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四百七十四节 中央集权(2)
    刘彻临襟正坐,对着周亚夫与晁错道:“朕皇祖太宗孝文皇帝在位时,曾下诏曰:天生蒸民,为之置君以养治之。天子执政,首在活命,如今地方郡守,郡尉乃至于郡司马、主薄两千石封疆大吏,操执生杀大权,两千石固多贤明大臣,然,亦也难免忙中出错,朕意将死刑处决之权,收归中央,由廷尉复核,上报朕前,亲笔勾绝,而后准予处刑!”

    周亚夫与晁错对视一眼,然后拜道:“陛下仁善,臣等谨奉诏!”

    对于中央来说,当然是权力越多越好了。

    而且,自秦以后,中央集权就已经是大势所趋,不可阻挡。

    更何况,天子所说的这个事情,只要不是笨蛋,都知道,天下舆论与民心,都是支持的。

    诸子百家,无论什么派系,都不会在这个涉及少杀、慎杀的问题上多嘴。

    至于把持话语权的地主官僚阶级,恐怕,要对这个决定举四肢支持了。

    毕竟,朝廷的肉食者们比起地方的郡守来说,是要脸的。

    譬如故廷尉张欧,当了三年廷尉,前后拢共就杀了十几个人,就这些人,都还是被逼的没有办法才杀的。

    这些年来,汉室的高层,已经出现了不少爱惜羽毛的人。[

    只是,刘彻更看到了,实际上目前现行的汉律对于权贵官僚阶级的权益是非常看重的。

    汉律中就规定了,公乘以上爵位及六百石以上官吏犯罪,需由廷尉审判定罪。

    至于关内侯以上及两千石犯罪。更是只有丞相、廷尉与皇帝才能决定其命运。

    说到底,刘氏江山的本质。是封建王朝。

    汉室的律法自然会偏向照顾地主权贵阶级和有钱的商人。

    在多数时候,平民与有钱人犯罪。是两种待遇。

    一个很鲜明的对比,就是太史公与公孙贺。

    历史上太史公触犯小猪,被判宫刑,同一时期的公孙贺犯下了失期之罪,按照军法当死。

    但结果是,太史公被割掉了小jj,而公孙贺则只是交了一笔赎金。

    至于李广,单单是赎死就赎了两三次。

    换句话说,刘彻收回死刑的复核权。实际上受益的是无权无势的平民百姓。

    至于地主豪强这种阶级,他们倘若犯罪,该死的一定会死,不该死的即使没有皇帝勾绝也死不了。

    历史上杀人盈野的酷吏们,幕后的主使者,除了皇帝外,还能是谁?

    不然你以为王温舒、义纵、张汤、咸宣这些杀人魔王当真有自己的意志,本身就是嗜血的恶魔?

    正如刘彻现在把郅都放在河南郡,不就给了郅都便宜行事的权力。廷尉方面也得到了吩咐:凡河西郡上报死刑者,一律依河南郡守之意见批复。

    这等于是刘彻给予了郅都无限开火权。

    而郅都也干的很漂亮。

    一到冬天,就上报了长长的死刑名单,名单上的死刑犯多达四百余人。涉及地主豪强、商贾、游侠、官吏、盗匪。

    游侠跟盗匪什么的,郅都已经自己杀了。

    至于地主豪强官吏这些有身份的犯人,也活不过今年的十月。

    根据监察御史和绣衣卫的报告。目前的河南郡‘郡治为之一新’,‘路不拾遗。野无盗匪,民皆称善’。

    只是河南郡地处中原腹心。郅都这么杀下去,百姓倒是高兴,可地主官僚阶级估计就怨声载道了。

    刘彻抛出这个死刑复核制度,也有些安抚那些被吓傻了的地主官僚阶级的意思。

    毕竟,皇帝嘛,还是要有演技的。

    不能让人看出你是幕后黑手。

    罪责与怨望归于臣子,而功绩与赞美归于皇帝。

    谈完死刑复核权,刘彻感觉,也铺垫的差不多了。

    于是,对周亚夫道:“丞相,朕近日观君自吴楚带回来的吴逆楚逆种种不法之事的卷宗,朕发现,吴逆最近十余年,每岁自盐铁、铸钱能获利数十万万,甚至一度天下制钱半出吴逆,所谓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为江山社稷计,朕觉得,盐铁、铸钱之事已经必须到了变革之时,且,盐铁铸钱之利,若为社稷所有,岂非等若每岁岁入倍之?朝廷自盐铁获利后,得之更可兴武备、抚孤寡,修水利,建桥梁。如此,民不益赋,而海内用饶,未知丞相怎么看?”

    听到刘彻终于谈及盐铁,周亚夫不知为何,感觉心中一松。

    其实,不知刘彻这个皇帝害怕与周亚夫这头犟驴起冲突。

    周亚夫其实也怕跟天子犟起来犟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答案很简单,天子年少,而他周亚夫功高。

    一旦真犟起来,恐怕坊间舆论会批评他欺压少主,嚣张跋扈。

    对周亚夫这种自诩纯臣,自认为忠臣的臣子来说,发生那样的情况,是无法原谅,更会是他一生的污点。

    此刻听到天子用着商量的语气说出来,周亚夫顿时就轻松许多了。

    有的商量就好,不管他说服了天子,还是天子说服了他,都能避免最糟糕的情况发生。

    周亚夫当然也知道刘彻所说的那些事情确实属实。

    盐铁铸钱之利,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到。

    但关键是——这个事情一则涉及太宗孝文皇帝,虽说汉室没有什么祖宗之法不能变的概念,但终究为尊者讳,很是棘手,更牵扯天下方方面面的利益,岂是上下嘴皮子一碰就能解决的?

    若如此,吴楚之乱就不会发生了!

    二则,盐铁铸钱之事,汉室已经是一放一收又一放了。

    太祖高皇帝时期,为了取信天下,收拢民心,曾经驰山泽盐池,许民自铸钱币。

    到吕后时期,为了增加国库收入,更为了稳定金融秩序,吕后颁布钱律,禁止了民间私自铸造钱币和开山凿矿。

    太宗孝文皇帝上台,为了收买天下人心,再次宣布驰山泽盐池之利,准许民间铸币。

    如今,天子要是再来这么一出。

    那么,政令朝令夕改,对汉室社稷江山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思虑及此,周亚夫拜道:“陛下所说,臣虽愚钝,亦也有所知,只是,臣所虑者兹事体大,涉及朝廷威严,律法尊严以及太宗孝文皇帝诏令,不敢不慎!”

    晁错听完周亚夫的话,嘴一撇,立刻跳出来拜道:“陛下,臣以为陛下所言,圣明无比,至于丞相之忧,不足挂齿!”

    “吴楚逆贼尚且灰飞烟灭,余者鼠辈,何足为患?至于太宗孝文皇帝诏令?太宗孝文皇帝可没说,驰山泽盐池,许民自铸乃是永久不变之法,世易时移,天子收回山泽盐池之利,也是本份!”(未完待续……)R129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