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四百七十五节 中央集权(3)
    刘彻挥挥手,制止了晁错继续说下去。╥╥,

    似乎是大朝仪的时候的刺激吧,刘彻感觉,自己的御史大夫最近有些急于表现了。

    不过,也不能怪晁错。

    最近晁错的压力,非常大。

    来自方方面面的打击和攻忤让他疲于奔命。

    自从先帝驾崩以后,晁错的御史大夫之职,实际上已经如同空中阁楼。

    要不是刘彻迟迟没有表态,甚至暗地里拉了晁错几把,恐怕现在,晁错要面临的就是众叛亲离的局面。

    不说别的,桃候刘舍最近这段时间就几乎天天在东宫和未央宫之间穿梭,打的是什么主意,几乎人尽皆知。

    “丞相所言,朕自清楚!”刘彻道:“太宗孝文皇帝的‘驰山泽盐池令’朕亦无意违背!”

    ‘驰山泽盐池令’虽然看上去好像受益的都是大地主大商人和地方的诸侯王们。

    但实际上,刘彻明白,驰山泽盐池之令,更在某种程度上给予了最底层百姓喘息之机。

    按照中国传统,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山泽盐池这些大自然的恩赐的归属权,当然是归于天子。

    太宗孝文皇帝下令驰山泽盐池,准许百姓可以不需要官府批准,即可自行去山林捕猎伐木开采矿山乃至于煮海为盐。

    这使得底层百姓,哪怕山穷水尽了,也依然能从山林湖泊海洋与河流中获得生存的必需品。

    要是换了在秦代,百姓哪怕只是捕杀了一只山林中的野猪。都属于犯法。

    刘彻要是胆敢废除这条命令,那么。天下百姓的唾沫都能淹死他。

    中国历史上只有一个秦,也唯有一个秦。

    刘彻也不想学秦朝那样作死。

    周亚夫略略有些疑惑。问道:“那陛下的意思是?”

    刘彻呵呵一笑,这个世界哪里有什么没有漏洞可钻的政策?

    就是历史上的小猪的盐铁政策,实际上也饶过了驰山泽盐池令,通过桑弘羊主导的治粟都尉衙门来推行,又在上林苑起了个水衡都尉的马甲来洗白。

    其基本基调就是所谓的民制、官收、官卖、官营。

    这样一来,就完美的绕过了驰山泽盐池之令。

    政府依然准许民间煮盐、铸铁,只是不允许私人私自买卖与交易。

    所有与盐铁有关的贸易,必须通过盐官和铁官进行。

    作为穿越者,刘彻对无所不知。但也多少了解一些。

    毫不夸张的说,始自小猪的盐铁官营政策,在未来两千年养活了无数的官商。

    甚至于很多时候,中国境内最大最强的官商集团就是盐商及其依附的官僚集团。

    刘彻并不想走这条被历史证明了的死路。

    小猪的盐铁官营政策,坏就坏在民制、官收这个环节。

    民制官收就意味着只有官商才能干这个买卖,其他任何人参与进来,都肯定会被吞连骨头渣子都剩不下。

    而且,小猪的盐铁官营政策,还极大的限制了中国的铸造冶铁技术的发展。

    在如今就已经出现在少府。并且已经初具规模的炒钢技术和灌钢技术,居然在未来一千年,几乎原地踏步。

    既得利益集团,蛮横的拒绝和阻挠一切可能损害他们利益的技术与发明。

    就像后世页岩气刚刚冒出头来。中东土豪就施展天魔解体**,强行将油价打压到任何页岩气与页岩油越采越亏的地步。

    想到这里,刘彻就整理一下思路。道:“民间铸铁、煮盐,朕自不会去干涉。百姓买卖,也听其自便!”

    “只是……”刘彻眨了眨眼睛。道:“朕将在丞相之下新设盐铁令一职,秩比两千石,令下设丞,令郡国各地县一级的衙门,各设盐铁官,专责于市集之上售卖盐铁制品!”

    周亚夫听了,却是满头雾水,不明白天子这么干,到底所图为何?

    要知道,如今天下的盐铁商人,基本都是地头蛇,而且,多数商人的生产成本实际上比朝廷低。

    毕竟国家行为,多多少少要为工人考虑,除了被判刑的刑徒外,其余工匠,基本都有薪水和安全保障,出了事故,还要抚恤。

    就是刑徒,参加煮盐采矿,要是死了,朝廷也要给家属一个说法。

    但商贾不需要。

    他们廉价雇佣失地和无地农民,用棍棒威逼。

    泥腿子死了,直接往山里一丢,苦主就算找上门,一句我不知道就能打发。

    就是告上衙门,这样的事情,地方官通常也不会在意。

    章武候窦广国年轻时,不就差点死在了这样的一个黑矿山中?

    所以,朝廷要与地方的商贾在盐铁上竞争,价格上就不是朝廷能负担得了的。

    但周亚夫哪里知道,墨家的加入和技术的进步,使得商人们在盐铁上已经彻底失去了所有的竞争力。

    目前新一代的高炉,一日出铁千斤。

    虽然质量上有这样那样的问题。

    但无论成本还是效率都已经甩开了当世所有的商人。

    至于盐?

    江都王刘阏在刘彻授意下,已经在江都境内开始了晒盐。

    比起靠柴火煮盐,晒盐虽然结晶什么的都不如煮盐。

    但架不住晒盐产量大啊!

    一亩盐铁一月产盐的数量,就比得上数百工人日夜不停煮盐的产出了。

    至于成本,那更是几乎无限接近于无。

    商人们拿什么来跟朝廷的官营产品竞争呢?

    甚至,刘彻只要愿意,他完全能用低于商人们铸铁煮盐的成本价来摧毁他们,打垮他们。

    只是,暂时不管高炉还是煮盐,都还没形成规模。

    所以,商贾们大抵还能苟延残喘个几年。

    不过这样更好。

    温水煮青蛙,才是对付这些家伙的最佳策略。

    等晒盐的盐田和高炉形成了规模,在政府主导下,用军队做保镖,以国家信誉为担保的盐铁令衙门,将会碾碎所有的竞争者。

    商人们想要在这样的竞争下活下来,唯一的办法,就是学习朝廷,同样用高炉和晒盐。

    只是,天底下那个商人能有少府的底蕴,和天子的威权,可以不惜代价,不惜工本的来推进技术进步?(未完待续。。)

    ps:  作者君这两天中暑,上吐下泻中,浑身都思密达了~

    另外淋巴也反复发炎,可去医院检查结果却是没有任何问题,连抽血都正常,我擦咧~u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