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四百八十一节 商税的顾虑(第二更)
    放下刘阏的奏疏,刘彻站起来,对着旁边的王道吩咐一声:“朕要去上林苑看看,准备一下……”

    “诺!”王道点点头领命而下。

    半个时辰后,刘彻的天子御驾自未央宫东阙而出,沿着御道,朝上林苑而去。

    不得不提的是,在整个西汉,长安城里都有一条专门供皇帝出行专用的御道,而且皇帝也会常常沿着这条御道出宫,前往上林苑或者自己的陵寝所在。

    比较有意思的是,这条御道在平时,百姓也能行走。

    史记中就记载了太宗孝文皇帝某次出巡,一个行走在御道上的行人发现天子马车,连忙躲进桥洞下面,结果还是惊了御驾车马的故事。

    历史上,后来小猪朝有名的幸臣江充出任水衡都尉后,也一度是靠着专门抓捕那些擅自行走御道的路人、权贵来充当政绩,收缴罚款,后来江充居然抓到了小猪的太子刘据身上,由是埋下巫蛊之祸的导火索。

    这些都说明,在西汉前中期,所谓的御道,在皇帝没出行的时候,路人与权贵只要胆子够大也是能走上一走的。

    而刘彻即位后,觉得为了自己个人偶尔的出行,就专门在长安乃至于关中开辟所谓御道,劳民伤财不说,关键还无法禁止$∈其他人平时逾越。

    这就有些蛋疼了。

    于是思虑再三后下诏规定,除天子出行之时,御道平时也面向公众开放‘毋有所禁’。

    而这条诏令的依据则是。御道这玩意啊,是惠帝所修。惠帝上不能奉宗庙,下不能佐社稷。关键他修的这条御道,还穿过了高庙,不孝啊!朕岂可因惠帝之错而一错再错?

    这倒是个好说辞,也没人能非议。

    毕竟,这条御道就是修建它的惠帝,也一度忐忑不安,多次告罪于高庙。

    后来还是叔孙通想了个折衷的办法,给刘邦在长陵和沛地再立两个原庙,才让惠帝勉强接受。

    所以。如今刘彻出行,多了一个程序:清道。

    每次出行前,会有一队骑士先行一路前往目的地,晓谕沿途百姓,天子出行了,赶紧让开。

    至于会不会有阴谋家暗地里就此埋伏刺杀什么的?

    这又不是博浪沙!

    在关中这个大本营,刘彻根本不怕任何刺杀。

    在关中也不会有反刘的政治势力生存的土壤。

    反正刘氏数十年乃至于之后百余年,从未有过任何刺杀天子的行为发生。

    况且,天子车驾出巡。安全本身就有保障,单单是随行护卫与军队就多达数百,御驾撵车更是做足了安全保障工作,除了床子弩和大黄弩能穿透御驾马车的防御外。其他武器皆不能损其分毫。

    真要有人拿了床子弩或者大黄弩行刺,那就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长安都已经落到敌人手里了!

    那就不是行刺,而是改朝换代了!

    所以。这些方面刘彻都不担心。

    唯一的问题是,诏令下达后。御道不再专属皇帝一人,许多百姓都有事没事就爱往御道上凑。沾沾天子气,这样一来这御道就变得跟其他道路一样,遇到雨天难免有些泥泞。

    不过,这也让刘彻抓住机会,在内史衙门下新设了一个城管司,专门负责清理长安道路和闾里的垃圾,清洁城市卫生。

    早在当太子的时候,刘彻就已经在谋划这么做了。

    实在是长安的商业太发达了。

    而发达的商业也导致了长安城市的两级分化。

    尚冠里及其周边闾里等靠近戚里和未央、长乐两宫的闾里,属于长安的曼哈顿、王府井,居民非富即贵,庭院深深,阁楼亭榭,美轮美奂,而居住在长安各市及城区边缘的,则是典型的贫民窟,居所破旧不说,各种生活垃圾更是堆积如山,长久才会清理一次。

    而这些贫民窟,无疑是各种细菌与病菌的滋生温床。

    不清理一下,刘彻睡觉都会做噩梦。

    而城管司的建立,算是了却了刘彻这个担忧。

    而且城管司还能解决一大批长安底层百姓的就业问题。

    清理垃圾、打扫街道、清扫渭河淤泥这些工作,除了最底层的百姓外,不会有人愿意去干。

    而偏偏,这些工作都需要大量人力。

    至于清理出来的各种生活垃圾,尤其是渭河的淤泥以及各种人畜粪便,则全部被送去了上林苑,作为土化肥的原料或者干脆就直接作为肥料使用。

    更秒的是,城管司成立后,将全长安的卫生和道理环境都搞的焕然一新,受到了朝野称赞,甚至,连刘彻偷偷的打着城管司的名义,在长安九市和花街柳巷中加征了商税,都没人在意。

    “可惜……”想着这个刘彻也叹了口气:“如今的商税,还未达到吕后时一半的标准……”

    说起来,后来小猪搞的告緍什么的,其实也是捡的吕后的牙慧。

    吕后时期颁布的律令尤其是市律和商律,几乎无所不包,商人不管卖什么,都要给朝廷上税。譬如开矿,要按照产量以石上税,卖东西,按照所卖货物的最终成交价上税。

    可惜啊!

    诸侯大臣共灭诸吕后,这些吕后制定的律法除了户律和少数律令外,余者尽皆被废。

    时至今日,就算刘彻想恢复,也要小心翼翼。

    这也是人类政治斗争的传统。

    政治斗争的失败者,不论他先前推行的政策是好是坏,一律要被泼上脏水,极力污化。

    仿佛那个失败者天生就是个脚底流脓,嘴角长疮,连走过的路都污秽不已的大魔头。

    秦与吕后,就是这样的证明。

    而后世欧罗巴的元首,也得到了这样的待遇。

    天朝、米帝和毛子,类似的例子也数都数不清。

    这大抵是人类的通性罢,对于自己的敌人,尤其是内部的敌人,一旦打倒,就必然严防死守,防止有朝一日,会被秋后算账。

    因此,刘彻深知,就算他将来真的恢复了吕后时的商税律法,恐怕也要换个马甲,换个名目来干了。

    这么想着,御驾就已然到达了上林苑。(未完待续。。)

    ps:  等下还有一更!

    ps:最近看书,发现吕雉真是个人才啊!即使以现在的眼光来看,在经济方面,吕后都是人杰了!

    她颁布的商律详细到了开矿的商人,要按照铁矿、铜矿以及金矿、银矿的不同而征缴不同税率,而市集的商品贸易则按照营业额来收税,我都有点怀疑,吕后是不是穿越者了。

    不过然并卵,吕后一死,诸吕授首,一切都被推到在地……

    (书网)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