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四百六十节 新政与杀人
    秋风萧瑟,草长莺飞,夏天的最后一丝气息也随着一场暴雨消失无踪。∏∈∏∈diǎn∏∈小∏∈说,..o

    已是九月末了,一年走到了尽头。

    北方的气温开始转冷,早上秋霜与大雾齐至,气温几至冰diǎn。

    而粟米也到了收获的时候。

    为了方便农户收获之后缴税和卖米便捷。

    刘彻下令,由内史衙门与少府衙门牵头,会同五官中郎将,南北两军各护军军使,分派得力官员,按照各衙门一比一的比例,下到汉室各官仓的收粮diǎn,监督粟米入库与过称。

    同时,刚刚成立的绣衣卫也倾巢而出,洗白后的游侠们分别暗中假扮卖粮农民,前往各官仓蹲diǎn。

    作为穿越者,刘彻深知官僚们的那一套坑农手法。

    去年这个时候,刘彻只是一个太子,想管也管不了。

    如今,却是不管不行了!

    千里之堤毁于蚁穴,自耕农和小地主阶级是刘彻最大的财源和兵源,可不能让贪官污吏们给残害了。

    不过今年的形势很好。

    刚刚过去的考举向地方的基层政权注入了一股全新的新鲜血液。

    刚刚从故纸堆里面跳出来准备一展抱负的年轻人们未来会怎样不得而知,但起码现在,他们还是很有理想,很有志气,也挺有节操的。

    从各个渠道汇总到刘彻面前的消息显示,最起码关中今年的收粮完税工作,毛病很少。

    各种坑农事件的发生率几乎降到了有史以来的最低diǎn。

    偶有几个麻着胆子想耍花招的胥吏,也被各种各样的监视给揪出来。然后丢进了廷尉大牢。

    于是,在九月的最后几天。刘彻得到了关中各县今年的赋税成绩单。

    毫无意外的,渭水两岸的县治。今年的情况依然泾渭分明。

    在水利设施发达的长安以东的广大地区,尤其是故秦的核心地区,亩产普遍达到了三石以上,某些地方甚至达到了四石、五石。

    但在贫瘠干旱,土地盐碱化严重的关西以及关北地区,情况就不容乐观了。

    在这些地方,平均亩产才两石,甚至某些农户,一亩产粟不足一石。

    这样的亩产。实在让刘彻很难安心。

    要知道,几百年前的春秋末尾,战国之初,李悝主政魏国时,魏国的亩产也达到了平均一石半的水平……

    “明岁,关中水利建设,将向贫困地区倾斜!”刘彻把内史田叔和少府令岑迈叫到了面前,商议明年的水利建设。

    “褒斜道工程要加紧进行……”

    “诺!”少府令岑迈苦笑一声,只能应命。

    刘彻看着关中的地图。眉毛都拧成了一团。

    没有办法,他刚刚下令鼓励生育,奖励生育。

    万一要是百姓孩子生下来了,却没有足够的粮食养活他们。那可就悲剧了!

    农民没有吃的,肯定就要造反!

    而且,不仅仅要吃饱。还得吃好!

    只有营养充足得孩子,才能成长为未来汉室最可靠的战士和纳税人。

    你要知道。现在汉室的常备军,几乎有三成是来自关中。

    刘彻的宫廷宿卫和宫门禁卫。更是有着高达四成的士卒,是关中人。

    所以,关中就是汉室刘氏政权最重要也最核心的基本盘。

    正是靠着关中父老的支持,刘邦才能打赢楚汉战争,也正是靠着关中父老的支持,诸侯大臣才能消灭吕氏,还是靠着关中人民的支持,刘彻才能稳坐这未央宫,对天下发号施令。

    只是,关中北部和南部地区,因为历史和地理的缘故,向来开发程度不高。

    不说别的,褒斜道工程开工至今也快一年了。

    但还是在施工的最初阶段。

    至今,整个工程才完成了不过十分之一的工程量。

    以目前的进度,起码得要三五年,才有可能凿通整个褒斜道,将蜀郡与关中的交通打通。

    在这个没有烈性炸药的年代,只靠双手,就要在湍急的河流中,险峻的峡谷中生生凿出一条道路和渠道来,难度无疑是地狱级的。

    这事情,急也不急不得!

