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salon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皇帝 > 第四百五十七节 契机
    拿着东瓯国国王的奏疏,刘彻反复看了好几次,越看心里面越激动。小說,

    东瓯王当然不是来请求内附的。

    他的奏疏,跟过去闽越、东瓯、南越三国的奏疏差不多——相互打小报告,检举揭发对方的黑材料。

    但这次东瓯王打的小报告却是非同小可,而且有图有真相!

    他在奏疏中说:吴逆刘濞第三子子驹亡在闽越,闽越以国宾之礼相待,还许其自立、拥兵。

    子驹深恨东瓯出卖刘濞,杀父之仇不共戴天,因此,日夜劝闽越王击东瓯。

    东瓯王于是就‘诚惶诚恐’‘夜不能寐’,请求天子做主。

    刘彻将这奏疏放下,脸上平静的对那位东瓯王的使者道:“东海王报告的事情,朕已经知道了,卿回国以后转告东海王:朕会派使者前往东瓯与闽越调查,请东海王放宽心,有朕在,东海国必不会遭人攻击!”

    这刘濞的那几个儿子,流亡在南越、闽越甚至西南夷之中,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汉室朝野也早有猜测这些人的去向,先帝在时,甚至曾多次派遣使者前往南越和闽越秘密调查。

    但可惜,使者还在路上,先帝就驾崩了,这事情自然不了了之。

    等刘彻登基即位以后,又是忙着掌握兵权,收拢朝野民心,自然也没时间和那个精力去管几个丧家之犬。

    现在看来,他们蹦跶的还是挺欢实的嘛!

    东瓯王的使者闻言,却是立刻叩首:“陛下洪恩。臣主东海王感激涕零!”

    所谓的东瓯,其实只是俗称。就像有人把红薯叫番薯一样。东海国,才是东瓯国正式的官方称呼。

    刘彻摸了摸下巴。他自然知道,东瓯人的心思了。

    东瓯跟闽越之间的关系是很复杂的。

    在本质上来说,其实东瓯国是汉室为了牵制和羁绊闽越国的产物,而闽越国又是汉室拿来削弱长沙王吴苪在越人中的威望而出现的产物。

    这档子破事,就是说三天三夜也说不清楚。

    简单点来说吧,当年,秦末天下大乱,秦的鄱阳令吴苪趁机自立,割据一方。号称鄱阳君。

    越人的首领,也就是初代闽越王无诸,率领越人托庇吴苪手下。

    最开始,吴苪抱上的大腿是项羽。

    可哪成想,项羽看不上吴苪这个鄱阳君,对其颇为轻视,给的待遇低的令人发指。

    吴苪于是大喊一声:莫欺少年穷,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果断投了刘邦。

    刘邦比起项羽那个小气鬼。就大方多了。

    灭了项羽后,对吴苪封赏有加。

    许其建立长沙国,裂土为王,成为异姓诸侯王中唯一一个能寿终正寝的存在。

    当时。吴苪就是越人的共主,他的命令,从湖南一直到浙江、福建等越人的聚集地。无人敢违。

    闽越国的创建者无诸不过是吴苪手下的大臣。

    到了汉五年,刘邦忽然发现。吴苪这小子虽然看上去浓眉大眼,忠厚老实。但是手底下的势力太大了。

    所有越人都视其为共主。

    这怎么行!

    果断要下手削弱和再平衡!

    不过那个时候刘邦已经称帝五年,多多少少要讲节操和吃相了。

    不能再跟以往那样掀桌子骂娘,撸起袖子就开干。

    于是,这次的行动就斯文很多了。

    汉五年,汉天子下诏,以‘存亡续断,王者之责’的名义和‘无诸有功社稷,军功甚厚’为理由,册立无诸为闽越王,统治广大的闽越地区,在东冶为其设立都城。

    闽越国的建立,等于是断了吴苪一臂,有了无诸这个闽越王,吴苪再也不能像过去那样对越人发号施令了。

    解决了吴苪的问题,闽越的问题就又再次出现了。

    越人抱团取暖,团结在无诸麾下,对汉室来说,这同样是不可接受的!

    于是,在孝惠皇帝三年,吕后杀了一个回马枪,重提了越人在楚汉争霸时的功劳和在高皇帝刘邦讨伐英布、彭越时,闽越王无诸麾下大将号为闽君的摇的功劳,册立摇为东海王,都东瓯。

    闽越王无诸有心反对,但奈何,一则有了汉室支持,摇立刻就摆脱了闽越的控制,事实上已经是自立了。二则,他的封国和王位,本身就是来源于军功,汉室以军功为借口,册封摇,闽越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只能捏着鼻子认了。三则,当时掌权的是吕后吕雉,吕后的手段和权谋,又岂是无诸能阻挡的?

    但是,从此以后,闽越和东海(东瓯)两国就势同水火,相互敌视了。

    无诸的子孙后代觉得,东海国不过是哥的臣子,凭什么跟哥平起平坐?

