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四百六十九节 杀鸡骇猴
    翌日,按照预定的程序,刘彻领着文武百官与皇后陈阿娇,在高庙祭祀了列祖列宗。

    顺便,还把先帝的汉鼎从阳陵抬到了高庙中,献祭给列祖列宗。

    汉乘秦制,而秦制又依从了部分周制。

    正所谓‘右社稷而左宗庙’,自周至汉,祖宗的地位高于社稷(天地)。

    所以,汉室至今五十余年,即使算上少帝兄弟,也不过五位天子,但前后的祭祀天地的活动加起来没有超过十指之数。

    但祭祖却是年年都要进行。

    甚至于,祭祖本身就是汉室皇帝用以宣告权力,明确君臣地位,加强对臣子,尤其是诸侯国、列侯、勋臣控制力的一个政治行为。

    而献酌金是其中最重要的一环。

    所谓酌金,酌者,顾名思义,就是酒,而且是高纯度的美酒,在汉室,常常代之献祭给祖宗享用的美酒。

    至于酌金,则是诸侯列侯们贡献给皇帝,用以助祭的黄金。

    汉律对于列侯、诸侯向天子提供助祭的黄金有着严格的规定。

    历史上曾经有倒霉的列侯因为所献酌金分量轻了二两,于是被以此为罪名夺去了封国和爵位,一撸到底。

    至于后来小猪@ 在位时,更是将这个规定发扬光大,一次性以酌金成色不足或者重量不达标为借口,罢黩了一百零六位列侯的爵位。

    其中不乏地位显赫,享国数代的人。

    换句话说,在小猪的酌金夺候事件前。列侯就已经出现了各种各样的票没行为,黄金重量和成色不符合规定更是家常便饭——若不是这样。小猪去哪里逮一百零六头肥羊来宰?

    事实上也是如此。

    刘彻看着现在已经摆满在他面前的一个个金饼,随手抓起一个掂量了一下。就知道有人在耍小聪明了。

    在汉室,黄金所铸的金饼重量是有着严格规定的。

    说一金,就必然是一斤(汉斤,约225克-250克左右)。

    但现在这个金饼,却明显被人做了手脚。

    其实际重量恐怕不足正常金饼的九成,至于成色?那倒看上去还是黄橙橙的,但刘彻拿起剪刀剪下一小块后就发现,这黄金里面还是掺杂了不少杂质的。

    “陛下,列侯助祭的酌金。据臣所知,自太宗孝文皇帝以来,就常常只得实际酌金的八成,有时候甚至只有七成……”王道在旁边解释道。

    “是吗?”刘彻笑了一声。

    根子原来出在这里啊!

    太宗孝文皇帝是被诸侯大臣从代地迎立的。

    换句话说,太宗孝文皇帝即位后,皇权在某些人眼里就不那么有威慑力了。

    虽然后来太宗孝文皇帝绝地大翻盘,从元老勋臣手中夺回了权力。

    但是,为了掌握权力,太宗孝文皇帝不可避免的要对列侯和诸侯王们作出让步。

    南方诸侯国的坐大和列侯们开始腐朽堕落。也就是必然的结果了。

    刘彻知道,在这个事情上,他不能沉默。

    沉默会让人以为软弱可欺,进而得陇望蜀。

    明末的官场上光明正大的火耗和票没。在明朝的前中期或许存在,但那绝对是见不得人的!

    何以明末就光明正大,堂而皇之的出现在阳光之下?

    甚至成为了人所共知的规则?

    还不就是嘉靖以后的老朱家一个比一个软蛋?

    他们已经不敢挑战庞大的官僚利益集团。

    但官僚利益集团却是步步紧逼。一步步逼着朱家江山走进了灭亡的末日。

    刘彻自也清楚这一点。

    但他现在也不是小猪搞出酌金事件时的小猪。

    刘彻很清楚,小猪能一口气罢黩一百零六位列侯。那是因为当时小猪手下卫青霍去病双子闪耀,老旧的列侯阶级在军队里几乎没有发言权——连现在都算是青壮派的李广、程不识、韩安国都已经在卫青霍去病的光芒下黯然失色。甚至成为了路人甲乙丙丁。

    列侯们的力量加起来,还没有小猪的一个指头强大。

    所以,小猪能对列侯们杀生予夺,说要你滚,你就要滚!

    而现在,刘彻所真正能依靠的力量,也就身边的一支虎贲卫,其他的军事力量,都不是那么的一定可靠。

    “只能是杀鸡骇猴了……”刘彻在心里叹了一声,自太宗孝文皇帝中元六年后,汉室已经有十几年没用动用酌金条款来惩罚列侯们,看来,列侯们大概也忘了,黄金献的少了,是要出人命的!

    “去查一下,看看哪一家列侯所献酌金最不合规矩,根基又浅?”刘彻命令着。

    王道却连动没动,就低头回答:“回禀陛下,不用查了,壮武候就是!”

    “宋昌啊……”刘彻悠悠叹了一声,只能说不作死就不会死了!

    壮武候宋昌,太宗孝文皇帝的从龙大臣,太宗孝文皇帝元年四月辛亥封,食邑一千四百户。

    此人在太宗孝文皇帝前期算的上一代风流人物,当时,就是枳候、壮武候以及现在的章武候,就是太宗皇帝手下的三大干将了。

    这些人广泛联络群臣,长袖善舞,使得太宗孝文皇帝能迅速打垮以周勃为首的元老勋臣势力。

    但宋昌这个人,属于典型的得意就忘形。

    恃宠而骄,恃功自傲都不足以形容此人。

    所以他的没落也就顺理成章了。

    太宗孝文皇帝中元年后,宋昌就已经事实上退出了政坛,被投置闲散了。

    而且,宋昌堕落速度之快,是超乎所有人想象的。

    刘彻至今还记得,他重生之后,曾经在薄后的寝宫前见过宋昌的马车,当时,宋昌是去薄后哪里要钱的,刘彻一直记得当初的那个画面。

    “就他了吧!”刘彻挥挥手吩咐道:“去让御史大夫衙门准备好弹劾,一千四百户食邑的列侯,想必家里还是有些黄金的……”

    黄金这东西,在人类的历史上,永远不会有人嫌少!

    尤其是对刘彻来说,尽可能多的搜集黄金,积蓄黄金,为未来的金本位做储备,是他既定的国策。

    而列侯们的酌金,是他这个政策的基石!

    仅仅是他眼前的这些酌金,粗略估计,应该能铸成大约三千金左右的金饼,大抵相当于后世的半吨多黄金。

    这样一笔巨额的稳定的黄金来源,刘彻岂容被人飘没?

    所以,就只好让宋昌去死了。

    反正,刘彻记得,宋昌这货,在原本的历史上,也到了自己玩死自己的时候了。

    在前世,就是在今年,宋昌彻底从汉室列侯中除名。(未完待续……)

    ps:今天老婆生日,祝俺老婆生日快乐~R1292        BAIDU_CLB_fillSlot(\"957512\");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