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四百八十三节 阅兵
    巡视了一圈皇庄后,刘彻照例前往附近的农庄巡视。+小說,

    这也是他即位后来上林苑的日常了,每次来上林苑,无论是游猎也好,巡查也罢,必然要深入到某个民众居住之地视察一番,询问当地三老。

    至于普通的底层百姓?

    不好意思!

    作为一个封建王朝,皇帝可以通过御史了解基层的情况,可以通过官员了解基层的情况。

    甚至皇帝假如实在对基层不放心,还可以派遣大量近侍,以采风和采诗的名义,广下基层,了解民间的情况。

    但是,作为政治游戏的潜规则,皇帝一般不能也不会与最底层的百姓直接对话!

    上下尊卑,社会等级,不是那么好跨越的。

    汉室立国至今五六十年,只发生过一次天子直接与来自基层的百姓对话的先例。

    这个故事就是著名的‘缇萦救父’。

    除此之外,一次也无。

    刘彻的车驾,驶过一座桥梁后,就来到了一处开阔的平原地带。

    此时,秋收早已经过去,赋税也都缴纳过了,两个月前还是一片绿色海洋的田地,此刻一片荒芜的景象,道路两侧,田埂之间,就连枯草都没有一根。

    坐在撵车中,刘彻听到,有呐喊声和号子声传来。

    他掀开车帘,眺望远方。

    只见大约三四百米外的田地中,数十个精壮的大汉在两个穿着甲胄的士卒的指挥下,正在操练军阵。练习刀枪剑戟乃至于弓弩射术。

    见此情景,刘彻示意车驾暂停。

    然后。他下了马车,饶有兴致的隔着田埂。观摩着对面的操演。

    在整个汉室中前期‘士非教不得征’的军队建设思想极为浓厚,几乎每一个汉军士卒在入伍前,实际上都已经接受了三年甚至更久的军事技能训练。

    一般来说,汉室地方的郡县亭里,每隔一段时间都会组织始傅民众进行最基本的军事技能训练,教导男子掌握各种基础的军事常识和技能。

    更关键的是,以军国主义立国的汉室政权的基层不缺类似训练百姓的教官。

    汉室的常备军,一般是执行两年服役期的。

    一年戍边或者在郡县充当郡兵,一年在长安卫戍。

    两年的兵役。在汉室除了皇室诸侯王子弟外,几乎没有人能逃避。

    就是外戚,也需要象征性的入伍。

    这个制度造就了汉室武力的强盛,也造就了基层民间实际上充斥着大量掌握了杀人技巧,能熟练使用各种兵器的强人。

    于是游侠儿这个群体应运而生,成为基层政权头疼无比的存在。

    而对官僚们来说,更麻烦的是,农民拥有武器,并且掌握军事技能。拥有一定的反抗能力,这就让他们敲竹杠和下黑手的时候,不得不顾忌一二。

    要是做的太狠太黑,小老百姓把心一横。半夜摸进该官员家中,杀其全家,也不过掉脑袋而已。

    这也算是无权无势的黔首阶级。在这个时代为数不多的能震慑和威慑地主官僚的途径。

    对此,刘彻很是欣赏。

    虽然说。民间武器泛滥,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各种仇杀和械斗的威胁。

    就好比后世米帝人人持枪。遇上个神经病脑残,自己过的不爽,就拿着武器去让别人也不爽。

    但汉室与米帝没有可比性。

    现在的世界,乃是一个**裸肉弱强食的世界。

    百姓持有武器,掌握自卫技能,不仅仅能让官僚地主害怕,还能让侵略者也害怕。

    宋明那样,上亿的人口,却被不过几百万的蛮族征服、灭亡,这在汉室,简直是无法想象的!

    即使后来的东汉,一部刺史的武力,就能灭国远征。

    甚至三国时期,一个割据军阀都能吊打乌恒、鲜卑。

    终两汉数百年,外部的威胁,永远无法危机中国本身的核心。

    就算是当年如日中天的匈奴帝国,也始终不曾威胁到汉室的根本所在。

    刘彻很清楚,想要在这个危机四伏,大鱼吃小鱼的丛林世界生存,汉民族,一定要继续推行目前的国防的政策。

    与之相比,那点副作用,几乎等于零。

    当然了,汉室的情况,与米帝一样。

    老百姓持有武器,但官府持有的武器,比他们,无论质量还是数量,都完全碾压。

    而且地主豪强大商贾也广蓄打手和狗腿子。

    譬如齐国的大高利贷商人刀间,刘彻就听说,他手下养了一千人的打手,还有数千仆从。

    刀间仗此,连官府都不放在眼里,欺行霸市,强买强卖,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动辄取人性命。

    而官府却无可奈何,就算有心想管,刀间随手丢出一个替罪羊,就让官府哑口无言。

    不过,此人的好日子,马上就要到头了,刘彻已经将刀间这个名字放在了他的陵邑工程第一批移民名单中。

    这让刘彻也不禁有些感慨。

    后世的米帝,不也出过类似官府不能制,法律管不了的黑道巨擘。

    只是米帝的那位,最终被国税局给办了。

    而汉室,类似这样地方官和律法都奈何不了的,皇帝就会将之迁徙到关中,削其根本,慢慢料理。

    如今的刀间,过去的朱家,未来的郭解,差不多都是这么给汉室解决掉的。

    看了一会民兵们的操练,刘彻忽然有种冲动,想要试试看,汉室在关中到底能动员起多少预备役和郡兵,以及这股力量在紧急时刻的战斗力如何。

    想要证明这一点,最好的办法,莫过于发布赦令,动员全关总的武装力量,来一次大规模的阅兵。

    想了想,刘彻就将这个念头熄灭了。

    不是不能这么干。

    而是,时机还不成熟。

    相关的律法与制度没有健全,贸然行动,只会闹出笑话,甚至洋相。

    现在可不比后世,通讯发达,行政命令能自上而下,瞬息抵达每一个行政单元。

    况且,贸然组织动员预备役,会让百姓很困惑,甚至闹出乱子。

    只是,刘彻转念一想,预备役动不得,郡兵总能调动一下罢?

    如今是冬季,正是传统的天子阅兵的季节。

    刘彻想了想,对王道道:“去,转告丞相,明日朝会后,朕将前往五帝庙,祭祀天地,乃令关中各县,各烽燧、各营,校尉以上,率其部一半兵马,至渭河之上,朕将亲临以阅,擂鼓点将,以观兵威!”

    汉室在关中驻扎了将近十万的常备郡兵,一半就是五万人。

    临时调动这五万人,检阅一下,同时也敲打一下,大抵应该是错不了的。

    而刘彻更想看到的是,借此机会,提拔几个年轻人,清理一批不合格的军官,同时进一步加强他对军队的控制力。(未完待续。。)

    ps:  今天把以前写的重新看了一次,整理了一下思路,所以耽搁了,今天欠的更明天补~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