    而摇的子孙则认为,哥是靠的实打实的军功,裂土为王,而且哥是受长安天子册封的,与尔何干?

    更重要的是:天无二日,地无二主。

    对闽越来说,想要一统越人,东海和南越就必须消灭。而相对南越,东瓯无疑就属于那种轻音体娇易推倒的小loli,五十年来,闽越做梦都想灭了东海国,然后一统三越。

    而对东瓯来说,闽越自称越人共主,简直就是狂妄自大。而且,对方磨刀霍霍的样子,让东瓯人不由自主的就会去抱长安的大腿,到了太宗孝文皇帝时期,又改成了抱刘濞大腿。

    双方的矛盾,几乎不可调和!

    而汉室当然是很愿意看到这样的局面:南越、闽越、东瓯,三足鼎立,相互敌视,谁都做不成老大,谁都奈何不了对方。

    当时间来到刘彻统治的现在,五十年的光阴弹指一挥。秦末战乱导致的苦痛,仿佛是虚幻的泡影。不在存在。就连年轻人,几乎都忘记了有那么一个连皇帝都穷得凑不齐五匹颜色一样得马来拉车。堂堂丞相,只能坐着牛车上朝的凄惨时代。

    辽阔的中国大地,开始迸发出勃勃生机,汉室五十年来休养生息的国策,已经使得中国人口达至一个前所未有的巅峰!

    刘彻统治下的这个帝国,到今天,总共拥有四十一郡,领有户口将近七百万户,人口直逼四千万!

    这是个什么概念?

    盛唐全盛之时。也不过有户六百万,人口四千余万而已。

    李唐依靠这个人口基数,拳打突厥,脚踢西域,顺便跟阿拉伯人掰了一回腕子。

    当然,李唐王朝隐户太多,他的人口数据只是一个官方数据,证明不了什么。

    而汉室基本不存在隐户这个东西,地方上的土豪。被长安一茬茬的割韭菜,古典军国主义制度下,不存在能与官府抗衡的地方势力。

    在汉室,就特么连奴婢仆役家生子都要上税。而且是重税!

    毫不夸张的说,只要刘彻愿意,整个帝国都可以随他心愿起舞。

    在这样的情况下。刘彻的心自然就会放大。

    殖民印度算什么?

    日不落帝国,才是朕的征途!

    当然。在那之前,先要完成国家的大一统。

    从东海到南海。从云南到海南,从沙漠到沼泽。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朝鲜是这条征途上的第一个脚印,接下来,就是三越,然后就是西南夷。

    不过,说实话,西南地区,太穷了,也太偏僻了。

    短期来说,至少以现在的科技水平和社会条件来看,羁绊比较好。

    汉室也没有那么多资源投入到那片现在来说近乎于荒原的不毛之地。

    这样想着,刘彻就温和的看向那位东瓯的使者,道:“东海王的忠诚,朕知道了!”

    对刘彻来说,刘濞那几个流亡的王子,就是他启动对三越渗透和颜色革命的基石。

    都是宝贝啊!可不能轻易死了!

    所以,他接着道:“卿回去转告东海王,此事,不要声张,朕自会处置!”

    当然要处置了!

    借口调查闽越窝藏钦犯,刘彻就可以将触角伸向东瓯、闽越甚至南越,进一步的扩大对这三国国内的影响,若是运气好,十年之内,就能将这三个割据政权,重新统一到汉室的疆域中。

    现在,在刘彻眼中,唯一横亘在他面前,阻止他统一三越的,就只有南越王赵佗那个老不死的了!

    “赵佗什么时候咽气呢?”刘彻不由得叹道。

    对于这只老狐狸,不到他咽气的哪一天,刘彻不敢掉以轻心。

    要知道,这可是一个能跟刘邦玩手段,敢与唬弄吕后,戏耍太宗孝文皇帝的枭雄般的人物。

    另一方面,刘彻对赵佗也保持了足够的尊敬。

    尽管立场不同,利益不同,但刘彻必须承认,赵佗对于中国,对于华夏,对于汉族是有功的!

    自古以来,越人就自成一体,桀骜不驯。

    是赵佗,将越人彻底的完全的纳入了华夏民族的体系之中。

    赵佗之前,越人,尤其是两广地区的越人,根本就是自有自己的一套宗教信仰文化体系。

    赵佗以后,两广就成了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越人也慢慢的成为了汉人的一部分,到现在,几乎所有赵佗治下的越人全部汉化了,他们用汉语,写汉字,穿汉服,几与中国无二。

    而且,没有赵佗,两广地区可能现在都还停留在刀耕火种的原始社会。

    刘彻看的很清楚,赵佗对民族融合有功,但他一心只想着维系自己的赵家王朝,抗拒统一大势,这就是罪!

    当然,比起作死的朝鲜,赵佗就可爱多了。

    你要知道,南越国国中,实行的是郡县制。(未完待续。。)
29salon