    要知道,过去一年,褒斜道工程已经吞噬了数十位民壮的生命。

    等到它开通,估计还要吞噬至少十倍于此的生命。

    这是没办法的事情!

    别说是现在了,后世的一些重diǎn工程,即使是有着各种高科技,各种掉渣天的技术设备,但最终还是要靠人命去填那些危险的地段。

    而关北和关西地区,至少在褒斜道开凿完成之前,是指望不上来自蜀郡的水资源的。

    而本地的水资源又有限,而且受制于地理环境和历史条件,利用率简直令人发指!

    刘彻看着地图,凝神许久,终于下定决心,要重拳出击,改变关西和关北地区水资源的现状。

    “好在,墨苑的墨者们已经进一步改良了水车的结构……”刘彻也不由得庆幸起来。

    墨苑的水力锻压技术已经走到了一个关键的节diǎn,因此而带来的是巨大的技术进步。

    新一代的水车,刘彻目测,应该已经达到了至少唐代的水平。

    轮轴已经被发明,并且运用于水车之上。

    轮轴的发明,解决了水车只能在水资源充沛以及地势较高的地方运用的局限性。

    当然,为此砸进去的钱,多达数十万,这仅仅是材料费……

    不过,却是值得的。

    “朕将下诏,命墨苑的墨者数十人至少府教授少府工匠制造和组装水车……”刘彻看向岑迈,命令道:“卿的任务就是,在明岁十月。尽可能多的让更多工匠学会制造和组装水车,明岁十一月、十二月、正月、二月。这四个月,朕将在整个关中普及水车。重diǎn是在关西和关北地区!”

    “可是……”岑迈抬头小心翼翼的看了刘彻一眼,问道:“陛下,如今一架水车,以臣所知,动辄耗费数万钱,百姓恐怕负担不起啊……”

    “若是陛下出资,内库与国库,亦会有压力……”

    刘彻diǎndiǎn头,此事。他已经跟自己的幕僚团以及丞相周亚夫、御史大夫晁错都商量过了。

    水车昂贵,这是没办法的事情。

    一辆水车,从制造到安装,单单是人工,就要数千钱!

    这还是少府的工匠完全不要酬劳,只算他们的基本工资的标准。

    至于各种零配件,特别是轮轴这种相对现在来说的高科技精密零件,更是价格昂贵。

    这种高大上的高科技机械,根本就不是这个时代的普通农民能承担得起的。

    只有大地主和官僚阶级才有那个资源和财富安装水车。

    但大地主和官僚阶级。本身就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存在,他们或许会在灾荒时节,做做样子,施粥啊放米什么的。

    但想要他们出钱给泥腿子装水车。

    你当他们是活雷锋吗?

    恐怕。这水车要装,他们也只会装在自己的田边,而且会派人盯着。不允许泥腿子去动他们的水车。

    刘彻可是记得清清楚楚,前世小猪统治的时候。黄河大堤告急。

    时任丞相田蚡为了保住他自己的封国的田地不被洪水所淹,于是。决口瓠子,黄河改道南流,殃及十六郡的百姓。

    这是明史记载的第一起因为私利而决口黄河的例子。

    后世的凯申公与之相比,真是圣人了!

    其后,也是为了自己的私利,田蚡各种撒泼打滚,阻止汉室朝廷堵口的工作,竟然使得黄河泛滥长达二十年之久!

    直到后来小猪巡视天下,遇见瓠子口决口附近百姓的惨状,不由得悲从心中来,下令随行卫队与军队投入到堵口工作中,禁军士卒抱着竹木和干柴跳下瓠子口决口,用**和生命才堵住了那个决口。

    通过这个故事,刘彻就知道,地主和官僚阶级们,从来都只会自己享受,而不会去管别人死活。

    所谓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又岂止发生在唐朝杜甫眼前?

    历朝历代,类似的故事,从来不曾鲜见。

    而刘彻自己出钱,由政府组织,在渭河沿岸以及各支流沿岸为百姓铺设水车。

    刘彻的小金库勉强还能支撑得起这笔开支。

    但却无法长期支持如此大规模的投资。

    更何况,关中福利如此丰厚,关东会不会嫉妒?

    本来关中人的福利就比关东高了不止一层,再玩这么一出,关东人一看,肯定要闹事。

    这个世界不患寡而患不均!

    到时候,关东一闹,恐怕,刘彻就要面临关东诸郡国离心离德的局面。

    得不偿失!

