甚至把所有的事务都推给廷尉监、廷尉丞乃至于下面的司曹令吏。

    换了前朝秦代,张欧属于渎职。就算不砍掉脑袋,也要贬斥为庶民。

    但在汉室。张欧屁事没有,甚至过一把丞相瘾,假如不是新君即位,恐怕,他都还会依然是丞相!

    换句话说,想靠着消极怠工摆脱大鸿胪这个坑,是不可能的。

    至于故意犯罪,甚至干出些让皇帝忍无可忍,不得不干涉的事情来。公孙昆邪还没蠢到那个地步。

    于是,公孙昆邪就只剩下了立功这一条路可走。

    但大鸿胪如今就是个空架子,最大的权柄无非就是在东方的真番、马韩,以及南方三越朝长安时充当引路人和赞礼官。

    除此之外,就只有一个勾通四夷,与诸国联络的权力。

    而正是这个看似可有可无的权力,让公孙昆邪从故纸堆发现了匈奴的东胡王居然一直在跟长安眉来眼去,相互通信。

    这就让公孙昆邪产生了一个大胆的念头——如今新君刚刚登基,国家朝政手尾都没弄清楚。估计也弄不明白这些事情。

    再者,就是先帝,恐怕也对此不知情。

    因为公孙昆邪发现,这位匈奴东胡王最后一次与汉室天子通信。还是八年前的太宗孝文皇帝时期。

    这个念头一出现,公孙昆邪就再也按捺不住了。

    他尝试性的写了封信给东胡王,几天前。公孙昆邪就收到了对方的回信,回信里。东胡王自然是恭贺了一番汉天子登基,说了一堆好话。

    其中就有类似‘陛下登基。外臣如圣音,恨不能入长安以朝圣天子’一类客套话。

    而公孙昆邪看到这句话和后面的许多露骨的马屁话后,却是精神为之一振。

    在公孙昆邪看来,这真是上天恩赐给他的大好机会!

    反正,现在还知道东胡王与汉室有联络的,恐怕也就寥寥数人。

    而当今天子,年轻气盛,甚至在去年一怒兴兵,灭亡了存在五十多年的卫满朝鲜。

    如今,又有了一个能收复夷狄,感化叛臣的机会。

    公孙昆邪觉得,年少轻狂的天子,恐怕不会考虑征求他人的意见,直接就准了。

    而在汉室,天子出口成宪,言出法随。

    哪怕之后知道了其中内幕,为了脸面,捏着鼻子也会认下来。

    此事,公孙昆邪考虑过无数次。

    推演过无数次。

    在公孙昆邪看来,此事即便不成,他也没有任何责任,哪怕被人揭穿了其中的内幕,他也可以借口‘其中内幕,臣全然不知’,再有汉室将相不辱的传统这个护身符,他最差的结果,也不过是被斥责一番。

    而一旦成功,收益之大,足可受用终生。

    甚至,未来还可以凭此功劳出任三公之一,也未可知!

    只是……

    公孙昆邪抬头看了看一脸冷峻的天子。

    他做梦都没想到——当今天子,居然对匈奴如此恐惧,甚至拒绝接纳来自匈奴的降人……

    至于天子所说的什么盟约?

    公孙昆邪是不信的!

    汉匈两国之间的盟约在过去五十多年,还不如一张纸来的牢固。

    不仅仅是匈奴会撕毁合约,汉室同样也会!

    过去五十多年,前脚刚刚签订和亲条约,后脚就收容来自匈奴的逃亡贵族、将领,封列侯,给予赏赐,这样的事情,汉室干的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如今汉室列侯序列中,足足有七人是来自匈奴的归义候。

    弓高候韩颓当如今甚至已经是汉室的特进元老,享受赞拜不名礼遇的勋臣。

    刘彻看着公孙昆邪,大抵也猜到了他的想法。

    畏战或者怯战的皇帝,或许在宋明会得到百官的一致拥护,但在西汉,却注定会被唾弃!

    就是当年吕后在汉匈实力严重不对等的情况下,也敢召开御前会议,拉开架势做出一副要跟匈奴人死磕的模样。

    而元成平哀这样的二流皇帝,甚至窝囊皇帝,在对外的时候,也没有怂过。

    整个汉室历史,对外就是干干干。

    而社会上风行的大复仇主义,更是加深了这种好战情绪。

    谁要是敢在这样对外的大是大非的问题上怯懦了,那,即使是皇帝,也会失去军心民心。

    历史上小猪的太子刘据发动兵变,最终战败,也与他主张对匈奴绥靖,失去了军队支持有关。

    不然,当时的北军护军使任安或者南军卫尉,任意一人加入到刘据的阵营,都足以翻盘!

    可这两人却都选择了骑墙观望。

    刘彻在前世,曾经常常下到基层,与大量来自基层的豪杰对话过,怎会不知这一点?

    刘彻走下御座,看了看公孙昆邪,再看了看群臣,负手道:“匈奴东胡王之事,朕已然知晓全部,大鸿胪勿复再言!”

    刘彻这话一出,顿时就让公孙昆邪背脊上冷汗直冒。

    这时候,公孙昆邪想起来了,当今天子还有一重身份:太宗孝文皇帝指定的隔代储君!

    若这传言当真,当今天子确是太宗孝文皇帝一手教导抚养长大的。

    那么,当今天子极有可能知道东胡王的事情……

    这么想着,公孙昆邪只觉得浑身都在发抖,牙齿都咯咯的响个不停。

    刘彻却不打算放过他,转身看着公孙昆邪,一脸关爱的问道:“大鸿胪这是怎么了?难道是病了?王道,传御医来给大鸿胪诊治!”

    “大鸿胪病甚如此啊……”刘彻连给公孙昆邪说话的机会都不给,继续道:“苛待大臣,非汉制度,这样吧,朕给卿放个病假,卿且先回去修养个一年半载吧!”

    话都这里了,满朝文武,瞬间全部知道了:大鸿胪公孙昆邪怕是玩了什么花样,被天子给拆穿了!

    非是如此,公孙昆邪怎会有现在这样的表现?

    于是众人悄悄的在心里下定了决心,要跟这货划清界限。

    甚至有人已经做好了要是天子要穷治其罪,自己就落井下石的准备。

    而知晓内情的周亚夫等人却是抚着胡须,大感安慰。

    但刘彻并不想对公孙昆邪赶尽杀绝。

    留着公孙昆邪,对刘彻来说,是一个可以很好的麻醉和忽悠匈奴人的材料。

    现阶段,公孙昆邪活着,比死掉,对汉室更有用。

    更重要的是,刘彻想知道,现在,公孙昆邪与卢它父之间的联络走到哪一步?

    对于卢它父,刘彻不管他打着什么主意,但至少现在,此人在匈奴的存在,对汉室来说是一个非常有用的棋子。

    刘彻也相信,卢它父应该知道,汉室好,汉室强,他在匈奴的地位才会长久的稳固。

    当然,要是对方真是忠臣,刘彻也不介意未来给予他应得的身份和待遇。(未完待续。。)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