    所以,这个事情,还真得在地主和官僚阶级身上做文章,得想个办法让这些铁公鸡来出钱。

    但怎么让这些铁公鸡慷慨一回?

    什么道德伦理还有宣传之类的动作可以免了!

    前世小猪为了筹措军费,什么好话没说过?就差磨破嘴皮子了,可全国上下的土豪地主大商人以及权贵官僚们,却没有几个人出钱。

    最后小猪被逼急了,干脆把桌子一掀,搞出了告緍和酌金,用刀子解决了这个问题。

    好在,作为穿越者,刘彻还是记得一些前世的措施的。

    “安装水车的,可以退税!”刘彻看着岑迈,道:“朕明岁岁首,将诏谕天下,凡有购置水车、牛马畜力者,可按年退税,更可免徭役!”

    在后世,西方发达国家为了鼓励本国农业,常常会给农场主退税。

    譬如说,投资多少,退税一定比例。

    当然,退的肯定不是真金白银,而是变成了种子、农具、生产器具一类的玩意。

    现在,刘彻想玩这个退税,其实也没什么筹码。

    好在墨苑的墨者搞出了土化肥。

    土化肥目前受限于技术和原料,产量很少。

    物以稀为贵,价格自然也高了。

    刘彻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会在化肥产量还很低的时候就低价出售——那样非但不会帮助底层农民,反而会害了他们。

    你想,化肥产量少,不足以供应多数民众,这样一来,假如低价出售,那官僚跟地主阶级们就有财发了。

    他们可以利用自己的资源和地位的优势,垄断化肥的供应,然后,高价卖给农民,从中获取暴利,甚至黑心一diǎn,根本不给农民。

    这样一来,垄断了化肥的官僚地主,将越来越富裕。

    而普遍农民以及小地主,则会越来越贫穷。

    更麻烦的是,因为化肥的存在,这个差距会越来越大。

    等官僚地主阶级尝到了这么干的好处以后……

    刘彻觉得,他们很可能会用尽一切手段阻止化肥技术的进步和扩散……

    到那个时候……

    所以,在这初期,起码在土化肥能大规模制造和生产之前,必须保持高价。

    用化肥的高利润来继续推动技术的进步和发展,为将来的规模化生产做前期资本积累。

    而在发现关西和关北的问题后,刘彻改变主意了,干脆将化肥的供应与退税捆绑起来——只有拥有退税名额的人,才能用退税额来购买相对数量的化肥。

    反正,有上林苑这么大一块示范招牌在,刘彻不怕地主和官僚们不买账!

    但岑迈却不清楚这些,目前,此事的详细内容以及制度都还在拟定和探讨中,便是知道刘彻计划实施退税政策的人也不超过十指之数。

    因此,岑迈也不免多嘴问道:“陛下,何谓退税?”

    刘彻笑了一声,道:“此事,暂时还是一个想法,朕还要与丞相、御史大夫以及太皇太后商议以后,才会拿出来,明岁岁首,卿自然会知道详细内情!”

    就是弄出来,这个制度,也肯定要不断修改和完善,以适应时代的需求和社会的现状。

    甚至,实施过程,肯定会出现许多磕磕碰碰,乃至于撕逼的事情。

    这些,刘彻都有预料。

    刘彻看向内史令田叔,道:“这个事情,届时还需要田公保驾护航,内史衙门干系重大,田公要做好配合少府衙门的准备,必要时,朕会命令五官中郎将与廷尉衙门配合!”

    田叔闻言,却是心里一颤。

    五官中郎将?

    廷尉衙门?

    要杀人吗?

    心中虽然疑惑,但作为元老,田叔知道分寸,他diǎn头道:“陛下放下,老臣就是舍了这副老骨头,也一定配合!”

    刘彻虽然没想杀人,但他知道,这种事情不做好杀人的准备,是别想成功的!

    到时候不砍几个脑袋,灭几个家族,那些权贵与地主官僚是不会知道厉害的!

    在中国,向来如此。

    任何改革与新政,不杀人,不杀个人头滚滚,是休想成功的!

    商君变法,拿了太子太傅和旧贵族开刀,杀的反对派全部变成新政的支持者,商鞅变法才能成功。

    王安石变法之所以失败,就是没杀人。(未完待续。。)</>
29sal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